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谢选骏文集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谢选骏
   摄提格:他在空无的大地徘徊(五六章)
   【《史记.天官书》:「摄提格岁,岁阴左行在寅,岁星右转居丑。正井,与斗、牵牛晨出东方,名曰监德。」《史记正义》「李巡注《尔雅》云:万物承阳而起,故曰摄提格。称,起也。孔文祥云:以岁右寅正月出东方,
   为众星之纪,以摄提宿,故曰摄提;以其为岁月之首,起于孟陬,故云格。格,正也。」】
   【他在空无的大地上徘徊……没有父亲,只有母腹。他的母腹就是那无形无色的浑沌。很久很久以来,他与母腹相依为命,过浑浑噩噩的日子。他没有父亲,却不得不成为父亲,因为他是万事万物的创造者。
   谁也不知道他母腹的形象,谁也不知道他母腹怎样生了他。因为这已经不是常识,而是与常识相反的哲学:这涉及宇宙的命运、世界的诞生、历史的指向、文明的盛衰等重大的母题。】
   万物的创始者,命中注定要毁灭他的母腹的全部事业,以便在废墟上建筑。他在尸骨上生殖,他在陵墓上食息,就像一个欢欣于春日风光的孩子,快活地参加清明节的奠祭。山野间飘扬的香烟,比家居的炊烟透露了更多的人性!
   时辰未到之前,他过的是一种四处碰壁的生活;时辰到来之后,生活变得八面通达、左右逢源。
   【但这两种状态,不过是其命运曲线上的两种光谱罢了,形式有异,其质一也。】
   他不为四处碰壁而悲伤,也不因此收敛;他不为八面通达而忘形,也不因此无忌——他的盛德满溢,恰好体现在:失意、困厄时,不失肆无忌惮的热忱;通达、顺利时,反而保持著审慎的收敛。他把相反相成的玄理,化为出人意外的行动;仿佛天生具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盛德。
   【当时辰到来之际,他的天敌必被各种复杂的关联,困住了手脚,必因命运的戏弄而失去了反扑的良机。这位天命的选帝侯,此刻成为万乘之主,必劫持宇宙的万幸——伴他度过险象环生的海滩,他的征伐,侥幸逾越了纠葛的羁绊,达到大顺,他说,「这不是我的判断与选择,而是世界的命运。」
   正是命运使他成为不可抗拒的,正如命运不断折磨他——这天之骄子,不是凭借「人」的智慧、力量甚至魔牲在战斗……他不仅是命运的化身,也是成全了命运本身的造物主。
   天子固有天敌。所谓「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对永久有效,但对天子的革命来说,那不可调和的天敌即是「纪元前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企图把食欲伸向「纪元后的时代」。天子必粉碎这一贪婪。
   这一切如此冷酷,充分显示了「世界的本质」和「人性之浊」。与此相比,他那悲剧、动荡的一生,那饱经急风骤雨的天路历程,甚至连他那恐怖庄严的葬礼……都显得过于平和、静谧、田园诗一般了!当他终生为之奋斗的东西都已破碎,他的一切努力成为虚空;他彷佛一只失去线索的风筝,被宇宙深处吹来的狂风,推向万里之遥……又像宇航员在爆炸的航天飞机上——面对必然失败和彻底毁灭的厄运、面临四面楚歌与众叛亲离的绝境;眼看呕心沥血、惨淡经营的业绩被一扫而空;再加当世之人的唾骂,遥远的后人也不见谅……或照犹太商人的咒诅,他「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话只有市侩的头脑才想得出。因为,历史将无偏见地评判一切。一时的利与害、善与恶,已被光阴冲走了。)】人间的极刑、地狱的苦杯,一起倾洒到他头上。他怎能昂然不屈地承受?因为,他是千古一帝的首创者。
