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一章零点时分]
谢选骏文集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零点时分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零点哲学)
   第一章零点时分
   一,彼岸的星光
   二,古代中国人曾是多么富于智慧啊
   三,《乾》与《坤》、《屯》与《蒙》
   四,把上帝说成似乎仅仅是自然本身
   五,零点并不是中庸
   六,当人倒下来的时候
   七,世界上最悲惨的事
   九,当我们已经不再年轻的时候
   十,一个寂寞的时代
   第一章零点时分
   一,彼岸的星光
   008
   彼岸的星光,使此界的坎坷成我神秘,令此刻的黑暗变得庄严。
   009
   一九八九年岁末一九九零年岁始之间那一个子夜的钟声!你是业已破碎的人类对残忍诸神的祈祷?还是无情的命运对啼哭中人类所颁赐的神谕?
   子夜的钟声!你在最最出人意料的时分响起来了。当当当当……幽深漫长。
   010
   在中国的传统中,新年的来临是由爆竹的破裂声宣告的。“碎碎平安”音谐“岁岁平安”,成为中国人智慧的谶言。
   在对这种习俗的解释中,通行的说法是爆炸发出的声与光可以驱散经年的邪气,可以破除人的孤独。但是,这爆炸的动作,难道就真的不曾受到“以破坏为生命之源”的思想驱使吗?
   中国的爆竹,在黑色幽默的意义上要比欧洲的炮火富于更多战争精神!这不是人间意义的战斗,这是宇宙意义的革命。
   011
   零点,于是成为光明与黑暗的分水岭和审判官。
   零点,于是被描绘成最神秘的时辰:旧的太阳与新太阳正在交合。
   谁说零点是远离太阳的时刻?零点其实对时空怀有最强的期盼。
   不要为零点哀歌,而要为零点击鼓!
   012
   子夜,你是漫长的。子夜,你是短暂的。当人们肩负子夜时,它显得那么长;当人们回眸子夜时,它变得那么短。唯其长,故须坚忍;唯其短,故须珍爱。
   013
   好啊,零点。你到底来临了。
   人们燃放爆竹欢迎你的来到。这是出于欣喜?还是出于疑惧?
   零点。你到底来临了。
   在这刹那间,时光仿佛凝固了。千万年的秘密,在此刻豁然洞开。
   你是一个终结?还是二个开端?
   零点。你在每一个心灵都没有预见的地方悄然降落,像一个游荡的大巫,又像一位载驰着命运的传令使──你来了!带着人们想见又怕见的一切。你的鼓声震撼大地,锤击人心。
   014
   零点!
   现在,正好零点。
   人类历史最黑暗的一页。
   好啊。
   015
   零点充满了永恒的意味。
   它像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充满了一切,又消解一切。
   它不是一切,它生成一切。
   水晶球……
   硕伟的圆点没有线,却包容了所有可能的轨迹。实与虚的,一切的一切。
   016
   零点!
   人们说你是最黑暗的时刻。在你的脉息中,万古被缩成一点。
   在你的影与响之间──生命仿佛被凝固了。
   但这不是真的。
   零点!
   你是万古水流间的瞬息停顿,你是千古行文中的标点符号。
   在你的怀抱中,生命获得更新,在你的步履间,万象获得节奏。
   零点!你是送往迎来的信使。你报告平安也预见灾异。你是那么冷酷无情,又是那样仪态万方。
   017
   零点──子午之线的交合点。一刹那间,子与午,浑一了。
   二,古代中国人曾是多么富于智慧啊
   018
   古代中国人曾是多么富于智慧啊。在他们的语言中,“子”和“午”虽属两极,但“子夜”却具同一涵义!这惊人的反逻辑,不是出自日常的谬误,而是哲学的思虑招致的明晰:昼与夜,黑与白,光与暗,寒与热,喧嚣与寂静,怯懦与勇毅,在零点获得了归一!
