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徐水良文集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1、孙丰《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按语

   
   
   [意见]老朋友,提两点意见:
   
   1、经济不是人类及其社会的基础,相反,经济是人创造的,人和人组成的社会才是经济的基础。人和社会的基础是自然,是环境。经济是建筑在人的一定发展程度之上的,人的发展程度包括:(1)、人的个体发展程度,(体力、智力、知识的发展程度,后者知识中包括科学技术的发展程度等等),这个因素决定生产力的质的方面;(2)人的社会的发展程度(人的自由化发展程度,社会联系,社会组织的发展程度,政治和经济管理的发展程度——近代包括民主和法治的发展程度),这个因素决定生产力的量的扩展。(3)、上述两个因素的交互作用。这几个因素才是经济的基础。马克思主义在这里偷换概念的伎俩之一,就是把生产和经济这种社会行为,和吃饭穿衣这种自然生物行为混为一谈。人们赖以生活的,既可以是自然物品,如空气(这是人类第一需要,比食物更重要),水(第二需要),阳光,天然水果,天然蔬菜,天然粮食,野生动物等等,也可以是经过人类生产改造的物质。原始人可以没有生产而存在,但是,生产和经济却必须由人创造,依靠人而存在。把经济说成基础,完全是颠倒了两者关系。经济对人的作用,仅仅是一种对人对社会的反作用。
   
   2、我们还是集中精力与中共作战,搞大民运,广义民运。民运小圈子即狭义民运里的是非,能不管的最好不管。我比你早来几年,开头与你一样,希望民运大团结,大联合,后来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仍然想挽救民运圈,于是有了与正义党作战及后来一系列事情。但到最后,发觉民运圈早已沦陷,根本无法挽救。再转来做自己的事情,与中共作战,但已经浪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此次事件,我躲还躲不过来,包括一开始就谢绝刊发“六个水”的文章,老朋友你何苦主动介入呢?
   
   ——徐水良2004-8-20
   
   

2、费铮铭《军队国家化问题探讨》之(五)

   
   《军队与中国的民主化》按语
   
   
   [编者按]本文以下意见非常正确:“中国不缺乏具有民主意识和热情理智的人民,真正缺乏的是具有大智大勇的精英阶层。‘军人’龟缩在闷热的汽车上帐篷里,啃着馒头咸菜,受闷气一声不叹,他们是在等待,等待着中国的叶利钦的出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有谁能站出来登高一呼,不敢说军队会调转枪口,对准李鹏们,但是军队不向学生、市民开枪,或撤出北京地区是可能的,那么,六四的结果会完全两样,历史将会重写,但是,中国的叶利钦始终没有出现,中国历史上又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六四的最大教训,正在这两点:一是中国的“精英”们往往被中共打断了脊梁,被阉割成没有血性,没有勇气,畏畏葸葸的太监式的人物,不敢果断反抗的伪改良主义风行,世界少有;二是在这种没有血性的环境中也没有产生有血性的,后来苏联叶利钦式的领袖。
   
              ——网路文摘编者2004-8-20日
   
   
   

3、云衡《百年小人邓小平》评论

   
   
   [评]好文!邓小平完全是一个小人。毛泽东的特点是死要脸皮,邓小平的特点是不要脸皮。这符合专制社会君主和奸臣之间相互关系的需要。这种特点影响了前后整整两代人。现在的中国大陆,要钱不要脸,厚颜无耻的风气盛行,还被说成是“潮流”,否则就是“落后”,“赶不上潮流”!普遍的道德沦丧,这一切,不能不归功于邓小平,是邓小平留下的遗产。邓小平可以厚颜无耻地检讨、乞求,“永不翻案”;又可以厚颜无耻地翻案、背叛。邓小平及其家族可以厚颜无耻地侵吞国家和人民财产,又可以用厚颜无耻的理由实行大屠杀。因此,邓小平的“英名”,只在现在已经同样不要脸皮的某些“精英”,尤其是伪改良主义者中得到赞扬。当然他的血腥屠杀的屠夫行径,也得到王震李鹏之类保守派,还有李光耀之类独裁者的赞扬。而在平民中间,几乎没有人对邓小平有好感。正像本文作者在邓小平家乡看到的那样:“在那里特别注意着每一个邓小平老乡们的态度。我惊奇地发现几乎我所见到过的广安人都对邓小平嗤之以鼻,没有遇到一个以邓小平为自豪的同乡人。”这在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中,是极为罕见的!因为同乡人一般总是为家乡出名人感到高兴的。像王若望,严家祺这样被中共定为反革命的,我去他们家乡常州武进,那里的人上上下下都为家乡出了这样两个名人而自豪。我们的家乡富阳,也是为有我和王有才这样的“反革命”感到高兴。这表明邓小平在现实中不得人心,在未来将臭不可闻!
   
                ——徐水良2004-8-25日
   
   

4、民阵《编造“谎言”是中共一绝——答徐水良先生的疑问》按

   
   
   [按]海外网站谣言非常多,这里民阵朋友的文章披露的仅仅是很一般的一次。我们在美国的人,大多已经懒得辟谣,即使辟谣,一般也是内部通个气。民阵在欧洲的朋友还是很认真。特意写了文章,给不太了解情况的朋友,尤其国内朋友,提供一个一般谣言的例子,作反面教材。前几年,以那个自命几大民运领袖的人之一为代表的鲍某人,天天在网上冒名造谣。凡稍微知名一点的异议人士的名字,名字都被冒遍了。凡稍微正派一点的异议人士,全部遭到攻击。只有那个人自己正义党和谢记“民主党”等受到捧抬,把两三个人抬到未来中国领袖的位置。闹得很多网站上面,都是这种东西,绝大部分都是谣言。但最后结果,只能骗骗国内少数智力不高的人,海外效果有限,相反,只是使他自己变得臭不可闻。这次的谣言,虽不像那个人的谣言那样,往往一眼就可以看穿,但也不难识别。只是因为胡安宁(余大郎)转载当作真,使人产生是否为真的疑问,所以特意给民阵朋友发信核对。看来胡安宁对事情的判断确实还欠火候。
   
                ——徐水良2004-8-25日

此文于2018年08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