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节 经济影响的实例

   一、童年的遭遇
   二、海洋与内陆
   三、崇力与求知
   四、幸运的民族
   五、传统与定式
   第二节 政治影响的实例
   一、中国帝系与希腊神系
   二、远古神祇与近古帝王
   三、一帝与群神
   第三节 宗教影响的实例
   一、一神观念的来源
   二、一神教的转机
   三、契约思想的启示
   人们曾经坚信,宇宙空间是蔚蓝色的。可是,当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人们离开地球进入宇宙空间,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观察宇宙和自身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蔚蓝色并不是宇宙的颜色,而恰恰是地球本身的颜色!是大气层和海洋的基色。
   原始世界观认为,生命的原色是红的,因为他们看见动物体内流出的液体是红色的。他们幻想,生命的衰败,可能和红色的失落有关。为了表达对生命的眷恋,为了寻求复活和永生,他们在死者的遗体上,用铁矿石涂上红色,以此召唤那失去的生命力。但是,认为生命之色是红色的观念,却是一个古老的迷信。正如红色的革命不仅不是生命的颜色,恰恰是死亡的颜色。
   生命的本色并不是红的,许多昆虫体内流动的,就不是红色的血液,生命之水原来是各种颜色的。动物世界赖以生存的植物世界,红色的液体更为罕见,而是接近生命所依附的大气与水的蔚蓝色。
   生命的星球是蔚蓝色的星球。当人们展望世界,天空是蔚蓝色的,大海的波涛也是蔚蓝色的。大海并不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王国,而是人类的故乡。远在地中海的航海文明兴起以前,太平洋上就活跃着一个古老而有活力的航海文明。波利尼西亚人横渡整个太平洋抵达复活节岛。而马来人则穿越整个印度洋而移民东非的马达加斯加岛。这是上万年前发生的历史事件。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凭借今天看起来十分简陋的航海工具实现的。人们不禁要问,支持这种活动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力和信念?
   第一节经济影响的实例
   各个民族的内在素质和外在环境,可以分为种族特征、宗教文化、社会政治、自然地理等方面……其相似和相异,决定其神话形态的相似和相异。在解释宇宙创造、人类起源、日月星辰这些人类共同面临的奥秘、问题和现象时,一致之处多有,但在体现各民族内在的精神即他们对自己特有生存环境的特殊反应时,神话的系统形态就相应不同。早期神话比后来文明时代的各个文化门类,都更为深刻地再现了人的本能冲动和基本要质,更直率、朴实地折射了人类精神中接近底层的隐秘愿望。这些秘密有得到揭示的,还有尚未披露的──所以需要我们深入到民族生活的背景中,去寻觅民族精神的历程。
   一、童年的遭遇
   在希腊人的文化发展和民族命运中,克里特岛(Crete)的地位是至关重要的:希腊雕刻的最早主题以男性裸体上像最为常见。大陆和一些岛屿的种种神庙都有雕像,这都是按希腊宗教习惯,陈列在庙院子里的供物。经过考定,这类雕像的赤土陶器的原始样式,时间不早于公元前700年左右,地址是在克里特岛,希腊传说也把克里特岛视为希腊雕刻的发源地。事实正是如此。人们通常叫做“希腊文化”的古代精神现象,并不发源于希腊本土,而是源于克里特岛,尔后在小亚细亚迅速发展起来,最后才流到希腊半岛,并在雅典城(Athens)达到枢纽般的极盛状态。
   公元前六世纪的希腊思想家、希罗斯的菲勒塞德斯(Pherecydes of Syros)曾经记载了希腊神话的一些佚文。其中讲到柴斯(Zas,即宙斯)是生命的始基、宇宙的组织者或制造者。他在战胜了自然中的恶势力之后,又投入了与蛇魔的战斗。他与克托尼亚(Chthonie)、克洛诺斯等一道胜利地占领了天空,而把那些魔鬼投入了汪洋大海。……希罗斯的菲勒塞德斯所讲述的这一神话故事提出了一个值得注意的新思想:诸神升上天空,群魔投入汪洋(而非地狱)。在此之前,大海在希腊神话中的地位无比崇高──被视为纯净、神圣的力量源泉,许多英雄都以与大海有缘而深感自豪。如忒修斯(Theseus)视海神波塞冬(Poseidon)为想象中的父亲:阿耳戈英雄对大海的庄严献祭……而此时──大海却被视为邪恶群魔的放逐之地!