   「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他相信气节与尊严,比之幸运和成功,更为重要。
   「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又何怨哉!」
   单(门於) :现代社会的过激性(五七章)
   【《史记.天官书》:「单(门於)岁,岁阴在卯,星居子。以二月与婺女、虚、危,晨出,曰降入。」《史记正义》:「李巡云,言阳气推万物而起,故曰单(门於)。单,尽;(门於) ,止也。」】
   现代社会的过激性,对人天性的毒化,无孔不入,以致人的机能病入膏肓。神经疾患成了这个时代的特征,成了人们安身立命的东西!因为正常的人已被大众斥责为愚钝、顽冥、不合群!我并不斥责这类毒化,甚至把它作为历史现象仔细观赏……谁知道呢!也许,文明不经此瘟疫,
   就不能革新到一个新状态,就无法再生巨大的压抑、严酷的淘汰?彻头彻尾的靡烂坠落所引起的重新分化,可被视为人在走向明天时不得不付的代价?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当代虽然滔滔,却是过去系列的「现代版」,也是未来系列的「当下版」。当代恶浊,川流不息,作为过渡,非变不可,不管我们如何置评。可怜的人们,仅仅由于身处其境,极易为其所惑,以其短暂而奉为永恒,岂不过于唯物主义?即使这物欲是所谓辨证的,且冠以「自然规律」的圣号!这种「现代的科学谬误」造成了远航未来的阻力。因为未来,恰恰是指「使时间得以体现的那些空间变化」!这样的未来,不仅是指数码上的时间流逝,还是指这流逝所带来的弃旧图新——若无弃旧图新的痛苦,未来又在哪里?所以,走向未
   来的问题,无非是如何弃旧图新。】
   迄今为止,人们用于重新分配财富的精力,多于创造财富的精力;互相争夺的热情,超过团结友爱的诚挚……我看得出来,人们的创造财富,也是为了重新分配财富;人们的友爱团结,也是为了彼此劫掠……「夺取现成的」,被奉为人生的第一圭臬;为了这个目的,人们才暂时忍耐,「从事生产」。人们更愿意互设陷阱,为了这个目的,
   人们最喜爱的是军工生产;「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为的是结帮而行,奉「盗亦有道」、党性原则,高于国家民族、人类利益。
   天子要化解帮派的痞结,变破坏力为生长力。为此神一样的事业,他以风暴和闪电,摧枯拉朽,屠杀秋叶,他称这屠杀为「收获」,他称这收获为「归宿」,他重新分配财富,就像天道重新分配季节。
   【「改变人们的感觉功能」,帮助人们走向未来,塑造完全开放的人格,助人「去接受不可想像之事」,教会人们在变幻莫测的陷井中生存下去。是的,「生存下去」作为一种「走下去」(沉沦),较之「奋斗上来」需要格外的勇气!天子将使人卑卑(给卑者以车位,给卑者以卑思),恢复被掏空的生机。】过度拔高人、迫使人做力不能及之事的现代「文明」,将结束。
   【天子并非立意「帮助」人们,他的帮助只是客观效应,决非主观意图——他的主观意图是按照上天的启示做,而不顾周围的条伴与限制。他的来临所掀起的宇宙变质,使人耳目一新;感觉对象新了,感觉本身也日新,因为人的意识作为宇宙旋涡中的微尘,是必须加以改变的,如固执不变,除被淘汰、遗弃之外,岂有他途呢。
   人的动物生活首先追求稳定性、不变性,僵化和惰性、偏见和武断,因此成了人的常性,且被目为生活的强力。然而,这得有一个限度,逾越这限度,天然的僵化、惰性、偏见、武断……就演化为社会痼疾、文明模式,就会成为生命的毒剂。而在当代世界,无论东西方(政治制度壁垒)还是南北界(经济发展分野),这种毒剂已被奉为教育的目的、社会的补品;它们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随者时间的老化、历史因素的增加,这种东西日益成为负担,人类前途越走越窄,文明变得越来越拘谨,种族活性越来越丧失。
