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谢选骏
   (水君)滩 放弃狂妄、忏悔狂妄(六二章)
   作 噩 独立、强健、韧性的人格(六三章)
   阉 茂 人之所以是什么(六四章)
   大 渊 献 为天子的横空出世(六五章)
   困 敦 一代代的生老病死(六六章)
   赤 奋 若 不凝滞于物者(六七章)
   (水君)滩 放弃狂妄、忏悔狂妄(六二章)
   【《史记.天官书》:「(水君)滩岁,岁阴在申,星居未。以七月与东井、舆鬼,晨出,曰大音。」《史记正义》:「孙炎注《尔雅》云,(水君)滩,万物吐秀倾垂之貌也。」】
   放弃狂妄、忏悔狂妄,是愚昧包裹的怯懦,固执狂妄、发扬狂妄,却是智慧包裹的崇高。
   【这样的智慧看透了人生:
   1,一个不间断的实验。这里就目标明确者而言。
   2,对目标不明确者,人生则是一场时断时续的游戏。
   这个游戏的实验,这场实验性的游戏,其要义在于:人要活得如意,就不得不搜寻行为最适点。一切行为说穿了无非就是抵达欲壑的桥梁。通过行为的桥梁,达到预期目的、填充嗷嗷待哺的饥肠。最适点就是最大限度地填充欲壑。问题简单明了。
   最适点无从预测,更非人力可以把握。由于偶然的机缘而被当事人认定的最适点,并非人力可以永保的。情势的演化,往往使得最适点转移、滑落,命运恩宠的状态,转瞬失去,优势甚至变成了劣势。十九世纪是英国世纪、二十世纪是美国世纪,而二十一世纪可能是全球化的世纪,只要分析一下就不难理解,它们又是如何一个个被「最适点」给捉弄了,如何在劣势中得出优势,又如何因优势而转为劣败。其实,它们的脾性并未改变,只是最适点的移位,命优劣互易了。啊,最适点!你比最放荡、最美丽、最多变、最刻毒的电影明星还要难以捉摸。于是,「人生这一场实验」就成了不断探索最适点的试探,成了力图达到最佳状态的连串挣扎。但形形色色的浮沉兴衰已经揭示,最适点的不可捉摸性,使得一切人为的努力归于徒然,甚至沦为天下的笑柄……相比之下,认命的人反倒有福了。
   这都是因为,努力本身就是一笔赌注,而不是可以制胜的王牌。王牌的得来是因为幸运(或曰「人力以外的条件」),与人的努力基本无缘。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所谓「正视人生」无非就是「拿出勇气来赌一次命运」的同义语!而积极的人生则是「勇敢的赌徒」之别名。
   天子正视人生,使他的一生成为「积极的人生之终极典范」。他的一生,是一场天命所系的实验,用来验证那唯一可能性的,不是符号组成的《论语》,而是「帝降夷羿,革孳夏民」的行动。他把整个世界改组为「革民」的实验室,他要试试,「个人意志」到底能不能改变历史、无中生有?而创造力,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历史?这冲动如此强烈,一经问世就引起超巨量的世界风暴。在他那时空一体的试验室里,为所欲为而不逾天矩,凡他兴之所致的,都要试试,用试验证明他的天人感应的奇迹。「天地会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天人感应的过程,并不外乎天子;因为,天不外于天子。天与人并存于天子,并在他的灵与肉之间,发出轰鸣。他用实验来充实生活,用生活来证明实验。他的生活就是实验;他的宾验就是历史。他以实验来验证天意,并将此视为人生的乐事……实验本身的成败,相形之下无关紧要。要紧的是:实验是否还在进行?有没有足够的精力投入进一步实验?只要实验在继续,任何代价都可以接受,人间代价,在天庭的实验面前如此低廉……所以人生至宝尽管拿来,他都乐意充作实验的燃料!】
   为了天意,这位「自由主义者」不惜踏上专制之路;为了实验,这位热爱生命的人不惜践踏生命。
   这时,人们对未知的命运怀有多么深刻的恐怖啊!这时,就像孤立在一道不可测度的渊潭面前,一切最危险的思想都被激发了起来……然而,若将一切危险预先展示给人们,那么,人们却不会因此高兴,因为预先展示也并不能消除灾难降临。在人性的深处,不灭的希望是不愿意被命定的灭亡给扑灭的!希望的玫瑰是乱世的真理,希望是为了奖励苦难的道具!希望,帮助暴君统治世界!在毫无出路的事物中找到救苦救难的通道,使不配超度的人在幻想中得到超度,这就是希望。
   【正是这种愿意上当的人性,给人生布下一个怪现象:一面对未知的事务充满好奇,另面却不敢面对真实的未来,结果人们热衷以卜筮、看相等方术来刺探命运……这一行为动机的背后,是企图以侥幸之心预防灾祸或预知喜报。谁也不愿意提前知道冷酷生硬的必然,所以,乱世最行俏的商品,就是关于黄金盛世的许诺。在牛轭重负下,编织眩目的白昼梦,是人最不可剥夺的神圣快乐。这较之英勇地迎接冷酷的命运,更符合古今相通的群众心理!
