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谢选骏文集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节 从埃及、巴比伦到希腊
   一、埃及的阿顿神
   二、巴比伦的马尔都克神
   三、主神:神系的纽带
   四、希腊精神和巴比伦精神
   第二节 宙斯的使命
   一、雅典娜与阿波罗
   二、宙斯的家系
   三、宙斯的外遇
   第三节 乱伦和杂交
   一、现象与通常的解释
   二、质疑解释
   三、寻求答案
   四、诸神的来历
   五、赫拉的天职
   第四节 雅利安神话
   一、北欧神话的主宰
   二、印度神话没有主宰
   三、印度神谱游移不定
   四、晚出的神系更为成熟
   第五节 中国式的严谨与散漫
   一、性的严谨与族系的狭隘
   二、伏羲与女娲
   三、始祖、主神、神网
   四、材料的散漫
   五、中国式的形态
   六、玛雅风神的反证
   同属原始“雅利安”语系及文化圈的印度神话、波斯神话、希腊神话、北欧神话的对比表明:印度神话是最缺乏系统性的,希腊居中,波斯神话、北欧神话最有系统,这主要表现在主神单一、神际关系清晰、各神分工细致且专司一职等方面。而较印─欧神话更为古老的“苏美尔─巴比伦”神话,在系统化方面最多也只达到印度神话的水平。至于与“苏美尔─巴比伦”文明同步起源的古埃及,因其古老而与世隔绝,神话则具有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各种说法的差别极大。
   和印─欧等雅利安神话的主流相比,中国先秦神话显得比较零乱,缺乏一个完整的系统,没有唯一的主神和以他为核心的神际关系的网络。至于所谓“上帝”及其位格,在中国宗教神话中的地位,迄今无法认定。在印─欧体系神话中,各色神祇身份的相对明确、职能的相对稳定、加上相对清晰的神际关系、牢牢把持领袖地位的主神,以及相对完整的一统神系,是必不可少的要素,是体系神话的灵魂。
   其实,上述条件彼此之间也是互相联系着:统一的神谱以唯一的主神为渊源和关键,而一统神系意义上的主神,是清晰的神际关系网络的枢纽。最后,清晰的神际关系,直接促成各种神祇身份的明确化、职能的稳定化。印─欧式体系神话完成的象徵,可以归结为“主神的确立”。神系意义上的主神,既不是干巴空洞的至上神观念,也不仅是某神话族系或神族的始祖;更不是只具人格的救世、救灾英雄或创造发明的开山大师、文化超人──而是那遍及宇宙四界(海、陆、空和冥府)的神际关系之网的超级主宰。
   在世界各民族的体系神话中,其主神都不是一下子出现并确立其主宰地位的,它们的命运随着奉它为部落神的部落命运而浮沉兴替着。主神与神界故事系列的关系,因此呈现交互双向的运动。没有主神的出现就不可能形成首尾一贯的神界故事系列;主神的确立,发生在神界故事系列已经大体明确、结构已稳定之后。从主神的出现到主神的确立,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神界的革命”,而最后形成的神界故事系列,则正是为“神界革命的胜利者”所谱写的一整套“包容苍穹的颂歌”。
   第一节从埃及到巴比伦
   一、埃及的阿顿神
   古代埃及神话中的主神是不明确的,即以太阳神来说,就有六、七个之多。神与神之间的关系,有时有些生动的传说,有时则毫无交待,有时各种说法则自相矛盾,十分含糊。埃及这个独立起源的第一代文明,其神界状态十分近似同样是独立起源的第一代文明──古代中国。这种状况下,神际关系十分混乱,使宗教神话之统一神系的出现,变得几乎不可能。埃及神话的原始性在此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就埃及神话的发展概况而言,距离印──欧式的神谱发达之体系神话完全成熟的状态距离遥远。然而,在法老(Pharaoh,埃及国王称号)阿肯那顿(Akhenaten)推行的宗教改革期间(公元前十五世纪),埃及出现了一神化的倾向,作为众多太阳神之一的阿顿(Aten)神,被尊为宇宙最高的主宰力量:
