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书》第二版]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书》第二版

民德天心:东亚后现代的精神革命
   
   谢选骏
   
   (0)
    从很早的时候起,中国民族就失去了自己信仰中的神。
    对各种神的祭拜,分别保留在各地民间的分散节目中。
    但这些零落的神,都不足以勾起全民族的认同感与归属感。
    中国原始的神殿,从民族信仰的意义上说,成为空寂的。
    天神被化为人祖、化为各种有“德”之人。而神话则被同步地化为古史,化为堪称一切社会文化之典范的“三皇五帝时代”。“德”,则是凡人鲜能具备的稀有秉赋;在社会生活中,发挥著积极的同化功能。德,使人获得了价值。因此,说古代中国精神是“人本主义”的,应是误会;实际上,那是一种“以德为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介于“以神为本”和“以人为本”之间。又一个中庸之道。
    五胡乱华以后,中国人逐渐接受了外来之神,如大乘佛教之类。但旋即同化甚至变易以致放弃了。“以德为本”的精神再次执天下之牛耳。他似乎特别不愿意服从外来的精神统治。在宋明诸子那里,以德为本德精神,再度盘桓到空寂的神殿。
    空寂的神殿,就是消解了众神神格的地方;也是把古代天才的创造能力升格为神的地方。对神,那当然是废墟;而对人,则是历史的加工场。中国的精神,从此成为空寂的神殿;空寂的神殿,从此成为中国精神生生不息的洞窟。在那里,受尊敬的不是有形之神,而是无形之德。
    中国人就靠这无形之德杂糅同化了各种宗教信仰,自以为高明,但实际上,这却导向了混合主义,加剧了精神的颓废。
   (一)
    如果仿照埃及历史的分期,中国历史可以分为相应的三期:
    1,“古王国”(夏商周三代、秦两汉);
    2,“中王国”(魏晋南北朝、唐、两宋、元明清);
    3,“新王国”(自鸦片战争造就“第二个南北朝时代”以来)。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历史也如埃及历史般,每个新时代的来临,都是与严重的外来影响即“外来入侵”相关。
    相应于此,在中国主流思想即儒学方面,也可以明显见到大约的三分期:
    1,春秋战国秦两汉的本土儒学;
    2,隋唐两宋元明的三教合一的儒学;
    3,明末尤其是鸦片战争开启的第二南北朝以来逐步形成的新儒学。
    虽然有些滞后,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也明显分为三期:
    1,宗教性的天子崇拜(夏商周等封建时代);
    2,宗教性退化、政治性挂帅的天子崇拜(秦以后的统一帝国时代);
    3,科学主义的天子崇拜。而此项虽然也有明显的滞后,但毕竟也正在逐步形成的历史过程中。
    就儒学而言,本土儒学是懦学第一期,其背景是“中华世界”的本土文明。三教合一儒学是儒学第二期,其背景是本土儒学与“印度-中亚”的西域文明的混同。第三期的新儒学,其背景是三教合一后的儒学与“欧洲半岛航海文明”的混同。从历史看,相应于儒学第二期的中国文明,其实壮大于佛教文明在其西域本土已经衰落之后,这时(西元七世纪),伊斯兰教文明在中亚兴起,对印度-西域文明犁庭扫穴,断绝其进入中国的通道。
    有了这个条件,百多年后,禅宗等中国本土教派,才开始壮大于中国,而独立的中国精神抵达全盛,还需要历经三百年,到北宋时代的“儒学复兴”。而相应于儒学第三期的中国文明,如果可能取得历史意义,也难在航海文明在欧洲以及世界范围内的衰落之前予以实现?因为源源不断的西洋压力的国际性注入,使中国精神不得不把吸收强势的西洋文明列为民族目标的首位,而难以形成综合性内在生长。
   (二)
    近代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一个特殊困难在于:缺乏区域国家性的宗教或基于宗教式的团结力量,人们互不信任,甚至互不理解;因此稍有波折,人心立即动荡,整个社会沦为一盘散沙。结果,欲规避散沙之运,则非板结僵化而莫属!这是中国的两难之境。其核心征结在,缺乏一条全民族默认的"精神纽带",作为孕育现代社会的支持牲力量(仿佛胎盘与脐带),这在法治尚未建立的发展中国家,是格外需要的。这一真空,使得中国社会无法在“懒、散、软”和“集权的亢奋”之间,取得富于成效的平衡,因此原发周期性的社会动乱。
    由此可见,建立一套适应现代多国状态的社会准则,是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关键难题。不解决这一难题,“中国现代化”很可能老是功亏一篑,老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而要实现这梦想,必须满足以下几项最低限度的要求:
   一,新的精神纽带和社会准则,必须能吸引全社会各阶层的认同与皈依;至少是不加反对地默认。
    二,新的精神纽带和社会准则,须能演为可供操作的制度,且能促进国际背景下的本国社会的发展,还能平衡发展中的社会弊端。
    三,新的精神纽带和社会准则,需要合乎民族的传统,故能激活民族的潜力,以自豪感为中介,使社会发展契合于民族命脉。
    然而,中国的“国教”传统,在秦始皇之前就被斩断了:殷人的国教是纯然宗教性的,但由于滥用,而一蹶不振;周人的国教是半政治化的,在春秋战国的杀伐中也烟消云散;自汉刘邦以下,流氓政治成为主流,社会准则流于世俗化的,盖以短视的实用即实践的成败为归,成者王侯败者寇,“识时务者为俊杰”成为急用先学、精神颓废的遁词。
    所以,中国不象伊斯兰国家、印度甚至日本的社会准则那样,经得起西方势力的冲击。在此意义上,中国本是最易现代化的。然而,恰恰由于缺失超验性,中国社会因而也最容易成为风派的国度,动乱的渊薮,因而反倒不易现代化,徒有强烈的思想愿望,却乏贯彻实行的能力。
    世俗的信仰也罢,神圣的宗教也罢,对于社会的团结和群众的向心,是必不可少的一一推而广之,所有的人其实都需要某种形式与某种程度的超验的仰望对象,因为人生的不确定性,使人必须从这种广义宗教,获得定位与安全感。
    宗教的超验性,利于促进群众的德行,甚至促进民族的健康。心境的平衡,使人淡于嗜欲,勇于力行,因而益于养生,对诊断二十世纪的时髦病征--社会精神的分裂征,拥有裨益。这样的仰望,不会降低人的刺激指数,不会降低信奉者的活力;虚荣、肉欲方面的骚动因之平息,精神的张力则因之激起。
    狭义的仰望,作为医治的符水,或为孤高的智者所不取;但对治疗社会痼疾却有决定意义。
    对此,二十世纪的科学主义宣传家们,并非没有认识,而他们大力反对的,是以“义”为指归的仰望,是为了建立他们自己以“利”为指归的仰望。义的精神仰望上帝,利的物欲仰望魔性。仰望本无优劣,只要能对大众发生积极作用,即好。但在现代背景下,恢复古老的神话实属困难。因此,现代中国的重大课题是:为了社会的发展--建立一种切合现实的仰望!这符合“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易.系辞》)的原教旨,但在形式上,必须推陈出新。
    在当代中国,自私自利、离心离德的社会风尚--将意味著伟大个体和特异人格即将大兴?
    因为中国,不仅需要能够激动地“站起来”,而且需要能够安祥地“坐下来”,坐在世界精神的圆桌会议上。不为世界的乱象担忧,也不必反弹乱象--如“民主运动”反弹“专制统治”;“权威主义”反弹“民主运动”。因为中国的精神将知道,乱象和反弹之后,将是新秩序。民主运动、权威主义、宪政国家--这至少需要三部曲。
   
