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谢选骏文集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谢选骏
   柳 宿 天下,天子的负累与寇仇(八七章)

   星 宿 文化是什么?(八八章)
   张 宿 唯一的精魂(八九章)
   翼 宿 任何文化系统的神奇大厦(九0章)
   轸 宿 要是没有天子之车(九一章)
   奎 宿 他从信息的迷津中步出(九二章)
   娄 宿 他是种族的战略(九三章)
   胃 宿 道家把自然的原则(九四章)
   昴 宿 自然之化是目的(九五章)
   柳 宿 天下,天子的负累与寇譬(八七章)
   【柳宿,二十八宿之第十宿,其象为南方朱雀的嘴。《汉书.天文志》:「柳为乌喙,主木草。」】
   天下,你是天子的负累与寇仇,又是他一切活动之所归……这是两个半圆的整合。天下,你是天子的草木,你奉天子为万象所归的旋风。奇异、矛盾,不可获解的玄秘,集于一身。开启这宝藏的金钥匙在哪里?
   --在于他永远的拒绝,在于他不断的接纳。他的拒绝与接纳,使世界成为负累与寇仇。
   他的拒绝,使既定的一切动摇,使他的拒绝本身重新被自己所拒绝,再使否定的重成为肯定的……你能说这反复无常吗?在人的历史中,每隔一定的周期,本来以抗拒自然过程而自豪的文明体系,就得让自然过程再给支配一次,人称这种支配为「社会的衰落」、「文明的解体」等等……仿佛是在说,文明都有其局限,当它落人自己挖下的陷阱时,只有依靠「自然解决」来恢复元气,地轴逆转,大地陆沉,熔岩勃发,冰川倾泻,于是,「一切从零开始」。
   【「圣人无常心。」(《老子.四十九章》)古代的智者这样说。因为,天道无常。好的文化,是以自然的乳汁哺育的,它以无所不在的压力,杜绝无益的放任,给生命力留下合宜的孔道……在它的乳汁中,没有甜蜜、芳醇,但有丰富的蛋白和水。如果「天子(酉每)」也终要变质,那也是由于他对世界的意义,他与种族、文明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变;如果说「天子(酉每)」也可能淡化,那也是由于自然的生长使之弥漫于广大的时空,使之鲜为人知。他的毁灭功能永远先于他的再生功能,所以他不会成为反动的堡垒!
   最深刻地顺从自然--尽管他强大的动力使人误以为他改变了自然。例如,当他像改良土壤的电流通过盐矿地那样穿透了种族的顽固、文明的硬壳,生出嫩绿的毒刺……这时,请不要误以为出现了奇迹,不,他不过是以人的力量克服了人的力量,从而恢复了自然的过程。这位善于操纵的精灵,利用人们的慕古之情催发新生。包治百病的药从未有过,但「天子(酉每)」则提高体能,无副作用,他把外在的救治,一变为内在的化育,再变为外在的杀害:杀害成了最高的仁爱。创造这种文化的人,并不是一只漫无目标的风筝,他不为自由而舍弃一切,他也不同意被人牵著,所以,为他的漫游,他制订自己的目标。驱动他的,是无名风,一股通向未来的信风。这风,有时狂怒不已,像摧毁一切的台风,有时温情脉脉,像抚爱一切的和风,有时处于两端之间,仿佛具有人格的诗意……彷佛是诚,诚与信,内与外,协调无间。】
   神奇的信风,鼓舞衰老的世界,使未知的境界既是一种恐怖,也是一种吸引,仿佛印度教的火葬堆,既是生命的结束,也是生命的开始,死为生,创造了前提。所以,他只受内在节律的支配,他自我控制如同控制世界,而自我控制的极致,则是自我放任的同义语:「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受到赞美的日新其德,就是内在节律的自我调息。他收取各类宇宙消息,按自身的盈虚发出启示,完成世界的整合与更新。--这就是他的革命。在这自然而然的非程序的程序中,他在结束使命的同时,深深回顾那丰盈于世界的自我;他的基因具有强大的化合力,使空空如也、一片死寂的世界,也变得丰盈。
   【「天子(酉每)」,保合太和,化及无穷。他以天然的、并非一成不变的,品性注入种族集体,使之变质,他以无常的功能运作文明,使之革命:
   「天地变化,草木蕃,天地闭,贤人隐。」(《周易.坤卦文言》)因为「合万物而化光」的人际关系,还因为「承天而时行」的天人关系。
   (《周易.坤卦.六四文言》)
   天子的(酉每),祛除百病、化育万物,并非返老还童的壮志、起死回生的奇迹,「回天之力」非其所愿--他的任务,是「(氵屈)据其泥而扬其波」,「哺其糟而(啜去口旁,下加酉,右加欠)其酾」!又焉能像屈原那样,要一个腐朽的王朝重返青春?不是缓阻或逆转死刑的治疗,而是催促自然过程的顺利!生、老、病、死,不是挽救死者,而是成全新人。他是现代医疗治死精神的反对者。
