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谢选骏文集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
   On Global Government
   第二部 欧洲失控
   Part II European Loss of Control

   第十四章 欧洲殖民体系的终结
   Chapter Fourteen End of European Colonialism
   一,苏联解体是欧洲殖民体系的东线崩溃
   1. The Soviet dissolution was the collapse of the
   eastern front of European colonialism
   二,东方阵营的瓦解并非西方阵营的收获
   2. The disarray of the East was not necessarily a gain
   for the West
   三,残存的东方阵营如何看待这一变局?
   3. How does the surviving eastern block perceive this
   historical change?
   四,唯一的地球不能再忍受破坏性的分割
   4. Planet earth can no longer endure destructive
   divisions
   五,全球化的核心是如何处理中枢与地方的关系
   5. The key for globalization is how to manag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enter and the periphery
   六,各种政治制度对全球政府的资源价值
   6. The Resource value of various political systems to
   global government
   一,苏联解体是欧洲殖民体系的东线崩溃
   1. The Soviet dissolution was the collapse of the eastern front of European colonialism
   一九八九年在中国六四事件的直接冲击下,欧洲殖民体系的东线──苏联集团开始初步瓦解。两年以后苏联本身宣告解体,虽然俄罗斯联邦残存下来,因此欧洲殖民主义的东线崩溃并未彻底完成、各个民族还没有从俄罗斯人的殖民统治下获得解放,但这一事件的意义已经远远大于“冷战结束”,因为冷战本身不过是欧洲殖民体系内部东西两翼(美苏)之间的内战,是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的延续。而苏联的瓦解虽然是“西方”(即欧洲殖民体系的西部阵营)的胜利,却不是欧洲殖民体系整体意义的胜利,而是其整体意义的失败。如此看来,二战以后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的斗争,作为欧洲殖民体系东西两翼之间的争霸,实在是一种走向彼此削弱的自杀行为!当然,从平衡而健康的全球化的角度看,这是必要的。苏联解体以后一年,一九九二年,日裔美国教授福山出版《历史的终结》一书,尽管运用了许多意识形态语言,但在我们看来,“历史的终结”其实只是“欧洲殖民殖民体系历史的终结”,是欧洲文明的没落给哥伦布时代画上的一个句号。
   早在一九八零年代早期,在中国大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与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双方既是朋友,又是论争的对手。争论的中心是围绕着德国人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所撰《西方的没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1918年出版),因为作者在书中提出,布尔什维主义违背俄罗斯人的民族性,所以不可能持久。作者甚至预言,布尔什维主义在俄国的政权,其寿命不会超出二十世纪。当时苏联集团势力强大,咄咄逼人,派出古巴侵入非洲,驰援世界革命;派出大军侵入阿富汗,还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这一预言看来十分遥远,丝毫不切实际。但是我们争论不多几年的历史却超乎一切活人的想法,而让久已谢世的历史学家窃喜:苏联奇迹般地瓦解了!当然,世纪初的这位德国历史学家完全没有意识到,布尔什维主义在俄国的终结,实际上还是欧洲殖民体系在全球范围的“历史的终结”,而不仅仅是“西方的没落”。当然更无法预见到,国际布尔什维主义覆灭的前后还有国际法西斯主义和国际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覆灭。
