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重建根据地]
徐水良文集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评谄媚奸佞之风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建根据地


--致国内朋友的信


   

2002年1月


   

   

一、一些人行为脱离常规的问题

   
   近来收到国内朋友一些来信,对海外民运的目前状况表示痛心。有的来信说,海外一些人行为脱离常规。其实,何止脱离常规,有时往往是不可思议。对此,你可以设想各种可能的解释,但最后,合理的解释可能只有一种。国内朋友还比较乐观,说幸好大部分人的行为还是好的。但我们在海外,却没有这么乐观。东欧的经验,共产党控制的民运人士占多数,民运的混乱状况,就是由此造成的。行为好的,正派的民运人士,可能只有总数的三分之一。中共还控制了海外大多数中文媒体及侨团,并向西方国家各个方面渗透。国内民运,无论是真民运人士,还是假民运人士,因为生活在老百姓中间,有老百姓监督,一般行为不敢脱离常规。海外却分散于不同肤色、不同人种的外国环境中,缺少监督,中共力量又占极大优势,那些人就胡来,反正只要把民运搞臭,就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我出国以前,知道海外情况很不好,出来前,就已经有思想准备。但出来以后,仍然大吃一惊,情况之不妙,在国内难以想象。海外民运人际关系之复杂,是我过去经历过的任何情况,包括监狱的情况,所没有的。监狱中,虽然周围全是社会渣滓,虽然他们对你虎视眈眈,想从你身上“立功”,然而,他们内心里,对你还是尊重的,对你讲的话还是相信的。当你讲的事实与他们中有的人讲的事实不同的时候,其它人及监狱干部,也相信你而不相信那些人。海外却不同。在海外,有的人可以胡乱造谣。有的人一天到晚在网上冒名造谣。你根本无法辟谣,否则,你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他们不必打工,你却必须打工;你一个人辟谣,他们可以有十个人造谣,他们有的是人,有的是时间。而且,你与这些人打笔仗,就会大大贬低你自己,人家就会把你看成与这些人是同一个等级的。因此,你只好闭眼不看,任由这些人造谣,把已经被揭穿,或还没有被揭穿,大多是冒名的造谣帖一贴再贴。一些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局外人,包括国内的一些朋友,有时也信以为真。造谣者甚至反过来诬陷我们这些较少有时间上网的人“天天上网,匿名造谣”。前不久,王老追悼会后,鲍戈闹事打笔者,事后连鲍自己的造谣文章,也没有说我们还手打他。当天看到的人多,现场和当天的其它的舆论,几乎是一边倒谴责鲍戈的。然而很快,有的人就开始造谣,说成互殴,互相扭打,打架,甚至是笔者追打鲍戈,还是一家子上阵(我儿子不在会场),等等。故意这样讲的人中,甚至还有个把道貌岸然的人。结果,搞得有些不在现场的人信以为真,这说明某种地下势力有能力共同努力,把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都搞颠倒过来,更何况其它事情!这两年来,某下流胚把造谣帖一贴再贴,其中有的帖子,把海外著名民运人士几乎全部列入,说他们都拿台湾的钱。有的国内朋友相信了,以为海外民运人士都是靠台湾和美国供钱生活。其实,民运人士中拿台湾的钱的人,只有极少数。绝大部分正派民运人士,都靠自己劳动,多数以打工谋生。倒是拿中共的钱的人,要多得多。许多不拿台湾的钱,又不打工的人,包括没日没夜上这些造谣帖的下流胚们,他们的钱那里来?
   
   顺便提一下,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轻易相信海外表面反共,甚至有些表现得极端反共的中文媒体和个人,包括电子媒体(电子网,论坛等等)。我们得到一些情报,作过调查,不少朋友也用许多办法试验过,结果发现,许多媒体很可疑,与表面情况完全不同。
   
   

二、邪气猖獗,正气不足的问题

   
   前两年,我们一些朋友召开新闻发布会,决心聘请律师,循法律途径,解决这类造谣问题。但结果,有的被攻击最多的“民运领袖”,临阵脱逃,答应帮助找的律师也不找,最后,事情只好不了了之。我个人,曾经多次企图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此类问题,但没有金钱,没有时间,不懂英语,找不到法律帮助,最后都只好放弃。现在造谣是愈演愈烈,愈来愈下流。或许最好的办法是“眼不见为净”,不去看它们。事实上我们也很难有时间去看这些东西。
   
   因此,这种情况的造成,还不能全怪中共,也有民运人士自己的责任。在这方面,我自己就有切身体会。我出国前,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嘱咐我千万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答应了。我当时不完全了解老魏,不仅在国内努力帮他,被迫逃匿两个月,而且想出来后帮他做点事。但我到美国后,由于料想不到的情况,被老熟人动员加入正义党,并且被说成是“核心的核心”,但仅仅一个月,这“核心”就一点也不“核心”了,因为我反对正义党“瓦解海外民运组织”等方针,及不同意把国内民主党说成由正义党组建的说法,产生激烈矛盾,退出正义党。他们强留不成,立即进行大规模围攻,铺天盖地,网站上全是造谣攻击我的东西。当时我初来乍到,除了一个朋友根据我提供的材料,写了一篇《徐水良和正义党的交往经过》,以徐水良办公室名义发表,还有二三个朋友表示关心以外,没有人主持公道,没有人讲公道话。那种孤立,无助,对海外民运的失望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在国内从事民运,这种情况就不大可能发生。即使1974年初和1975年秋,江苏省委和南京市委对我组织大规模的围攻批判,在极其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我们工厂职工和南京市民的议论,民间的舆论,基本上都是同情和支持我的;在国内,民运人士之间发生问题,大多数人也会有自己的判断,会同情支持正义的一方,黑白颠倒,是非颠倒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而到了自由的美国,在号称为了正义的民主事业而奋斗的人中间,却缺少主持正义和讲公道话的勇气。从那以后,我决心从我做起,改变海外民运的风气,讲公道话,主持正义,该打抱不平的时候就打抱不平,努力用正气去压倒邪气。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目前的总体情况,仍令人沮丧。由于敌强我弱,主持正义所遭到的攻击和压力,确实难以想象,人们的害怕情绪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如果因此而恶性循环,那我们就只能失败。
   
