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谢选骏文集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从首富到一无所有全靠政府
·中国是韩国的宗主国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一个超神论者的神秘感
   ○○○
   ●●●

        
   第一章 思想的性格
     
   001
   一个新的思想洞天、一个艰难的世界景观(德国人恰如其分的称之为 “世界观”)──就要诞生了。
   002
   只要有十二个人“理解”(亦即受到启示)我的作品,我这一生就不算白活。我的词语激发他们身上的魔力。他们是这思想洞天和那生活世界的中介。他们人数稀少,却力量惊人。他们能把思想的力注入生活的田。
   他们在生活之流上筑起新的民族家园。他们的家园反对一切形式的乌托邦。家园!多么亲切、多么温馨,流连缱绻。
   生活的家园!精神的国家!没有精神的依恋,生活将是浮沙,家园将是废墟!
   家园!家园!!家园!!!为了寻求你,我们才满怀忧患,背井离乡。家园!家园!
   你出生在我们的希望之野上,是任何外来力量也摧毁不了的!家园!我们要建造一座心碑,一座超神的即超越一切信仰系统的神殿──庙宇,把全部的虔诚与祝福,寄托在这里。
   003
   有精神而后才有行动;有行动而后才有事业;有事业而后才有成功。成功的日子当然是“黄金时刻”(尤其对具有神秘意识的创新者而言)。最后的成功,早在行动之先,甚至在那精神开始萌动之前就注定了。对那些有能力感悟到定数的心灵来说,精神之所以能降临世界本身就是一项无与伦比的成就,是至净关的业绩。它若能掳获世俗的青睐(社会承认),当更切入急功近利者的脾性,如若不然,则“金泥泰山顶”亦可垂范万世之功。──这也许才是更为持久的。为了行动,先创造你的精神!为了成功,先铸下你的失败!必须清醒地看到,思想──只是一种精巧的形式。除了象征性的、“挑逗想象力的”作用之外──它几乎什么也不是。这些记录思想的符号,除了激发那些善于倾听它的心灵秘之外,并不表述什么。视思想具有某某实在的内容──只是出于以下的谬误:
   1、认为思想藉以建立的那些背景性构件是实体。
   2、认为思想本身和思想符号具有某种独立于人的理解之外的客观性。
   3、认为思想的基本价值不在于它的“挑逗”(启发性与激发)作用;而在于它表述了某种“普遍的真理”。其实,在历史中根本就不存在这种普遍的灵丹──除非它只是某种差强人意与自以为是。
   思想的性质在于:它是实体(人)与实体(他人或外物)之间关系的中介。有了思想,才有了关系转变的可能;故欲变革实体关系,必先变革思想。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思想是什么。
   对变革的受者(即思想的接受者)而言,一种思想的表述比一种“思想的实质”更为重要。因为,传播中的思想本身只是一个“形式”。除此之外,它并无先验的、确定不变的“内涵”。它是以其新颖、活泼、独特、玲珑剔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从而激起深深感动的!除此之外,它并未永久性地、超时空地“说明”什么。
   当然,对创作者来说,过程可能是相反的:先有冲动及观念,然后才有漂亮妥当的表达。但是,即便在思想的产生中,思想也是依循某些先前的形式(语言、类型、观念的联络等等)而运动的。以前,我也试图以寻常的、规范化的时代风格来阐述我的所思,但在付诸实践时我终于发现那是不可能的:怎样的运思,决定了怎样的形式。否则将把文思拧成乱麻,不伦不类。
   一个思想冲动,也就是“一种不可祛除的欲望”、“一种急迫的向往”、“深深的期待”、甚至是“日益逼近的魔影”──它能越来越紧地攫住了其宿主,反客为主,使主人为它服务!这是何等的奇能!
   004
   我的思想,你终于悄悄告诉我了:不仅要否弃西方的思想和西方的标准(不论是其古典形态的还是其现代主义牌号的;不论是天主教新教的西欧还是东正教伊斯兰教的东欧──我都看到了它们的一贯之处);不仅要摆脱印欧(纳粹称为“雅利安”)贱人的精神奴役(它的特点是烦琐而沉闷)和西方宗教(它的特点是不负责的许诺与荒诞的科学说教的混合)的政治压迫(尽管它们常以东方的救星身分来到中国)──而且要反抗它们的方法信仰、“道路宗教”!要从它们的拜物教之下,解放中国的心。
   005
   艺术化的点染法比之科学化的描述法,更适合中国人的脾性。一切理解和醒悟都必须藉助于特定个体的特定想象力、记忆力、理解力等等──点染与描述相比,更精神、更能促进思想的发展,它不禁闭你的想象,也可使听者所听获得比言者所言更多更深的东西……我们需要来自本能的启示,而不要紧紧归纳经验的推理与灌输。经验的基础,不过是经验者的特定癖性;作为其“上层建筑和“某种感应”的经验(更何况先验的和超验的感应),较之本能即刻板又菲薄──宛如随季脱落的蛇皮、衣服。初生时也鲜艳无比、光泽鉴人;转瞬则豁然失色、悄然龟裂。经验只是人生的皮相;癖性才是人生的本体。所以许多改宗者语言系统换了,但价值标准不换──依然追逐酒色财气!
