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四部
   与精神形式对话
   
   第五十七章
   一切传统的祈福
      一切传统的祈福、古老的哀求,都源于生物的自保本能。人们自视甚高,其实不过是在保卫自己最低级的欲望。而创造万物的无上功德,反被视作供食的营生,各种现代哲学,实际流行的只是自我中心的热征----为此,还要掩饰自己的孱弱,把欺人当作自欺的完成。身体强壮、精力旺盛时,对弱者蚕食鲸吞,极尽残害之能事;身体病弱、精力萎顿时,就成为强人的俎上肉、暴君的锅里鱼……得意时自命为太岁,失意时自视为刍狗----都是因为忽视了你,忘了生命源于你的动力。
      以劣根性为荣的现代人,把卑劣性尊为“自我价值”、甚至登堂入室沐猴而冠,与道德、荣誉与人格尊严等量齐观----这突出说明,我们的生存妄自尊大,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千万年的青史,记载了太多的这样灰色的病历,谁来改写?谁是改轨者?谁给以新的意义?只有你,天子。如果听凭苟活者的摆布,这病历只会肆意延长,并塞满难以辨认的鬼符。
      精神形式,你注入先验的良知,不做病历的俘虏,而要洗刷病历。对那些失去良心和语言的病人,你的惩罚是可怕的,最佳的镇静,可以抑制生存的浊流。精神形式的命运是白热的,妄自尊大的人格成为灰烬。
      腐败是万恶之尤。腐败意味著淘汰、清算。人格与真理如果腐败了,就是一堆文化垃圾。精神形式的风暴,使灰飞,使烟灭;该死的死了,该生的才生。只有把黑市的鸡毛蒜皮扫出殿堂,真理与人格才能健康年轻起来。要知道,衰老垂死的真理,比生机勃勃的错误,更坏。傍惶无定的正义,比坚实不移的邪恶,更糟。
      你的意义并不在人与人之间。人与人之间即便富于意义,也瞬息万变。而各种坚持不懈的意义,实际上都只是你的隐喻!朽木们自别于万物,他们引以自豪的,不过是丧失了追随你的能力。他们奉自己为偶象,梦想偶像也可以征服宇宙。朽木们忘了,人只是生命的一个支流,而生命的主流却发源于你!当生命的主流在你身上改变了节律,神秘的共振就将波及我们每一个人,并因为共振而改变种族的每一个成员、文明的每一个肢体。“天地革而四时成,革之时义大矣哉!”(《周易.革卦》)
      神秘的共振中,面对你,我们的悔悟说:
      一,自我中心是我们的第一大罪。
      由于刻入骨髓的动物习性,我们见外于你,甚至以猥琐的心窥探打量你,我们脱不掉人的种种异化的限制,我们的明智被一层层的角色化的纽带歪曲了,就像其他不健全的细胞,被圈在先天变态的牢狱中,无法越过社会的局限,去恢复健康的生命。所以,我们便从自己各自的病态出发去解释你,领会你的超一切理,并以人性来撰写神性的注解……你的圣光,在人眼中成了人性的伪装,你的神品,在人心中被分解为人的策略。于是,在人的昏庸中,你的一切不可思议,都成了合理的人性轨迹。然而,在那超离一千种时刻的特殊时刻,我们醒悟:你有一切意义,唯独没有角色化的病态;你有一切意图,唯独没有人的鼠目寸光。你的意义像雨后春笋,节节出新;你的意图像弦上的箭,指向万千。
      二,见风转舵是我们的第二大罪。
      群体机会主义,成了我们放弃责任的理论前提。这该死的前提追逐变幻的风云,而不顾坚实的大地。而你的启示却说,不付代价、逃离风险的投机,只是庸人的习性。你的光芒使鼹鼠怨声载道,诅咒不绝;然而,为了大多数鼹鼠的快乐和利益,就该消灭太阳的光辉?就该批判地洞外面的世界?群体机会主义的瘟疫,不该被奉为现世的宗教。假冒为善的权力信条,岂能成为奴隶的良师益友?强行的解放,是最致命的奴役;而挽救自杀者的生命,乃是对他最巧妙的打击。
      在群体机会主义下,我们像是精神错乱,又像不可救药的衰弱,仿佛具有多重人格,唯独没有不败之地的美德;我们以愚蠢来祝福愚蠢,以才智来扼杀才智,以昏庸为明智,视酒鬼为清醒,把幻觉当真实,称丑陋为美丽。在我们的周围,生活与纵欲划上等号,得失与善恶同日而语。因为我们忘却了你,你才是生命的范本。
      三,我们的悔悟说,分裂物我,是我们的第三大罪。
      自我意识把人分裂为“主体与客体”、“精神与物质”、“过去与现在”……完整的世界炸碎了,惶惑成了现代的时髦,我们的心态与矛盾同义,身首异处是我们的实况。这时,你来了,一举结束分裂的两难。消除多余的自我意识,乃是新生活的起始。从此,我们学会了谦卑,以便容纳新风的吹拂。在这些严密封闭的脑袋里,曾经塞满多少骄矜、沉重、野心、自以为是的幻觉。结果,我们仿佛是为了供养这颗被尊为头脑的该死顽石,才活著的。
      “天生的蜡烛”于是成为我们的别名。有潜能,但却不点不亮的蜡烛,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在绝对无声的寂灭中,想燃起最后的光,但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了。贫瘠的燃料、虚弱的意志,并不能拯救我们;只有把自私的潜能作为菲薄的献礼呈给你,才能获得开拓的奇遇。当我们放弃了渺小的希望,希望的对象才以漫不经心的步态走近我们。我们看见,在头脑冷峭的同时,心地变得温馨。
      一无遮拦的刺骨寒风,横扫千里沃野。利欲熏心的功名,击倒多少才智。它包围、冲击、席卷,把精英从生长之地拔起、剪除、焚烧。你以冷冷的微笑,掀起炎热的尘暴;你以透明的心灵,洞察浊暗的世情。再顽固的人也会在你的微笑中转化;再僵直的理,也会在你的透视下弯曲。你的笑,从我们心底逐去寒意,你的一瞥,搅乱我们最执拗的意志。----这不是死亡,而是烛光汇集到宇宙的粲烂中……你的微笑,霹雳历史;无声,激荡空前的暴风雨。
      明道者“不窥牖,见天道”。知天道,安时处顺、待时以成。----对于你的王业,一千年的等待、一万年的期望,并不漫长。事业越伟大,经久不息,需要的生成时间就越长,索取的精神力量就越大……这甚至可用力学予以推算。你的事业,不被政治领域所限,而打通一切隔阂、融汇艺术与道德于一炉,仿佛奇异的脸谱,游漾著谜一般的微笑……
      四,轻易承认失败,是我们的第四大罪。
      我们对精神形式的认识、承诺、崇敬甚至无条件地服从(有条件要追随,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追随)等等,是否虚伪的作态?或不自觉地欺骗?