   019
   由于零点的生生大德,子夜与午夜皆化为不夜之子了。
   零点,终于消解了夜,使夜成为昼母。
   在古代墨西哥神话中,大神Ometeotl兼容了二性,他既是众神之母,她又是众神之父,他是万物的主宰,她是万象的本源。他,夜一样无从窥探,她象风一样无从触摸。这是人类浑融未分的思想,这是○的礼赞!实际上,二性至上之神Ometeotl不正是处于子午之际的零点吗?
   020
   零点时分的雾,无边际、灭尽想象,使人迷惘。
   它的迷惘在于,它包含一切运势,它拥有一切可能,它却什么也不是。──这只是因为,它在人的理解和语言能力的彼岸!
   021
   一个零点,意味着一个明天,意味无数个明天。一个零点,不仅意味着一个“1──23点”,而且指示着一万个“1──23点”。
   022
   啊!零点之雾,我们该如何感谢你。
   三,《乾》与《坤》、《屯》与《蒙》
   024
   《乾》与《坤》、《屯》与《蒙》、《需》、《讼》《师》与《比》……以至《既济》与《未济》──《周易》序卦中的每一回复卦,都不是简单的“七日来复”,而是宇宙循环在这一角落或那一角落里的展现!从时间发展的弯度看,每一卦,都构成一个半圆;每一对复封,就构成一个整圆。而整部《周易》用以涵盖宇宙万象的六十四卦、三十二对复卦,实际上就呈现了一个更大维度的“圆”。此圆并非终极,故此大圆之绝笔,乃书之以“未济”。“未济”的徒劳,又是与“乾”元的日新相衔的。易卦的排列,可以有两种程式,一为方形的(即8x8),一为圆形的(即首尾相衔)。但就象数而言,则只有一种性质:圆。圆之又圆,或现之为方。
   025
   用零点哲学的观念去阐释《周易》、用《周易》的系统去丰富零点哲学,在这个基础上生成新的中国哲学之精髓──这就是我们责无旁贷的时代感。
   026
   当子夜的钟声旋还不已,震碎了潜龙的耳鼓,你能说这仅仅是悲剧吗?
   一切圣乐,都是在旋还中见真情的。因为人心是圆的,人心几近于零。
   027
   《周易》是这样给零──加冕的:
   元──亨──利──贞。
   元,至大至要之体,非零莫有。
   亨,至顺至通之运,非零莫归。
   利,至明至机之境,非零莫得。
   贞,至正至恒之德,非零莫属。
   “○”,圆形,在一切运动中保持立于正、动于贞的姿态,故贞。
   “○”,圆形,在各种地形间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移动,故利。
   “○”,圆形,在不同时运里优游自如,趋归自然,故亨。
   “○”,圆形,在宇宙浑一的阴霾下独自悬明,自足自在,故元。
   四,把上帝说成似乎仅仅是自然本身
   028
   把上帝说成似乎仅仅是自然本身,也就是说那种产生、安排、维护宇宙每一组成部分的自然影响力……它不再是至高的“天帝”,不再是公正的、全能的群神之首和万物的仲裁者。在中国人的著作中,人们见到的只是精心炮制的无神论和所有宗教崇拜的异化。(引自李明:《中华现势续录》第二卷第181页)这就是“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哲学”!
   029
   “可见的天与作为万物之理的天的不可分割性,以及体、用概念间时关联,对中国人来说就像基督徒区分创造主与被创造物一样,带有根本性的意见。”(J·谢和耐:《中国文化与基督教的冲撞》)
   ──从这种意义看张之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观念,当断其为中国文化之衰与基督教文化侵袭的结果!因为,张氏把不可分割的体用,给分裂了。
   030
   “中国人对创世毫无所知,不相信灵魂永存,分不清人的灵魂与动物的灵魂,除了想象后者要迟钝些和前者精神些。他们不承认天使和单纯的圣灵,只承认物质的和肉身的……他们不承认天国和地狱,不承认来世的惩和赏,因为他们相信都会灭绝,他们对任何东西既不恐惧也不抱希望。”(利安当:《论在华教团的若干重要问题》第76页)
   中国哲学不是“不知道”和“分不清”,而是“拒绝承认”,是“相信另一种原理”──依据那种与万物合一的神人观念,他们“既不恐惧也不抱希望”。
   这就是零点的所悟!
