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三部
   精神形式的人性
   
   第四十九章
   一代代生老病死
      一代代生老病死,一朝朝喜怒哀乐,一圈圈文明涟漪,一座座空寂的神殿……其意义何在?它们的意义在于,精神形式的永生常在。当文明陷入僵局,精神所预告的灵性力量,就勃发了。
      身与道原是一件,至尊者此道,至尊者此身。尊身不尊道,不谓之尊身;尊道不尊身,不谓之尊道:须道尊身尊才是至善。
      ----王艮:《答问补遗》
      两脚书橱、专家学者,视本能的冲动为低级可耻,唯有精神形式,作为人类的生机、共有的良知,集力量与善良于一身。人生在世的主要活动是为应付本能的压力;而良知的焦渴就是精神的体现。其馀千头万绪,千变万化,不过是些气候而已,万变不离其宗。神秘的源泉是内在的,环境只是点化;他的坚忍是从千万年的元气来的,不是修养获得的。他的功德,不过是把元气纳入一个河床(形式)罢了。依托这元气,他成为宿命论者。“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
      疯狂的暴君、上帝的鞭子,也许善终;有罪的反倒是怯懦的人性。反观那些伪装的惰性,自封和平主义,声称替民谋福的安琪儿,无私无欲的机器人……但是精神的旋风,要剥弃这利他的鬼话。他不助沉沦,要培育活的树木,而不是浇灌无底的树洞。他不为败叶打气,也不雪中送炭。生命的循环,不同于生命的阐扬;奇异的宝座,可以包容相反之象。他的品格留给上天,在彼岸而不在人间,是晴朗的天意而不是污染的大地,使得----
      圣人无所不知,只是知个天理;无所不能,只是能个天理。圣人本体明白,但不必期的,圣人自不消求知;便去尽个天理。
      ----王阳明:《传习录》
      天子无常性,以天理为常性,“不断向自己发动战争”,讨伐自己一如讨伐世界、讨伐外物。他以旁观者的超然、外科医师般的冷酷,对待自己。“变动不居,同流六虚。”----如幻化,如实在,呈现另一面存在。那伟大的元宰,岂在寻常的事物上浪费情感。稀有金属的珍贵,钻石的闪光,云行雨施,神明之德,不凝滞于物。
      不凝滞于物者!一切革命都不能达成良好的社会状态,因为一切成功的革命,其实都是革命状态的自然消失!也就是消除革命的肇因----回眸历史,没有一个革命可以达到预期的意识形态纲领;但一切革命多多少少实现了运动自身,从而消耗了过多的脂肪,净化了腐臭的社会空气,以新的密码做成新的耐用结构。
      宇宙密码的化身,也就是革命的化身,其智慧足以照亮生命的要点。他的感染有宇宙的渊源(革命是传染病;有证据表明,最有杀伤力的传染病甚至来源于陨石!),他倘佯宇宙的极地、生命的深渊,他逍遥在布满栅栏和疑惧的大地,生出一望无际的绿草茵茵。
      夫无为之体大矣!
      天下何所不无为哉!
      故自天子以下至于庶人,下及昆虫,孰能有为而成哉!是故弥无为而弥尊也。
      ----向秀:《庄子注》
      天体运行,无微不至的元气,不是感召他人,而是鞭笞自己,永久的动力,永久的青春,转形易位,不绝如冰山,如青草,如天河。此情此意,像上帝的密码一样催开时间之花。伟大的成见,易易不易的悖论,犹如反讽的明镜。
      众神之父!众神之母!把不可见的奥秘,作成可见的动力、真理和目标;诱导人们向那不可破译的谜底,他的人性瞬息万变,仿佛神性的道路。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三部
   精神形式的人性
   