   
   这种群众心理,当然害怕天子的预示。 所以,天子遭到世界的迫害并被历史诽谤,就不足为奇了。不仅由于他的革命性(越伟大的革命承受的压抑越大),也在于他的先知性给群众带来了持续的噩梦。而一位实际征服世界的天子,必是那变噩耗为福音的大艺术家,他所行的并非欺诈,而是基于接受美学的激励。他凭藉这艺术,推进精神风暴的物化,并打破无畜类人众的幻梦。群众的残忍本能,道破人欲黄金梦的虚妄性。神格天子,超凡魔力,麻痹离心恶性,使之倾心向化,新的希望替换旧希望,狙公以朝三暮四替换朝四暮三,天子与群众的关系一如是,所以,卑劣的门徒和痴愚的后人如此爱戴他!可见群众并不懂得希望的本质乃是「反者,道之动」(《老子》四十章)。】
   恋旧、记情、渴望回报,是天子最大的危险之所在!他太仁爱,无法体会人间的险恶;他太宽宏,无法深入人性的幽僻。但立于不败之地,必懂得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甚至出卖父母的重要性……不取攻势,也取守势,否则必然面临绝路。
   仁恩之性,使他不易忘情,但天启的责任感,却迫使他压制自己的感情。一切世俗的感情,必须服从圣三位一体:反抗(斗争)、超越(隐退)、主宰(复临)。他希望回报人间一点一滴的温馨;但实际上,他所欠下的,不该由他来偿还。
   
   把过去丢开,让死去的传统安息吧!面向未来,是「针对亡灵的仁慈」!否则,活人的争端将搅得亡灵们死不瞑目。若然,天子又如何独立辟阖阴阳、收搅乾坤?若不抛弃过去的影子,他怎能实现充分的动员?怎能执笔那部超级史诗的起、承、 转、合?
