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谢选骏文集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美国出现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阴婚 (冥婚)与祖先崇拜
·逃兵敢于攻击将军,这就是川普获胜的原因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75%的慈善捐助都是垃圾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统战部想害死习近平
·国家公园应该还给原住民
·僵尸经济的特点就是政策导向
·反共不是反华而是爱我中华
·科学——哲学——神学的125题
·中国鸦片战争的合法秘诀
·东欧野蛮人控诉西欧野蛮人洗劫了拜占庭
·外星人是殖民者后代的梦魇
·蔡英文是种族主义者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谢选骏

   1

   万物的创始者,命中注定要毁灭他的母腹的全部事业,以便在废墟上建筑。他在尸骨上生殖,他在陵墓上食息,就像一个欢欣于春日风光的孩子,快活地参加清明节的奠祭。山野间飘扬的香烟,比家居的炊烟透露了更多的人性!时辰未到之前,他过的是一种四处碰壁的生活;时辰到来之后,生活变得八面通达、左右逢源。他不为四处碰壁而悲伤,也不因此收敛;他不为八面通达而忘形,更不会肆无忌惮--他的盛德满溢,恰好体现在:失意、困厄时,不失放达的热忱;通达、顺利时,反而保持审慎的收敛。他把相反相成的玄理,化为出人意外的行动;仿佛天生具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盛德。

   人间的极刑、地狱的苦杯,一起倾洒到他头上。他怎能昂然不屈地承受?因为,他是千古一帝的首创者。「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他相信气节与尊严,比之幸运和成功,更为重要。「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又何怨哉!」

   2

   现代社会的过激性,对人天性的毒化,无孔不入,以致人的机能病入膏肓。神经疾患成了这个时代的特征,成了人们安身立命的东西!因为正常的人已被大众斥责为愚钝、顽冥、不合群!不要斥责这类毒化,甚至把它作为历史现象仔细观赏……谁知道呢!也许,文明不经此瘟疫,就不能革新到一个新的状态?就无法再生巨大的压抑、严酷的淘汰?也许彻头彻尾的靡烂坠落所引起的重新分化,可被视为人在走向明天时不得不付的代价?

   迄今为止,人们用于重新分配财富的精力,多于创造财富的精力;互相争夺的热情,超过团结友爱的诚挚……人们的创造,也是为了重新分配?人们的友爱团结,也是为了彼此劫掠?「夺取现成的」,被奉为人生的第一圭臬;为了这个目的,人们才暂时忍耐,「从事生产」。人们更愿意互设陷阱,为了这个目的,人们最喜爱的是军工生产;「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为的是结帮而行,奉「盗亦有道」、党性原则,高于国家民族和人类利益。

   天子化解帮派的痞结,变破坏力为生长力。为此神明之德,他以风暴和闪电,摧枯拉朽,屠杀秋叶,他称这屠杀为「收获」,他称这收获为「归宿」,他重新分配财富,就像天道重新分配季节。过度拔高人、迫使人做力不能及之事的现代「文明」,将安乐地咽气。

   知识并不是绝对的力量!「心理」,比「心」要简单浅显得多。「意志」,只人的嘴对人的心的描述。而真正的力量,却不在人的掌握中,那是一种自然力!这力量之于人,尤如牵线之于傀儡。这力量,是一切人为努力之母,不论你服从还是反抗。所以,明确这个力量,乃是超越文化的大德;尊敬这个力量,乃是尊敬了文明的本源。根据这样的事实,一切斗争,作为旭升之化之向奄奄之文所发动的战争(文化战)--根本是一场「心的较量」!胜利者用最荫蔽的渠道即心灵的召唤(或称为「威胁利诱」),来瓦解对立的心,使之不战而溃,使之不死而亡,使他们化为奴仆与木头:夺其志而存其身,这是孙武的谋略,欧洲人闻所未闻。

