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第九章: 在我们的思想之海中

   第十章: 中国的精神形式是什么

   第十一章:新的精神形式

   第十二章:宇宙的关键

   第十三章:消除现代文明的病态

   第十四章:我们的殷切之情

   第十五章:天子观念由来甚古

   第十六章:变形与前景

   

   第九章:在我们的思想之海中

   在我们的思想之海中,浮现出精神形式。那里,矗立著一座神奇的牌坊,悬挂著一块宽阔的匣额,飘扬著一些肃穆的条幅,墙壁上满布象征的涂鸦,匾额下的圣坛上供奉著一部书。

   它摒弃庙宇,而代以牌坊;它摒弃图象,而代以巨匾;它摒弃英雄传略,而代以圣人条幅;它摒弃弃西方壁画雕象,而代以东方文字意韵;它虚化道场与法会,只余默默的祈祷。

   新的世界公民放弃了牵强附会的传统、借题发挥的私欲,他们仅仅解读本文。于是他得以进入精神形式的洞天。在文字汪洋中,游漾著灵性!

   圣坛上的书无字,是来自星座的贵人,所录下的天庭。这声音宣告精神形式变易,感受天上的信息……由此,他们成了精神形式的门徒。

   面对精神形式,有两种向心运动:一种是公开的;一种是秘密的。前者流行于广大群众;后者只为精神形式的门徒所持守。

   群众的的心不需要创造,人们可以在庞大的宗教组织中找到它的原型。有时,它甚至立足于复活国家宗教,如天地崇拜和国土(对五岳和其它名山大川)崇拜的传统,并更始之。就这样的国家宗教而言,佛教、道教甚至基督教、伊斯兰教的某些仪式,可能渗入它的系统,但不能改变它的特性。

   文明史已经表明,宗教的形式(如建筑的样式、礼拜的方式等),比宗教的精神,更容易吸引群众。慑服民心的是巧夺天工的形式,而非超凡入圣的灵性。甚至象西班牙人桑塔雅纳那样的哲学家,也认为灵性价值与其形式价值,不可分离。因此不同的宗教与信仰之间,形式的交流比精神的交流要经常得多。

   门徒的的心,则需要创造,因为它具有改写历史的使命。通过稀少精良的至德,写照珍藏的天品,它受到宇宙回声的激动,以秘密的信仰,喜悦与谦卑,升腾与深入,弥漫世界心踪。这样的运动必是独创的。它无须广告与祭坛,它的神庙不过一间洁净的密室。它不供奉偶象,在中央的台座上,只搁著一部书,无字的书。因为无字,所以它充满意符。体积适中,没有烫金的光彩。消费性的文明,变为再生性的文化。

   不起眼的一本书,只有登堂入奥的探险家,方能领略。没有时间的捐客,无从阅读这生命之理。他们以生命换取“实际的事",习惯于走向死亡。他们的冷漠闭锁了启示,启示因此只在临界的极端状态中,才能获得。这时候,它凝缩为空无一物的书。为了保持向心的纯结性,请先保持向心者的天真未凿!

   圣德崇拜对立于偶象崇拜,正如人格欣赏对立于人体欣赏。偶象崇拜表明,比人体更坚硬的土木金石也要朽灭!偶象会失去光彩、疏松破碎,不论它们曾以何等特殊材料制作。偶象的历史提醒人们:

   时间的无情,不是任何存在可以抵御的;再漂亮的博览会,也要闭幕;死亡的命运要临到每个人头上。时间的暴行,可以粉碎任何历史的独裁。

   门徒的精神向心,与象征的文字崇拜,互相声援,创造了不慕浮华、不爱风头的历史操纵者。精神形式宽洪大量,允许甚至鼓励群众的随波逐流,但让自己的门徒却谨守秘密的特权,始终不渝----奉行秘密的文字仪式。

