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徐水良文集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按语)


   

   
   [按]文中谈到文革死伤高潮。其实,文革死伤高潮,是这样三个:
   
   第一是文革初期,1966年8月份以后,以干部子弟为核心的保守派红卫兵批斗和打人所造成的死伤。其中北京以干部子弟为核心的保守派红卫兵大搞红色恐怖,打死许多许多人。我曾经在大串联时期,听北京保守派红卫兵若无其事或者兴奋地讲他们鞭打“黑帮”,“黑七类”杀人的“业绩”,听了让人毛骨悚然,觉得这批人毫无人性。从那以后,在整个文革中,我对这些纨绔子弟几乎没有好感。不过,这一时期,在全国各地,或者在党组织直接领导、指使或纵容下的群众批斗,或者是保守派红卫兵批斗,造成死亡特别是自杀的人数,仍远远超过北京等地保守派红卫兵打死的人数。
   
   第二是1967、1968、1969年,两派武斗后期,军队介入,用军队进行大规模屠杀的时期。如浙江1967年,以毛泽东通过浙江,替毛开路为名,出动二十军两个建制师,横扫十几个县市,屠杀无数老百姓;还有广西以两个布告出动军队进行的大规模屠杀。派性武斗死伤的人数,其实非常少。文革每个单位都死人,很多单位不止死一二个,但武斗死人的单位却很少。不过,军队屠杀是局部,和武斗死人,两者合起来,只占文革死人的一小部分。
   
   第三是1969、1970年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包括清查516。这是由党委,革委会,军宣队,工宣队领导的。文革死人的绝大部分,是在这个时候。大部分是受不了折磨自杀的,一部分是酷刑打死的,还有少数是共产党枪毙的。这个时期的死人,几乎各单位都有,超过其它时期的总和。以南京为例,南京光是清查516,就死人七百。因清理阶级队伍而死的则更多更多。而武斗死人,全市不过几个。
   
                ——徐水良2004-9-12日
   
   
   按:类似割喉管的情况许多地方都有。南京就有把牙齿全部拔掉的。迄今仍然没有公开,只有公安局等部门内部知道。我1979年1月平反出狱时,公安局的领导说我活着出来是幸运的。举例谈到南京化工厂技术员因反对林彪四人帮被拔掉牙齿枪毙的事情。其实,几乎所有被枪毙的人,都割喉管,拔牙,勒绳子,塞嘴塞,灌药,割声带等等,目的只是上刑场以前不让他们发出声音。共产党以前的专制社会杀人,都没有这一套,犯人可以呼冤,呼口号,表心态,唱戏等等。只有共产党,不让受刑人发出一点声音,其残忍和专制,超过历朝!
               ——徐水良2004-9-12日
   
   
   [按]:山东土改遇上康生,文革遇上王效禹,都是极左。这里在补充说说土改。山东土改杀人无数,地主富农扫地出门。北方许多老区都如此。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等都杀人如麻,难辞其咎。因为产生还乡团等问题,中共才有所收敛。但即使南方,根据我老家(浙江富阳)的情况,也是扶植流氓痞子反对正派人。杀的人,除解放军收编后,因受不了解放后审查杀人,逃跑后组织白军对抗共产党的以外,(新四军北撤后留下来的人,尤其是在国民党中做地下工作的,“解放”后,大批被杀,许多人逃跑),很难说有什么坏人。土改时我年纪还小,尚未入学,但参加了儿童团,所以听说当时一些情况。我家附近被杀的地主,有相信共产党,把土地分给农民,全县农民有口皆碑的留法归国的航空界元老,枪毙后连周恩来也因抢救不及,深为痛惜;有捐家产创办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还有名声传遍周围数百里,医术和慈善都一流,后来他传授的医术被中共当局称为国宝的一个中医骨伤科名医也差点被枪毙,只是因为在狱中医好解放军军官的病才被赦免,还有与毛泽东在北大同事的一个,也差点被杀,因为有毛泽东的字条,才免于掉脑袋,后来还进了政协。这些被杀的人,及到我出国前,才听到富阳官方一些人说,准备为他们平反。我家是贫农,我们村绝大多数是贫农下中农。但工作队用的是懒汉二流子。真正的贫下中农对土改并无多少好感。
   
            ——徐水良2004-9-12日

此文于2018年08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