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谢选骏文集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节 从埃及、巴比伦到希腊
   一、埃及的阿顿神
   二、巴比伦的马尔都克神
   三、主神:神系的纽带
   四、希腊精神和巴比伦精神
   第二节 宙斯的使命
   一、雅典娜与阿波罗
   二、宙斯的家系
   三、宙斯的外遇
   第三节 乱伦和杂交
   一、现象与通常的解释
   二、质疑解释
   三、寻求答案
   四、诸神的来历
   五、赫拉的天职
   第四节 雅利安神话
   一、北欧神话的主宰
   二、印度神话没有主宰
   三、印度神谱游移不定
   四、晚出的神系更为成熟
   第五节 中国式的严谨与散漫
   一、性的严谨与族系的狭隘
   二、伏羲与女娲
   三、始祖、主神、神网
   四、材料的散漫
   五、中国式的形态
   六、玛雅风神的反证
   同属原始“雅利安”语系及文化圈的印度神话、波斯神话、希腊神话、北欧神话的对比表明:印度神话是最缺乏系统性的,希腊居中,波斯神话、北欧神话最有系统,这主要表现在主神单一、神际关系清晰、各神分工细致且专司一职等方面。而较印─欧神话更为古老的“苏美尔─巴比伦”神话,在系统化方面最多也只达到印度神话的水平。至于与“苏美尔─巴比伦”文明同步起源的古埃及,因其古老而与世隔绝,神话则具有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各种说法的差别极大。
   和印─欧等雅利安神话的主流相比,中国先秦神话显得比较零乱,缺乏一个完整的系统,没有唯一的主神和以他为核心的神际关系的网络。至于所谓“上帝”及其位格,在中国宗教神话中的地位,迄今无法认定。在印─欧体系神话中,各色神祇身份的相对明确、职能的相对稳定、加上相对清晰的神际关系、牢牢把持领袖地位的主神,以及相对完整的一统神系,是必不可少的要素,是体系神话的灵魂。
   其实,上述条件彼此之间也是互相联系着:统一的神谱以唯一的主神为渊源和关键,而一统神系意义上的主神,是清晰的神际关系网络的枢纽。最后,清晰的神际关系,直接促成各种神祇身份的明确化、职能的稳定化。印─欧式体系神话完成的象徵,可以归结为“主神的确立”。神系意义上的主神,既不是干巴空洞的至上神观念,也不仅是某神话族系或神族的始祖;更不是只具人格的救世、救灾英雄或创造发明的开山大师、文化超人──而是那遍及宇宙四界(海、陆、空和冥府)的神际关系之网的超级主宰。
   在世界各民族的体系神话中,其主神都不是一下子出现并确立其主宰地位的,它们的命运随着奉它为部落神的部落命运而浮沉兴替着。主神与神界故事系列的关系,因此呈现交互双向的运动。没有主神的出现就不可能形成首尾一贯的神界故事系列;主神的确立,发生在神界故事系列已经大体明确、结构已稳定之后。从主神的出现到主神的确立,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神界的革命”,而最后形成的神界故事系列,则正是为“神界革命的胜利者”所谱写的一整套“包容苍穹的颂歌”。
   第一节从埃及到巴比伦
   一、埃及的阿顿神
   古代埃及神话中的主神是不明确的,即以太阳神来说,就有六、七个之多。神与神之间的关系,有时有些生动的传说,有时则毫无交待,有时各种说法则自相矛盾,十分含糊。埃及这个独立起源的第一代文明,其神界状态十分近似同样是独立起源的第一代文明──古代中国。这种状况下,神际关系十分混乱,使宗教神话之统一神系的出现,变得几乎不可能。埃及神话的原始性在此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就埃及神话的发展概况而言,距离印──欧式的神谱发达之体系神话完全成熟的状态距离遥远。然而,在法老(Pharaoh,埃及国王称号)阿肯那顿(Akhenaten)推行的宗教改革期间(公元前十五世纪),埃及出现了一神化的倾向,作为众多太阳神之一的阿顿(Aten)神,被尊为宇宙最高的主宰力量:
