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谢选骏文集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谢选骏
   焉 逢 有一个流浪者将要兴起(六八章)

   瑞 蒙 是人,但不是常规的人(六九章)
   游 兆 危机之父(七0章)
   强 梧 鹰问乌鸦(七一章)
   徒 维 美的仇视者(七三章)
   祝 犁 最骇人听闻的恶毒(七三章)
   商 横 面对空前的荣耀(七四章)
   昭 阳 天下贞,就是人形的天子(七五章)
   横 艾 历史的狂飙(七六章)
   尚 章 天子之为怀天之原(七七章)
   焉逢:有一个流浪者将要兴起(六八章)
   【《史记索隐》:岁阳在甲,云「焉逢」,谓岁干也。】
   有一个流浪者将要兴起。他必能「通天下之志」!他生活的全部内容,一言以蔽之曰,流浪。他精神的全部功用,一言以蔽之曰,打破隔阂与门第。不论是人间的门第还是天人之际的隔阂……为此宇宙规模的事业,他流浪,不但身体流浪,而且心意流浪!流浪将支配他,他以此为荣,以此为他永远有效的身份证。……
   【当此礼崩乐坏、斯文尽扫的现代,我们的思想才获得这样空前的自省机会,从而对永久的虚无和无限的茫无归宿,有所醒悟……】天子起而应战,搜寻他的本原,沉浸在寻根的颠簸之乐中!「我非常喜欢这种运动的感觉。」他说。
   无情义的流浪者!非传统的自大狂!他不眷恋过去,也不缅怀死灰,已经飘逝的一切,只是他心上的魔障:像古代的圣徒杀死旷世无敌的恶龙;全球之光就这样无畏(而不仅仅是「勇敢」)地面对,无边的未来、永久的虚空。
   【人生的最低存在状况是求生(性爱、生殖也属于广义的求生活动,即寻求种族的绵延),人生的最高存在状态则为游戏。「优哉游哉,聊以卒岁」,这是被动的游戏,而主动的游戏则体现为,「创造的试验」。如果创造行为受到压抑,创造的试验横遭破坏了,人格的高贵一面则无从解放,结果,人仅仅保留人格的卑劣面,以求生为满足……这时,游戏的本能、创造的冲动,让给破坏的、盲目发泄的力量,以对抗那盲目的压抑力量。】
   「以暴易暴」、「以恶抗恶」,就起源于这样的压制!深思一番,不难发现,和平主义的偏执狂,把非恶主义当作人生目标加以追求,是毫无道理的。除非,是作为一个策略性的宣传方法。须知,为了换来游戏的快意,没有什么人生代价是过高的!为了人生的「最高存在状态」(我们称之为「神」),当然可以放弃最低存在状态(蝇营狗苟)??这,正是支配英雄与先知们身体力行的哲学。被拣选为天子的过程并不是幸福的。如果说这并不幸福的日子还有什么报偿的话,那也是只供身为天子者独自体验的。它源于一种「被拣选者的孤独感」,因而是无人可以分享的。大自然赋予他一种本能:只爱不可分享的,人人巴望,人人颂扬的「荣华富贵」,对他仿佛只是一个侮辱。