   文化战的宣言说:文明的嬗替,乃是是心的嬗替,如趣味、情感、爱好、时尚等等的嬗替,都是文化战的节奏。新文化之战,不外乎心的较量。文化战就是要决定世界未来的走向。

   天子永远也没有安全感!因为他对宇宙发生的一切负责。他来,注定要向已然的世界宣战,合成一个前所未见的生力之邦、弹性之国。他的爱残酷无情。他的恨柔和似水。他的割弃在他的创造中,他的丰收在他的摧毁里。他视而不见,是因为专注;他明敏过人,是因为木讷。他反对炒热生活的造势恶棍们,因为他是世界的大保衡。

   3

   伟大者不屑于扼杀自己的天性以媚俗媚雅。他以天性为骄傲,他驾驭天性有如驾驭战车,他玩味天性有如玩味王冠。

   知命尽情。伟大者不受剧场效应的规约,他的战略精华说:「最透彻的智慧就是无智慧;最果敢的行为就是尽天性。」尽天性,不仅是本能的放纵,也是本能的收凝。尽天性,不仅是恶之花,而且是善之叶。伟大者要在各方面达到极境,从而拓开凡人不能望其项背的时空。除了天子,没有「超越这个世界」的人。爱情不能,友谊也不能;高山不能,大海也不能;普渡众生的不能,杀人放火的也不能;献身事业的不能,生儿育女的也不能。只有天子能超越自己,他仿佛马鞭,永远激发高级的灵。这是一条并不爱惜自己的马鞭,他以自己的身体抽打世界。这是一匹决不吝惜自己的天马,他不吝惜体力,也不在乎财富,荣名和地盘也不放在心上,甚至对智慧、健康、爱情,他也无所用心……因为他的遗传资禀中仿佛缺少这类编码。

   正因为没有能够超越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宇宙乾元召唤天子,让他填补这个真空:「故聪明圣神,内视反听,言为明圣。内视反听,故独明圣者知其本心,皆在此耳。」(董仲舒:《春秋繁露.同类相动》 风从龙,云从虎,百草皆偃风,万水概由云,新的社会力量,追随天子的自然,开始重组,对疲塌的人类物质,进行历史反击。他,不是一头优良的动物……因而不被社会目为「好人」。他,不是好情人、好干部、好父亲、好商人……但在他内心深处,却鼎沸著罕见的能量,不可替代宇宙编码、神明之德。

   天子超越了心理意义(「酒、色、财、气」,突出说明了人的心理终极),所以得以支配心理意义和生理意义的人类物体(所谓「群」。顺便说一句,「畜类人」一语,并非十九世纪的变态哲学所发明,而是古老圣经的用语,如《诗篇》四十九、九十二、九十四,《以西结书》二十一。)。天子的心因此无法用心理学的常识来破译,科学的方法,永远只对「类」有效,而他远超规则之外,对于如此「特例」,一切科学束手无策。这时,「事物发展到宗教领域」,他使幽灵走出孤立和偶然,他使临界线被逾越……他是宇宙气候行将转折的征兆。在他以先,洪水滔滔;在他之后,异峰突起。

   4

   生命的罪恶、革命的痛苦,只有在生命形式及其造就的自我意识所限定框死的人(圣经所谓的「畜类人」)那里,才能得到充分的感受并被理解……如果从生命的狭隘境域脱开来,进入革命的境界,自我的平庸得到了净化、升华,这时,一种寥廓的俯视眼界产生了,再平庸的人也会发现,罪恶作为生命的属性及条件,原不可缺;甚至是一切道德、自制及牺牲精神的源头!至于生命的一次性及其必朽性,则是「不朽的理想」及「永生的艺术」的生理基础!而所谓「革命的痛苦」,则以其残酷性,针对「生命的罪恶」作出唯一有份量的回报。

   革命不完全是变态,不完全是过激;革命是突变,而突变恰恰是生命集体赖以更始的种族机制。为了预备突变的潜力,千百万个体必须牺牲受死,接受生来的错误和苦难。而革命的痛苦,就是将生命从日常轨道造成的麻痹状态(其两个极端一为俯首帖耳的畜类人,一为吸毒所带来的兴奋、解放与陶醉)中唤醒:生命的革命,即生命的解毒。这样的人,洋溢向上的情操,必反对坐地分赃的安定团结。这样的人鞭策并同化异已,必反对年复一年的吐故纳新。在他看来,寻常的善恶,只是生命用以自卫的思想武器罢了,不是真善恶。对于一个这样的人,万般善恶均融于其无恃无待的游历中。

