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谢选骏文集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生命之谷)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一、人的三重天
   二、佛教狂
   三、人性论
   四、奴性与英雄
   五、意识形态伪装
   六、自寻烦恼的权力
   七、权力的罪恶性及其价值
   八、权力论
   九、略论弱者的美德
   十、底层的活力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一、人的三重天
   237
   人的第一重天是“动物”,第二重天是“人”,第三重天是“思想者”(而不是亵渎者所说的“神”)。第三重天,是从第一重天和第二重天的演进而来……因此,人甚至在思想上也喜爱使用官能的解脱手段。只有当官能不幸被阻甚且招致灾难时,人才会转而采取心理的解脱。
   心理的解脱比官能的解脱较为空灵,因而较少招致物议或抵制: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仅仅“属于自我”的。有趣的是,这种“自我色彩”极浓厚的心理解脱,反而传布极广,其影响经常超过了官能的解脱。特别是当它采用宗教或艺术的表现形式,有时,它甚至很深地支配着官能的解脱,虽然它无法取代后者,但也可以改变后者的形式、色彩、方向等等。
   心理上的解脱,受到社会压制的限制。生物上的解脱,受到物理压制的限制。社会上的解脱,受到生物压制的限制。即使有更高的解脱,就还有更根本意义的压制,在等着它!这就是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38
   原始的拜物教,信仰万物有灵,它认为人是靠着图腾动物的力量活着的,它把人的存在全然客观化了,并追溯到一些强大、朦胧、神秘的客体上。
   现代的拜物教,也产生了类似的幻觉。尽管它放弃了“万物有灵”的观念,但却捡起了“物质万灵”的思想。在这种思想的压抑下,人成了某种异己力量的附属物,生存的条件成为生存的主宰。其实,人并不是那种可传而不可受,可思而不可即的“物质”,从根本上说,人生也并不依赖“物质”。对人的生活而言,实在的、有意义的、可感觉的物质──是神授的、不需要自己努力获得的。而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获得的东西,却无一是必须的!所以,世界上并不存在“人是否依赖物质”这个荒诞的、不存在的问题。
   239
   “人,是会死的!”这是多么令人震骇的事实。
   尽管由于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事实,并以各种态度接受并至少默认了这事实。
   但当我们沉静下来凝思默想,这事实就会激发一阵阴霾似的观念,令人窒息。当你感受并认识到这一点时,“英雄时代”就开始了,心理上的恐慌反应发生了。仿佛一只野猫在心目中乱抓乱挠,它把剧烈的震颤、极度的绝望,扩散到每一根神经和每一条血管、使人脸色惨白、眼目失神。这不就是屈原所谓的“肠一日而九回”?但要比那更深刻,因为这不是由于人间事务的压力,因而无法排遣!一切可见的东西都不能救你!一切人间势力都不能救你!一切人都不能救你!甚至连天神也不会来救你!生命的动机瓦解了!
   240
   人的原始冲动本来只有一种:占有。创造的冲动,是在占有的冲动受阻以后,才开始发生的。这一点可以很好地说明,何以在秩序和法律的镇压下,人们的占有冲动受阻之后,文化作为创造冲动的产品,才成为可能。新文化的行动者,应该迫使人们的占有冲动,转化为创造冲动。
   在当前礼崩乐坏、秩序解体的社会现实中,占有冲动已经畅通无阻,这当然削弱创造冲动,且互相冲突的占有冲动将破坏许多人间事物。我们称这种社会态势为“灾难临头”。只有新国家的“议礼、制度、考文”,即建立强力的新秩序,人群的占有冲动才能被有效地转化为创造。与生俱来的占有冲动不是被消灭,而是转变发泄方向。新的历史进程,占有冲动合理化,即按某种规则(体力的、智力的竞技规则……)来平分秋色。如此看来,占有冲动大致两种去向:
   A,尽量发泄从而互相抵消;
   B,被法律或强力所扼止,转向创造冲动。
   我们发现,人的创造冲动及其文化,起源于占有冲动以及为了规范它而设立的法治(或曰国家)。国家的发育是一轮一轮的,其中相隔不断爆发的占有疯狂;文化的发育也是一轮一轮,文化创造期即将由于缺乏占有的刺激而逐渐虚脱……以致它的文化成品(作为占有冲动的变形),被新的占有冲动的疯狂冲毁。所以文化的发育只能一轮一轮,而无法不断发展。
   人的文化之所以给人以“不断发展”的印象,是由于它的继承性;但并不能由此印象得出“不断”的结论。对原始人,文化是奢侈品,而不是生活目的,尽管到了今天,文化已成为我们生活的有机部分。创造性的方向性,使其在表现形式方面,似乎富于变化。任何创造性,都为某种需要而发,为弥补某种缺憾……而无目的性及方向性(因而不可能有“用途”)的创造,则无法体现“建设性”。创造行动必有“动”的性质,所以,缺乏建设性(目的性及方向性的创造行动,必有强烈的破坏性。而在任何创造中,其建设性与破坏性的比例又互相消长:建设性强则破坏性弱,破坏性强则建设性弱;其根本的制动机枢,全在这创造性的方向性如何。任何创造行为,只要它的方向性鲜明,不论它所造成的后果如何惨烈,都可以视为长期建设。反之亦然。