   神话表象的巨变,其动力是社会政治方面的巨变:信赖海权的克里特,一度被来自亚洲大陆的希腊蛮族给彻底征服了──在陆地居民看来,大海不是生命之源,而是应该避开的畏途。一直到后来,希腊的主神依然是住在山上而不是住在海里。可见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开始形成的“童年时代”所遭遇的事件,对它的定式发展具有规范作用。希腊人的神话和命运都可以印证这一点。
   航海民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的前希腊的克里特岛民。他们先后嬗替于东地中海区,两千年间,发展出一种典型的、不同于内陆文明的“海上文明”。克里特岛的海上贸易,早在埃及第一王朝时(约前3100年)就曾深入过尼罗河流域,后来,克里特发展出与现代文明的风格极为相似的古代青铜文化。希腊迈锡尼文明,就是直接承袭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明(Minoan,前1600─1100年)而继起的“第二代文明”。在米诺斯国王克诺苏斯(Cnossus)宫殿储藏室的废墟里,发现一排排的大陶罐,内装橄榄油、酒和谷物──类似现代的集装箱,显然这是为了便利远途贸易而专门准备的。希罗多德的有关记叙中,就记载了希腊地区每年有两次向埃及输送酒、油等商品的情况。此外,还发现了大量的泥版(Tablet),上面写着政府的档案与纪事。有迹象表明,这种泥版记录的方法是从两河流域传入的。但它的造字原则却是拼音的,而非埃及式的象形文字(Hieroglyphic)或两河式的楔形文字。
   据考证,原先僻居内陆的希腊迈锡尼文化在同克里特航海文明接触后产生了巨大变化。从公元前16OO年以后,类似米诺斯王宫的希腊王宫开始出现。由于缺乏海洋的天然屏障,半岛上的迈锡尼宫殿具有坚固的设防城堡,类似欧洲中世纪封建贵族的住地。握有制海权的克里特岛显然不需要这类碉堡。岛上与半岛上的这两个古代的制海权中心,为了争夺地中海东部贸易,曾经是两个互相竞争的敌对势力。最后,米诺斯(Minoan)随着制海权的丢失而横遭洗劫、一蹶不振,海权中心这才转至半岛。
   公元前15OO年时的迈锡尼时代,希腊人早已经成为娴熟的水手、海盗和海上商人了。通过海外活动,他们广泛殖民到现今的克里米亚(Crimean)、小亚细亚、巴勒斯坦(Palestine)、埃及等地的沿岸,并深入到意大利和西班牙(Spain)的内地。法国的马赛港,就是希腊殖民者首先建立的。然而,对迈锡尼人(Mycenae)来说,公元前1200年前后,是个不幸的、灾难性的时代:他们夺取制海权、控制克里特岛还没多久,就被更为野蛮的蛮族取而代之了。北方的多利斯人(Dorian)源源南下,他们手执锐利的铁制兵器,一往无前地向伯罗奔尼撤半岛进逼,终于将迈锡尼人的设防堡垒完全破坏,把迈锡尼人驱逐到海外或赶往深山。一部分迈锡尼人作为奴隶留在了内陆上,另一部分则分别逃亡到了巴勒斯坦(Palestine)地区和爱琴海上的岛屿。这等于是欧洲中世纪的预言,是希腊世界的“黑暗时代”,但对海外殖民事业,却正是又一个黄金时代的开始。《圣经》中多次提到的与犹太人作战的非利士人(Philistine)──即是从海上来的迈锡尼人的后裔。