   【他最高的酬报和遭遇的不幸,是孪生的,并因不幸的累积达到极点。他的痛苦起源于,日新其德的内部压力与外部世界的冲突。为此他不得安宁,缺乏休息,对另一个世界的神往使他孤独日深。他以最剧烈的运动折磨自己,因为特殊的天赋,使他化痛苦为力量,就像蜜蜂使花粉成为蜜,他把苦难化为天命,就像盘古使自己的遗体成为世界……他在救世的同时,顺帝之则。天命不是上天赐给的礼物,且是天子献上的贡品,所以天子所言所行的,就是天命。】
   天命,天子之命。在社会的阴霾下,他最大的创造力首先体现为一股破坏力。在历史的滞胀中,他最大的破坏性,就是带给人类的丰盛创造。破坏原不是创造,但他的破坏却是根本的创造。不仅破坏的方式充满奇思,而且破坏的
   后果是辟开新的空间。这样的毁灭,无异于「化干戈为玉帛」……
   屠戮原不是生养,但他的屠戮却不失为生养:「道生之,德育之,物形之,势成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悖,长而不宰,是谓玄德。」(《老子》五十一章)他是道、德的化身,物、势的宗主。
   永恒者因此要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这同样适于天子?他是偶尔来到世间,完成不可告人的神圣使命,因此要经常回去汲取他的能源与灵感。他与周围人的关系,只是一种「打招呼」。他不在人情世故的罗纲中陷得太深,以至于该拔的时候却拔不出。
   「我们永恒者」并不属于我们。他之所以「是我们的」,恰拾因为「我们是属于他的」。
   【天子的永久危险,来自群众的惰性和权贵、既得利益群体的贪婪。相比之下,异己势力的敌意带来一时性麻痹,倒是次要的。个人本位社会、伦理本位社会、国家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在阻碍天子于出世的记录上,并无实质区别,但是这四类社会的惰性却依次增大,使天子崭露头角的机会也依次减少?】
   与此同时,天子一旦出世,其冲击力及爆炸性所具有的破坏性依次递增。「其出弥艰,其行弥远。」就经验层面说,阻力增强了革命的暴烈。
   【天子的最大危险在于群众的沉默。相比之下,少数出类拔萃的敌人倒是天然盟友!这是因为,若无明显的敌意,他的势力不能得到飞速成长;若无足够的反宣传,他的英明难以遍播遐迩……而来自群众的沉默,却足以令金石蒙尘、粹玉生瑕。时间的无情流逝,使一切雄图化为灰烬,而要在他的刻度以内成就他的行程,又不得不从事「煽动群众的垃圾作业」。结果,创造的精英不得不扮作小丑或是偶像;结果,自由的精神不得不屈从这世俗的法律。情形已变得如此绝对:「不能征服一切,终必丧失一切。」这里已经别无选择。】
   他的革命动力?他的革命器具?他的运动不是来自社会上层,而是来自社会下层;不是来自文化的正统,而是来自文化的异端:对父辈正统的反叛,造就了一场革命。他的支配,不是由上而下的权能,而是由下而上的引力。这样的命运,使他拒绝向统治者蜕化。权贵只知道物力的控制,天子却看重心力的刺激。他以心力的刺激来完成社会的「过电」,但并不要求支配的权力以为回报。他不以社会的主人自居,更不会愚昧到自认为「打下了江山」的地步。天下本在那里,谁能够「打下它」?难道在神创论需要一个屠夫来执行?难道在神创论已经失信的今天,人创论反倒时兴起来?
