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徐水良文集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徐水良 


       

1997年1月10日写于南京光华门


   
   
   我曾经怀着崇敬的心情,刻苦钻研马列主义和毛泽东著作,但结果,却逐步认识,并依次否定毛泽东、斯大林、列宁及到最后否定恩格斯、马克思,并且几乎全面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其斗争哲学、辩证法、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专政学说、国家学说,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以及经济学中的错误(包括价值和剩余价值学说中的错误),还有其它方面如意识科学(包括思维科学)、社会规范学(包括道德、伦理学、法学中)的错误,几乎是马克思主义涉及的全部人文科学,社会科学领域(不仅仅是马克思主义涉及的主要领域“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的狭小领域)。当然也肯定马克思对社会科学的贡献,及他的某些正确和有意义的部分,例如对价值学说中有意义的贡献。我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入研究,达三十多年。其中对毛泽东的否定早在七十年代前期,因为毛的理论水平实在太差、错误太明显。但对马克思主义的否定,却拖到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的错误是学者的错误,完全可以谅解,则毛泽东的东西中,却到处是理论上的无知,谬误和令人作呕的不懂装懂、装腔作势。其代表作《矛盾论》、《实践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等,也是无知、谬误、不懂装懂、装腔作势的典范。他自己曾经一再斥责理论上的骗子,不知他是否曾经这样反思过自己?由于我们自己的盲目迷信,束缚了自己的思想,才长期不能识别。本人就曾经因为盲目崇拜,而几十遍甚至上百遍地研究《矛盾论》、《实践论》,对其谬误之处,觉得怎么也无法理解,可是却总是不怀疑其为错误,及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毛泽东根本不懂,却又装腔作势地不懂装懂,胡说八道。马、恩、列、斯、毛、其理论水平每下愈况,及至很不堪。当然在他们之外,甚至还有没有理论的“理论”,正在被大加颂扬。(按:指“邓小平理论”)这是由于马克思主义这种半封闭的,中世纪式的,或专制君主式的,以接班人传承的方式,必然造成的一代不如一代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是人类异化的产物。它的产生,是人类历史的一大曲折。我在一篇文章中曾谈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美国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及到二次大战后,到今天更为高涨的人权、自由、民主的进步潮流。与此相反,雅各宾派、马克思主义、希特勒的“民族(国家)社会主义”,则是反动逆流。马克思主义是现实世界的颠倒的哈哈镜镜象,是现实世界的异化的哈哈镜影像。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风行全世界,以至于其许多基本观点为许多西方学者不知不觉地接受,甚至成为全世界的统治思想,一方面正因为他是人类异化的镜象,与现实社会颠倒地相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以经济为中心的人类异化社会中,人们的精神理论方面的贫乏,以至西方和东方的学者,在理论造诣中甚至迄今还远不如马克思,因此,无法从理论上抵抗马克思主义。只是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结果,尤其是专制暴政的结果――侵犯人权、自由、扼杀人的丰富创造力,造成社会停滞落后,以及对人的恐怖虐待和摧残等等――引起人们的恐惧,才限制了马克思主义的扩张。
   
   人类从封建或君主专制社会中,以维护封建或君主专制秩序为中心,到资本主义以经济为中心,人所创造的物质生产力及经济,反过来支配人和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的一切,人类社会空前异化。马克思主义就是在其初期经济异化的高峰时期产生的。资本主义的异化以后逐步趋小。马克思主义虽然反对异化的某些现象,但却把异化提升为人类的永久规律,这就是他们倡导的经济唯物主义(命名为“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这也是他们倡导的恶的理论(反对善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生产力、经济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把经济称为基础,颠倒了真正的基础和上层的关系。马克思主义正是经济异化社会中,以经济为中心的理论体系。把以专制权力为中心,向经济为中心的转移,称作十多年前的伟大创举,这种说法,乃是历史的笑话。马克思、恩格斯后来虽然发现这种理论不适合原始社会,但他们轻率地认为这是一个例外,并把人的生产与物质生产并列,以调和他们的理论与客观实际的矛盾。他们根据他们的经济唯物主义,预言未来的欧洲大战,认为由于大战对物质生产力的破坏,世界会因此倒退到黑暗时期;但历史的结果却完全相反。二次大战后,世界上、包括日本、德国等变成一片废墟,物质生产力基本被毁灭的国家,却迅速恢复并高速发展。这是因为经济唯物主义是根本错误的,不是物质生产力,不是经济,而是人,人的自身发展水平,才是决定因素。因为具有一定发展水平的高素质的人并没有消灭,他们不仅保留了文明,而且很快重新创造出高度的物质生产力,物质文明。
   
