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致一个朋友的信]
徐水良文集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一个朋友的信

   
   (因为信中对未来的预见等等有某些参考和讨论价值,修改后转给各位朋友一阅。)
   
   海外中文媒体,包括电子媒体,西方国家中文电台,大多数为中共地下势力渗透控制,几乎是统一打压民运。所以要在海外发表文章,也非常困难。特别像我,大约是重点打击对象,更难发表,甚至在网上发表,也总是被删去,后来我干脆不上帖了。报纸及其它,发新闻,发消息,我的消息几乎都不发,别的人的名字,都可以见报,我的名字几乎一定删去,个别不得不上的,就放到后面不起眼的地方,很有趣!中共在台湾情治系统,媒体系统中渗透也非常厉害。八九年六四以后出面打压民运,往往由台湾在海外媒体出面。93年破坏合并大会,也由台湾某些海外势力出面。当然媒体也例外哄抬一些人或组织,例如过去的正义党,以及鲍X、谢XX之类的人,及到最近某些人和事。因此,凡海外这些报纸和其它一些媒体哄抬的人,就打一个问号,研究一下,往往能发现一些很有意义的东西,很有趣和有效。
   


   您当然也是打击重点,所以您的文章,国内不给发。海外,也只能发在一些民运的和个别的香港刊物上。我到海外不久,他们想象搞臭其它一些民运人士一样搞臭我,大围攻,结果没有成功,后来交手,他们又吃了败仗,只好采取尽可能不提我,不声不响封杀的办法。我想他们对你也会采取同样的策略。
   
   一般说来,反对中共的反对派,可能会有以下一些层次:
   1,恐怖主义;
   2,盲目激进主义;
   3,理性激进主义;
   4,反共缓进主义;
   5,亲共缓进主义;
   6,投降主义。
   
   中共欢迎的,当然是后两种,亲共和投共的。对恐怖主义,中共当然要严加打击,对真恐怖主义,他们也要彻底消灭。但对口头上的假恐怖主义,以及对盲目激进主义,却有所不同。对盲目激进主义,他们也很憎恨。但由于盲目激进主义及假恐怖主义这两者,既可以用来搞臭民运,诱捕国内激进人士,又在搞臭后,适当控制下,把他们支撑住,可以有效地阻止民运的发展壮大,所以表现为既打击,又派代理人支撑控制的方式。唯独对理性激进主义,他们感到很大威胁,特别害怕,全力打压,企图彻底消灭。一段时间来,中共地下势力在海内外大力推行他们情治部门“三反一缓和”等方针,反对暴力,反对革命,鼓吹温和,合作,妥协,渐进等等,理性激进主义当然也是打击对象之一。
   
   由于中国的未来,一般将会走苏联东欧式的,庆典式突变革命的道路,并且由于中国人弱势下软弱,强势下强硬不宽容,易走极端的特点,在突变或革命后,一般将是激进主义的天下。又由于中共非理性的镇压,并且特别打压理性激进主义,必然是非理性激进主义泛滥的局面。上述后面第4-6种主义,或者甘于失败,或者根据一般规律和本人几十年的政治经验得出的结论,为了自保,或为了争权夺利,他们必然立即走向极端的盲目激进主义。唯有理性激进主义,虽然也许并不强大,但仍然可以和盲目激进主义抗衡。我在大陆时,一再警告中共及其公安当局,他们不让有组织的理性反对派形成,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但中共当然不会听得进我的话。
   
   我自投入民运以来,近三十年中,几乎一直以理性激进主义的面目出现,八一年起诉书中,就指控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附),成为打击重点,并不奇怪。而您,近年来,也可以算是理性激进主义的一个代表,我想这也是您成为打压重点的原因之一。
   
   我想我们应该注意那些中共刻意不声不响打压封杀的人,他们很可能是中共无法对付,无法搞臭,又很害怕的人。中共及其军队内部,还曾经有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及其它一些大案,抓了不少人,但中共保密,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目前民运困难时期,就狭义民运即民运圈说来,我在《重建根据地》等文章中指出,中共民运在人数上占优势,并且处在暗处,而我们自己的朋友对此又缺乏认识。我们无法将敌人赶出根据地,因此只能重建根据地。有时,我看到中共几乎将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迫使许多人跟着他们的指挥转,心里确不好受,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前一段时间,纽约民运人士聚会决议对鲍戈采取必要行动,但是,民运不是组织,即使像鲍X,谢XX,周XX这样几乎公开的内奸,你也无法将他们赶出去。我们一直努力挽救整个民运圈这个根据地,并且努力搞“大团结”,但实践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有人对我说,你们打了大胜仗,重创中共以激进面目出现的一翼,使上海公安十多年的努力几乎毁于一旦,你们应该有信心挽救民运圈。事实上,我们通过重创其一翼的方法,还大致搞清了他们在整个民运中的总体布局,正因为搞清了这个总体布局,才更清楚这个任务的不可能。我们必须有充分的准备,重建有防护能力的新的根据地。许多人说抓特务,共方负责人特派员还给我戴上“抓特务专业户”的帽子。然而,我们既无权利,又无权力,也没有能力抓特务,我们不去做这个事。我们的任务仅仅是做任何事之前都必须做的,即摸清情况的工作。
   
   任畹町好像很反对我们对民运圈的看法,而且近来好像也在抓特务。但他又认为中共控制的人只是少数,这种做法,颇为盲目。对北京的一些情况,我们早有掌握,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例如,中共为了对付徐文立,在他周围安插了一些人,其中,一个是七九民运时期就钻入民运队伍的,另一个是七九民运的人,98年投靠中共,还有一个比较年轻,靠对徐恭恭敬敬喊老前辈取得信任,等等。为了对付江棋生,在江周围安插人,六四传单印制,散发的任务,由他们接去,结果传单没有出去一份,江却被判了刑。他们在中发联彭明周围安插人,取得彭明信任,最后与中共公安设计,把彭明送进监狱。如此等等。这些情况,我们没有告诉当事人。政治是一门艺术,对中共地下势力的斗争,更是高度的艺术,不可以盲目乱搞的。
   
   希望我们的朋友千万小心,不要轻易堕入中共的圈套,让中共牵着鼻子走。
   
                 徐水良
                2002.7.7
   
   附:顺便讲讲当时很为有趣的法庭辩论,供一粲。我当时辩护自己无罪,说反革命罪本身,就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罪名。起诉书白纸黑字,肯定我主张革命,是拥护革命的;而检察官把主张革命称为“叫嚣”革命,并将主张在中国进行革命定为犯罪,当然是反对革命即反革命的。因此,坐在现在的被告席上,受反革命罪起诉的,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两位检察官先生。结果,两位检察官及坐在门口的他们上级,大窘之下,紧张查文件,狼狈不堪。只好由事先安排的便衣人员起立高呼口号:“不准徐水良狡辩!”弄得庭长也直皱眉头,辩论草草收场。

此文于2017年07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