   “他创造出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从他的嘴里出来了诸神。
   为牛群,他创造了青草,
   为人类,他创造了果树。
   他把生命赋予河中的游鱼,
   以及空中的飞鸟,
   他给蛋壳中的小鸡以呼吸
   还保存了虫卵的生命。”
   (转引自朱维之等:《外国文学简编·亚非部分》,人民大学出版1983年版,第15页)
   以下诗句更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文字记录下来的一神论思想:
   《阿顿颂诗》
   在天边看见你华美的形象。
   你,活着的阿顿,生命的开始。
   当你自东方的边刃起身
   以炫光照耀了大地。
   灿烂,伟大,辉煌,在万山的头顶。
   你的烈火环绕了这个星球,被覆了
   你所创造的一切。
   你,拉神,因爱情到达,
   让普天之下乐于为你的孩子劳作。
   纵然只配遥望,你的光却包裹了大地,
   当你来临,白昼跟随你的脚步;
   虽然你照在众人脸上,
   却无人知道你在行走。
   一切入梦者也将你赞颂。
   当你垂落西方,
   大地陷入死亡般的黑暗:
   人们蒙头躺卧家中,
   这只眼睛找不道那只眼睛;
   他们任凭身下的东西被人盗走
   也毫不察觉。
   狮子离开它们所住的洞穴,
   长蛇和爬虫也出来叮咬;
   黑暗如一顶大帐,大地肃穆无声,
   因创造它的神正在休息。
   黎明时分,你在天边起身,
   你,阿顿,高举这白昼,
   赶走黑夜送来你的光明。
   上下埃及每天都在歌唱:
   当你呼唤的时候,
   人们苏醒站立;
   洗净身体,换上新衣,
   高举双臂欢迎你,
   因你重光了大地。
   世界的各地,人们劳作了,
   牧场的茂盛让牲口十分开心,
   香草盛开,葱绿了大地;
   鸟儿倾巢出动,
   展开双翅赞美你。
   羊蹄欢跃,幼鸟吮翼,
   有的飞翔,有的栖息,
   它们一一健在,只要你
   还为它们升起。
   渔船在北方和南方轻荡,
   因为你的莅临,到处都已通航。
   鱼在你的面前跳跃,
   你的光刺穿了巨大湛蓝的湖水。
   你创造了女人腹中的婴儿
   和男人的精子,
   你护佑着躁动的婴儿,
   你安抚他,使他忘了哭泣:
   尚未出生的时候,你就哺养他,
   并使你所创造的一切能够呼吸。
   当他从母腹中降生,
   你打开了他的嘴巴,
   给他必需的食品。
   当雏鸟在壳中轻啼,
   你给他生命的气息,
   当他为你成长,啄破坚壁展示自己,
   他接受了你的呼吸并拥有活力;
   是的,它已从壳中走出,
   喧闹着即将长大,
   它已自己从壳中出来走路。
   你所创造的一切如此丰富,
   纵然无人知晓。
   啊,唯一的神,无人能与你比肩,
   当你如愿制造了世界,
   在你孤独的时候。
   一切人,一切牲口、野兽和羊群,
   一切地上的都正以自己的双脚行走,
   一切翅膀都为自己飞升。
   在叙利亚,在努比亚和埃及,
   你将每个人安置得适得其所,
   一切愿望今天都已满足:
   每张嘴巴都有了食品,他们的寿命
   也已算定;人们的语言肤色各异,
   一看就是些异乡人。
   你创造了地上的尼罗河,
   并亲手交给了我们,
   你给予人类滋养,
   正如给他们生命。
   你这众人之主,正为他们操劳,
   大地之主正在为它而升。
   噢,白日的阿顿,伟大的主宰,
   就连远方的国度,你也给它生气。
   你自天上坠落了尼罗河,
   它为我们而降临,在谷中卷起波涛,
   像那伟大的海洋,
   浇灌城边的田野。
   啊永生的主宰,你的计划如此有力,
   尼罗河因此是神圣的。
   看,天国的尼罗河正与异乡接壤,
