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谢选骏文集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节 古代各民族的圣书

   一、埃及的圣书
   二、两河的圣书
   三、印度的圣书
   四、希腊-罗马的圣书
   五、希伯莱传承的圣书
   六、波斯的圣书
   七、北欧的圣书
   八、玛雅的圣书
   九、日本的圣书
   十、纳西的圣书
   十一、中国的圣书
   第二节 中国宗教圣书的空白
   一、古史传说的系列
   二、神话与民族命运
   三、中国的特性
   四、洗礼与早熟
   五、现世与务实
   第三节空白的由来
   一、宗教神话的非主流性
   二、韩流神与《尧典》
   三、伟大与夸张的报应
   在各种原始民族、半开化民族那里,有时甚至在高度发达的文明民族那里,人类的精神常常寄寓在宗教的堡垒之中。是时,精神文化的最高凝炼体即为宗教。在古代,宗教和神话是有机粘连的同一体,神话即用语言的或文字的形式在讲述着的宗教(参见本书第十章第一节)。
   宗教的经典,往往就是神话的盒子。原始人类口口相传的神话,经过文明初期启蒙意识的筛选、裁汰、升华、串联,最后被凝聚到各个民族的“圣典”之中。这些圣典,并非只是统治阶级为了愚弄群众而杜撰,相反,它来自全民的智慧,只是后来才被执政者把持、垄断、阐释、利用。
   中国古代的哲学经典《周易》的《系辞传》上有这样一句名言,“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此言所以著名,是因为它代表了一种世俗化时代的普遍误解:“神道”(即宗教)是“圣人”有意设制以教化天下百姓的思想工具。这作为对人造宗教的社会动用的描述,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对原始宗教例如先秦神话的“追认式解释”,则大谬不然。神话圣典在其创制之初,是属于整个民族的──而非仅属“圣人”们,它凝聚着各个民族的群体精神,也漾溢着初始时的民族精神。所以,各民族的“圣典”即为神话的结晶,是民族的乃至整个文化圈的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一节 古代各民族的圣书
   早在纸张发明之前,巴比伦人就用泥板记录文字、埃及人用纸莎草、印度人用贝叶、中国人用竹简、希腊和罗马人用蜡板、中世纪的欧洲人用羊皮。而龟甲、兽骨、石碑、钟鼎、陶器、丝绸等等,也都在不同的民族与文化圈里,充当过文字的载体。古代图书大多收集在寺庙或王宫里,例如现代人发现的两河流域泥版将近五十万块,多数是当时寺庙与王宫的收藏品。而著名的玛雅石碑也是神话记载的重要载体。由于玛雅图书被凶恶的西班牙海盗几乎全部烧毁,石碑的凝聚就更为珍贵了。在巴比伦寺庙废墟附近发现的王宫图书馆,约两万块泥版构成,甚至有了系统编目。这是在荷马史诗出现之后大约三百年,在公元前550年收集整理、首次抄写下来,识字的奴隶们用埃及进口的莎草纸抄写了许多副本,售予公众。而罗马人的基本法律则刻在铜板上。
   作为古典文明的收割者,野蛮的罗马人是这样对待各国图书的:公元前168年,罗马将军(Aemilius Paulus)洗劫马其顿国王图书馆,将战利品送给自己的儿子。公元前86年,罗马执政官征服雅典后,把阿柏里康(Apellikon)图书馆运回到自己在罗马的家中。公元前74─66年,罗马将军路库路斯(Lucius Licinius Cullus)与小亚细亚的米德拉底特六世(MithradatesVI)作战,从战利品中建立了巨大的私人图书馆,罗马传记作家蒲鲁塔克(Plutarch)评述其书籍收藏质量很高。凡此种种,和英法联军在圆明园的洗劫、八国联军在北京的“搬运”、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接管”,十分相似,都是新兴霸权对于古老文明的清算。无数古代经典,在这个原始的搬运过程中灰飞烟灭了。
   一、埃及的圣书
   在古代埃及的社会生活中,神话与宗教的地位至高无上:国王被目为太阳神的化身,而人生在世,是为死后的“复活”和永生作准备的,彼岸生活是人间生活的特殊继续……这种信仰使古代埃及人极其崇拜死者和亡灵。渴望“复活”的热情,使他们把死者的遗体用香油精心制成“木乃伊”(Mummy),认为它的灵魂能登上太阳神拉神的神舟,超越地界十二国土,飞升到光明灿烂的永生天国。许多神话,即缘此信仰,而发展、演变。