   “他创造出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从他的嘴里出来了诸神。
   为牛群,他创造了青草,
   为人类,他创造了果树。
   他把生命赋予河中的游鱼,
   以及空中的飞鸟,
   他给蛋壳中的小鸡以呼吸
   还保存了虫卵的生命。”
   (转引自朱维之等:《外国文学简编·亚非部分》,人民大学出版1983年版,第15页)
   以下诗句更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文字记录下来的一神论思想:
   《阿顿颂诗》
   在天边看见你华美的形象。
   你,活着的阿顿,生命的开始。
   当你自东方的边刃起身
   以炫光照耀了大地。
   灿烂,伟大,辉煌,在万山的头顶。
   你的烈火环绕了这个星球,被覆了
   你所创造的一切。
   你,拉神,因爱情到达,
   让普天之下乐于为你的孩子劳作。
   纵然只配遥望,你的光却包裹了大地,
   当你来临,白昼跟随你的脚步;
   虽然你照在众人脸上,
   却无人知道你在行走。
   一切入梦者也将你赞颂。
   当你垂落西方,
   大地陷入死亡般的黑暗:
   人们蒙头躺卧家中,
   这只眼睛找不道那只眼睛;
   他们任凭身下的东西被人盗走
   也毫不察觉。
   狮子离开它们所住的洞穴,
   长蛇和爬虫也出来叮咬;
   黑暗如一顶大帐,大地肃穆无声,
   因创造它的神正在休息。
   黎明时分,你在天边起身,
   你,阿顿,高举这白昼,
   赶走黑夜送来你的光明。
   上下埃及每天都在歌唱:
   当你呼唤的时候,
   人们苏醒站立;
   洗净身体,换上新衣,
   高举双臂欢迎你,
   因你重光了大地。
   世界的各地,人们劳作了,
   牧场的茂盛让牲口十分开心,
   香草盛开,葱绿了大地;
   鸟儿倾巢出动,
   展开双翅赞美你。
   羊蹄欢跃,幼鸟吮翼,
   有的飞翔,有的栖息,
   它们一一健在,只要你
   还为它们升起。
   渔船在北方和南方轻荡,
   因为你的莅临,到处都已通航。
   鱼在你的面前跳跃,
   你的光刺穿了巨大湛蓝的湖水。
   你创造了女人腹中的婴儿
   和男人的精子,
   你护佑着躁动的婴儿,
   你安抚他,使他忘了哭泣:
   尚未出生的时候,你就哺养他,
   并使你所创造的一切能够呼吸。
   当他从母腹中降生,
   你打开了他的嘴巴,
   给他必需的食品。
   当雏鸟在壳中轻啼,
   你给他生命的气息,
   当他为你成长,啄破坚壁展示自己,
   他接受了你的呼吸并拥有活力;
   是的,它已从壳中走出,
   喧闹着即将长大,
   它已自己从壳中出来走路。
   你所创造的一切如此丰富,
   纵然无人知晓。
   啊,唯一的神,无人能与你比肩,
   当你如愿制造了世界,
   在你孤独的时候。
   一切人,一切牲口、野兽和羊群,
   一切地上的都正以自己的双脚行走,
   一切翅膀都为自己飞升。
   在叙利亚,在努比亚和埃及,
   你将每个人安置得适得其所,
   一切愿望今天都已满足:
   每张嘴巴都有了食品,他们的寿命
   也已算定;人们的语言肤色各异,
   一看就是些异乡人。
   你创造了地上的尼罗河,
   并亲手交给了我们,
   你给予人类滋养,
   正如给他们生命。
   你这众人之主,正为他们操劳,
   大地之主正在为它而升。
   噢,白日的阿顿,伟大的主宰,
   就连远方的国度,你也给它生气。
   你自天上坠落了尼罗河,
   它为我们而降临,在谷中卷起波涛,
   像那伟大的海洋,
   浇灌城边的田野。
   啊永生的主宰,你的计划如此有力,
   尼罗河因此是神圣的。
   看,天国的尼罗河正与异乡接壤,