   【天子不属于人创论的统治阶级,更以做他们的首领为耻。统治者之友比统治者之敌,更远离他的社会身份。对这样的人来说,坚强的神经和狡猾的策略,冷酷无情和执拗不休,该和宗教与艺术一样,只是外表。他的德音,是世界革命的尾声,但沉沦前的太阳总是显得格外动人。施诸百姓的德音,当然不免淡化、衰颓甚至僵朽;但箭在弦上,怎能不发?还是昂然发射本该发射的,然后再低头沉思发射的正确与否,甚至悲叹失落与幻灭。】
   他像蔑视统治者一样重视统治者。他知道,世界上一切有价值的统治阶级,无一不是从人民中间兴起。所以,他厚爱被忽视的人民,轻视受尊敬的酋长。他的存在,势必打破统治阶级的安稳,然而直接继承他的,却并非新一代天子,而是新的统治阶级。一个天子,是无法被另一个天子直接继承的,圣德充盈的天子,只能凭空出现,新一代天子,需要新的革命为其前驱,担当新秩序的中介。【新统治阶级割窃他的遗产,初期的振兴很快让位给中期的庸碌、晚期的颓废。这时,他们忘了周围的危险,满足于歌舞升平,预先的冷淡和事后的失望使天子对他们不抱幻想,贯彻正义之道的,必非此等脑满肠肥的家伙。他们的处境和习性,使他们只关心权力而忽视责任,尤其是家室之累,更把他们拖入腐败的深渊。消除腐败的根本措施,在于控制「国」与「家」的重叠程度。而反此道的家天下者,常以「爱国如家」的匪言自相标榜,结果,是把「国」变成了他们的家产。而廉洁者却知道,只有降低「家」对「国」的干扰和控制,才能更好地制约人的贪欲,激励创造的锐气。】
   天子对统治的特权阶层,有深深的隔阂。他来自种族,回归种族;他来自人民,回归人民。尽管他离开阴暗的文明底层,登上金泥的泰山极顶,但他拒绝停留在中等阶级的水准,也不缅怀底层与极顶之间的中庸之道:他对业已腐败的社会中坚,满怀深刻的轻蔑。
   【只有为数极少的统治集团可以转化为天子的仆从,听命于新的宇宙代言人,并服从他「天许的统治权」,辅助他完成种族、文明的同化功能,把人间的扩张变成宇宙的艺术,把生命的热忱,提炼为宗教的澄明。】
   端蒙:是人但不是常规的人(六九章)
   【《史记索隐》:端蒙,乙也。《尔雅》作「游蒙」。】
   「是人但不是常规的人!」不论临到何种变局,这都不失为「天子的定义」。即使新的物种类型出现并开始代替现今人类,那时仍然需要「新物种基础上的天子」,引领该物种的前进方向!
   【只要那新物种仍然是一种生命,就不免「类中的不平衡」,就不免在特定条件下,面临生存的危机与考验,这样,他们就和迄今为止的所有生命形式类似,同样需要天子的光!】
   天子在优生学上高人一等,其身心较常人,能集中更强烈的辐射。他的反应方式,与自然之化的推移,同步,所以他的能量很难以数学的方程式计量出来。他的能力不是人智可以预测,他的诞生无法通过人工方法(如定向的交配遗传、社会的选择推举甚至战争的无情考验等等)。人对他的评判,多是基于事后的追认,他无法被人预见。但他总是反对常规,定向发展使他脱离任何一种规范。由于他独特,才能把生命力聚焦,完成不可企及的奇迹。他的定向发展,在自然之化下游刃有馀,并以之为轴,以一切活动支持这持续发展。他把毫不相关的东西,变成资源;他令充满敌意的人们,投效麾下,他以此握住自然的脉络。
   【这样的天子,貌不惊人,也无气宇轩昂、八面玲珑,却能超凡入圣。因为附自然的骥尾,自能乘长风,破万里浪。他何须是个完人?何须扮演「全面发展的人」?他把多种发展作为定向发展的凳脚,岂有他哉。哪怕在庸众眼中,定向发展使他成为鬼怪,成为病人,成为心理失衡者,成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那也是很正常的。怎能用凡例来推论天神呢?相反,新时代新种族的一切凡例,是据此而形成的。】
   预先的举世公认,因此不是他的奋斗目标。得到理解、获得同情以及被正确评价等等,不在他的视界内。作为一尊神,他当然能理解人、同情人、论断人;但是反过来,人们却无法理解他、同情他、论断他。这是由宇宙漩涡的方向,预先注定了的:上游可以经历下游,下游怎能体味上游?所以,上游被下游认作高深莫测、幻化不定。长江的源头,因此成为孤独中的孤独,神秘中的神秘!但同时,那岂不也是生机中的生机、死亡中的死亡、光明中的光明、黑暗中的黑暗?天子的心与众人的心,如此不能双向交通,只能单向辐射。所以,既非隐士亦非明星、既非社会活动家亦非权力执掌者的全球之光,却要改变世道人心。若非神能,孰能为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