   《楚辞.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氵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去口旁,下加酉,右加欠)其酾?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渔父莞尔而笑,鼓《木世》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现代技术通过强迫规范,以非人的性质终于肢解了人;它诱使人们迎合利润挂帅的趋向,从而把各色人等,逐步纳入了一个个死不了的囚笼。集团成了恶魔或上帝,成为祀拜和献身的对象,不同种群之间的人,势同水火。绝对对立使人疲累,斗争促进了技术的悖论,从而迎来了相对主义的时代,为全球文明的一体化,铺设了轨道。于是就出现一种可能:生物意义的人类,将形成文明意义的「共同天命」。而一个具有全球代表性的天子,就会出现在全球规模的天人感应的共振中。就会出现在全球的天人感应中。
   而这全球人类的重整者,显而易见表现为两种形态,一为「药」,一为「桥」。作为药,融化自己以克服危机,超度传统规模的本土集团、主权国家;作为桥,立足全球规模的融合集团、中央国度,因此,桥比药,更迫切。他的共时性,将战胜爱乡土的历时性,形成地球文明的心脏。他撕毁既定的分界,他剁碎现成的构架,他分泌新型的(酉每)体,他召集纷纭散漫的力量。桥的功能比药的成效,更为广阔,在超渡文明的同时,能掀起生态的革命者,唯有(酉每)。所谓生物进化,不就是(酉每)与基因的革命吗?而生命进化的层次,正是天子导入的神奇酵母。这不是局部的修补、调整、维持、改善,也不是「来一次复杂的大手术」;而是由内而外、由圣而王的革命--不是变形、而是易质!他是天子带给种族和文明的消息。通过品类繁多、结构复杂的分子,发布神明的消息。
   世界上没有比「消息」更容易激起革命的了,所以,欲扑灭革命,必先扼杀消息;宇宙中,没有比「光」更容易激起变异的了,所以,欲迎接变异,必先迎接光的注入。关键不在于「质」(物质、对象或曰「人民」),也不在于「行为」、「动机」、「思想」,更不在于「目的感」、「意志力」(前三者是结果,后二者是形式),甚至不在「结构」的王冠和「框架」的特权--这一切都是「臣属」而非「宗主」。天子和上帝,是一种密码的宇宙消息和比(酉每)更灵巧的「基因」,这命运的指令侵入每一个
   个体,迫使臣属涌现,让造化按照它的倾向,伸张、收缩,体现为不知疲倦的化育者。】哪有「普遍的天命」?人所意料、言谈的,无非「集团的天命」而已。那带来普遍天命的人--只是把最庞大的集团天命,扩张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现在的人-未来的人-过去的人,融为一体,生死与共的利害关系,编织崇高的感情。活力集团的前景,指出「全人类的天子」。
   生物世界的天子,作为物种的始祖,必非凭空而降,而是沿革了另一种族的锁钥,突变而成新的关键。
   他源自的传统种族,已经衰老,无以自新;于是自然的指令就印到这密码的携带者身上,连成新的融合。作为个体的天子,因此消灭;作为种族本能的天子,因此显扬。他的基因是命中注定的讯息,流传世界。
   那个带来普遍天命的人,是宇宙的定数,而不是偶然的遭遇、个性的特质。他仿佛是生在一条无穷锁链上的环节,而不是自我夸耀的造势者。作为时空的浑然一体,与易道天演秘密合一,他在物化之前知道趋势,默察天命的微旨:一切现存的都是腐败的,确立不移的偶像瞬息即逝,只有一位无冕之王、无形之神,以我们不知道的消息,组合我们不知道的能量,把将来的强加给现在,他关怀现实,解决难题,裁决、审判,仿佛埃及的奥西里斯神,依据自身的周期复活,带来超巨量的宇宙能力。到这一天,他把现存的、奉若神明的一切,抛入垃圾箱,并在世界末日的滔滔洪水、熊熊烈焰中,净化它们。
   【现代的国际法典与现代的国际纷争,将在世界执政的手下失去意义,他不是「去解决这些问题」,而是「使这些问题化为乌有」。现代流行的种族危机、文明冲突,在他的统合下不斩自绝。这要比亚历山大一剑斩断解不开的死结,更富于自然而然的原创性。】
   
   星宿:文化是什么?(八八章)
   【星宿,二十八宿之第十一宿,其象为南方朱崔的颈与心。《汉书.天文志》:「七星,颈,为员宫,主急事。」】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创造者脚下的灰尘,正如种族是始祖的蛹体,文明是革命的对象。
   文化的系统是什么?文化系统不过是创造的精魂在他的航行中偶然凝聚的一点星光。是为救世之弊而发作的一点(酉每)晦,或是开列的一张处方。没有创造的精魂,不会出现文化;没有理解的精魂,不能改进文化。而精魂就是宇宙乾元的暂时化身,他一旦泯灭,文化化为赘疣、障碍、废墟、垃圾。如果谁对新生活怀抱憧憬,如果谁对新文化拥有热忱,那么,他一定要怀抱精魂、拥有精魂;否则,一切一切的形式终将化为灰尘。精魂既是一切文化系统的「脱氧核糖核酸」,也是一切文化系统的天然媒体。所以,自封的人道主义者不是真的,自封的革命者不是真的,自封的新生活新文化的首创者也不是真的--除非,他拥有那怀抱精魂者必有的慧眼以及不假思索的热情!除非,他愿为之生,为之死,为之保持那种「最紧张的生存状
   态」!
   生存的机会,是一种巧合。
   扩张的动力,是一种命运。
   创造的美意,是一种天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