   (三)
    二十世纪的中国精神,是破碎的、凋零的、残败的。时代,仿佛一片晚秋的气氛,一片肃杀的景象,也还加杂著寒暴前的几个小阳春,徒然唤起冬蝇欢舞……
    世纪的血腥腐败靠什么消除?世界的分崩离析靠什么弥合?历史的残篇靠什么接续?
   --除了天子,一切的一切都已试过了。
    天子,反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深刻病征,生人流离失所,死人则端坐在堂甚至发号施令。本该安歇的亡灵,却在道具的支撑下移动、奔走;本该奋起的生命,却在春夏的艳阳下蛰居、冬眠。一切都如此离奇古怪,荒诞,以至悖天逆情,失却自然,举世滔滔皆伪善。社会的持续病痛告诉我们:要使生命获得解放,就需要一个“比亡灵更有魅力的象征”--这就是现形为人又摈弃了人的弱点的精神:天子。
    天子,并非超绝于我们的感情之外,而是寓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基因中--只要心诚,就能在自己的角落里察看到天子的踪迹!
    他的物化形式以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的形式令人惊心;他的人化形式象父亲、导师、情人、同志、保护者一样可敬可爱。而对“天子”一词的传统语义,又必须予以革命!当然,那种族、文明、历史之本体,亟需宗教的象征性、生物学的象征性--但迄今为止我们依然觉得,还没有另一个锻炼得恰到好处的符号,可以代替以表达他的内涵……所以我们把永恒的智慧海仍然称作天子。
    “天子-永恒者”的复式结构表明,我们现有的语言是多么贫弱!天子-永恒者,实际上是对一个“观念过程”的指代。
    此过程始于“天子”,终于“永恒者”,而复合为“中国精神形式”:他拥有的时间跨度,囊括了由现代回溯古代的力量。
    有关天子的思考,是立足于人类的文化废墟:人形的天子,作为宇宙灵魂的载体,是为一个大事变而准备的。这事变既非近在咫尺,亦非远在天边。这事变就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在固定的生之轨的近旁,静俟天机。天子,将作为这事变的肇事者、转折者甚至是庖丁,来到人民中间。
    他为这事变“被派来”并存在,这事变也似乎专门为他而发生的。事变的一切细微末节--都与他特有的脉息款通;他的灵潮的微妙起伏--都与事变的波澜运化默契无间、互为表里……
    天子来到受苦受难的尘土人间,用他的真诚与无私,消除弥漫在人间的灰色情绪,打开一扇通向新世纪的门。
    在人性的复归中,为什么只能祈求“佛陀再生”?难道“转世者”和“道成人身”的观念不也同样可以适用于天子?况且,即使连活佛观念也并不源于土蕃,而是以一种更精巧、更哲学化的形式存于禅宗授受的历史中。尤其是南派的禅宗。况且,“活佛观念”已经坠落为暮气沉沉的制度--在伊斯兰的哈里发(它结束于二十世纪初)制度上,我们也可看到相似的制度化苦果。当然,这并不意味著观念之过。
    过失来自制度化!一切制度的共同罪恶,就是宰割了活生生的事情之流,它妄自尊大地固定生命本身、排斥一切"不容于死板制度的高贵天性",从而窒闭了自然之力。所以,任何伟大而高贵的事情一旦制度化,业就难免蜕化变质、颓废腐朽。
   (四)
    天子,你的出动是宇宙的诞生:“帝,出乎震”。因为“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周易大传说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