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徐水良文集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1、孙丰《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按语

   
   
   [意见]老朋友,提两点意见:
   
   1、经济不是人类及其社会的基础,相反,经济是人创造的,人和人组成的社会才是经济的基础。人和社会的基础是自然,是环境。经济是建筑在人的一定发展程度之上的,人的发展程度包括:(1)、人的个体发展程度,(体力、智力、知识的发展程度,后者知识中包括科学技术的发展程度等等),这个因素决定生产力的质的方面;(2)人的社会的发展程度(人的自由化发展程度,社会联系,社会组织的发展程度,政治和经济管理的发展程度——近代包括民主和法治的发展程度),这个因素决定生产力的量的扩展。(3)、上述两个因素的交互作用。这几个因素才是经济的基础。马克思主义在这里偷换概念的伎俩之一,就是把生产和经济这种社会行为,和吃饭穿衣这种自然生物行为混为一谈。人们赖以生活的,既可以是自然物品,如空气(这是人类第一需要,比食物更重要),水(第二需要),阳光,天然水果,天然蔬菜,天然粮食,野生动物等等,也可以是经过人类生产改造的物质。原始人可以没有生产而存在,但是,生产和经济却必须由人创造,依靠人而存在。把经济说成基础,完全是颠倒了两者关系。经济对人的作用,仅仅是一种对人对社会的反作用。
   
   2、我们还是集中精力与中共作战,搞大民运,广义民运。民运小圈子即狭义民运里的是非,能不管的最好不管。我比你早来几年,开头与你一样,希望民运大团结,大联合,后来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仍然想挽救民运圈,于是有了与正义党作战及后来一系列事情。但到最后,发觉民运圈早已沦陷,根本无法挽救。再转来做自己的事情,与中共作战,但已经浪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此次事件,我躲还躲不过来,包括一开始就谢绝刊发“六个水”的文章,老朋友你何苦主动介入呢?
   
   ——徐水良2004-8-20
   
   

2、费铮铭《军队国家化问题探讨》之(五)

   
   《军队与中国的民主化》按语
   
   
   [编者按]本文以下意见非常正确:“中国不缺乏具有民主意识和热情理智的人民,真正缺乏的是具有大智大勇的精英阶层。‘军人’龟缩在闷热的汽车上帐篷里,啃着馒头咸菜,受闷气一声不叹,他们是在等待,等待着中国的叶利钦的出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有谁能站出来登高一呼,不敢说军队会调转枪口,对准李鹏们,但是军队不向学生、市民开枪,或撤出北京地区是可能的,那么,六四的结果会完全两样,历史将会重写,但是,中国的叶利钦始终没有出现,中国历史上又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六四的最大教训,正在这两点:一是中国的“精英”们往往被中共打断了脊梁,被阉割成没有血性,没有勇气,畏畏葸葸的太监式的人物,不敢果断反抗的伪改良主义风行,世界少有;二是在这种没有血性的环境中也没有产生有血性的,后来苏联叶利钦式的领袖。
   
              ——网路文摘编者2004-8-20日
   
   
   

3、云衡《百年小人邓小平》评论

   
   
   [评]好文!邓小平完全是一个小人。毛泽东的特点是死要脸皮,邓小平的特点是不要脸皮。这符合专制社会君主和奸臣之间相互关系的需要。这种特点影响了前后整整两代人。现在的中国大陆,要钱不要脸,厚颜无耻的风气盛行,还被说成是“潮流”,否则就是“落后”,“赶不上潮流”!普遍的道德沦丧,这一切,不能不归功于邓小平,是邓小平留下的遗产。邓小平可以厚颜无耻地检讨、乞求,“永不翻案”;又可以厚颜无耻地翻案、背叛。邓小平及其家族可以厚颜无耻地侵吞国家和人民财产,又可以用厚颜无耻的理由实行大屠杀。因此,邓小平的“英名”,只在现在已经同样不要脸皮的某些“精英”,尤其是伪改良主义者中得到赞扬。当然他的血腥屠杀的屠夫行径,也得到王震李鹏之类保守派,还有李光耀之类独裁者的赞扬。而在平民中间,几乎没有人对邓小平有好感。正像本文作者在邓小平家乡看到的那样:“在那里特别注意着每一个邓小平老乡们的态度。我惊奇地发现几乎我所见到过的广安人都对邓小平嗤之以鼻,没有遇到一个以邓小平为自豪的同乡人。”这在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中,是极为罕见的!因为同乡人一般总是为家乡出名人感到高兴的。像王若望,严家祺这样被中共定为反革命的,我去他们家乡常州武进,那里的人上上下下都为家乡出了这样两个名人而自豪。我们的家乡富阳,也是为有我和王有才这样的“反革命”感到高兴。这表明邓小平在现实中不得人心,在未来将臭不可闻!
   
                ——徐水良2004-8-25日
   
   

4、民阵《编造“谎言”是中共一绝——答徐水良先生的疑问》按

   
   
   [按]海外网站谣言非常多,这里民阵朋友的文章披露的仅仅是很一般的一次。我们在美国的人,大多已经懒得辟谣,即使辟谣,一般也是内部通个气。民阵在欧洲的朋友还是很认真。特意写了文章,给不太了解情况的朋友,尤其国内朋友,提供一个一般谣言的例子,作反面教材。前几年,以那个自命几大民运领袖的人之一为代表的鲍某人,天天在网上冒名造谣。凡稍微知名一点的异议人士的名字,名字都被冒遍了。凡稍微正派一点的异议人士,全部遭到攻击。只有那个人自己正义党和谢记“民主党”等受到捧抬,把两三个人抬到未来中国领袖的位置。闹得很多网站上面,都是这种东西,绝大部分都是谣言。但最后结果,只能骗骗国内少数智力不高的人,海外效果有限,相反,只是使他自己变得臭不可闻。这次的谣言,虽不像那个人的谣言那样,往往一眼就可以看穿,但也不难识别。只是因为胡安宁(余大郎)转载当作真,使人产生是否为真的疑问,所以特意给民阵朋友发信核对。看来胡安宁对事情的判断确实还欠火候。
   
                ——徐水良2004-8-25日

此文于2018年08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