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徐水良文集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徐水良


   

2004-8-8日


   

   

(一)


   
   
   孙丰先生《郑州血案召唤人民起义》一文,把一个不应该回避、也不能再回避而必须认真讨论的问题,提上讨论日程。这里,我根据自己三十多年来对这个问题思考和研究,谈一些简要的看法。
   
   中共建政以后,尤其是文革中暴露的大量现象,使少数思索中国问题的人们,认识到中国的现状是官僚阶级的统治。当时对中国这种现实的评价这一点,我与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基本一致,但对解决这个问题方法的看法,却是相反,他们左的一翼主张加强专政;我是右的,不赞成加强专政,倾向温和,倾向民主。因此对中共派别,他们左的一翼选择倾向毛泽东林彪四人帮而反对周恩来,而我们则相反。我们浙大和浙江不少朋友,反对毛,林,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倾向周恩来。后来的四五运动,正是这右的一翼引导的产物。
   
   林彪的垮台,宣告着毛泽东极左的继续革命、强化专政和接班人理论的破产。当时我与一些朋友回杭州参与解决浙江有关问题,有浙大同学问我今后方向,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两个字:“民主”。并开始撰写《为自由民主而奋斗》一文,后来改成《反对特权》。1973年我再次回杭州,对杭州有的朋友描述未来,认为二十年之内,世界社会主义将崩溃,由于文革教训,中国将先于其它国家变化。其间,将经过两次以上的巨大冲突,第一次巨大冲突,将导致专制板结的社会开始松动,人们将开始与政府对立。第二次则有可能解决问题。这些预言与后来复杂的变化相比,有点简单化,并且由于一些特殊的客观原因,中国的冲突导致了苏东变化,而自己却没有率先变化。但其中蕴含的突发事件或全民起义解决问题的预计,却为其后的历史所证明。
   
   1975年我在南京市中心贴出的大字报,再次肯定未来的变化,将会采取突发事件的形式,采取1974年“浙江人民反对翁森鹤等新官僚的形式”。(浙江反对王洪文翁森鹤等,采用了突发事件形式。此外,还有以民间武装对抗官办“民兵指挥部”,打下全省大部分地方的做法。)
   
   1980年我在民办刊物文章中,分析了改良道路和革命道路的问题,指出在中国,由于中共官僚的特殊特点,最后以改良道路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很小,而走革命道路的可能性很大。后来检察院起诉书为此指控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1981年在监狱中写给官方,要求递交胡耀邦的长文《批判四个坚持》的附件中,我强调:“十年之内,中国必然会发生类似波兰的大规模冲突”。
   
   这些,都讲的是突发事件,包括人民起义。
   
   这些结论,是基于社会主义社会,尤其是中共统治,是特别专制,特别死板的社会,以及毛泽东孙中山式的武装革命已经过时,这两个判断。
   
   到海外后,我把类似苏联东欧等等以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的方式,很短时间内,很少暴力和流血,迅速改变社会,解决问题的方式,称为“庆典式革命”。
   
   历史上真正的革命,如果不包括共产党毛泽东之类的假革命,那么,其中大多数是由突发事件开始的。其中有不少,突发事件还转变为人民起义。包括美国革命,即独立战争。
   
   

(二)


   
   时代不同了,任何稍有头脑的人,都可以看出,毛泽东孙中山式的武装斗争已经过时。在现代化武器、交通和通讯的条件下,这是显而易见的。那种占领地形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时代,已经过去。几架火力强大的武装直升机,就足以攻克万夫当关的险要。在对手的军事力量已经稍为现代化的条件下,头脑正常的人们,没有人会提倡打游击。以“革命”为名,到处提倡打游击,搞恐怖,搞暗杀,挖祖坟,炸桥梁的人,或者是走火入魔,或者是别有用心。其结果,是:一、如果走火入魔,就是败坏政治反对派和革命的名声,二,如果别有用心,不仅败坏名声,而且是诱使激进分子走向死路,或者直接就是布网诱捕国内激进分子。所以海内外朋友,尤其是国内朋友,特别要警惕这些人,防止上当受骗。
   
   近二三十年当代世界的历史证明,绝大多数当代由专制走向民主的国家,都采取了突发事件引起的庆典式革命的形式。庆典式革命成为专制走向民主的通例。和平渐进改良的形式和暴力革命的形式,都成为特例,而且这些特例都是面临强大外部压力的小国所采取的形式。大国,尤其是独立大国,几乎都采取了庆典式革命的形式。
   
   所以,我们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以突发事件或人民起义的形式,来解决中国问题。
   
   

(三)


   
   突发事件往往自发产生。人民起义则可能由几种情况产生,一是由突发事件转化而来,二是由长期的宣传和组织产生。突发事件往往也有长期宣传做准备。
   
   因此,为了以突发事件,人民起义,庆典式革命来解决问题,首先需要的,就是要进行长期的舆论准备。使人民认识到社会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和它的根源,解决问题的办法,以及解决问题时应该采取的策略,并且努力使人民对突发事件,人民起义,庆典式革命等等有相当的认识,作好必要的思想准备。
   
   在共产党顽固拒绝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甚至连微小的政治改革也不愿进行,并且顽固侵犯人民权利,把国家,把社会,把民族引向危险,破坏道德,良知,秩序,文化,社会公平,社会正义,破坏人的生存环境,使它们面临崩溃的时候,人民必须有勇气,以全民起义,主要是和平的起义,来挽救国家和民族。
   
   在当代,当全国人民取得高度共识的时候,全民起义是完全可能的。这种主要是和平的起义要取得胜利,必须争取武装力量保持中立,或者反戈一击。而中国的武装力量,虽然没有国有化,还是由中共控制,但是,根据全国军人及其它武装力量人员,几乎与全国老百姓一样,痛恨共产党的情况,他们中的大部分,到时保持中立或反戈一击是完全可能的。六四时期,已经有部分军人反抗中共,有一些军人要求起义,投向学生,可惜幼稚的学生不顾他们可能面临的危险,不负责任地把他们推回中共。今后不应该再做这样幼稚又这样不负责任的傻事。必须向军队和武装力量进行尽可能多的合适的工作,争取他们的理解和同情。由于军事技术的进步,当代世界的武装力量是极其强大的力量,几百人上千人的军队,就可以控制一百万和平的平民,几十万上百万军队,就可以控制全国老百姓,任何轻视军队的看法,都是错误的。
   
   当自发产生的突发事件发生,并且条件成熟时,就要不失时机地把它引向人民起义。尤其是全国性的特大规模的突发事件发生时,更不应该像八九幼稚的学生,幼稚的“精英”,胆小的党内“开明派”那样,根本没有准备,没有勇气,白白浪费和错过时机。如果未来运动的领导人再错过时机,就是对祖国,对民族,对历史,对人类的犯罪!
   
   让我们进行舆论准备,让全国人民都作好必要心理准备,准备条件成熟时,实行全民起义。

此文于2018年08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