[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烟波渔者专栏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烟波渔者专栏]->[家,永远的怀念!]
烟波渔者专栏
·网络封锁,何日是穷期?
·重学雷锋,说明中国社会的道德已死!
·对读经的思考
·六四,该不该遗忘?
·铭记历史,正视现实
·传销,缘何在中国阴魂不散?
·英灵永不朽,正气浩然存
·电视连续剧《任长霞》开播前之感言
·“反日”游行--愚民政治下的狂欢
·诗歌七问
·关于诗歌的几点看法
·做一棵树
·家,永远的怀念!
·诗歌:六四
·诗歌:写给高智晟律师
·诗歌;一千个拒绝眼镜的理由
·诗歌:我们的国家
·诗歌:陋室自题
·诗歌:奉献
·作客吴越成旧事 诗心玫瑰总飘零
·诗歌:写给张林和郑贻春
·诗歌:清明
·诗歌: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诗歌:王昭君
·诗歌:心画
·诗歌:生命
·诗歌:日本印象
·贺第三条道路文学网站三道文会开坛并赠各位文朋诗友
·诗歌:怀念鲁迅
·诗歌:诗乐
·甲申岁贺父六十华诞
·诗歌:春日
·中秋佳节传千古 明月清辉照万年
·诗歌:爱情
·诗歌:写给高智晟律师
·诗歌:读酒徒杨雄之《秦腔越调》有感
·诗歌:梅雪齐临
·诗歌:偶成
·诗歌;诗性重作
·诗歌:都市,天堂?
·设局骗财闹剧凸显瘟鬼穷途末路悲哀
·翁鬼道尽途穷自寻死路
·爆尿革命形势大好?大小跟屁虫争相出逃!
·大跟屁虫组建“复仇者联盟”,瘟鬼惨遭“内讧革命”
·瘟龟借疫骗财可耻,人生犹如病毒遭弃!
·GTV先天不足胎死腹中 瘟龟穷途末路彰显悲哀
·识破瘟龟GTV原始股骗局,还会有人上当吗?
·瘟龟草搭骗局平台 终是人生梦幻一场
·瘟龟抓紧骗财节奏 玩弄潜逃消失套路
·瘟龟直播兜售GV 想做P2P“跑路党”!
·瘟龟设局骗财再被揭 GTV昙花一现终凋零
·洗不白的跨国行骗 瘟龟再入FBI黑名单
·瘟贵成为“焦点人物” GV实为网络诈骗
·GTV原始股已泡汤 瘟龟再推G币新骗局
·瘟龟巧推“万能G币” 难掩人生悲哀结局!
·瘟龟谎言骗局不断 难逃法律严厉惩戒
·曾“风光无限”却晚节不保 班农折戟沉沙凸显凄凉!
·暂时性永久关闭的G币 “负豪”穷疯思骗的道具
·瘟龟直播骗财不亦乐乎 秒变币圈大佬无法自救!
·GTV私募文件被曝光 瘟龟谎言人生遭重锤
·G币骗局系统不断升级 瘟龟团伙诈骗阴魂难消
·瘟龟诈骗玩弄“新花样” G币敛财套学“老鼠会”
·FBI介入调查GV内幕 瘟龟团伙难逃法律惩戒
·GTV遭遇FBI强势调查 瘟龟骗局不断“爆雷”
·瘟龟谎言难掩骗局 穷途末路“币”不得已
·瘟龟班农“2P”组合“喷射”“P4”之谣 “P3”人员在美“出炉”真相大白
·“病毒专家”落入狼窝 远离瘟龟方还清白
·巨骗撒饵“请君入瓮” 弱女子失足“噩梦正酣”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永远的怀念!

    从小在长江边长大,便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儿时的几间老宅,离水不远,虽没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情画意,但只要走出户外,便有绿荫簇拥的小径,让你直达江边。面对滚滚东逝的江水,还有江面争流不息的船舸,不禁觉得天空地阔,心旷神怡,灵感也会携手而至! 水是生命之源,我们的祖祖辈辈,就是靠着这取之不尽的长江水,和岸边广袤肥沃的土地,完成了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不知流传着多少神奇玄远的传说。

    记得孩提时长辈曾跟我讲过的,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就发生在靠近江南岸的那片万头攒动的芦苇林。如今,那片芦苇林已被僻为老百姓的庄稼地,种得最多的农作物是油菜。每到春暖花开时节,油菜花都是嫩黄漫天,芳香四溢。风儿拂过,能弥漫三乡五镇。置身其中,感觉无法言表!

    告别校园后,揣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我还是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可爱的家和那奔流不止的长江,去了原本陌生的都市。这么多年,我有幸在城市谋生,却时常被一些龌龊的世风折腾得心力交瘁。每逢那时,我便想起了故乡,也想起了故乡的那条长江。今年思乡心切,终于回了一趟家。长江依旧是昔日那般激情澎湃,只是,在江的岸边,多了一道长长的,高高的,用青石和混凝土镶嵌的河堤。离江不远处的那些曾经郁郁叠翠的山已不复重现,仅留存于童年的记忆中了。乡亲们喝的虽然还是那甘甜的江水,但是,再也无法站在自家门口欣赏那“大江东去”的壮观景象!

    再次离家,是在一个日薄西山的傍晚,当时虽已入春,却是乍暖还寒。风一阵阵吹过,儿时和父亲一起手植的,几棵幸存于山脚的白杨树,发出莫名的声响,我几乎听成了古曲《高山流水》的调子。记得小时候跟父亲一起到汉阳钟家村走亲戚,他对我讲过“钟家村”的由来,当然也少不了俞白牙和钟子期的悲情故事。如今,那些令父亲尊敬和钦佩的老一辈已相继作古,父亲也已年逾花甲,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他在家,除了张罗那几亩仅仅只能维持口粮的薄田,平时很少外出!我想,纵然是那支曲子,但《高山流水》不遇知音,又何用之有呢?

    真正踏上了离家的路,我仍然禁不住频频回首,看看那曾经烂熟于心,现在却又略显陌生的景致。偶尔听到几声候鸟的鸣叫,我便想:那是不是对天涯游子的召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