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一章零点时分]
谢选骏文集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是,难道这“零”真的等于“毫无价值”吗?不。砂土游戏是一种宣泄,甚至是一种必要的训练!它是巨大设计的助跑,是人类理想的晨曦?──你能用一种行为的社会价值去圈定它的全部价值吗?你该以成败论英雄吗?
   039
   人们都盛赞分娩,说这是新生命的诞生,然而,谁又曾看到这种分裂(尽管它是“生长中饱分裂”)带来的”两无之境“呢?──旧有的一块,在分娩或类似分娩的运动中都永远破坏消解了;而新的生命,却还在沉睡之中,仿佛永远也醒不过来似的。“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在捕风!”这虚无主义之歌,用来形容分娩或类似分娩的历史撕裂与文明抽风,再是恰当不过了。因为它所成全的,是那么遥远,而它所毁弃的,却如此切近。
   040
   悬浮的列车是最快的;悬浮的心却却是最慢的。
   041
   你想让一个人的思想张力达到空前水平吗?那么,请剥夺他思想活动以外的一切活动!
   042
   当人们高声颂扬业已作古的英雄人物时,有多少人会在片刻间想到英雄们临死前的痛苦呢?!
   人们需要的是用一尊偶像来克服自身的软弱;于是便把英雄的苦难变成了有用的美德。教徒需要耶稣的宝血来遮盖自己的罪孽,于是欢呼十字架上的救恩;在这样的信仰里,是否隐藏了人性中最卑鄙的利己性?
   043
   不论是神性英雄还是凡夫俗子,他们勇于牺牲的动机不是由于胸怀更大的目标,就是由于逃避严厉的惩罚──来自神的或来自人的──结果,其行为的后果却消解了目标的载体和惩罚的受体,这真是不无讽刺意味。英雄的冒险与儿童的冒失,难道真的没有某种内在的一致性吗?
   044
   他所进行的事业越是巨大,他实际参与的那个神话也就越是被夸张得无以复加。在如此规模的瞒天过海之下,他的幻灭之际也就越被延迟,他被证明为无能和无助的日子,也就越是推向遥远的未来……这种心理需要,正是许多伟大的发明赖以诞生的内在基础。──“向着伟大的目标,以便躲避琐屑的人生。”他说。
   六,当人倒下来的时候
   045
   当人倒下来的时候,也许更真实地认识到“人之本质”?
   在死亡面前,生存将洞开其毫无意义的本来面目。除非你能够相信──生与死,像光明与黑暗那样交替进行。如果光明仅仅只能亮一次,就永远沦入黑暗,那光明又有什么终极意义呢?
   ──这样,便有了宗教、哲学和爱?
   046
   从功利的观点看,人生充满了可笑的错误与惊人的浪费;但从审美的角度看,每一个错误每一次浪费,都是一种宝贵的体验!
   047
   只有当我把生活(宇宙、人生等绵延之流)理解为一片虚空时──我才有余力去想象它是实存的!
   人生,进一步,座上宾;退一步,阶下囚。
   座,就是未知之星,神秘之云,也就是人生的希望与抱负等等。
   阶,就是名利场中的官阶、商人脑袋里的算盘格子,是社会的关系与负累。
   048
   在一场毫无取胜之望的战斗中坚韧不拔,才是勇者中的勇者。
   那样,他只是为了保持一种良好的风度而战,也就是为了完美的理念,而坚持不懈的。
   那样,他已经超然于功利之上,而把战争本身,当作一场趣味盎然的游乐,;而不再斤斤计较,仅仅把胜利贬低为“劫夺掳获物的一场盗窃”。
   恐怖和希望、思念等心理活动一样,是一种必定要消耗大量能量的活动因此一点也不奇怪,当恐怖和希望、思念等心灵骚动都达到其高潮之后,必定会迎来一个相对宁静的低潮期。随着郁积的能量之耗散,一切激情突然间难以置信地平复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好像那阴影那阳光那泪水纯然是一个梦……与“形容枯槁”十分相合的,是“心如死灰”。死灰,当然是平稳寂静的。它既不必存希冀;思念也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知飞往何处之天涯,但反正已与“我”无缘了!
   ──这是否表明,在心理、生理诸相的背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那个物质原理,是是那个“无情的情人”──生物现象?
   049
   要知道,再年轻的人物照片,只要褪色模糊了,就变得无限衰老,仿佛汉墓中的出土定物。再美好的往事,只要模糊褪色了,就成为陈腐不堪的,你不再能抓住生动的细节,只觉生命的徒劳无益。
   为什么许多人拼命地、乃至“忘我地”、“无私地”忙碌在某些事务性的游涡里?实际上,这种奔忙乃是为了忘却“老之将至”的大惊恐!
   奔忙比之思索,省力得多又收获得多,何乐而不为之?这不仅出于功利之计,还出于内心的恐慌:因为,正是在省力而又多获的掩盖下,你的衰老被“淡化”了、因而仿佛推迟了!你的业已趋缓的心律,又开始健旺地运动起来了!这种人为的“年轻化”,可使老朽也红光满面,“箭步登上天安门城楼”,怪不得人们都对这套健身术乐而不疲呢!这就是权力的春药和杀人的荣耀所刺激起来的集体主义!?
   050
   每一种仪器,都似一种感官为基础,为“本体”。而每一种官能(包括脑的与心的即理智的与情感的官能)都构成了感觉世界的一要素。不同的要素相乘,就会得出不同的世界。
   逻辑是一种文化,而“规律”无非是逻辑的延伸及外化。所以,什么样的文化,发现什么样的规律!
   051
   越抽象的东西,才能越接近真实?
