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谢选骏文集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二部
   精神形式的神性
   
   第三十三章
   精神形式,生于乱世
      人们能够容忍儿童的天才。但是当这个儿童长大成人以后,他的天才就不能为人所容了……因为在成人的世界里,嫉妒和金钱占据了支配地位。精神形式,就是要在成人世界之上,再置一个更公正的权威与监护者,以便成人也能像儿童一样受到宽容。精神形式在这种意义上,要化育一代不知嫉妒的蛮人,不仅要野蛮其体魄,而且要野蛮其精神。尤其,为野蛮其体魄,必先野蛮其精神!要创造一种充满原野芬芳的清新,然后新的物种方能倘佯其间,昂首阔步。所以耶稣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在那个世界上最大,你们若不是变成小孩子的样子,断不能进天国。”(《马太福音》)此时,也仅仅是在此时,生命该是高于一切。思想、艺术、甚至征服世界的壮举,都不过是其附庸。附庸风雅,尚且遭人诟病;附庸腐臭呢,算是什么?
      衰弱的人,萎靡的人,创不出精辟的思想、奇异的艺术、辉煌的征服;甚至理解不了它们……他们的盛衰枯荣,仅以肉体机能的度而量。衰弱萎靡的人即使面对奇迹,也不会惊叹。其实,惊叹才是始点,能够受到震撼的心灵,方能重新组合世界,能够鲸吞伟大事象并理解高级文化的心灵,包藏“病态的内在”!否则,粉碎万物又再造万物的宇宙潮汐,怎能与之共鸣?这内在之美,驱动世界史。这内在之美,鉴别一切英雄----这内在之美,将抵达精神形式。对此,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个世纪的时间,方能领会。
      他无缘得见他的国度,他已无法等到自己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他不能亲自品尝辛劳的播种,因为他是精神形式,他代表根本的转折、新奇的生成。在他的梦中,他的国熠熠发光……若是他的国真的降临了,也不会有这般美丽的?他的思想比任何现实,更现实,因为他的思想带有强烈的抗时间性、超现实性和预知功能。凡是他说了的,迟早会来临;凡是他默示的,就成倍偿还!他留给世界的遗嘱,是一部无字天书,需要无数智者去破译。他的遗嘱不能在他的话语中寻章摘句,而要从他的全部生存状态去发现。
      为精神形式的降生,
      有时,需要一个历史的事变。
      为一种思想的传播,
      有时,需要世界本身的摇撼。
      他的心冰封如铁,
      他的书纯净似雪。
      他像一泓不可测度的水,
      闪烁著令人神迷心醉的奇辉。
      他是偶然性的使徒,他是必然性的物主;
      他带来必然的谜,他树立偶然的帆。
      他酷爱危险,因为危险中有新意,有契机。在险象环生中,他不但面对一切惊涛,还要面对惊涛之下的暗礁,而后者悬念般的恐怖,更使众多勇者闻风丧胆……他的冒险是自寻的危难,而非迫不得己的应付。生命的潜能从深部激发,这时,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已开放!宇宙的灵气与之交流,迸发能量!冒险使他净化,喷放他的郁积,并使世界兴奋若狂。他激活、释放那凝缩在天体之内的宇宙力量,造成世界革命。他克服了轨道的惰性,“首出庶物,万国咸宁。”(《易经.乾卦》)
      他如此厌倦生活,极力摆脱无聊刻板的重复,生存的要义不是谋求、取得,而是赐予、施舍。目的、建树、事业,飞得再高,也有落地的一天;他的飞行,并非博得世界的喝彩,而是心灵之美的外溢。他的内心,秘藏底片;他的映像,被永不止息的易化反复涂改。万棱心镜,是从大象折射的,建立垂范的表率,是他多重的道路。斜行的雨线,不能规矩大地的绵延。玲珑晶莹的天图,不在诗人、哲学家的心中诞生。翩翩的风度,窈窕的气质,并非精神形式的见证。
      精神形式,生于乱世。他的全部背景,来自失序的时代,来自人对宇宙主宰的背叛,来自宇宙主宰对人的救赎。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庶民受虐,如是,他投影于苍茫凄苦的波涛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他生在将乱末乱、将治末治的年代,他或败而垫底历史,或成而变为碑记:集二美于一身的千古之谜。……
      文明流到今日的中土,已经衰靡无力了。快乐与痛苦、幸福和悲伤,丧失了原有的反差。一切的一切,都过于成熟,变为习惯与程序。人的情感,则两极分裂,或缩为自保的本能,或演为害人的阳谋。于是,阳奉阴违、曲线救国,成为生活的要素。对如此的病,现代医学无能为力,极权政治则越治越重。看来,只剩下痛予针砭甚至釜底抽薪一途,或可大显身手。精神针灸,甚至庖丁解牛,是人的健康难以缺少的。
      多方刺激比之墨守成规,更能使人年轻。他的信仰是,活过不逾矩之年,是开拓者的大忌,富于社会价值的,往往缺少历史意义;富于历史的价值的,常遭社会的折磨。历史后浪于前浪,后浪若不撕碎前浪,如何形成新潮?故两种价值间,调合的时候少,冲突的时候多。只是在移易者身上,统一的价值才能实现。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所以,间隔的四百年中,人们都沉沦在价值分裂中,或因社会需要而放弃历史责任,或因历史责任而抑制社会需要。多数人对社会价值有本能的直觉,对历史价值则置若罔闻。社会价值表上,名列正负两极;历史价值表上则只有绝对值。每个人,作为材料迟早是牺牲的,何不出之以“更隆重的仪式”?
