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谢选骏文集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五部
   精神形式的门徒
   
   第七十三章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他们的思想是灵魂的粪便。
      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命题。最文雅,最辞不达意的说法----“思想也是灵魂的排泄物”,即剥离了生命过程的游离物。
      一个博大的心灵,里面的精华永远也不能如实地流出。一个天赐英魂的形成,要靠汲取本身的精华。他之维持生计不假外求,又怎能使精华外溢呢?生成方式规定了他的表现形式,限制了他的普度。我们的这一理解,与历来流行的精神万能的救世神话,具有深刻的差别:“思想精华普度众生”是虚幻的,否则,那产生了思想的灵魂在哪里呢?
      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不是意识中最好的东西,甚至与灵魂毫无关系。人的表达能力、表达工具不值得迷信。事实上,感受高于表达,好恶先于思想,直正的精华埋在最深的荒垒中(人们把这荒垒叫做“心”,因其闭锁而变得神圣)----默默地完结,没有人知道,社会承认与之无缘。容易理解的东西,贱;故常受理解的东西,必非上等。精微的东西,本是一个灵魂所闭锁的,也只是一个灵魂所独享的。它不可言传理解,或分析以及诸如此类。而所谓思想,不过是灵魂横遭排挤(通俗地说,是“受迫害”)时,分泌的润滑剂、保护性抗体。所以,唯有不幸的灵魂才会产生思想;尤其关于理想世界的思绪,更无一不是受难者的悲鸣。只有生存状态扰乱了,心才会倾斜;只有心倾斜了,思想才会从中流溢。思想就如此以心灵失衡为前提。精神的爆发,首先取决于强烈的被吞噬感。文化、独立思考的能力----取决于一颗心的破裂。犹如鸡的诞生,取决于蛋的破裂。一颗纯正的心,高远的心,是颗鼎沸著鲜血的心。----这就是思想史的全部秘密。
      曾几何时,他们也有过深切的兴趣----寻求民俗意义的文化、思念古风的真纯或历史事实的确定性等等。这时,他们是客观信仰者,是理性主义者,是程序的门徒。但渐渐,他们发现自己成了奴隶。环顾四周,到处是刻板、标准化,到处是麻木不仁、官僚式的无动于衷。到处都是对灵性的嘲弄、迫害、窒息,对生命之美的曲解、污蔑、讨伐以致滥用……
      面对这一切,凡夫俗子们也曾抗拒、诅咒、愤怒,总之反应强烈;但继而突然顺从了,像被强暴者那样,突然接受暴徒的殷勤,习惯了,甚至高兴了。习惯使恶劣成为美好!屈从造就了多少理论家!终于,凡夫俗子们甚至渴望并强化这一美好,成为暴徒的俘虏和帮凶。这种所谓集体生活,是精神发展的死敌。你要在哪里扼杀精神,你就在哪里倡导这样的集体生活!
      和凡夫俗子们对立的人,没有同流合污的能力,没有海量容忍暴徒。时代的错乱,把他们的精神驱入地下状态;思想虽然进入冬眠,心却永远不死。他们不得不抵抗潮流与趋势。他们怀念真正的反动人物,但憎恨保守主义者;因为他们还年轻,还不到沦为腐朽势力的年龄……他们的头脑如海星,伸出刺目的观念:一个重获强盛的民族,在反抗国际标准化的同时,有必要消除民俗意义的小区域文化,以实现民族的一体化。千奇百态的遗迹不值得留恋,万紫千红实在不够意思!只要精神形式保有生命世界的力量,合宜的装束迟早会裁制出来。何必操之太急?
      从十九世纪文人或考古学者的心性,变成二十世纪武士或建筑师的实体,诗人变成了革命者;守门人变成了探险家。渐渐的……在他们内心深处升起了一种对音乐的渴望,那是二十一世纪的渴望。人人都需要音乐。甚至连母鸡与奶牛也有追求音乐的禀赋。
      音乐的力量,来自宇宙,它既是生命力的宣泄,也是思想力的前驱。它是生生不息的使者,却不局限在生命。不受音乐激励的人,无能又无力。因为音乐既是心灵的蜜汁,也是心灵的砒霜。有的心灵善于分泌,有的心灵只是消费。喜好什么音乐,怎样喜好音乐,是判明心灵等级的标尺。优越的能力,让人脱离感官的藩篱,进入忘记自己的境界。
      音乐与哲学----音乐与战争----音乐与政治----音乐与爱情:这其实是同一个母题!其同一在于,音乐乃是不甘屈服的心声。所以古代的乐师如(中国的师旷、希腊的荷马)都刺瞎了自己的眼晴,闭目不看这个世界的邪恶。音乐伴随著他们的步履而震响。他们是天子的仆从。世界上还有谁比荷马,更加爱戴希腊神话英雄的呢。
      有两股精神潮汐,在他们的内心交错鼓荡、相扑噬咬……一种产自东方文化的精魂,一种产自西方文化的精魂。前者给他们以静谧、直觉贯通、永恒的智慧;后者带他们进入激情的天地、效率的世界。于是构成这一阴一阳,一柔一刚,一弛一张,一伸一缩的互卦。前者让他们消闲,后者让他们进取。这鼓荡、这消长,是风暴的反响,他们的心灵因此成为世界命运的预兆和缩影。世界命运,随著他们的心律如是张弛、浮沉、辗转……他们知道,现代文明正经历它最后的回光反照:东方文化的精魂正在数百年的压制摧残下沛然复苏,悄然反攻,进入并消融西方文化的精魂。正是这大势,使他们据此调整了生活、重塑了自己。那既不依傍东方,也不依傍西方的新王国,开始闪闪发光。
      当此新王国之黎明前的困惑----失去方向感的动摇分子变得迷惘,精神上彻底解除了武装,和平主义和投降主义盛行。新王国的自信,不该失落在即将天亮的时刻。夜半黑暗都坚持了下来,却以颓唐、绝望来欢迎清晨,这多么可笑!但是人们说这样比较现实。
      如果白昼竟然照出了一群旧的小丑,又岂是可笑而已?
      精神形式的门徒----不但是革面的勇士,也是洗心的圣徒!他们一反伦理社会的劣根性,不以年齿为秩序,清除了虚伪的矫饰,苟且、贪小、自欺、卑鄙等被征服民族的奴隶根性……也连根拔除。他们以能力的准则,重建道德世界的新王国;为崇拜偶像的技术文明,书写挽联。以毒攻毒,以生命的剧毒消除生命的腐败。
      道德也像一切药物,其副作用也会伤害精神的脾胃,甚至瓦解我们的能动性。
      而天子的仆从,只以天子的能力为最高的道德。过与不及的道德,都是亵渎的。
      门徒要行动!只有行动,才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而只有在证明中,才可以获得完美的行动!
      门徒反对工具性的人格。为了伟大的希望,他们不惜贸然前往,孤注一掷。为了赢得一个观念,他们以实存下注。为了维护一个暂时的信条,他们可以发动一场难以预测的战争。腐朽了的唯物主义,无论怎样辩证,也开不出一帖解乏除弊的良方。
      需要的时候才涌出无穷的激情,不需要的时候则无须克制,而是根本不予分泌:这才是心性的至境。这不是心性的艺术,而是人生的极致:把心性当作塑料,根据天意不断定型……这是创造性的清晨,整个文明世界,甚至新的种族,都是这清晨抖落的露珠。如果有一天,这弹性地带趋于定型,不再年轻,就可以击碎它,再从碎片中捏出一个新的型号、一个新的王国。就象石崇拿起铁如意,轻描淡写地敲碎了他珍贵的珊瑚。
      人可以失去一切,却不能失去方向感和对方向的信任。即使方向感会引向毁灭,那也比丧失方向感要好一点。丧失方向感,生活就裂为无数不相关属的碎片,比废墟还空虚,比垃圾还可厌。
      俗话说“失去什么才珍爱什么……”,只有丧失过方向感的人们,才知道方向感是激励生命的必要引力!于是他们承认明天的存在,拒绝了生活碎片的现场直播。
      例如,相对那些有信仰的民族,国人殊少“为未来而写作”的气质,我们总是把思想作为现场的表演手段,而非预后的射击目标。这一现象,似可归结于,国人的神经兴奋点,多在现实可见的功名利禄。故中国的文学与哲学也因为极度缺乏想象力,常依政治的朝代(或是更短暂的现代政治的运动期)而划分。