      这些智慧(认识)、勇气(承诺)、情操(崇敬)和忠忱(无条件服从)----终究还是有条件的。这条件,就是相信精神形式的最终胜利。当精神形式的胜利形象开始动摇的时候,我们的智慧和勇气岂是不会破裂的?我们的情操和忠忱岂是不会泯灭的?……那时,我们将现形为一群急功近利的动物。
      急功近利除了导向卑劣行径,还能怎样呢。当人们刚刚看见或仅仅依据谣传就认定你已经失败的时候,你的神奇光辉就陡然褪去,人们就信心破裂有如溅落的瓦碎。人们会以你的失败为口实,来逃避对你的义务,解除对你的誓言……一群多么卑劣的生物。其实,你不会失败,你的出现本身,已经构成不可逆转的胜利。
      人心就是这样个个无底的陷阱。你警惕人们的无常,人们既对成功眼红,更对失败眼黑。成功使人们浮肿,失败使人们萎缩。你警惕这些陷阱,既不让人们在成功中陷得太深,也不让人们被麻烦缠得太紧。
      五,深入的悔悟,导向彻底的自新。但我们的惰性却阻滞自新,阻滞我们认识你、体验你的性情。这是我们的第五大罪。隐居原是可喜的,但落伍却是可憎的。阻止我们随你涉入生命的洪流者,就是我们一直生活其间的可怕境况。被惰性攫住身心的奴隶,不能悟出奴隶的境况,新的自由与生命,是不会降临的。
      宇宙的精神形式,伟大光辉的示范,作为类的人们无从模仿、学步,但你怵目惊心的存在,却是不甘沉沦者的最高启示。命中注定,这超越符号的启示,迟早刺中人的生存形态,并像分泌物一样化合新历史,闯开重重闭锁的众星座。
      崭新的结构由你而来,这就是你。一切新生命,都是由此及彼,又从彼回到此,尤如潮汐是大海的自我否定,尤如日月的升沉是宇宙涡流,尤如一万条银河、一亿团星云,在无限的错乱中,死生相继。
      六,我们曾经视而不见,见而不信,于是我们像对待陌生人甚至像对待敌人一样,来胆大妄为地考察你,把揣测、刺探甚至怀疑,当作自己智能程度的一项证明。这是我们的第六大罪。它发达到难以赎取的地步,而比这罪过本身更重的还是它的造因:人性深处的猜忌、贪婪、固执、怀疑、推卸责任,其程度足使人永劫不复,落入“自称为解放的更大奴役”。当我们以解放者自居的时候,也就是落入彻底奴役的时候。根除奴役状态,超出人的能力以外,除非朝向你难以证明的神能。
      七,崇拜凡人或凡人创造的观念、符号、事业、偶像,是我们的第七大罪。不论是谁,具有多大的权威、光荣、力量,都不能担当他人的祀拜而免于骄矜、松懈、腐朽。尤其社会之子、文明的生灵,无异受到豢养的圈生动物,是野生动物和自由生灵的某种退化(异化)形式。不论他是谁,不论有怎样漂亮的借口,只要他公然登上受拜的尸位,就沦为一个淋猴而冠的篡夺者。国家利益面临的特殊需要,是不能成为个人崇拜的借口的;否则,等于证明这些从事沐猴而冠仪式的,正是一群劣等民族。只有劣等民族才自我神化,自我崇拜。唯物之恶,莫此为甚。
      我们的罪恶,并非能力不够,而是私心太多。私心才是无能的根源!“纣有臣亿兆,亿兆心,朕有臣三千,惟一心。”这就是周武王的胜利之本。劣等民族的标志,就是自私心压倒了公益心,内斗代替了合作;像四溢的熔岩那样覆盖了生命的沃野。熔岩的热情,导致死样的秩序统治世界,这并不表示黄金时代的降临,相反,文明与私心所结成的一致,将毁掉自然与公益陶冶的多样----这就是人们蔑视劣等民族的理由。所以,“现代教育”以提升智能为主治方向,乃是南辕北辙的错误;而它以“德育”为名,所制造的公益心则是十分虚假的,正是这种所谓的公益心引起了大规模的战争、社会迫害、歪曲天性、破坏自然资源、毒化生存环境……虚假的公益心(如国家至上的偶像崇拜),是扩大私欲的幌子,它以集体的名义恶化私欲,并制造越来越多的劣等民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