   那时,在小亚细亚西南沿海的伊奥尼亚(Ionia)地区的城市,塞浦路斯(Cyprus)和克里特岛等地的文明之光仍在闪烁。由于和中东的贸易和文化交流,金属制造业、瓶画和其他艺术都趋于迅速复兴,文明的内在活力由于贸易的兴盛繁荣而再度激发。这表明较为自由的海上活动对于文明具有成正比的刺激力。正是由于海外希腊人不停顿的海上创造活动,由于它航海时铺垫的广泛基础,当希腊世界一从多立斯人的野蛮冲击波下开始恢复了元气,就迅即进入了公元前776年开始的奥林匹亚(Olimpia)纪元的新时期。
   希腊人被从家园驱逐,历尽流离颠沛之苦,但他们反倒利用这个灾难,变劣势为优势──创立、发展了自己的新型文明海上文明。这一文明具有地中海区的世界眼光和国际文化的性质。这些浪迹海外的希腊人,在文明的发展史上,立下了殊勋:经济上,他们在伊奥尼亚地区建立城邦国家,发展建设了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商业文化,产生了一系列的早期希腊的文化巨匠。
   泰勒斯(Thales,约前624─前547年)试图解答宇宙的根本问题,他是希腊思想界群星中的第一人。他出生于伊奥尼亚的米利都(Militus,现今土耳其境内);此外还有自然唯物论者和原始辩证学者阿那克西曼德(Anaxiruander,前610─前546年),绘制了历史上第一张全球地图,介绍当时的东方科学给希腊世界学习推广,包括使用日晷等。以及著名的数理哲学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约前571─前497年),以及希腊最早一位使用散文和事实而不是诗体与神话传说来撰写历史的米利都历史家赫卡泰(Hecataeus of Miletus,公元前五世纪)等。他们都是海外希腊人(the Hellene of oversea)的杰出代表。
   希腊神话和史诗、叙事诗的发展也是如此。《神谱》的作者赫希俄德是小亚细亚人。荷马也是在伊奥尼亚酝酿了史诗《伊利亚特》。残存的最早抒情诗的最早作者也是一些在小亚细亚西部居住的“海外希腊人”。这些诗篇具有纯熟的技巧以及严谨的格律和陈规,说明在它之前必定有一个源远流长的叙事诗传统。这个传统来自多利斯蛮人的劫后余烬,也来自东方各国文化的熏陶。可以说,创造希腊文化的主体,是这些四海为家的海外流亡者。希腊民族继承了爱琴海海上文明的遗风,他们的足迹遍布地中海沿岸,并曾深入黑海北岸的克里米亚(Crimean),也就是那个著名的掠取金羊毛(Golden Fleece)的地区。在广泛的贸易旅行和危险的生涯中,这些希腊海盗就像后来的北欧海盗和西班牙、英国、荷兰、法国海盗一样,见多识广,接触到许许多多民族及其形形色色的风俗、文化,其中宗教和神话的内容比重自然不小。
   二、海洋与内陆
   希腊神话中的天神都有超人的神力,而伦理道德却水准极低甚至不及凡人,他们很少克制自己的欲望。这表明,支配希腊神话的根本意识是对“力量”的崇拜,而不顾及这力量的含义与性质是否合乎“道德伦理”。古代人类对“力量”的最原始认识是什么?是凶暴的自然力。因此,希腊神话首先讲述了自然界诸神──前奥林匹斯神。其次,才涉及人类文明的起源如火的使用与工具的发明,文字的应用和技术的效益等等。于是,紧接着出现了文化诸神──奥林匹斯神系。其中每一位神,都与文化的创造有关,他们在希腊神话中扮演着类似中国古史传说中“文化英雄”的角色;但希腊的文化是来自天神的创造,而不是伟人的努力。这一点与中国明显不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