   二十世纪“欧洲殖民体系的瓦解”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1,第一次世界大战导致欧洲分裂自杀,斯宾格勒等人的反省,《西方的没落》出现……
   2,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非欧民族解放运动兴起,欧洲海外殖民帝国逐步萎缩。
   3,1975年葡萄牙革命,最后一个海外殖民帝国宣告瓦解。1979年伊朗革命,近百年来,第一次成功的以非西方来源的革命思想为指导的社会政治及文化革命成功,表明欧洲文化对非欧人民的控制已经衰退。
   4,阿富汗战争和苏联解体。
   欧洲没落已甚,竟然由两个典型的边区文化─苏联和美国,分头做了代表!就像古典希腊世界,让马其顿和罗马做了代表。或像古典中国,由楚国和秦国做了代表,秦楚相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然而楚国也不是中原的正宗,可见中原文明在战国末期的可怜处境!一如二十世纪末叶的欧洲。非欧民族的灵魂,就此仿佛从几百年来的迷梦中获得了苏醒,意图开始自己的独立意识,把海盗商人的舶来品驱逐出去。如果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发生动摇,难免会像以前选择苏联模式而遭到飞来横祸一样,再度进行错误的模仿,从而再度陷入某种虚假的理想主义的困扰,甚至,那将以另一形式付出同等的甚至更大的代价。
   欧洲文明就其顶点即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的殖民时代而言,诚然是衰落了,这表现为,欧洲政治军事势力已从非欧各国撤退或遭到驱逐;但另方面,欧洲文化还控制着各国的社会生活,甚至还有其生气勃勃之处,它还在不断的挣扎和自我调整中,似乎还有生长的活力。正因为这样,欧洲文化对非欧国家还有相当的吸引力。不可忽视的一个事实,欧洲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方式日益深刻地嵌入非欧各国人民的命运。政治军事的硬性控制力虽然被文化风俗的软性控制力取代了,但是软的控制更为深刻。结果欧洲的衰落及其对非欧世界的软性渗透,就迎来了一个新时代:文明交融的全球化时期。如曾经风行一时的“环太平洋共同体”的设想,就是主张东亚和美西,在浩翰的太平洋进行历史性的汇合。
   第二部 欧洲失控 Part II European Loss of Control
   第十四章 欧洲殖民体系的终结
   Chapter Fourteen End of European Colonialism
   二,东方阵营的瓦解并非西方阵营的收获
   2. The disarray of the East was not necessarily a gain for the West
   然而“环太平洋共同体”即亚洲东部与美洲西部的交流、趋同甚至汇合,却注定无法一帆风顺。这不仅太平洋的阻隔,而且因为主权国家的对峙,偏偏这两个主权国家还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为庞大的。从长远看,中国最终无法接受美国化,正如中国以前接受不了苏联化。尽管中国的执政集团在五十年代曾经自觉沦为苏联的卫星国,但内在条件的差异,迫使它不得不离开苏联的道路。现在,这同样一个执政集团即使甘愿钻入美国模式,又能维持多久呢?
   有研究认为,阿道夫·希特勒的父亲是一个犹太人的私生子,希特勒祖母是这个犹太人的女仆,犹太人利用了主仆关系种下了祸根,使受到日耳曼主义影响的希特勒恼羞成怒,为铲除自己身上的四分之一犹太血统而发誓不要孩子,后来,意犹未尽的独裁者进而着手执行灭犹计划。作为一个老派的欧洲人,希特勒说“美国是半黑人化半犹太化的”,因为他认为美国文化似乎应该百分之百地属于欧洲。这种省略所有非欧成份的做法,在一个非欧人士比如一个中国人看来,就未免过于偏颇了。实际上,殖民时代以前美国本是黄种人的领土,殖民时代以后的美国文化则是一种典型的“边区文化”,它不仅是半黑人化和半犹太化的,还是相当印第安化的,如西部的牛仔文化就是印第安人的影响所致。当然,美国的主流是欧洲化的──包括日耳曼系和拉丁系的,甚至还有斯拉夫、凯尔特的。现今,美国正在陷入日益深刻的拉丁美洲化,尤其在其南部和西部。拉丁美洲人,和印度人具有相似性,即,混合了黄种人、高加索人、黑人的多重血统,看来当初欧洲殖民者把美洲误认为“印度”和“西印度”,不仅是错误,而且是一语成谶!