   第五十章
   一个流浪者将要兴起
      一个流浪者兴起,他即将“通天下之志”。他的生活,是流浪。他的心神,是流浪。他的命运,是打破隔阂。为此宇宙规模的事业,他不但身体流浪,而且心镜飘逸。他以此为荣,以此为他永远的德充符。
      当此礼崩乐坏、斯文尽扫的现代中国,我们终于获得空前的自省,面对永久的虚无……除非你让上帝驻进空虚的心灵,没有什么再能安慰你;除非你沉浸在冲浪的颠簸中,“我非常喜欢这种运动的感觉。”他说。无情义的流浪者、非传统的自大狂,他不眷恋过去、也不缅怀死灰,已经飘逝的一切,只是王子杀死的恶龙。他真的无畏?面对无边的未来和永久的虚空。除非,他确知在虚空之后,是永恒的家园。
      人生的最低存在是求生(性爱与生殖也属于求生活动,意在种族绵延),人生的最高存在则为游戏。“优哉游哉,聊以卒岁”----这是低级的凝视,而中级的凝视则体现为创造的试验;至于高级的凝视,则为仰望星空、崇敬上帝。如果游戏被禁止了,创造被压抑了,仰望被干扰了,人性的高贵面也就无从安置。人性的低劣,仅以求生为满足。游戏、创造与仰望的冲动,必让给破坏的、复仇的、盲目发泄的力量。这就是人的悲剧所在,“以暴易暴”、“以恶抗恶”,起源于此!
      和平主义的偏执,把非恶主义当作人生目标加以追求,是因果倒置。非恶并不能使我们向善,除非代之以仰望的态度。为了最高存在状态(我们称之为“神”、“上帝”),可以放弃最低存在。
      苦难,源于日新其德与外部世界的冲突,他为此不得安宁,对另一世界(上帝的国)的神往,使他孤独日深。于是,他以剧烈的运动折磨自己,特殊的天赋使他化痛苦为力量,像蜜蜂产蜜,像盘古使自己的遗体成为世界……他在救世的同时,顺帝之则。社会阴霾使他的创造体现为破坏。在历史滞胀中,他的破坏成为空前的祝福、丰盛的创造。
      屠戮原不是生养,但他的屠戮却不失为生养,“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五十一章)
      他是道、他是德。他是物、势的宗主。
      永恒者因此要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这同样适于他。
      他偶尔来到世间,完成使命,然后回去,汲取能源、灵感。他与周围的人际关系基于爱,有时他也在人情世故的罗网中,直到必须离开的日子。“我们的永恒者”并不属于我们,他是我们的,恰恰是因为他不属于我们。“其出弥艰,其行弥远。”令金石蒙尘的事,不是时间的流逝,而是使一切雄图化为灰烬。在刻度以内成就行程,有如垃圾作业。结果,精英扮作小丑或偶像;自由精神屈从世俗法律。情形如此,“不能征服一切,终必丧失一切。”
      他的运动不是来自上层,而是来自下层;不是来自文化的正统,而是来自文化的异端:对父辈正统的反叛,造就了革命。他的支配,不是由上而下的权能,而是由下而上的引力。这样的命运,拒绝蜕化为统治者。权贵只知物力的控制,精神形式注重心力的激发,以完成社会的过电。
      世上一切有力的统治阶级,都是从贱民中兴起的。而家室之累,则把他们再度拖入腐败的深渊。消除腐败的根本措施,在于限制“国”与“家”的合一程度。家天下者反此道,常以“爱国如家”的劣迹,把国变成了家产。
      只有降低“家”对“国”的侵蚀,才能制约人的贪欲。
      他离开阴暗的文明底层,登上狂风烈雨的金泥泰山顶,拒绝了中产阶级的庸庸碌碌。
      是人但不是常规的人,而是危机之父。《楚辞.天问》所谓“帝降夷羿,革兹夏民”的受天命者。他是金钥匙,解除危机、打开城门,以不可思议的直觉,召唤自然、顺应天人。“慎徵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叙;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书经.尧典》)这话语是写实的,决非溢美之辞。
      他的顺应是创造的出击,他带来的创伤仿佛印记,构成世界的经纬、社会的出路。他的消息,破译密码,转换人文。他是烈性炸药,对世界与自身一视同仁;一切既得利益集团,对他的诞生无比憎恶,甚至恐惧,必欲杀之而后快。他们的崇拜仪典,是出自利用的阴险,而非醒悟、更张。
      群众的惰性,象肉芽扎在本能中,除非“改造思想的前提是割掉脑袋”,否则,那根是拔不掉的。毛的改造运动而今安在哉?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可怜相。
      群体,永远疑惧、排斥精神形式,本能地制造阻力、设置危险,迫使他披上庸俗的彩饰。而他呢?
      感觉到历史就在自己身上流溢,世界的巅峰正是他的颤抖,他的梦想就是历史先兆。真正的奴役是感觉不到的压迫,因为更激越的浪,需要更狭窄的龙门。会聚并释放,投入一场史诗运动,摧枯,拉朽,他埋伏龙种,他屠戮黄龙,还我苍天。变千年的魔瓶,为天子的摇篮。
      温良恭俭让的天使,不是他的爱好。他活著,不是单靠食物,而是靠上帝的话语、密码。这宇宙信息,独特的光合,治愈各种行为的软骨、思想的缺钠。他的渗透性,水到渠成,进入每个细胞。
      历史为证,“现代化”这飘忽的幻念,不能充当人的守护神。他不在人生的缝隙中讨生活,寄生虫,亡国奴,怎能簇拥前来?形形色色的人们,钻入缝隙,蝇营狗苟。戴各色面具,跳各样舞蹈,他们烦恼寿命太长,所以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打发时间、麻痹生命的,称为“事业”,所以灵魂堕入地狱的比重,事业家更大;他们逢场作戏,使世界成为笑柄。药渣的功用,是让生命的短促,做夜露,滋润荒芜的早晨。
      责无旁贷的精神形式,只对良心负责,因此代表宇宙说话,所以《尧典》说,“肆类于上帝,(示)堙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这是在断定献祭的责任、祈福的权力。
      “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这是向人类的酋长们发布上谕。
      危机之父,就这样克服了危机。
     
   
   中国精神形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