   天子的使命,是扫荡历史因素,分离日益粘合的天地,给人的未来创出新的空间。他来,终要改变人的感觉世界,不仅是「解决世界观问题」,且要变化人的生理功能,彻底改革人对刺激的反应模式,使人的感觉恢复天真,成为有待开凿的处女地……「响往古风」的健康本能,将从都市文明的枷锁下解放出来。
   保护性反应,是人体警报系统对人体发出的警告,恐怖感因此是作为一种生命力量而存在的。凡有生命存在的地方,就有恐怖的存在;正如,凡有生命存在的地方,就有痛苦作为形影不离的伴侣。不仅是恐怖感,还有真实的恐怖的对象,都是人生命的指标。越是上等的人(就像上等的警报器),越能对恐怖怀有「自觉的意识」:他用意志去支配恐怖,用一种恐怖来对付另一种恐怖。让我们再诚实一点点,承认「凡有生命存在的地方,就有对恐怖的认识和抵抗」,因为从有所畏惧到无所畏惧再到肆无忌惮,是一脉相承的。不畏大人,不畏圣人之道,才能超越常人的标准。
   畏惧的对象原有多种:有害怕惩罚,有被观念所陷。但天子之畏,却既非害怕惩罚,也非囿于观念,而是基于体验,体验到了比之惩罚和观念更为生动的引力场,作为活跃在这稀有之场上的生灵,他受到这场的强烈吸引,其馀一切恐怖对他变得作用轻微。他的一生,正是与此「第一体验」相携为伍的系列活动,而众人对此场却茫然无知,他们甚至不能想像,脱离了这体验将意味多大的失落与恐怖,更不能想像这种沉沦带来的精神折磨。(通常所谓「祷告」、「倾听内心的声音」,就是与这「引力场」的联系方式。)
   这就是天子的命运。脱离第一体验之后的游离感、猥琐感,是那样强大,以致构成一个劫难。正是这一劫难鞭策天子前进。而他此后所经历的一切世俗事务,又都彷佛预先安排好了,围绕这第一体验而旋转,甚至使险滩也化为万里平川。
   天子彷佛一个敏锐的接受器,感受到那不可名状的第一体验的逼迫、煎熬与折磨,一种无名的悲哀、一种若有所失的心情,常常作为劫难的同盟军,向他宣战,并以各种形态,潮汐相间,甚至以互相矛盾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往复扫荡他的生平……不论其面具是什么,都在形式上推动了天子的命运,它们的无情,逼迫天子兴起了精神的激励;世界的残忍,让天子爆发出可惊可叹的历史风暴。
   他永远也没有安全感。因为他对安全边界的要求太高了!宇宙间每一动静,都波及他,仿佛牵一发而动全身。世界每一细微的变化,彷佛都在他的体内流行。他的自我保护就是他的世界责任,这同一使他镇定自若。心渊若水,明鉴万有,人所不识的千珍万异,是为了在变幻万端的世局间,直接进入不败之地。
   他同时也知道:在险流中,安全感是最大的危险!在滑坡
   下,谁坐下来静享安闲,那就大难临头了。特别,对于身负世界使命和季节责任的乾元现身,更是如此。伟大的不安是世界的创造者!按《旧约》所说,上帝若无不安,何以创造光明?上帝若无不安,又何从造人?一张一弛的不安,你是宇宙的发条,你在最危险时最安祥,当危险暂逝,你反倒紧张起来……你莫测的气数,不是知识和科学可以详解的。】
   知识并不是绝对的力量!「心理」,比「心」要简单浅显得多。「意志」,只人的嘴对人的心的描述。而真正的力量,却不在人的掌握中,那是一种自然力!这力量之于人,尤如牵线之于傀儡。这力量,是一切人为努力之母,不论你服从还是反抗。所以明确这个力量,乃是 超越文化的大德;尊敬这个力量,乃是尊敬了文明的本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