   “边区文化”的特性,也许可以说明为什么恰恰是这种加利福尼亚式的和德克萨斯式的粗鄙的东西(如好莱坞的淫乱和牛仔的粗野货色),却是当今世界上最时髦最走俏的玩艺儿。盖今日之世界,种族大杂交、文化大混乱之世界也。今日之世界,几乎不再存有一块种族与文化之“净土”即纯粹之地,到处是不纯的种族与文化的纷乱横陈。“不伦不类”几乎成了全球时代的“本质”:全球任何一块地土,都不同程度地变成了种族和文化混杂的“边区”。而作为其典型,其得风气之先的阿美利加,当然也就成了得天独厚也的导师、统帅、领袖、舵手。难道美国的今日,真的就是世界的未来?
   世界的未来,可能会基于美国的现在,但又不得不反对美国的现在。世界的未来,由今日视之,那也许将是一个庞大的“之”字:使美国文化诞生茁长并成为世界文化的人们,当然是一些创造者,但是跟在他们后面爬行,拾其唾余,并不是可行的道路。新的创造者,总是反抗以前的主流,美国文化现在既然是主流,它在未来就逃避不了反击。只有反抗美国文化,才能在它庞杂的边区文化的基地上,合成新一轮全球文化。
   第二部 欧洲失控 Part II European Loss of Control
   第十四章 欧洲殖民体系的终结
   Chapter Fourteen End of European Colonialism
   三,残存的东方阵营如何看待这一变局?
   3. How does the surviving Eastern Camp perceive this historical change?
   毋庸质疑,在外交政策上,中国早在六十年代就脱离了苏联“东方阵营”的卫星国体系,在经济体制上八十年代也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分道扬镳,但也同样无法质疑,在政治制度尤其在意识形态和权力来源上,中国直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在,还奇怪地保持着苏联在二十世纪上半期用武力加诸中国的那种基本构架。中国没有随着苏联这个社会帝国主义──欧洲殖民主义东方阵线的瓦解而脱胎换骨,因此我们可以称现在的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残存的东方阵营”,尤其因为越南、老挝、柬埔寨、北朝鲜等“人民共和国”也同样如此,可见它们的存在已经不是单一国家现象,足以构成某种全球现象,构成“残存的东方阵营”。那么,这个残存的东方阵营又如何看待自身的处境呢?试以中国为例。
   2002年5月,上海同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基金资助的论文《给二十一世纪的中美战略关系重新定位》提到,令人不安的2001年中美“4·1撞机事件”、美国布什政府的强硬姿态、二十一世纪中美关系的浓厚阴影。这一方面说明了作者具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另方面他们也知道冷战结束致使经济全球化浪潮迭起,推动了国家间的经济依赖,加强了各国政治、安全、文化的互动。所以作者认定,中美关系的变化就是后冷战时期国际关系的缩影。例如冷战末期十年间为了对付苏联而建立的“中美安全战略合作关系”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战略竞争关系”。在全球化推动下,国家实力的消长改变了中美两国关系的基础。“在今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所面临的已经不是一个低外部威胁的环境了”,中美两国互不信任感和敌意增强,反恐合作不能支配整个中美关系。“在亚太地区,新的地缘政治关系已初见轮廓,大陆国家日益面临来自海洋国家的压力和挑战,从而使中国、俄罗斯和其他一些陆地国家越来越相互靠近,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国却加强了军事合作。”“中美之间的危机是国家实力变化和战略利益冲突的结果。客观上,在维持或打破有利于西方国家的国际政治现状问题之间,中国不得不选择后者。”“美国人对‘中国威胁’的认识正在由模糊走向清晰。”至于“台湾问题”,该文认为这一方面拖延了中国统一的时间,另方面却有利于中国发展实力。该文还认为,只要两国经贸关系不出现转折性倒退,中美关系就不会全面恶化。而两国领导人所要做的,是防止军事安全问题成为经贸斗争的借口,同时防止经贸关系成为军事安全斗争的筹码,如此达到“中美关系仍将维持‘斗而不破’局面”。但是旁观者不禁会想到:既然中国方面已经预定了“斗而不破”的底线,那么美国方面当然会步步为营,“直到全胜”;所谓“斗而不破”不就成了一种“且战且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