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谢选骏文集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一部
   古代天子论
   
   第二十五章
   天子与他的四季
   宗教的天子----炫耀在宗教时代的晨曦中。
   他的春潮持续扩张,深入地表,把他推为不可触及的神。是春天的物侯,使他成为无所不能者。文化精魂的塑造,奠于此刻,一切价值的座定,示范于此,那扫荡世界的火眼金睛,只是他的仆人,在此雕镂。他的一,化为世界之最;他的无,切开世界的有。他的思虑,点出世界本身,仿佛以色列的古代神名----论者有谓《老子》“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博之不得,名曰微”中的夷、希、微----是绝大的神秘。因此无名就是他的名字。甚至连倭王也习得这样的思想,不冠姓氏。因为有姓氏者乃有局限(如局限于夏商周等种族文明)。有姓氏的帝王,注定要遭到易姓革命、王朝颠覆。
   宗教的天子崛起于政治冰期的晚景中。他是世界帝国的克星,岂能碌碌于小国寡民的事业?他嘲笑老聃李耳式的小家子气。他可以吞咽琐屑之事并消化之,他遭受现实世界的宰制一如心甘情愿地奉献,所以,他也无动于衷地抵御这宰割,蚁巢世界的无视,使他的蔑视增添了一层怜悯,一层种基于生命原欲的豢养----不因占有欲损害对世界的兴趣,而是因为驾驭历史、驰骋到无人之境的渴望。驾驭历史,不是影响社会;达到神圣,不必克服世俗。这超级隐士的隐居,不在林薮与朝市之间,他的圣所,是在仪式、教义与追随者的营垒中,是诚实与心灵的共舞!
   他象作物的种子,以自己的躯体做成遗传编码,催化种族与文明的命运,看不见、摸不著的影响,是最大的:冲破冻土的潜力,令世界惊诧不已;他在经籍图志、史乘传记的符号世界外,支配实体世界的进程。缘此,对天子----精神形式----世界征服者的崇拜(这对群众体现为一种符号崇拜),是对新生活的期待,是对育种过程的憧憬,是对宇宙精力的信赖。这样的天子,是有待其仆人去寻觅的,即,透过自身以体味宇宙的真情。这不仅需要在生活的体验中去找寻,并矢忠于他;也需要在历史的符号中赫然发见,并极力悟解。悟解,是崇敬的初步;崇敬,是悟解的完成。而学术意义的理解论说,不过是其注脚而已。
   对这种族的始作桶者和文明的发难者,是不该以利禄之眼去苛求其成功的,就此而言,初兵反隋的杨玄感要比移易隋鼎的李渊父子,具有更多的天子气。他碎尸万段,但每一段碎尸都象一块马铃薯一样,变成一路豪杰,十八路豪杰反隋锄暴:在此,杨玄感要比李渊父子,更具资格与暴君杨广相嬉戏。庞大的杨广不是渺小的李渊足以克服的;这空前绝后的情色暴君不仅以其荒淫弥合了中国的分裂,而且作为南北朝种族与文明合流的泥石流般的无道者,而载入史册。糜烂的杨广并不能使首鼠两端的李渊父子变成伟人。实践的成败,如何成为辨别真命的唯一标准?胜利者的宣传烟幕、人民大众的漫天呻吟----怎能被赋予莫须有的神性?