   马克思主义是以经济为中心的理论体系。其理论,经济唯物主义,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专政学说,以及其它等等,都是把人类社会非本质的异化现象当作人类的本质,其中包括“劳动创造人”等武断论断。其实恰恰是人创造劳动。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相反,我们的理论体系是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理论体系,不是物质生产力和经济决定人和人类社会,恰恰相反,是人,是人的自身发展程度决定生产力,决定经济。经济是由人创造的,为人服务的,它必须以人为中心,而不是相反,人必须以经济为中心。而人,是有血有肉有头脑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分解开来,作为社会关系,或社会关系总和的抽象的或片面的,扬弃了血肉躯体和个人意识的人,因为社会关系仅仅是活生生的人的抽象内容的一个部分。中共先是搞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搞得中国人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以后又搞以经济为中心,翻译成日常语言,就是围着金钱转,金钱第一。几十年中,经过先后这两个阶段,使中国人的道德水平降低到空前可怕的程度。这不仅是重大的战略失误,而且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我们大声疾呼,要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可惜在国内受到压制,在西方受到忽视,我们的声音太过微弱。可是,我们相信,总有一天,这会成为全人类的共识。
   
   经济唯物主义(所谓“历史唯物主义”)和实践唯物主义(所谓“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毛泽东的《实践论》,是这种实践唯物主义的典型代表。这种实践唯物主义认为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先于理论,毛泽东还总结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简单化、混乱而错误的公式。这种理论完全颠倒了实践和人的意识之间的关系,作用和反作用之间的关系,混淆了实际和实践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事实上,恰恰相反,实践是人对客观世界的能动作用,是人的意识的结果。在汉语中,实践的意义是很清楚的,这就是把理论、思想付之于实行、付之于行动。没有理论、思想等等,哪来实践?这个整天提倡大众化民族化的人,像在其它许多问题上一样,一到哲学领域或其它一些理论领域去装腔作势的时候,就把中国话也忘了。
   
   上面的问题,不应该是抽象的哲学问题,而是具体的意识科学(其中包括思维科学)的问题。这是需要用几部巨著来说明的问题。这里当然只能非常简单地讲讲。
   
   根据我的研究,人的意识过程分为四个基本过程,三个后继过程(我把意识既分为范畴又作为过程来研究)。四个基本过程是:感性过程,认识过程,情感过程,意志过程;三个后继过程是:表述过程、传播交流过程、意识的各种形态的形成过程。这些过程愈来愈复杂,后面的过程往往包含前面过程的复杂循环和组合,而前面的过程,在现实中又与后面的过程交织。为简化起见,这里只讲基本过程。
   
   感性过程是从感觉、知觉到表象,记忆表象的“印象”过程,这是从客观世界到主观世界的过程,从外界到头脑的过程,是真实地或变形地或虚假地“映像”过程。列宁的“映像”说,乃是片面夸大意识这一阶段的结果。这是意识的初始阶段。这时,实践还远远没有产生。对于原初的人来说,他面对的是一个原始的客观世界,原始的实际。实践过程是能动地改造世界的过程。因此,无论是对原始人来说,还是对初生的孩子来说(甚至胎内婴儿),他们首先必须感知世界,认识世界,经过学习过程,形成意识,并且在需要需求欲望的刺激下,最后才能产生行动,产生实践。下面我们将会看到,实践过程要在基本过程结束时产才生。尤其是作为人生的主要任务的那些实践过程,人生中主要的实践主体,或者实践主体的主要阶段,要等学习任务初步完成,离开学校走上社会以后才开始。把实践过程放到小孩子认识学习过程以前,是荒谬的。小孩主要表现为学习主体,而不是实践主体。
   