   为了对付这个世界,创造者也需要像世界一样无情、贪婪、冷酷、变化无常?无论如何,他是被迫起而应战。但他一旦发动攻势,将无止境。他的性命像火线贯彻,他不知道什么叫停止、妥协、适可而止、趋利避害,他是史无前例的发难者。取之于历史,用之于未来,他把所承受的,毫无保留地加倍投掷出来,为此,他乐于汇入汪洋,达到蔑视甚至无视自身存在的境地,他把牺牲精神当作最高的索取。「我多爱这世界,」他说,于是,他粉碎这世界。他的标枪剌入世界的腑脏,他用如此奇特的方法使世界恢复了锐气。取之于世界,用之于世界:「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又何怨乎!」他已经高级到这样的地步:失去了自我保护的本能。对他这个千百年只能孕育一次的特殊存在来说,生存的第一要义已不再是「活著」,而是「扫荡」。他以破坏来开始他的扫荡,以创造来完成他的扫荡,身怀屠龙的绝技,千百年偶或一试!他对正在瓦解的秩序,给予最后一击!他清洗文明的废墟,召唤生命的秩序,这举世无双的屠龙者,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知道自己往哪里去。他对来处和去处的喜爱,远远胜却对于现在!他的玉石俱焚,是历史的报应。
   天子以屠龙为乐,而不以屠龙为业。这位业馀的屠夫,技艺精良,达到不为天下范式的无双之境。
   他活著,仅仅因为他要扫荡。他之所以没有死去,仅仅是因为他尚未完成。「大扫荡」,这个词令在天子身上,获得了深刻的宗教韵味!它的美感盖世无双,正是扫荡的活力,可以超渡世界的苦难。它对现存世界的威胁,在登峰造极之后的世纪性灾难,令沉浊让位给澄清,意志的潜移默化,将使沉没的大陆重新升起,驶向新的纪元。
   【古代思想家讽刺那操练屠龙之术者的徒劳。确实,屠龙之术不是可以学习的。屠龙术是生就的、不可雕琢的。屠龙术所击毙、肢解的那龙,正是世界本身。关于这一点,各种原始神话早就歌咏过了。盲目学习屠龙之术的人,最后受到了这一惩罚:根本找不到那条可供屠宰的龙。因为被屠的龙,是先于屠龙者存在的,是上天预先安排在那里等待屠龙者的。】
   龙就是他立足的大地,他既然已是龙的一部分,他又如何找到那龙,如何将之屠戮?这样,人所欠缺的已不是勇气或技能,这里所欠缺的,恰恰是一种屠龙的命运!
   天生的屠龙者,是屠龙之运的人形载体。这个永远漂流的精魂,是一种从不知道心疼自己的新型的「反物质」。他的使命是消解一切既成之物,所以,人间的一切准则,对他都如蚁巢中的法律,只适于蚁群的脾性;而面对更高的生命,那最多只是考古学资料而不是行动的指南更不是紧箍咒。当世之人在他面前,如同两个生物品类,所以,大众的评估等等,岂是他调整行为的标尺?
   与异类的对话,并不是生活的必须。「非我族类」,如何「反馈」?他对天穹下的花草摇曳,大地上的百兽率舞,火山木石的风韵、行云流水的交响……虽然欣赏,但如何降格为鸟兽木石的对话者?
    深远的明晰性,像夏日暴雨后的一道神光,从乌云中刺出!天命的承载者说,天子本不神秘,只是你们迄今还缺乏一双眼、一对耳、一只嗅到高贵气质的鼻子和一颗追踪、摹想神格的心!所以人间的灾难频仍,而且得不到适当的救护。
   作噩:独立、强健、韧性的人格(六三章)
   【《史记.天官书》:「岁阴在酉,星居午。以八月与柳、七星、张,晨出,曰长王。」《史记正义》:「李巡云,作噩,万物皆落枝起之貌也。」】
   独立、强健、韧性十足的人格,是影响历史的起码手段,必须先有特性溢出,然后才能为历史涂点什么……必须先有力量,然后才能让历史俯首称臣。有了特性与力量,为了造就、胜却流俗的嗤嗤,还得妥协、学会谈判、学会周旋即学会寻找攻击的机会,以免被吞没、错过人格铸造历史的契机。
   【妥协,是生活无可奈何的伴侣。意欲开阖历史的人!不要孤傲纯真而闲置了自己的使命。不妥协,形同顽石,无法脱颖而出;全妥协,等于投降,流为平庸之辈。而胜利之道,就是以细节的妥协成全大局。
   人格是历史的轴心。历史景观的五色斑澜,是由人格力量的纵横交错而演成。没有独立人格的人,是作为超级人格的随从而活动的,他们的意义仅仅在于:社会网络中的物质力量。这诚然可以美其名曰「历史发展的动力(即能源即燃料)」,但其作用的方向,却由超级人格规定和制约的。这就是「运动群众」之所以不同于「群众运动」的根本歧异处。至于一般的独立人格,彷佛游移于轴线以外的花絮,非主流的调味品,是没有「进化意义」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