   圣德崇拜,只能投影为某种现形为文字的向心运动!这种运动需要智能的基础,未受文字开化者,无从登其堂奥;从而过滤门徒,以此延缓衰败过程。它超越逻辑审判,而诉诸直觉激起灵性,不象偶象崇拜在克服分离性的同时,却扼杀了生长力。如阿肯·那顿死后,死灰复燃的埃及精神,是靠迫害新的思想,才自我延续的;它的主要社会功能,是维持旧习惯,直到把人变做化石。

   中国传统曾是崇尚质朴、反对浮华的。它重视政治得失;轻视巫术教义。在佛教传入中土之前,中国传统确实没有教义系统。但它的精神形式不是亡灵,不是时间垃圾;相反,朝向精神形式的心,曾是春天的信仰。为了纪念那样的活力,让我们篆刻并诵读一种“信仰世纪中的宪法文体”!

   为了接续那样的活力,也让我们的生存状态,无愧这样的文体!

   

   

   第十章中国的精神形式是什么

   中国的精神形式是什么?

   是那些琐碎的出土文物?

   是那些巧夺天工的手艺品?

   是那些经古流传的字画书籍?

   是那些反复改写的胜利者的历史?

   都不是。中国的精神形式----早在三千年前就表达了:“天子”。而且,我们的先人曾将这观念置于种族与文明的物质基础上。它预言,天子终将救护天意所眷顾的人民,并将灭绝违抗天意的民族。

   它确信,个人的命运、种族的兴衰、文明的升沉,将首先集中体现在天子身上。上帝(人格化的太极)、宇宙(绵延存在的无极)、自然(阴阳二仪的属性),将以道成肉身的精神形态来开化人民。所以,天子不是人造的、理性的工具,而是天生的、神秘的水晶;精神形式超一切理,应和天机。一切理性是他附庸,作为他的伸张与支派,受到应用,并理所当然地只是他的仆从。一切设计象光芒,自他而出,所以,随著人类目光的延伸,崇拜光芒即归顺理性的时代,应让位给崇拜光源即归顺精神形式的时代!

   崇拜光源,不是基于人本主义的物质崇拜,而是对宇宙能力的归顺,是扬弃人本的有形、以驶入神本的无形。

   精神形式,表里一致、与光芒之源的动静合若符节,不是活佛、教宗、不是哈里发,不是各种通过文明力量来推举、选择、淘汰、培养的蜂王般的“精神领袖”;而是独往独来的“种族开辟者”。

   他不像“正确思想”那样是人的头脑产生的,他倒是象“不正确的思想”那样,是“从纯净的天上掉下来的”;而不象“正确思想”是“从卑污的挣饭实践中密谋产生的”。因为他是原生的种族本能,万物都是借著他造的。

   这天赐契机(精神形式),从形式说,“来自人民”;但在精神上,则来自天启……他禀受天命,而非制造宣传;他鞭策人群,如火传薪。精神形式,不仅古老,也锐进新潮,且永远超现代。因为你永远驱遣那未来的形式……激活阴沉麻木的黔首,吞吃臃肿的统治阶级,捣毁腐朽溃疡的既得利益……不是哈里发与印加王,不是埃及法老中国皇帝;而是孤独健在、周流易形的匿名者:

   他在双重意义上与世界“作对”:

   1,对立;

   2,对偶。

   只有这样,世界才是借著他造的。

   反观中国思想史,长久以来深陷一个误区:把“天子”定义为一个新兴王朝的创始者。随著时间的演进、成见的日深,有关思想,庸俗地恶性发展。结果天子的宗教哲学性质,隐蔽不见了,并退化为一套祭天祀地的粗浅礼仪,为权势集团的社会分赃,提供文字合法性。结果,每一位统治范围达到全国的霸主,甚至地方性割据者,都窃据一顶“天子”的皇冠。特别滑稽的是,进入二十世纪以来,在深受西方政治观念影响的中国舞台上,以欧美式力量基础(如新军军阀和政党党阀)进行表演的袁世凯及其两位追随者(其缔造的两个国家至今犹在对立中分裂)----竟也以不同辞藻,隐喻著天子观念的魔方,而不是安分守己地做个将军或是首相。