   我们在此,不过是陈述了一件“冷酷的生命事实”而已。
   241
   人的本能有两种:个体的生存与种族的延续。如求生与繁殖,自保与扩张……前者属于纯生物界,后者则导致观念界的诞生……在许多情境下,这两种本能相通,但更多的情境下,这两者区别:“求维持”及“求发展”。“求维持”较单纯,“求发展”较复杂。生命的发展不仅呈现在空间,还呈现在时间;不仅体现物质的因素,还体现精神的因素。
   “求维持”支配所有的物种,从蚂蚁到人,没有根本的差别;所有的动物为维持生命,采取的步骤也呈现惊人的一致,它们都能在难以想象的恶劣条件下坚忍地苟延残喘,以惰性或者冲动,分别像狗熊或者英雄一样活着。
   “求发展”则在各物种之间体现不同:愈低等的动物,它们身上的这种特性愈弱,许多昆虫综其一生,似乎都是为了准备在临死前,进行一次绝望的播种,这种描述特别适应那些不能越冬的植物和动物,它们的生殖活动大都属于被动的。相反,愈高等的动物,其生活中这类垂死挣扎式的交配就愈不重要,它的身上,扩张中的本能如此强大,因此获得各种形式的体现,其绚烂的状态,足以使它的生活变得主动……
   242
   动物的高等、低等之分,其生殖量及生殖的频率显然可作为一个可靠的标准:其繁殖量(生殖量加生殖频率)与其等级之高低,成反比,繁殖量愈大的,等级愈低,因为低等动物为保持自身的种族延续,就必须用数量弥补质量的不足,尽可能大地占领自然提供的任何一点生存空间,以扩大种族延续的机会。而高等动物(尤其是哺乳类中的肉食动物)则没有此种被淘汰的恐惧,而过多的繁殖量反倒使它们因为“人口爆炸”而失去数量平衡,导致种族内部的危机。所以不难看出,越高等的动物,其用于直接生殖方面及生殖准备活动方面的精力,就越少。这并不说明高等动物“求维持”的本能弱,只说明它“求发展”的本能强。高等动物的“性欲分化”使它得以实现某种社会群体的文化形态。人作为高级动物、两脚兽、无翅禽,性欲分化得最严重,求占有的欲望,求创造的欲望(包括“求美欲”及其外延“求知欲”)作为间接的情欲,使人的性活动有强烈的返祖现象,即向低等动物特征的退化,甚至,比低等动物为性生活做准备的时间更长。因为人的性活动之无时限,虽然类似鼠类,但是其频率,却是由文化决定的。如果仅就人的某一文化集团(如民族等)内部而言,显然还是“性欲分化越大的”,即平常用于性交的精力愈少,其能力与智慧才是越高。如贤明的君主,很少淫欲无度的,因为他的性欲已经深入分化了,分化为形形色色的欲望。而只有出身卑贱的乱世僭主,才由于缺乏分化的低级状态,而饥不择食。
   在人类中,“求发展”本能更强的人,当然达不到性交的高记录,而且可能记录很低,这是由于他的性本能已经得到充分的分化。而性本能愈强者,性功能在他身上分化的程度也可能愈深。人的性生活,就如此不同于动物的性活动,因为其主要目的已经不在生殖,而在文化。人就是这样,把许多文化特产,附加在性的活动上,使之欣心悦目,直到把性的活动变为文化活动。所以,人的性活动中的心理因素,经常强过生理因素。性本能更强烈的人,其心理因素也就远胜于生理因素。这种人的性本能要求,难以用动物式的交配来满足。否则,他的身体又如何满足他的意志!
   243
   随着文明的积累,总趋势是,人用于谋生与生殖方面的精力,日益减少。其余的精力日益转向文化性的性活动方面。而性本能的分化得最显著的人们,以发展精神为更高的职志,不像是群众那样消极地享有文化,仿佛动物们享有食物。例如,群众无法从事任何创造工作,甚至连创造性地理解也不会,因为一切真正的理解与欣赏,都必然是刨造性的,尽管不一定都是独创性的。所以,群众以他们的方式,“正确地”称文化为“精神食粮”,而不视将为伟大的诱饵、探险的奖赏……
   毫无疑问的是,越伟大的创造性天才,其精力耗费在“间接性欲”上的越多。所以,他能创造经久不息的事业。耗费在“直接性欲”和动物生存方面的精力越少,他就越显得古怪并不近人情。可笑的是,正是这批人创造了人的文明。多数人于是用矛盾的心情看他们,既恨他们与自己不同(这多是从近处),又爱他们带来的兴奋剂(这多是从远处)。所以,他们活着时,多数人迫害他们,他们死后才受到多数人的顶礼膜拜如天神。
   伟人预示着人类的未来?若然,则人的未来,性本能将进一步分化。甚至连人民群众的性欲分化也会出现,不再像是二十世纪的人类,在西方裸体文明的利欲熏心下,所发生的返祖趋向。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二、佛教狂
   244
   人的精神,要比人的肉体具有更大的适应力、更大的可塑性。我们的心,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崇拜强权、仰慕成功、追求实力(在自由社会即商业社会,这主要体现为财富)……它锱铢必较地渴慕形形色色的“现实”。精神的活力,与它的可塑性成正比。
   为什么许多文明民族的精神,都失去了光泽;而一些半开化民族的精神却大放异彩?因为后者还没有被驯化,且很少系统地“调教”过,所以没有机会失去它的活泼与好奇;而前者,却已经受到文明习惯的强奸,被弄得心身交瘁、死气沉沉。光有精神的可塑性还不够,可塑性还只是一种被动的能力。想象之翼,才是进一步的精神活力。想象力,是飞腾在“现实”前面的精灵,而不是紧随在“现实”后面的仆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