   那里的漠中行走着野兽,
   有你统率他们。
   而大地上,真正的尼罗河
   交给了埃及。
   光芒抚育着每一块园圃。
   当你升起,绿草为你丛生;
   你为繁荣这一切制定了季节。
   冬天使他们凉爽,恢复精力,
   夏天的热浪使他们仰望你。
   你创造了辽远的天空,
   并自那里升起,
   当你想看你所创造的一切。
   当你孤独的时候,
   噢,永生的阿顿,当你起身,
   上升,照耀,退去,前行,
   你千变万化,正如万物的形体。
   城市,村庄,田野,道路
   以及河流,你是那唯一的神灵,
   一切眼睛都凝视你,
   因你是大地上白昼的阿顿。
   你在我的心中,
   无人知道我的欢乐,
   除了你的孩子,尼弗尔·开柏罗拉·瓦恩拉。
   你使他懂得你的心愿和威力;
   由于你的手,世界才会出现,
   依你所爱的形式;
   当你升起,它立刻有了力量,
   当你落下,它就死亡。
   你就是它生命的两端,
   经由你,人们才到达了生命。
   所有的眼睛
   都在注视你的美丽,直到你安息,
   直到你放下手中的工作
   在西方歇息。
   当你再次飞翔的时候,
   王国的一切已经强盛…
   你确已创造了大地,
   为你的儿子使它成长。
   他就是自你身上走来的孩子,
   上下埃及之王,阿肯那顿
   和他的王后尼弗尔蒂提。
   永远活着,永远年青。
   (阿九译)
   但是,对古埃及的一神教宗教改革运动来说,好景不长。阿肯·那顿死后,新的一神教被废除,埃及不得不退回到形形色色的地方祀拜之中去。由于最终的主神未能确立,体系神话及其神谱的形成、神际关系的最终明朗化,也就变得更加渺茫了。
   据有些学者研究,埃及一神教宗教改革的成果,最后被寄生流浪在埃及打工谋生的希伯莱人学得,从而创建了人类历史上帝一个明确的一神信仰。如弗洛伊德《摩西与一神教》(Freud's:Moses and Monotheism:Three Essays,1939)提出,摩西(Moses)本人是一个埃及人,他传给犹太人的宗教来自埃及人的宗教信仰。佛洛伊德接受了摩西(Moses)在荒野里被谋杀的假说,认为摩西存留在以色列人(Israeli)心中,其身虽死,但其宗教教义却取得了胜利。
   在我们看来,《圣经》故事不太可能是犹太人的祖先发明的,而使得自某种更高的启示。玛雅学专家莫莱(Sylvanus Griswold Morley,1883-1948年)曾经多年主持中美洲的考古发掘、编辑出版所发现的玛雅手稿和铭文,在《全景玛雅》一书中他对比了各个民族关于世界起源和历史开端的说法,“我们最熟悉的第一类年代纪元就是我们自己的公元纪年,它是以耶稣的诞辰日为起点的。希腊以第一次奥林匹克竞技为起点,即公元前776年。其他的一些年代都是以假想事件作为纪元起点的。包括一些以上帝创造世界作为年代的纪元。希腊教堂使用的是‘君士坦丁堡纪元’年代系统,它是以上帝创造世界作为起点的,即他们认为的公元前5509年。而犹太人认为创世日是公元前3761年。”查一查公元前3761年是发生了什么事件的日子,就可以知道如此粗浅的迷信究竟何指。1983年出版的《泰晤士世界历史地图集》中文翻译组的《世界史便览》记着:公元前4000年,近东开始应用青铜铸件──公元前3500年山东日照两城镇(龙山文化),中国最早的城市。(《大事年表第四页》)看来,犹太人的“创世日期”不过是那些先进文明建立城市的日期,而且还不是最早的城市建立日。因为考古发现《圣经》名城耶利哥城(Jericho)早在公元前8350至7350年之间已经繁荣,占地十英亩,是世界上第一个有城墙的城市,这个“万年城市”比六千年以前兴起于两河之间的苏美尔各城邦,还早四千年。一万年前的耶利哥,有直径五米左右的圆形竖穴的地下室,石砌城墙厚达两米、高达四米。九千三百年前,繁盛的耶利哥城突然衰落。直到将近三千年以后才重新出现人类活动的踪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