   052
   人除了是他自己之外,什么都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那样大,以致互相攀比除了是一种心理的和言语的游戏之外,几乎毫无意义。但异化了的世界与文明却向人作出了无限的许诺,使人产生极度的错觉、以为自己什么都是,甚至是一切,是一切美丽绝伦之物的集大成者!而且是永恒的,可以像基督(那样也就是像上帝)那样美丽的!
   这样,每当他看到别人万一真的优于自己的时候,就好生不乐,就格外“敏感”!原以为天下之美之幸运之能耐尽在于己呢,现在知道山外青山楼外楼,焦虑生焉!
   人啊人,甚至连看到野生动物的快乐,他都极欲分享,都会嫉妒眼红呢。他既要人的文明,又要动物的逍遥,还说什么逍遥是什么文化的模式呢!真是一篇动物庄园里的领袖寓言。这厮既想毫无保留地攫取欲望,又想获取他人的美誉──这个幻想着面面俱到的宠幸之星!这样的错觉,怎能不使这人沦为可怜的东西?
   但实际上,他除了是他自己之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七,世界上最悲惨的事
   053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大概莫过于一只强健的猫,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被满满一屋子发了狂的老鼠,活活咬死了。
   一位劫后余生的见证者曾经说过,“目睹一个高贵而优秀的青年,损丧在一群庸碌的老人之手,必不可避免地促使见证者产生了对于世界的厌恶和对于宇宙的怀疑。在这种灰蒙蒙的浑沌中,我终于想起了基督和他的使徒们──
   他们,这群古代文明的腐烂中迸裂出来的生命精华,竟然在类似的绝望中完成了那么深刻的“创造性转化”:他们,把命运的遗弃一变为上帝的祝福!从而把死亡变成了复活与永生的准备,也使被损毁的天才成为永生的救主。由此,他们将“对世界的恶心”(这是目睹刺眼的悲剧而不可能不发作起来的旷世情怀),升华为拯救的热切。阿们。
   他们是多么超越的人!超越,只能是心性的。没有最低限度的超越精神,你怎能理解这个令人毛骨耸然的世界?尽管这种令人作呕的本相常被窃贼们小心翼翼地隐藏着、文饰着;否则,你就无法拥有使人得以生存下去的起码条件。
   超越是一种幻构!因为幸福有待于无待!!
   显然,超越也有待于“非超越之境”。
   054
   “个人的生命是多么微不足道啊!”──是的。
   但群体的、民族的生命本身,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各种人间事业的寿命又何尝不是如此?
   死亡是终极的、不可跨越的?──这一“科学的认识”,已构成了一切现代世界观的共同基础。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皆源于此。民主主义与集权主义,皆源于此。现世主义与出世主义,皆源于此。现代享乐主义与现代禁欲主义,亦皆源于此。
   从这种“科学的认识”中,生出了无所返顾的拼死冲力!
   这就叫做“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自然”。
   认识(“世界观”)是道,生存状态是“一”(同戴一天),生活态度是“二”(彼此对立),人的精神是“三”(参差不齐),人的文明景观所组合的世界是“自然(这多具讽刺意味)”──现代世界的一切绝望和疯狂,都来自这种意义的“自然”!
   055
   “人生是空虚的”、因为“金玉满堂,莫之能保。”金玉质地的尚不能保,何况血肉形成的人命乎!何况一切人所贪恋的过跟烟云乎!《旧约.传道书》则从“事业”(而非占有与物欲)的角度,论证了相似的思想:
   “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是捕风。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下的劳作,有什么益处呢?”
   这种“颓废主义的风论”却给了我一种启示:“生有七尺之形,死为一棺之土”的人,生存于世,唯一有持久意义的事,大约也就是留下一种“风度”,即在常人极易丧失风度的险境之下,依然保持风度──那种高雅,那种尊严,那种“为了风度而风度”的精神!是它,写出了人生的最佳韵味,写出了人格的极境!而当一切存在与故事,烟消云散之后,这风度将成为最后留下的珍宝。正像海中的生灵死了,留下了五光十色的贝壳。你能说这贝壳不美,毫无意义吗?死亡所造就的珊瑚礁,甚至形成岛屿和大陆架──嘲笑了山岳的无能。
   这空虚的风度啊,它能消灭幸与不幸、穷与富、潦倒与发迹,辱与荣,甚至死与生之间确凿存在的差别,从而把世界的形象根本颠倒。这就是真正的人文主义意义上的“十字架上的奥秘”!
   056
   人生的诸多“目标”,实际上只是激励人前去运动的一个定向仪、定位器罢了。因此,任何“目标”一旦达到,它原先的功能、价值、意义,立行失去。
   活着的人需要活性的运动,因此,他为自己创造了一系列不断翻新的目标!因为生命在动态中,运动不断更新,所以目标当然处在不停顿地易转之中。这不是什么病态的多变,这是“人心不古”的生物学基础!
   你热爱生活吗?热爱。好的,那么你一定经常轮换自己的目标,向新的领域冲刺!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目标十分高迈,很难企及,他就难免失去了新探索新尝试的大量机会,从而给人“墨守成规”、“一条道走到黑”的印象?他因此就会被指责为“厌世者”。因为他竟然放弃了生活的精华──喜新厌旧!对此大罪,如何赎还?
   057
   ──世界、生命、人类,它们的意义就在于:它们的本身是毫无意义的!
   ──生活的意义,就在于生活是乱糟糟的;如果一切都是整齐,井然有序的,意义也就消失了!
   八,世界既不好也不坏
   058
   世界既不好也不坏,世界是个零。

[上一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