   表现这种观念的著名文献《亡灵书》,是古埃及神话与咒语文集里流传最广的一部,以新王国时期写在莎草纸(Papyrus,英文的“paoer”就是由此发展而来的)上的版本最为完整,其中所载神名多达五百以上,内容极为丰富,包括宗教经文、颂神之诗、诗体咒语、赞美歌、咒文、歌谣等。其渊源可以上溯到古王国时代的《金字塔铭文》(Pyramid Texts)、(写在金字塔内壁上的咒语集丛)。列了新王国时代,几乎家家墓葬里都少不了它。人们把这些宗教神秘观念及神话材料看作渡过死后旅程,达到伟大再生的奇异工具。可见,《亡灵书》是一部经历了几千年发展而形成的全民族性的经典著作,也是宗教与神话方面的专著。古埃及人对它推崇备至。《亡灵书》中,常常提到而且无限崇拜的神是太阳神拉神;丰产之神和冥府之神奥西里斯。在对拉的礼赞中,其形象是尽善尽美、至高无上的,显然,在古埃及人的心目中,太阳神是超过了时空局限的“万有之神”,它不仅是“昨天”,也不仅是“今朝”,而且还是“明日”!
   下面我们看一看《亡灵书》的译文选篇:
   1.亡灵起身,歌唱太阳
   赞美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欢笑洗心;
   神圣的风带着音乐,吹过你黄金的琴弦。
   在日落时分,他们拥抱你,犹如每一片云
   自你的翅膀上,闪现着天边反照的颜色。
   你行过了天顶,你的心喜悦;
   你的清晨和黄昏之舟都遇上好风;
   在你面前,玛特高举她决定命运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嚣。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与上升的太阳一同飞翔的伟大的鹰!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上,你永远年轻的形象
   闪烁着掠过天国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张脸,却无人知晓。
   千年万年,你是新的生命热切的根源。
   时间在你的脚下卷起尘土,而你永远不变。
   时间的创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时间。
   你通过了那扇黑夜的背后闭起的门,
   使愁苦中躺卧的灵魂欢喜雀跃。
   语言的真实,心的宁静,起来啜饮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赞美你,拉,使生命从昏睡中苏醒!
   你上升,照耀,显示你光辉的形象,
   千万年过去了,我们不能一一清数,
   千万年将到来,你光照万年!
   2.他向奥西里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礼赞
   光荣归于奥西里斯,永无穷尽的王子,
   他通过了亿万年而直入永恒,
   以南方和北方为他的冠冕,他是众神与人的主人,
   携带宽厚与威力的手杖和鞭子。
   啊王中之王,王子中的王子,主人中的主人,
   大地重又回春,由于你的热情;
   昔日和将来作你的随从,你将他们率领,
   你的心满足地安息在隐密的群山之巅。
   你的身体发光,你的头就是蓝天。
   土耳其玉的颜色在你莅临之地的四野发光。
   你的躯体广被,你的容颜焕发,
   犹如今后世界的田野和溪谷。
   请允许我的精神在地上坚守,在永恒中凯旋。
   允许我顺风航过你的国土。
   允许我插翅腾飞,像那凤凰。
   允许我在众神的塔门边得到宽宏的迎迓。
   在凛冽之屋中,胜利者,请授我以食物,
   那些在死亡中与你同升的祝福的食品,
   并且让我在那有阳光的田野上
   播种和收获大麦和小麦,
   在幸福的草原上有一个家。
   3.他请求神的赦免
   你摧毁了时间的腾飞的翅膀,
   你,生命中神秘的居留者,
   我所说的一切话语的保护者,
   正为我,你的儿子,感到羞愧;
   你的心充满了愁苦与羞赧,
   因为我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
   我的邪恶与违逆是如此嚣张。
   啊,请与我和解,和解!