      乐于讨饭的人若能终生乞食,该是多大的自我满足!
      甘心为盗的人若是死在绞刑架上,该是圆满的句点!
      被民族遗弃的民族英雄如文天祥者,死在“城廓人民半已非”的北京,该是欣慰?还是嘲讽?而上帝之子耶稣基督则在十字架上完成他神秘的工作。得其所,就是对空间和时间的终极把握;救世主受难的时代,就是他取得伟大胜利的时代?不得其所,被时间遗弃,在空中徘徊,像是彼得那样三次不认主。
      运动是趋势,运动得厉害,影响也越大;运动得深入,就能预兆精神形式?因为精神形式,就是激起最大运动的要素。
      怎样打破程式化的压迫?怎样从动物生活的轮回下挣脱?怎样从社会的困扰中闯荡出来?这是任何出类拔举的人渣,不得不面对的世纪性难题。所以,天才的大部分精力,并非花在“道”的大业上,而是耗在“器”的干扰中。成功的抵抗,耗去过多的精力,可使人的真正业绩变得贫血、萎缩乃至崩溃。这就是现代灵魂的进退维谷?但还是要努力去做!即便成不了气候,也要抵抗到底。这本身就有引力,不是牺牲,而是诱惑!
      谁控制环境,主宰潮流演变的方向?
      如同巨树的根须抓住泥土,直到坚挺的磐石。他与环境协和无间、浑然一体,汲取世界的精华,转化他的光与德。生机注入新的图景,雄姿英发。他并不超然物外,岂容敌害悄然逼近。他不是哲学的理想、文明的乔饰,他不慕虚名而处实祸。哲学不是客观的认识,而是压倒对手的智能。甚至在欧洲人标榜为自然哲学、实证哲学、逻辑论或科学哲学的思想中----也有角斗战士的荫蔽存在!能否“压倒”生死攸关,“认识”是其短剑,“论证”是其盾牌;他扎根在土壤里,他效法地表以下的根部,坚定、盲目、固执,甚至黑暗、肮脏、潮湿……但并不迷误。地表以上的茎、干、枝、叶,虽然出尽风头,但只能任人采撅吞食甚至燃烧,有如驯顺的奴仆……他爱植物,不仅因其娴静、清新,还因植物能抓住土壤、改变土壤,在同化中,使自己也使土壤变得崭新。然而,他也娴熟逃避的艺术,善于迅速变化行为的场所----避开阻遏、刁难的旧场景。
      他的精力太充沛,他的想像太雄奇----从模仿的境地升腾,现形为不知疲倦的造物主。他不满足于,做一个崇拜者、追随者、听命者。对于他,崇拜是一场演习、一次熏陶,一个即兴的野游、无伤大雅的过程,但并不是归宿。
      他把绝地天通的心,作为世界的始点与支点。统治集团能在先天选育,后天培养,但种族与文明的体现者,由谁来培养?不以肮脏的手,擦拭干净的眼睛。视塑料为顽石,视人欲为天理,奉转瞬即逝为万古常春----是类与集团的人,所拥有的根性。世界的参透者,在他们看来无异于永不成熟的孩子;但唯其不成熟,才能结出累累硕果,进入成熟的金秋。
      历史是个阴阳葫芦,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只有装入者知道。葫芦里有一个孩子,该给他怎样命名?生物学家不知道。新的名号,灭绝旧的种族。苍天既死,当立的黄天就是新?王朝末路,新的服色变质人民。
      那三位来自东方的博士,明白区别,各执神泉一端,前来分解西方的凯撒。凯撒曾以滴血的双手,为自己披上王袍,但他的万神殿和他的军团一样,转瞬即逝,不为万世法。而踏平了凯撒的力量,却创造了一个个更大的凯撒,可以鼓舞风暴,化解战阵。他们把生活当作一种操练,把人们珍视的价值当作有趣的拂尘,把死亡当作壮观的戏剧,巧妙穿插世界的参透。阴云迷雾、玲珑美玉,在他身上,达到无边的融和。
      ----他说,天籁不是放任、纵欲,如魏晋名士的亡国灭种。天籁是复性,是抹去环境的尘埃。为此,他反对惠能那完美无瑕的虚无主义,惠能的美丽是在逻辑上无可挑剔,但在逻辑以外,却像佛教其他宗派一样不能生育,成为绝响。
      天籁的发扬,流动的等级。交响乐章,在此天庭行云、大地流水的梳理下,净化亵渎神灵的机械文明!开刀的时机,业已成熟?消弥人患者,以自己的天性,为宇宙的使命。他解缚乱世,狼烟滚滚;建树坠地,打开封闭的闸门。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二部
   精神形式的神性
   
   第三十四章
   古老的符瑞
      古老的符瑞,常新的潮水,无形的大地正在逼近……这时,如果无法说出,更无法写下----将是何等的焦虑。尤其因为,生命力正在离我们而去,整体的宇宙(自然的、历史的、思想的宇宙,生命的、人类的、有灵的宇宙)正离我们而去。在这一时刻,只有书写能抗拒这离去。所以耶稣上十字架的前夕,要门徒通过分享他的血和身体,来纪念他。不仅在空间上(如语言的祈祷和仪式的沟通),而且在时间上(“封神”、“金泥泰山顶”,从而“遥接百代”),完成感觉(人)与实体(天)的合一。只有合一,才能抵达种族与文明的大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