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徐水良文集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徐水良


   

2005-12-30日


   

   
   昨天上网,从《北京之春》上发现我1997年底1998年初到美国前后写的几篇文章,其中化了很多篇幅谈农民问题(见附件)。文章较多地介绍了江浙地区农民的维权抗暴斗争,与近一阶段广东从太石村到汕尾的农民维权斗争,性质相近,但采用方法却很为不同,最后产生的结果也很不同。我在《汕尾血案: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一文中说:
   
   “一般说来,流氓及其流氓暴力,往往是欺软怕硬的。在某种程度上说,在广东太石村,在汕尾,村民、和帮助村民的知识分子们的过分温和,恰恰使得中共及其贪官污吏肆无忌惮,有持无恐。如果这些地方的民众,例如太石村,像浙江许多地方的农民和上面提及的许多地方的农民那样,决心拼命,成千上万,几万、十几万人一齐抗拒警察暴力,甚至烧警车,围贪官住宅,把贪官的家砸个稀巴烂,使贪官在当地站不住脚,就使中共及其贪官不得不有所顾虑。所以在浙江等地,中共及其贪官,往往就不敢像在广东那样肆无忌惮。试想,如果太石村农民把账目复印了,使支书、村长、乡长、县长,面临浙江那样,农民随时可能把他家砸个稀烂,使他在农民仇恨中难以在当地生活下去的危险,而不是贪官施加压力农民投降屈服,那太石村的贪官还敢那样猖狂吗?”
   
   我和江浙的一些朋友,包括有的持温和观点的朋友,谈到上面意见,大家都有同感。有的朋友对太石村在得到中央报刊及全国各界广泛支持,甚至连被人称为国务院写作组的冼岩,也来谴责当地贪官,支持村民的情况下,却轻易遭到失败,以及后来,村民也轻易撤回改选要求,感到颇为不解。
   
   从太石村到汕尾,实际上,意味着中共当局在全世界面前对中国农民的公开开战、正式开战。尽管在国际压力下,中共被迫释放了部分被捕人员。但这个战争已经开始,正在继续,没有结束。对中共任何幼稚的幻想都是站不住脚的。这些事件也意味着甘地主义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完全无效,同时也意味着在中共统治下,温和渐进的社会成本必然比革命小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在当代中国,温和渐进的社会成本的全国总和,远远超过全国革命的无数倍。仅仅一个汕尾,它所付出的鲜血,汕尾当地、以及中国和世界为支持声援汕尾而付出的社会成本,已经超过苏联东欧几个国家的天鹅绒革命的成本。多少年来,中国人为中共和平统治“温和渐进”付出的代价,包括生命的代价,早已超过历史上许多次大革命的代价的总和。
   
   并且当代中国中共专制下的温和渐进,不仅代价极大,而且温和渐进本身,只是中共的欺骗制造的幻觉,基本上没有可能。
   
   中国和全世界也许可以关注一个太石村,一个汕尾,为它们的一个二个问题,付出极大的社会成本,而仅仅取得一点小成果;但绝不可能为中国几十万个村子,每个村子的许多问题付出同样的成本和代价。这样的代价,有可能远远超过全国性一次革命成本的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倍。
   
   从太石村到汕尾血案,意味着甘地主义的终结。
   
   甘地主义本身,曾经赞扬希特勒,劝告犹太人在希特勒德国面前集体自杀,劝告反法西斯阵营国家向希特勒德国投降,其历史并不见得非常光彩。它治理印度,治理经过英国统治、留下许多英国先进因素的民主制的印度,已经六十年,其经济及许多成果,不仅比不上同期的其它民主国家,甚至比不上专制的中共。其庞大的军队,在几万中共军队面前一触即溃,逃如脱兔。这种实际上乏善可陈的甘地主义,竟然被一些幼稚的中国知识分子视为至宝,真令人费解。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中共地下势力、亲共势力和告别革命派别有用心的欺骗和歪曲历史,而经过文化革命的很多知识分子,却缺乏必要的文化和历史知识,轻易上当。
   
   在这中间,部分知识分子既缺乏必要的常识,甚至不知道进行温和缓进自上而下的改良权力,在统治者手中,在统治者的最高领导人手中,这样一种基本常识;又狂妄自大,不自觉地把自己当作中国最高领导人,认为自己有权决定走温和缓进、渐变改良的道路,完全摆错了自己的位置。实际上,一般的中国平民,不是大权在握,不仅根本无权决定走温和缓进的改良道路,而且走革命道路,如果你不想盲目冒失,那么,你也必须经过长期努力,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争取到足够的力量,才有成功的可能。不过,无论如何,作为平民,你掌握着革命的权利的一部分,但却没有最高领导的改良权利。
   
   把甘地主义,包括绝食斗争,搬到学生之中,可以理解。但不切实际地搬到农村,就有点不伦不类。经过太石村和汕尾的流血经历,仍然坚持甘地主义,就有点不合时宜。当然,中共地下势力的温和一翼,一定会不顾一切、一如既往地宣传告别革命,宣传甘地主义;但中国农民和支持农民的知识分子,却应该总结和吸取教训,把自己的立足点移到以革命和进步的两手,对付中共暴力和欺骗的反动两手的策略原则上来,努力促使中国农民和全国人民,走上全民不合作、全民抵抗、全民抗暴的道路,并且从目前开始,就努力准备以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最后手段,来结束中共统治。而且只有坚持这个道路,才能对中共施加迫使其改良的压力;如果我们不坚持这个道路,使中共有持无恐,失去革命压力,那么,再过多少年,中共也不会进行任何真正的改良。
   