   南北朝,位于中国种族与文明的第二圈回的春天,从而受到宗教精神的深刻支配。正如五代隋唐为夏,两宋金元为秋,明清为冬,所以,称南北朝为“中国历史的第二次宗教时代”并不为过。顺延而观,隋唐五代的艺术精神、宋元的科学精神、明清的政治精神,对各自的时代亦具相似的主导性。
   宗教的虔诚,是春季天子之本质的本质。他是文化的核,虔诚则是他的心性。不论他游漾在宗教之春、艺术之夏、科学之秋、政治之冬----这虔诚都是万变不离之宗。他的诚,使天下得以归化。所以,南北朝时代,是中国传统中极为罕见的有国教的时代(另两个标本则是三代之殷以及当今二十世纪的又一轮)。春是夏的先导,宗教时代也如是导出艺术时代。艺术不是卖笑妇的腋窝,不是劳累者的相声,不是生活的回音壁----而是一股击倒生活、摧毁记忆、再造世界的力量。这力量当然只能来源于超级虔诚的灵府。这超级灵府,不是攀登顶峰而是创造顶峰,不是完成最高的表现而是规定最高的表现----种族的立法者要比文明的执法者,更近于他。不论他的表现是否合乎舆论与迎合民意,他都无意改换自己的命运。他知道关于舆论的笑谈,有权贵大言不惭地披露,”给你一笔钱,买下十八个报纸----就象娶了十八个小妾----我们就有舆论了。”如此民意,则昆虫界、两栖界、爬行界、哺乳界等一系列世界,无不弥漫各自的民意……尽管人类或许充耳不闻它们的语言!
   就创造(而非攀登)和规定(而非遵循)的意义言,张角比张天师具有更多的天子气;正如项羽对历史的激励要大于刘邦,失败者在历史中的综合力量,往往大于胜利者。历史原谅胜利者并为他辩护,但这并不等于他真的高尚。失败的英雄,往往不善于玩耍“人民的要求”,但这只是说明胜利的奸雄更加卑贱,更善于和矮人攀亲套近。而失败的英雄则以他旋风式的攻击,摧毁了旧时代的精神支柱,开启一个“没有他就不是这样的时代 ”!
   一旦完成自然的使命----他便隐退到出发点,以便下一次卷土重来,孵化另一个时令,奉献另一个主宰。他通晓自然的战略,故能立于不败之地;他娴熟地运筹退休的艺术,把一次惨败化为一场荣耀。
   艺术的天子----在文明的夏季狂烈地燃烧。这时,艺术的精神渗透在种族与文明活动的一切领域。为艺术而艺术,为艺术而科学,为艺术而政治,为艺术而宗教:艺术膨胀为万物的张力。这时的艺术,拒绝闭塞灵性A拒绝分化为科学主义;这时的气候,超越阀阅,包容万般的无私。
   艺术的天子,仿佛不及宗教天子的神圣,不及科学天子的冷酷,不及政治天子的凝重,但却有挥洒自如的塑造力、空前绝后的开拓力。他超乎寻常地直觉宇宙的脉搏,超乎寻常地把握和表现。在他之前,是混沌一片;在他之后,有种族与文明的喧嚣----他沉默,伫立在分水岭上。每当治世,他仿佛遗世独立,索居在无人之境;每当乱世,他的影响悄然波及人间----嗣后,不可估量的科学(在它面前,一切估量的尺度趋于消解)、无法研究的政治(在它面前,一切用以研究的立场与视角,变得可疑),都从他的吐故纳新之中来……
   专业意义的艺术家,是他毅然拒绝的对象。他的感应神奇、思绪真诚、观照无边际、领悟刺入宇宙的要害----以致没有表现途径,没有一种艺术的形式,可以略示其端倪。他是无言的艺术王。吞没群星的太阳!鸡群中独立的仙鹤,与鸡群不是同种;高山上盘桓一只猛鹫,看见了万条鲜鱼的眼晴不能囊括的现象;海洋在瞬间的沉静,拥有黄河、长江一万年的奔腾,所不能拥有的博大。他的无言,造就的不是摹本的艺术,而是世界本身;他用以创世的工具,不是笔墨刀斧,而是自己的躯体。他的创作,将是世界规模的“精发于天”(张衡《灵宪》);“合元出气,流精生一”(《文耀钩》)的赐福,如日月中天,川行不已!
