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谢选骏文集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二部
   精神形式的神性
   
   第三十三章
   精神形式,生于乱世
      人们能够容忍儿童的天才。但是当这个儿童长大成人以后,他的天才就不能为人所容了……因为在成人的世界里,嫉妒和金钱占据了支配地位。精神形式,就是要在成人世界之上,再置一个更公正的权威与监护者,以便成人也能像儿童一样受到宽容。精神形式在这种意义上,要化育一代不知嫉妒的蛮人,不仅要野蛮其体魄,而且要野蛮其精神。尤其,为野蛮其体魄,必先野蛮其精神!要创造一种充满原野芬芳的清新,然后新的物种方能倘佯其间,昂首阔步。所以耶稣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在那个世界上最大,你们若不是变成小孩子的样子,断不能进天国。”(《马太福音》)此时,也仅仅是在此时,生命该是高于一切。思想、艺术、甚至征服世界的壮举,都不过是其附庸。附庸风雅,尚且遭人诟病;附庸腐臭呢,算是什么?
      衰弱的人,萎靡的人,创不出精辟的思想、奇异的艺术、辉煌的征服;甚至理解不了它们……他们的盛衰枯荣,仅以肉体机能的度而量。衰弱萎靡的人即使面对奇迹,也不会惊叹。其实,惊叹才是始点,能够受到震撼的心灵,方能重新组合世界,能够鲸吞伟大事象并理解高级文化的心灵,包藏“病态的内在”!否则,粉碎万物又再造万物的宇宙潮汐,怎能与之共鸣?这内在之美,驱动世界史。这内在之美,鉴别一切英雄----这内在之美,将抵达精神形式。对此,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个世纪的时间,方能领会。
      他无缘得见他的国度,他已无法等到自己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他不能亲自品尝辛劳的播种,因为他是精神形式,他代表根本的转折、新奇的生成。在他的梦中,他的国熠熠发光……若是他的国真的降临了,也不会有这般美丽的?他的思想比任何现实,更现实,因为他的思想带有强烈的抗时间性、超现实性和预知功能。凡是他说了的,迟早会来临;凡是他默示的,就成倍偿还!他留给世界的遗嘱,是一部无字天书,需要无数智者去破译。他的遗嘱不能在他的话语中寻章摘句,而要从他的全部生存状态去发现。
      为精神形式的降生,
      有时,需要一个历史的事变。
      为一种思想的传播,
      有时,需要世界本身的摇撼。
      他的心冰封如铁,
      他的书纯净似雪。
      他像一泓不可测度的水,
      闪烁著令人神迷心醉的奇辉。
      他是偶然性的使徒,他是必然性的物主;
      他带来必然的谜,他树立偶然的帆。
      他酷爱危险,因为危险中有新意,有契机。在险象环生中,他不但面对一切惊涛,还要面对惊涛之下的暗礁,而后者悬念般的恐怖,更使众多勇者闻风丧胆……他的冒险是自寻的危难,而非迫不得己的应付。生命的潜能从深部激发,这时,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已开放!宇宙的灵气与之交流,迸发能量!冒险使他净化,喷放他的郁积,并使世界兴奋若狂。他激活、释放那凝缩在天体之内的宇宙力量,造成世界革命。他克服了轨道的惰性,“首出庶物,万国咸宁。”(《易经.乾卦》)
      他如此厌倦生活,极力摆脱无聊刻板的重复,生存的要义不是谋求、取得,而是赐予、施舍。目的、建树、事业,飞得再高,也有落地的一天;他的飞行,并非博得世界的喝彩,而是心灵之美的外溢。他的内心,秘藏底片;他的映像,被永不止息的易化反复涂改。万棱心镜,是从大象折射的,建立垂范的表率,是他多重的道路。斜行的雨线,不能规矩大地的绵延。玲珑晶莹的天图,不在诗人、哲学家的心中诞生。翩翩的风度,窈窕的气质,并非精神形式的见证。
      精神形式,生于乱世。他的全部背景,来自失序的时代,来自人对宇宙主宰的背叛,来自宇宙主宰对人的救赎。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庶民受虐,如是,他投影于苍茫凄苦的波涛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他生在将乱末乱、将治末治的年代,他或败而垫底历史,或成而变为碑记:集二美于一身的千古之谜。……
      文明流到今日的中土,已经衰靡无力了。快乐与痛苦、幸福和悲伤,丧失了原有的反差。一切的一切,都过于成熟,变为习惯与程序。人的情感,则两极分裂,或缩为自保的本能,或演为害人的阳谋。于是,阳奉阴违、曲线救国,成为生活的要素。对如此的病,现代医学无能为力,极权政治则越治越重。看来,只剩下痛予针砭甚至釜底抽薪一途,或可大显身手。精神针灸,甚至庖丁解牛,是人的健康难以缺少的。
      多方刺激比之墨守成规,更能使人年轻。他的信仰是,活过不逾矩之年,是开拓者的大忌,富于社会价值的,往往缺少历史意义;富于历史的价值的,常遭社会的折磨。历史后浪于前浪,后浪若不撕碎前浪,如何形成新潮?故两种价值间,调合的时候少,冲突的时候多。只是在移易者身上,统一的价值才能实现。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所以,间隔的四百年中,人们都沉沦在价值分裂中,或因社会需要而放弃历史责任,或因历史责任而抑制社会需要。多数人对社会价值有本能的直觉,对历史价值则置若罔闻。社会价值表上,名列正负两极;历史价值表上则只有绝对值。每个人,作为材料迟早是牺牲的,何不出之以“更隆重的仪式”?