   
   

附件:

   

1、关注农民问题


   
   

(南京)徐水良


   
   
   前天写《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农民工、临时工、合同工,应享有普通职工的同等权利,在独立工会中应与普通职工地位一律平等。独立工会还应努力为他们争取应有的平等权利,争取取消对他们的一切歧视,其中包括违反迁徙自由原则的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的人为划分,使农民工及他们的子女享有城市户口的一切权利,如受教育的权利。中国工人应该认识到: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农业社会与城市工业社会这个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是妨碍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巨大障碍,是与现代社会完全不相称的,也是中共分裂工人和农民,以维护自己统治的重要手段。不清除这种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中国社会的现代化是不可能的。农民与工人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一段,应加在最后一点中间。八十年代,我曾在有关文章中论述过这个问题。
   
   目前城市中的农民工,从农村来的临时工和合同工,农村到城市的打工仔,他们负担了企业和城市中很大一部分,有的地方甚至是大部最繁重的工作,但他们却被迫处于最差的境况,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成为二等、三等、四等工人,他们是城市中最无权、最悲苦的群体。他们虽然事实上是工人,却被固定在农业户口中,他们做着最繁重的工作,却享受不到最一般的福利,他们的子女失去受教育的权利,成为都市中的文盲新来源。这样的人口有数千万至上亿(不计他们的子女),再加上乡村工业中户口为农民的工人(也有上亿),这是一个很大的数量:
   
   几十年来,中国社会中最贫苦最悲惨的“阶级”,是农民,在公社化以后饿死的几千万人中,绝大多数也是农民。现在,他们也是对中共政权最不满的群体。这些年来,农村中的突发事件,实际上远远超过城市,只是很少为外界所知。以我的家乡杭州为例,我的老家富阳,邻近的萧山、余杭,近年来都曾发生过数千人至数万人的骚乱,富阳的骚乱,延续数天,出动军队,开枪,抓捕数百人方镇压下去。其它地方的骚乱,也时有的所闻。今年四月我去北京,在数十名便衣,为数在五、六辆以上的汽车,以及摩托车、自行车的跟踪包围下,度过一周,然后又在他们的跟踪包围下乘车离京。同座的有几个黑龙江南下打工的农民,当他们得知我们是被便衣包围跟踪的民运人士时,找便衣不在旁边的机会,偷偷告诉我们,说农民恨死共产党了,他们家乡的农民就曾经骚乱,当局出动军队镇压,打死二人。去年底,我曾经遇到邓小平老家出来打工的农民,我问他们:“你们家乡农民很喜欢邓小平吧?”他们回答说:“喜欢个屁,农民都恨死他了,为他们邓家的事(为修故居、为故居建路,把老百姓的坟墓迁离邓家祖坟所在的坟山等等)老百姓暴动,出动军队方镇压下去。”我想他讲的暴动,一般就是骚乱,上面二个黑龙江农民也说暴动。他们还说邓家子女花几亿元在县里建厂,说是扶贫,但农民对他们绝无好感。一般说来,当局对农民的镇压较少顾忌,动用武力也远较城市为随便。
   
   农民是实现中国民主的主要力量之一。在过去的几年中,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及中共宣传下,农民的形象是歪曲的。在民主墙时期,很多民运人士以为农民不支持民主,以马列主义理论,以农业社会,以农民占大多数来解释中国当代的专制现象。我当时力主现在的中国农民像工人和知识分子一样迫切期望民主,但也不敢肯定过去的民主问题与农民、工人之类的“阶级”划分无关。其实,美国的民主是由农夫建立起来的,而希特勒的纳粹专制则主要由工人和市民建立起来,布尔什维克的专制则更主要由工人建立起来。因此,民主问题与农民或工人的问题无关,而只与人及其群体的素质和发展程度有关,也与人及群体的利益与统治者的密切程度等有关。
   
   近几年的村级选举,中国农民表现之好,远出于我这样生长于农村,老家仍在农村,这些年又常常再去农村,自以为对农村情况深为了解的人的预料之外。开头,农民并不信任中共的选举,所以也往往把这种选举当玩笑和闹剧来对待,所以到处传的是某某某某大款出几千、几万、甚至十几万、二十万买选票竞选当村长的消息,农民也愿意卖自己的选票,在农村、在县城,这类事被当作似乎是合法的事来谈。这时,农村的共产党组织也往往干预选举。但很快,农民发现自己的选票是有用的,可以把中共组织安排的候选人顶下来,选上自己喜欢的候选人。因此,迅速变得认真起来。到今年,农民对选举是相当认真了。购卖选票的事还有,但起的作用不大,因为如果严格按无记名方式选举,农民吃了候选人的饭,拿了他的钱,背地里照样不投他的票。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熟知的候选人的人品及他的施政纲领、施政演说来选择。我们家乡是一村一姓,家族势力很为严重,我和老同学老朋友都担心家族势力控制选举,但结果,这样的情况却还没有发现过。(而在过去党支部领导下,这却是经常的事,党支部与家族势力结合)。虽然目前的村级选举仍然是中共控制下的不太民主的选举,但中国农民已经开始在村级选举中表达自己的意见了。这大大压制了村级腐败风气(因为上下左右腐败的包围、因为财务不公开,腐败风气只是受压制而不是清除),否则,农村的矛盾还会更尖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