   我在国内生活五十多年,没有碰到过一个要好的朋友,说翻脸就与你翻脸的,更没有进一步搞突然袭击,公开攻击的。但到海外后,不到四年,就碰到四个。最近的一个,听说现在他在国内颇有名,因为高行健得诺贝尔奖时,他接连发表十多篇杀伤力很强的文章,中共有的报刊全部转载,因而名气大增。据说由于我在文章中提到他的话,因此立刻反过来,颠倒事实,颠倒黑白,写文章攻击我和整个民运。让我目瞪口呆,怎么也难以相信。我的文章写得很匆忙,并且以为,像鲍戈这样的人,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怕公开表态反对他,并且以主持正义为荣的。及到攻击文章出来,我才恍然大悟自己犯了一个大错,不应该把他的态度写进文章。一方面,为自己不小心牵连别人,使他们有可能遭到鲍戈这样的人的攻击,而深感抱歉,这无疑是今后必须认真吸取的教训,没有特殊情况不能牵涉他人。但另一方面,也为海外民运许多人只会私下议论,缺乏公开主持正义的勇气和荣誉感,以致连鲍戈这样的人,竟然也可以横行无忌,民运竟然对他毫无办法,而深感悲伤和耻辱。人,有时难免不小心而累及自己的朋友,被累及朋友心中不快,是可以理解的。但立刻反过来,搞突然袭击,让人目瞪口呆,这在国内却是难以想象的。说实话,我在海外,也还是想不通。对脱离常规的事情,也许只有用脱离常规的想象来解释。
   
   因此,这里重要的问题在于正派民运人士自己。向反政府力量大量派人,这是专制政府,甚至有的民主政府都会做的事。连美国政府对付美国共产党,也是这样。当FBI的人超过美共一半的时候,美共也小丑化。正派民运人士只有以历史上空前的勇气来主持正义,以空前的智慧来处理这些问题,才有可能摆脱困境。如果缺乏正气,勇气和智慧,那么,被邪气压倒,被搞臭,也是必然的。
   
   

三、重建根据地

   
   如果说,广义民运,即推进中国的人权、自由和民主的整个进程,是民主运动的本质,目标和事业,那么,狭义民运,即由民运人士组成的狭义民运圈,就好比是根据地。由于这个根据地不设防,谁都可以自称民运人士,因此,进入根据地的敌人力量,超过了自己人的力量。这时,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齐心协力,将敌人赶出根据地,二是被迫撤离,重建或新建根据地。但前一种可能,几乎不存在。其原因,一是民运不是组织,不设防,什么人都可以进来,你没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一点。二是民运不是政府,不可能进行侦查处理,不是组织,无法进行审查。目前很多人说“抓特务”,或者把摸清情况的工作,称为“抓特务”,这完全不对,完全不正确。你不可能抓任何特务,你既无权力,又无能力“抓特务”。即使摸清情况,也只是为自己寻找合作伙伴和制定对策时,心里有个底。你很难掌握确凿证据。即使掌握了确凿证据,因为牵涉大量问题,你也不可能公布证据。即使你公布了证据,人家也不会相信,那些有问题的人,也一定会进行“责疑”,攻击,和否定,或者捏造事实和谣言,尽可能把水搅混。甚至像浙江王荣清那样为中共长期当线人,带着公安政保负责人到全国各地,刺探民运情况,并且被大家发现,(笔者也亲眼目睹),海外也还有人一再否认。由于多数民运人士对中共情治工作完全无知,连许多情治工作的常规做法,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无法相信。许多人常常问的问题,就是认为这些人是在搞民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搞民运’),这对中共有什么好处?”至于中共把自己的某些特情人员抓起来“判刑”,及其它一些常规做法,则更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甚至不知道过去中共为了保护他们的特工人员,曾经允许他们枪杀自己的许多同志,如大陆一些地方临“解放”时的情况。至于中共特情到处渗透,严密控制整个社会,以及过去控制国民党许多部门,现在控制,领导,组建民运组织的情况,大约更不清楚。即使介绍基本知识,对不少人而言,也就像鸡对鸭讲,语言不通。民运人士打交道最多的,中共对反对派进行的大规模监控、跟踪、盯梢的情况,大多数民运人士也是基本不懂。在国内时,常常问来访朋友有没有盯梢的,往往回答没有,因为他背后没有人跟着。但派出有经验的人一看,往往立刻发现处在大批便衣包围之中。自己的无知,再加上中共地下势力故意混淆,造谣;再加上有的朋友胡乱指控,把反对自己的人都指为特务,情况也就更加复杂。说实在的,根据目前民运的思想,智力和道德水平,以及相反的,中共具有的巨大力量,长期经验和老奸巨滑,如果他们聪明一点,完全有能力把海内外的中国民运玩弄于他们的股掌之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