   那里的漠中行走着野兽,
   有你统率他们。
   而大地上,真正的尼罗河
   交给了埃及。
   光芒抚育着每一块园圃。
   当你升起,绿草为你丛生;
   你为繁荣这一切制定了季节。
   冬天使他们凉爽,恢复精力,
   夏天的热浪使他们仰望你。
   你创造了辽远的天空,
   并自那里升起,
   当你想看你所创造的一切。
   当你孤独的时候,
   噢,永生的阿顿,当你起身,
   上升,照耀,退去,前行,
   你千变万化,正如万物的形体。
   城市,村庄,田野,道路
   以及河流,你是那唯一的神灵,
   一切眼睛都凝视你,
   因你是大地上白昼的阿顿。
   你在我的心中,
   无人知道我的欢乐,
   除了你的孩子,尼弗尔·开柏罗拉·瓦恩拉。
   你使他懂得你的心愿和威力;
   由于你的手,世界才会出现,
   依你所爱的形式;
   当你升起,它立刻有了力量,
   当你落下,它就死亡。
   你就是它生命的两端,
   经由你,人们才到达了生命。
   所有的眼睛
   都在注视你的美丽,直到你安息,
   直到你放下手中的工作
   在西方歇息。
   当你再次飞翔的时候,
   王国的一切已经强盛…
   你确已创造了大地,
   为你的儿子使它成长。
   他就是自你身上走来的孩子,
   上下埃及之王,阿肯那顿
   和他的王后尼弗尔蒂提。
   永远活着,永远年青。
   (阿九译)
   但是,对古埃及的一神教宗教改革运动来说,好景不长。阿肯·那顿死后,新的一神教被废除,埃及不得不退回到形形色色的地方祀拜之中去。由于最终的主神未能确立,体系神话及其神谱的形成、神际关系的最终明朗化,也就变得更加渺茫了。
   据有些学者研究,埃及一神教宗教改革的成果,最后被寄生流浪在埃及打工谋生的希伯莱人学得,从而创建了人类历史上帝一个明确的一神信仰。如弗洛伊德《摩西与一神教》(Freud's:Moses and Monotheism:Three Essays,1939)提出,摩西(Moses)本人是一个埃及人,他传给犹太人的宗教来自埃及人的宗教信仰。佛洛伊德接受了摩西(Moses)在荒野里被谋杀的假说,认为摩西存留在以色列人(Israeli)心中,其身虽死,但其宗教教义却取得了胜利。
   在我们看来,《圣经》故事不太可能是犹太人的祖先发明的,而使得自某种更高的启示。玛雅学专家莫莱(Sylvanus Griswold Morley,1883-1948年)曾经多年主持中美洲的考古发掘、编辑出版所发现的玛雅手稿和铭文,在《全景玛雅》一书中他对比了各个民族关于世界起源和历史开端的说法,“我们最熟悉的第一类年代纪元就是我们自己的公元纪年,它是以耶稣的诞辰日为起点的。希腊以第一次奥林匹克竞技为起点,即公元前776年。其他的一些年代都是以假想事件作为纪元起点的。包括一些以上帝创造世界作为年代的纪元。希腊教堂使用的是‘君士坦丁堡纪元’年代系统,它是以上帝创造世界作为起点的,即他们认为的公元前5509年。而犹太人认为创世日是公元前3761年。”查一查公元前3761年是发生了什么事件的日子,就可以知道如此粗浅的迷信究竟何指。1983年出版的《泰晤士世界历史地图集》中文翻译组的《世界史便览》记着:公元前4000年,近东开始应用青铜铸件──公元前3500年山东日照两城镇(龙山文化),中国最早的城市。(《大事年表第四页》)看来,犹太人的“创世日期”不过是那些先进文明建立城市的日期,而且还不是最早的城市建立日。因为考古发现《圣经》名城耶利哥城(Jericho)早在公元前8350至7350年之间已经繁荣,占地十英亩,是世界上第一个有城墙的城市,这个“万年城市”比六千年以前兴起于两河之间的苏美尔各城邦,还早四千年。一万年前的耶利哥,有直径五米左右的圆形竖穴的地下室,石砌城墙厚达两米、高达四米。九千三百年前,繁盛的耶利哥城突然衰落。直到将近三千年以后才重新出现人类活动的踪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