   我们否定了对于天子的这类滥用。我们是以复兴天子观念的宗教哲学价值,来证明我们的否定。同时,也以高贵的中立态度,理解了滥用天子观念的成因:中国历史的奴化状态,中国文化的史官定位,使得一切精神复兴运动,几无例外地需要乞灵于“社会新秩序”。在尘封的中国历史中,新的精神仿佛只能依附于某个新王朝,正是这种“一元化领导”的社会形态,把王朝首领,神化为精神形式。特别是由于,新王朝的创立者出于政治合法性的考虑,常附会、渲染、利用此项传统来“倡导新文化,反对旧文化”,从而一再自验于这一颓废的传统并一再强化了它。

而在实际历史中,中国的政治领袖并非精神的建造者,不过由于传统的道统观在国人灵魂深处的作祟,社会成就也就经常被归结为“思想的伟大胜利”,那么失败呢?失败是否也是“思想的巨大破产”呢?

   不仅如此,人们还习惯于把某些篡权者甚至他的肉体后裔,阿谀奉承为天子。这种注重血统承袭的规则,甚至沿用到了素王(精神领袖)孔子身上,他的肉体后裔“衍圣公”比他的精神后裔,享受了更多的尊荣与庇护。

   不该否认,古代的史官文化奉成功的征服者为天子,具有社会政治方面的催眠作用。这体现它的一贯性、合理性,稳定感和安全感上,也许,这种传统的社会政治上的天子观念,比原始的宗教哲学的天子观念,更有直接的应用价值。然而,前者却是从后者派生的,如果前者的膨胀过度,以致完全掩蔽了后者,那么,前者自己的生命也就凋弊了。事实正是如此:一切过往的政治光荣,而今不但沦丧殆尽,且适得其反,沦为今日的文化负担与社会灾星……

   悲哉!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思想家,都这样有意无意淡忘了天子!他们甚至有意在思考过程中篡改了天子!或者,仅仅把天子作为一个政治角色来考虑!他们忘了,天子是如何从无到有,创造人的物种和人的文明。是的,我们的思想家以自己特有的怯懦,规避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任何有活力的民族,其骨髓底里,无不鼓荡著天子的精魂!

   为什么这些“中国文化的代言人”竟忽略了天子,从而忽略了这支配中国命脉的根本精神?

   因为有人冒充了天子!并用他们的劣迹昭彰,败坏了关于天子的神圣观念。他们自称皇帝、执政、人民的公仆,却干著与强盗一般无二的勾当!这样的现实,使中国思想家们避讳式地放弃了天子,从而远离了中国文明的精神!

   在现代文明的败落中,自此伊始的精神震颤中----当有关天子的神圣观念已被污染、天子的神话业已破灭、天子已成为不齿于人的笑柄的时候----我们在中国的深渊底部,重又发现了他!

   这一精神的震颤,可谓周文以来的最大盛事!自从文王降兹,僭称天子者,计有三十三个正史王朝的二百四十四个正史皇帝(西周十二,东周二十五,秦二;前汉九,后汉十二,魏五,蜀二,吴四,西晋四,东晋十一,刘宋八,南齐七,梁四,陈五,北魏十四,东魏一,北齐六,西魏三,北周五,隋三,庙二十一,后梁二,后唐四,后晋二,后汉二,后周二,北宋九,南宋九,辽九,金九,元十五,明十六,清十);以及为数更多的正史所不承认的“短命王朝”(如洪秀全等),为数更多的忽兴忽灭的霸寇称帝者(如张角、黄巢、李自成、洪秀全等)。还要加上现代的执政、公仆、主席等等僭主。这些人的“实践”,使天子之名被玷污得更严重。由于权力的滥用,这种玷污已经不幸成为“实践检验过的真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