   伟大的艺术,其前提并非自欺。所谓心理的幻景,对他乃是宇宙真象之披露。蔽于人而不知天的时代,因他的到来而结束。他的艺术不是赏心悦目之举,不为群众的么喝而发。瞒天过海,是宇宙创生的必由,是生命归化的自由。世界的创造力,在于顺天应人的同化。企图灌输自己不信的东西给观众,是拙劣的艺术家;希望世界产生己所不备的特性,是精神的黑洞。……
   艺术天子,何尝不是一位反艺术的艺术家?他的奠基以超理的野蛮回归文明的出发点。不是原教旨主义的出发点,而且是生存实况的起点,这样,他的一切活动都是拯救,他的一切言辞都是天书。他的人格是道德的指南,他的存在是种族的马刺。这冷静超群的观象者。
   罗马的尼禄、中国的杨广----也曾为了他们的艺术而死去。这是个人的罪恶?还是统治的暴虐?还是种族与文明本身的报应?抑或发自一种更大范围的自然机理?那差遣他们如此胡来的能量,使他们成了最高意义的“殉道者”和无道者。这些不为自己准备坟墓和殉葬品的艺术狂人,最终是以自己残缺不全的尸体,和恶贯满盈的名气,作成孤独的永恒之旅的唯一慰借。
   ----为转型时代的幻想而付出如此代价,是过犹不及呢,还是恰到好处?无论如何,那些令人不得不行注目之礼的君王们,正是如此创作历史并处置自身的,哪怕他们自己的感情也满怀颤栗,哪怕造反的群众作践他们并蔑称他们为暴君。当然,若是他们的艺术较为中庸,则顺理成章地被品评为圣主和明君。所以李世民和爱新觉罗弘历的诗,都平庸无奇,甚至令人作呕。这圣主与暴君的区别在于,在震惊世界的同时,闪电般完成系列创作,他的切实可靠,产生了信义和原则以及首尾一贯的坚贞不渝……他的艺术令人折服。千万人马投入狂热的旋涡,无畏的实验室,净化多余的渣滓。奥古斯都式的伟大的演员,无论扮演喜剧角色还是扮演悲剧角色,同样使他感到羞愧,更何况登台演出庸俗入时的闹剧?他唾弃任何表演----不论这有意的造作显得多么自然,以致达到以假乱真。他的艺术不为观众的娱乐,只是自发、自娱的运动。掌声或者嘘声,不能移易他的作为,笑脸或者怒容,不能影响他的思虑----千百万人能否得救,岂能与某个演唱会的成功相提并论?
   常识以为,秋季才是收获的季节。其实,春季自有春季的收获,夏季自有夏季的收获--夏季的收获,就是一颗颗活脱脱的人心?
   强有力的民心收取者,巧取豪夺,丰盛的掳获,不是目的,只是运化的良种。随意的休息,不是他的终点,只是更新轨道的契机。人心并不是争取来的,而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天数,甚至是以可怕的手段掠夺来的。坚持不懈的努力,机动灵巧的策略,其实也是天数之赐。
   仁政,只是人心归属的后果,而不象正义感梗喉的文献学者所断言的,是人心归属的出发点。行仁政,是要通过损害政敌的声誉来实现的;行仁政的程度,是以供养大规模的人质为条件。行仁政者,必无愧于民心收取者的尊号。
   他聚合散逸者、振作颓唐者、清洗变质者、播种优异者。他收获人心,就象收获山野里的果实;他运用之妙,就象一位制作标本的生物学者,为无所着落的人心,觅得依靠。
   科学的天子并不是科学的技师或顽冥不灵的科学主义者,而是科学时代(亦即文明的秋季)的开山坐标与主宰。理解他的科学,也是理解他的革命,科学时代,是革命与综合的时代,基于此而进行的再发现,即是对革命的描述。正是在这个时节,转型与革命,成为至高无上的伟业。这时,列国间彼此竞争的压力,不仅推动了各国内部的开放与自由,也推动了国际间的交流与纵横捭阖。“合纵连横”于是不仅是国际战略,也是文化季节的实况所激励并涌现的科技革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