   毁掉那隐现与我们之间的栅栏!
   让我的一切罪孽洗净,而且
   无知地俯伏在你的左右。
   是的,请去掉我的所有的邪恶,
   并放弃你充满心头的羞耻,
   使你和我在今后的时间里融化坚冰。
   4.他坚持他的雷同的记忆
   在那巨大的屋子里,在那火的居室,
   在那计算全部年数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当东方的天阶上的守望者
   让我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
   当众神一一报出自己的身份,
   让我也记起我昔日的名字!
   5.他行近审判的殿堂
   啊我的心,母亲,我的心,我的母亲,
   我的本体,我的人间的生命的种子,
   仍旧与我同住在那王子的殿堂,
   谒见那持有天秤的大神。
   当你被放在天秤中,用真理的羽毛
   来称量时,不要使审判对我不利;
   不要让判官在我面前呼喊:
   他曾遍行恶事,言而无信。
   你们,神圣的众神,云一样地即位,抱着圭笏,
   在掂量词语时,请向奥西里斯把我说得美好,
   把我的案卷提交给四十二位审判者;
   让我不敢在阿门提特死亡。
   哦,我的心,倘若我们之间无须分离,
   我们明天会共有一个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是我们共署的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啊我的母亲,我的心!
   6.他被宣告为诚实
   现在,大神托特,那位
   正义与真理的审判者,
   向着众神如此开言:
   (众神正坐在奥西里斯面前)
   “现在这颗心确实
   称量过了,它是纯洁的。
   在他的里面找不出邪恶,
   他的心抵得住那天秤。”
   于是那些在奥西里斯面前
   坐着的诸神如此应答:
   “你的话是真的,让他进来,
   永远在平安中活着。
   “在永远的田野之中
   给他一所房子。
   别让遗忘吞噬
   那凯旋了的灵魂。”
   于是贺鲁斯,爱息斯的儿子,
   向神圣的奥西里斯说道,
   “啊父亲,我将这
   剖白了的灵魂带来给你。
   “他的心在天秤上称量过,
   他的行为已经判决;
   许他你的圆饼和麦酒,
   允许欢迎他的晋谒。”
   于是那活着的灵魂说,
   “瞧吧,啊主人中的主人,
   我来此向你晋谒,
   在奥西里斯面前,我是个无罪的人。
   “你是美丽的
   全世界的王子,
   我爱了你,啊眷顾我,
   把我当作你心所爱的人。”
   7.他出来,进入了白昼
   这里,我曾游历坟墓,瞧见你
   强壮的身体。
   我曾通过地下的世界,注视过奥西里斯
   播撒黑夜。
   我来了,我曾注视过奥西里斯,我的父亲,
   我是他的儿子。
   我是那爱着他的父亲的儿子,
   我也被爱。
   我曾为自己开辟一条小径,
   通过西方的天际,
   像一个神。
   我曾追随他的脚步,而由于他的神通,
   赢得永远。
   天与地间的大门,就敞开着,
   我的路径欢畅。
   欢呼,每一个神明,每一个灵魂,我的光
   从黑暗中闪亮。
   我走进去,像一只鹞鹰;
   我走出来,像一只凤凰,
   那黎明的星。
   在那美丽的世界,贺鲁斯的灿烂的湖边,
   白昼高升。
   8.他邀请奥西里斯从死人中上升
   举步上升,平静的心,
   啊平静的心,你的躯体无瑕而完美。
   爱息斯在尼罗河的芦苇中
   在那纸草的黝黑的沼泽中为你悲恸,
   庇护着贺鲁斯为你的命运复仇。
   他从隐秘的住所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