   所谓“X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一个新的纪元。”----其实是诊断了我们中王国时代特有的文化短视征。这样的民情,当然不可能鼓励超越时代的著书立说的。故整个北朝(魏晋时期的),只得《水经注》、《颜氏家训》寥寥数种。而当代中国在整整三十年间(1949----1978年),竟没有一部传世的私人著述!


      真正的私学,要么属于修道院,要么属于士族,在社会细胞业已僵死的棋局下,精神的湾汊积满淤泥,活性皆无,谈何刷新!而实际上,即使现代人津津乐道且立为标杆的科学,也只是一种私学!并且是“为未来”、“以自身为目的”的私学。在私学的感召下,他们把堂堂的才智奉献给天子----谁又能说他们的一生,只是一首无聊晦涩的长诗?他们把警世的神思奉献给天子----把一切生活都悬置,以等候那神秘的命日?
      他们是高贵而冷漠的拒绝者。当他们病弱的时候,也情不自禁地渴望生命的碎片以为救命的稻草;病弱得厉害,就渴望得厉害。当他们绝望时,也迷于现场直播的肉欲,绝望愈彻底,迷乱就愈甚。这给他们以最深的启示是,对现场碎片的疯狂渴望,是失去依凭的狂乱所致。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他们的思想仅仅是灵魂的排泄物。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五部
   精神形式的门徒
   
   第七十四章
   当我们被命运驱逐
      当我们被命运从传统生活的死角驱逐出来,在阳光普照、阴冷多变的各阶级的大监狱中四面碰壁,我们理解了西方真理的残酷和现代化的局限性。现在,我们被迫在亡种族亡文明的阴影中度日如年……
      惨淡绝望的冰山,如壁矗立----这使我们认识了二十世纪,并熟知现代人的迷梦。当各色旗帜、各牌主义的迷梦,开始消散的时候,我们终于感到了空虚。
      我们知道,唯独生活的放逐者----才能通过远观而洞察生活。所以屈原比之楚国的君民,更加了解楚国的处境。正如,只有离开庐山,从远处观看,才能得出庐山的全面。我们的身心进一步流浪……在更为全面的比较之下我们理解了:真正的流浪,并非自身的放逐,而是内心的无归宿。人生如斯:只需一片小小的地土就足以安慰一个躯体意义的流浪者;但即使整个宇宙,也不能牢笼一颗浮萍般的心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