      乐于讨饭的人若能终生乞食,该是多大的自我满足!
      甘心为盗的人若是死在绞刑架上,该是圆满的句点!
      被民族遗弃的民族英雄如文天祥者,死在“城廓人民半已非”的北京,该是欣慰?还是嘲讽?而上帝之子耶稣基督则在十字架上完成他神秘的工作。得其所,就是对空间和时间的终极把握;救世主受难的时代,就是他取得伟大胜利的时代?不得其所,被时间遗弃,在空中徘徊,像是彼得那样三次不认主。
      运动是趋势,运动得厉害,影响也越大;运动得深入,就能预兆精神形式?因为精神形式,就是激起最大运动的要素。
      怎样打破程式化的压迫?怎样从动物生活的轮回下挣脱?怎样从社会的困扰中闯荡出来?这是任何出类拔举的人渣,不得不面对的世纪性难题。所以,天才的大部分精力,并非花在“道”的大业上,而是耗在“器”的干扰中。成功的抵抗,耗去过多的精力,可使人的真正业绩变得贫血、萎缩乃至崩溃。这就是现代灵魂的进退维谷?但还是要努力去做!即便成不了气候,也要抵抗到底。这本身就有引力,不是牺牲,而是诱惑!
      谁控制环境,主宰潮流演变的方向?
      如同巨树的根须抓住泥土,直到坚挺的磐石。他与环境协和无间、浑然一体,汲取世界的精华,转化他的光与德。生机注入新的图景,雄姿英发。他并不超然物外,岂容敌害悄然逼近。他不是哲学的理想、文明的乔饰,他不慕虚名而处实祸。哲学不是客观的认识,而是压倒对手的智能。甚至在欧洲人标榜为自然哲学、实证哲学、逻辑论或科学哲学的思想中----也有角斗战士的荫蔽存在!能否“压倒”生死攸关,“认识”是其短剑,“论证”是其盾牌;他扎根在土壤里,他效法地表以下的根部,坚定、盲目、固执,甚至黑暗、肮脏、潮湿……但并不迷误。地表以上的茎、干、枝、叶,虽然出尽风头,但只能任人采撅吞食甚至燃烧,有如驯顺的奴仆……他爱植物,不仅因其娴静、清新,还因植物能抓住土壤、改变土壤,在同化中,使自己也使土壤变得崭新。然而,他也娴熟逃避的艺术,善于迅速变化行为的场所----避开阻遏、刁难的旧场景。
      他的精力太充沛,他的想像太雄奇----从模仿的境地升腾,现形为不知疲倦的造物主。他不满足于,做一个崇拜者、追随者、听命者。对于他,崇拜是一场演习、一次熏陶,一个即兴的野游、无伤大雅的过程,但并不是归宿。
      他把绝地天通的心,作为世界的始点与支点。统治集团能在先天选育,后天培养,但种族与文明的体现者,由谁来培养?不以肮脏的手,擦拭干净的眼睛。视塑料为顽石,视人欲为天理,奉转瞬即逝为万古常春----是类与集团的人,所拥有的根性。世界的参透者,在他们看来无异于永不成熟的孩子;但唯其不成熟,才能结出累累硕果,进入成熟的金秋。
      历史是个阴阳葫芦,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只有装入者知道。葫芦里有一个孩子,该给他怎样命名?生物学家不知道。新的名号,灭绝旧的种族。苍天既死,当立的黄天就是新?王朝末路,新的服色变质人民。
      那三位来自东方的博士,明白区别,各执神泉一端,前来分解西方的凯撒。凯撒曾以滴血的双手,为自己披上王袍,但他的万神殿和他的军团一样,转瞬即逝,不为万世法。而踏平了凯撒的力量,却创造了一个个更大的凯撒,可以鼓舞风暴,化解战阵。他们把生活当作一种操练,把人们珍视的价值当作有趣的拂尘,把死亡当作壮观的戏剧,巧妙穿插世界的参透。阴云迷雾、玲珑美玉,在他身上,达到无边的融和。
      ----他说,天籁不是放任、纵欲,如魏晋名士的亡国灭种。天籁是复性,是抹去环境的尘埃。为此,他反对惠能那完美无瑕的虚无主义,惠能的美丽是在逻辑上无可挑剔,但在逻辑以外,却像佛教其他宗派一样不能生育,成为绝响。
      天籁的发扬,流动的等级。交响乐章,在此天庭行云、大地流水的梳理下,净化亵渎神灵的机械文明!开刀的时机,业已成熟?消弥人患者,以自己的天性,为宇宙的使命。他解缚乱世,狼烟滚滚;建树坠地,打开封闭的闸门。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二部
   精神形式的神性
   
   第三十四章
   古老的符瑞
      古老的符瑞,常新的潮水,无形的大地正在逼近……这时,如果无法说出,更无法写下----将是何等的焦虑。尤其因为,生命力正在离我们而去,整体的宇宙(自然的、历史的、思想的宇宙,生命的、人类的、有灵的宇宙)正离我们而去。在这一时刻,只有书写能抗拒这离去。所以耶稣上十字架的前夕,要门徒通过分享他的血和身体,来纪念他。不仅在空间上(如语言的祈祷和仪式的沟通),而且在时间上(“封神”、“金泥泰山顶”,从而“遥接百代”),完成感觉(人)与实体(天)的合一。只有合一,才能抵达种族与文明的大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