   031
   而希腊文化则过份夸张了这种违背零点哲学精义的思想:它向听众指出人生面对的巨大选择──永久惩罚或永久幸福,其后果之严重实际上没有一个凡人可以担戴得起。基督教就利用这不知所措的状态(人人都愿意追求快乐,但又怕承认快乐之后的严厉惩罚)来加强人的焦虑,使人要么遭到肉体的幽闲,要么受到良心的威胁。结果是把尘世的快乐变成了尘世的磨难;再以此与天国的永福作比,来增强人的由衷不满。最后,通过宣布人的灵魂与人的肉身的两重性,戏剧性地分裂了人格本身!
   与此相反,零点哲学是来指出人的现时性、共时性与混一性的。它拒绝对“现在”作出超乎现在的说明和许诺。它明晰:任何许诺永远都只是“现在的许诺”而已:“兑现了的”许诺不再是许诺,且无一合乎原先的许诺!它不仅拒绝从时间上分裂人;而且拒绝从空间上分裂人,如把人分裂为“灵魂”、“肉体”或诸如此类。它也将撇开现代流行病──把人集团化(阶级化、民族化、种族化、优劣化等等),并据此加以异化;而直接洞悉人、理解人以致最终地爱人如己。只有混一了人,才能爱人如己?
   032
   零式的纯净,正是《旧约.创世记》所描述的伊甸园里的原人状态。是比一切神学教义都更根本的纯净状态。
   伊甸园里的风情,并不是亿万之富,而是零点之富。
   033
   当亚当和夏娃相安无事的时候,他并不是“一”,她也不是。他与她相加也不是“二”或“双”。而只是零。一片真。而当他与她互相滋扰时,零的状态打破了,于是,“一”生了。这“一”就是毒蛇,是魔鬼撒旦。
   是撒旦引诱人堕落?不是。如果“一”不从"零"中破裂而生,如果人不恶念萌动,魔是无以乘隙以入的。只是当“○”被破毁,“一”脱颖而出之后,魔物才内化为魔欲的。结果,“人”的发展再不仅仅是“一”与“二”(夏娃与亚当)而是“无数”。无数的罪与罚,无数的传奇与故事,无数的忏悔与赎罪。
   五,零点并不是中庸
   034
   零点并不是中庸,但也不是反对中庸,零点只是顺于自然而已。中庸是一人为的零点(“伪零点”),零点是一自然的中庸(太极之神)。
   035
   每个民族的文化观念无一例外地首先投射在它们的历法之中。也就是说,投射在对天体和自然律的感应之中。历法因此浓缩着人对天人关系的观念。为什么各个民族都在它们的历法中把新的一天的启始定在夜半时分呢?显然,这已经包含了对“零”的无限生育力的巨大期待。包含了“有生用于无”认识,某间自然浮现出有关最生与死自觉意识。这意识宣布:死亡是生命的开始!
   036
   零是子宫。
   零不是生命,但它孕育生命。
   少女的死亡当然是令人悲泣的故事。
   然而,少女若不变成妇人,新的生命又从何诞生呢?
   这是一个还没有完全学会体外受精和试管婴儿的时代,况且,它的观念比它的技术更缺乏准备,人体以外的孕育。所以,新生命的降临无一例外地要牺牲掉“诗人之恋的对象”。为了义无反顾地前进,勇敢地牺牲掉“对过去的留恋”吧!
   037
   只有婴儿才能理解垂死的老人。所以,老人特别喜欢婴孩,他多渴望重新变成一个新生儿呀。
   038
   告别了浪漫时代的文明,是这样一种山谷状态:没有语言与歌,只有受伤者的嚎叫,绝望者的哀鸣,胜利者的狂笑与喊杀……尽管这些太嘈杂也太刺耳,但显然仍与动物世界的声音截然有别──这毕竟也是一种文化呀!我们的人类的高明设计师与建筑师们,伤佛在做着砂土游戏。砂土游戏和摩天大楼的建造甚至和真正艺术品的完成,需要类似的动机和相似的能力,不同的只是它的“社会效益”只是“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