   记忆表象是感性过程的结束,从此以后,记忆表象将会伴随今后意识的全部过程,将时时浮现在人们的面前,以后的意识过程,将以记忆表象为依据。不过,我们这里不谈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等问题,长期记忆中的终生记忆,一般要等小孩子记事以后才基本开始(此前只有萌芽)。记忆表象以后,就是大脑种经系统内部运动,精神的内部运动。(以上有许多问题如知觉,错觉等,略而不谈。)
   
   第二个过程是认识思维过程,往往从感觉过程即已初步开始,但一般的正式过程,是从表象过程开始。这个大过程,又分两个过程,即从具体到抽象的悟性过程和从抽象到具体的理性过程。(这两个过程又分很多小过程,不过这里只能谈谈主要的大略过程,很多小过程略去,以下各部分均如此。)
   
   悟性过程(很多人也称为“知性”)的开头,是形象思维。用比喻来说,就是图象处理过程,“放电影、动画”的过程。这里说的“图像”,其实除本来意义上的图像以外,还包括声音,气味,触感等各种感觉要素的综合,感性过程和形象思维的不断重复,一方面是内容的不断丰富,一方面又是其中一部分,尤其是重复部分的不断强化,及另一部分非重复或非强化部分的不断简化,而不断扬弃。不断简化即不断抽象的结果,到一定阶段、就产生概念,就是相对简化固定的图像,或图像组、或图像组的组合。例如人们讲“人”的概念时,头脑里出现的往往是简化的人的图像,尤其是人的头部或整体。
   
   毛泽东说,概念已是理性认识,已抓住了事物的本质,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他根本不知道感性,理性为何物,更不知道悟性知性为何物,只好装腔作势,信口胡言。事实上,理性过程及理性过程的结果——理性认识,就本处讲的原始过程而言,还根本没有产生。概念不是感性过程和理性过程的分界线,概念只是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的分界线。至于概念是否抓住了事物本质的问题,与理性认识的问题根本不能混为一谈,与概念究竟是什么的问题,也同样是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这是现象和本质,真像和假象,真理和谬误等等一些领域所要研究的问题。如前所述,初级的概念,乃是简化的图像或简化图像组合,马克思主义错误地把“会劳动的动物”或“社会关系的总和”和称为人的本质,但我可以保证,百分这九十五以上的人,讲到“人”这个概念时,头脑中出现的只是人的简化图像,而不是上述“本质”,而且许多人根本不知这种所谓的本质。事实上,在意识的各个阶段,都有是否反映事物本质的问题,例如在感性阶段及形象思维阶段,假象不直接反映真实本质,只有真像才直接反映真实本质。人们的概念、思想、理论,在许多情况下也往往不能正确或准确反映事物本质,往往抓住非本质部分或假本质部分。把完全不同的问题和东西混成一锅粥,搞得混乱之极,这是毛泽东的习惯做法,在其代表作中也是到处可见。明知自己不懂,却偏要不懂装懂,冒充权威,正像他当时批评别人的那样,不懂装懂,哗众取宠,装腔作势,籍以吓人。也像在几十年以后,以“伟大导师”架子批评别人的那样,“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不行的。”尤其可恶的是,把批评他错误的人一一打倒,打成反革命,使许多人死于他的屠刀之下,以保证他的“最高指示”的“绝对权威”。人不可能不犯错误,笔者就曾一再声明自己是从错误中走过来的。可恶的是不懂装懂,装腔作势;更可恶的是以暴力压制别人的批评,比街头恶少讲不过就动武更可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