   这样的人观看自己的罪恶(生命的分泌物)和痛苦(革命的分泌物),如同观看一个陌生人的罪恶和痛苦。荣辱毁誉,过眼烟云耳;得失利害,逢场作戏罢了。这样的人「对自己尚且如此」,何况对待他人?何况对待仇敌?这样的人不会由于达观而放弃斗争或善待仇敌,因为达观并不意味着放弃行动。放弃行动,就是放弃生命。他的生命不是超然物我、独善其身,而是以天命统率全局,在历史废墟上发号施今:「他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在脚踏天命之前,他当然需要超然物我、独善其身、锤炼潜能,也就是理解自然,即理解那位能够使得自我如此这般的「原因」。

   「1,上帝无所不能,那么这样的上帝有能力毁灭自己吗?或说,『上帝能使得自己陷入被毁灭状态吗?』请回答能还是不能。2上帝是惟一的创造者,那么这样的上帝也创造了『恶』?或说『上帝是宇宙罪恶的创造者?如果不是,那么就还有另一位创造者,他创造了恶?』」--所以,还是不要对著神秘,一味穷根究底,因为我们的脑子实在装不下宇宙的奥秘。

   这样的人按照自己内在的冲动去做,「亦即按照上天差遣我的意思去做。」他天生嗜血?因此比嗜血的群众更能坚持自己的爱好,所以他才能领导群众。他欣赏古罗马的角斗、中世纪的斗牛、现代的拳击,他对不怎么流血的摔跤、相扑、剑法大赛,没有真正的兴致。因为正是他,「时刻准备以一种更高雅、更大规模、更能决定历史的方式,身体力行流血的革命。」仿佛,他的血液里有一种特别的热能,需要外泄,需要施舍,需要赐予饥渴者。然而他还是需要一些理由,需要自我说服,需要雪耻、复仇、正当防卫等一系列藉口,作为宣战行为的一面面盾牌。

   他天生酷爱战斗,所以,他一定会拒绝接受长期的和平,于是他才起来宣布说:「伟大的命运正等待著我!」他相信,这命运将领他到一个极具魔力的秘密所在。这时,他就为一切自寻的危难,找到了良心上的避难所,从此他坦然承受不测之祸,并说这是命运的安排。「他的心理阴暗!」于是,他真的看穿了这个世界的阴暗。他的生命注定要虚耗在这阴暗的世间,于是他知道抵抗是徒劳的,只是为了更加有力地消耗,他才储蓄;只是为了顺从命运,他才毅然反抗。

   他的反抗,是对现存社会流行生活的破坏,然而,要是没有这种建设性的破坏,我们的全部生活,将是不可想像的荒芜。他的反抗,鼎立了新种族与新文明,他不进行最后审判,因为他本身就是审判!他使世界的支配者克服自己,以达自我否定的圣境。他使世界的支配者像世界本身一样,变幻莫测。

   对此人格,我们除了称之为「神明之德」外,还能称为什么?他自有不可度量的气运,他自有不可揣摩的姿态,他宁可留给世界恐怖的回忆,也不能缩成众人的一团笑料。这就是信仰的秘密?

   有多少阴云需要焚烧!有多少害虫需要踩死!有多少顽石需要炸开!有多少情绪需要斩绝!常人也能做出非常之事,但只有非常之人才能赋予非常之事以非常意义。为了凸现事务的北常意义,「妇人之仁」决不可取,正如「妇人之毒」同样妨害了非常的意义。妇人之仁弱化了事物,正如妇人之毒扭曲了事物。维持这个世界的事务,是需要妇人的参与的,但是,转变世界的事业则不容妇人的插足,否则,天下将为其所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