   要保持某项经验的优越地位,只要禁闭癖性的自然发泄就行了。犹如要维护与逆转蛇皮的蜕落、时装的更替──只有制止蛇体和人体的发育生成。……老人就比较不喜欢更换新衣。
   鉴于经验的这种主观性质,严重依赖受教育者个体感受性的理性灌输,就陷入了深刻的二律背反。理性的灌输是方程的、线型的,而感受的体验却是圆形的、渗透的。以理牲去说感受,以灌输而传达体验(圣哲的体验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作用于群众的!),无异于方枘圆凿,不能取得优异的效果。
   另一方面,由感受和体验不仅可以生出理性来(由圆而成方),还能生出异于理性的“启示”。启示的神秘性和它的再生是一致的:它是现成的语言不可尽说的,因而能够不断突破语言的樊篱,从而更新语言。神秘的启示不必局限于宗教领域。它可以设计人生,于文化的所有领域。它的传播媒介不是文字的定义,而是一种符咒式的力量。只有获得某种机缘,才看得懂、理会得明白,这不是通过“教育”能够达到的。启示和足以激发启示的那种领导品质和教父能量,可以激活具有不同“癖性倾向”和“本能结构”的各色人等,给以完全异样的暗示,发生普遍疯狂的共鸣。
   这不是仅就刻板的传播过程而言。若以更难分析的创造过程为例,则不难发现“理性判断”在其中所起的原推动作用,几乎等于零。
   据文化和哲学的全部创造和大部分传播过程,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要文化的感悟式的心灵直觉而不要文明的铁石式的心肠分析。文明的心肠及其被食物主义(经济决定论)、性欲哲学(精神分析学派),这是被两位犹太人给系统理论化了的“经济决定论”、精神分析学派以及“逻辑实证论”的种种“分析手段”──只适于人在技术领域的生存、发展,却完全不适于人在人的领域中的健康存在。在更大程度上它该是只属于日益衰竭的西方世界的;而神秘的、正在步上复兴之途的东方并不真的需要它,即不需要以它为生计!
   最值得令人回味的是,这一由技术领域从人文领域的野蛮(尽管冠以“文明”之冕)入侵,首先是从精神领域和“哲学理论”甚至“宗教系统”等高级文化开始的,而不是像通常设想的那样,是从现代式的物质生产的领域开始的。因此我们看到,早在工业文明开始之前许久,西方人的分析精神和工具论就兴起了!──这就突出说明,是文化的模式决定了技术的形态,而不是相反。
   006
   不要宏篇巨制及其头头是道;而要一针见血与精辟独到。与其要山积的语法教科书;不如是一首诗的残章断简。是好诗创造了层出不穷的“语法规律”;而砸破一千部语法汇编也无法挤出一个新颖的佳句!与其要样样万言然则空洞无物的“学习材料”或平庸枯燥的“通史”、老套迂腐的“某某研究”、充彻陈词滥调的“精神文明”,或穿新鞋走老路的“某某文库”;毋宁要一篇简洁得足以照耀百代的奇言。与其要堆满一仓库的“通俗读物”不如要菲薄几页“通灵文字”……这就是我们对这个“知识爆炸”、“信息爆炸”时代的回答!“信息爆炸”的虚幻性在于:它讲述了太多的雷同之梦!这些梦,相似背景、相似欲求、相似的矫揉造作。所有的“增殖”都是完全一样(简直达到了机械般精确程度)地炮制出来,只是文化系统内部琐屑的喋喋不休!换了些术语,变了些形式,施了点儿障眼法而已。总之,演变了,但角色如一。
   这是狂言?它却发自肺腑。──凝炼着一颗心灵仅有的几滴鲜血,它指向通往未来的幽径。
   请相信“少”的启迪力和陶铸力,胜于“多”。
   007
   一种新哲学,席卷着它的新表述方式而来。它忽地鼓起内外如一的新风格,也许吹起一阵世界性风潮。
   “理性”的井水和“智慧”的河水,虽然彼此不相侵犯,但在意识地表的地下极深处,还是经常互相沟通的。可惜的是,在我们这个世纪,由于过度工业化的压力,文化环境也被连串地震如一次大战、二次大战等兽行给彻底毁坏了,于是,有理性的人丧失了智慧,而有智慧的人则失却了理性。这是社会的真正危兆。
   如果“理性”靠着压制生命的活力、损害生活的冲动,便从根子上诋毁生命才得以“实现”──就让它见祖先去吧!生命的意义无论如何不该抹煞。“理性”这层菲薄的纸无论如何包不住生命的火!连街头群众都知道的这一道理,而欧美的大师家们却不知道?现代世界──已被工业文明及其唯物主义压榨得疮痍满目、令人不忍卒读!新世界的诞生有待于向过度工业化的恶势力挑战,有待于外科手术:向理性主义、功利主义的陈腐风习。虽然我们眼前还是看不到一点曙光;即便是以“反理性”自诩的西方新思潮──骨子里仍然是以理性主义为标尺。它们还是用精镂雕虫的“分析方法”和不厌其烦的逻辑推论为武器,其实,这些过去文化的末日象征,早就该扫出未来文明的堂奥了。
   008
   一言足以丧邦。
   一言足以兴邦。
   语言的暗示作用与默化力量,无与伦比。能扭转历史方向的人,记取”慎言”的至理吧。
   慎言不是“理性”的代词。时人常以“理性”与“克制”、“和平主义”、“要文斗不要武斗”划上等号。这不仅是对“理性”的糟蹋(仿佛“理性”只是赌场上的筹码、博弈时的技巧!)而且是对“慎言”的根本误会。慎言的依据恰恰在于,“言”的暗示作用完全是基于非理性的动物本能,而决非基于莫须有的理性分析。
   009
   有两种知识:符号知识与感官知识。思想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两种知识溶为一体。符号知识,就是“学问”;感官知识,就是“体验”;二者缺一,无以成思想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