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徐水良文集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以上2003年,已初步恢复
2004年(已初步恢复,部分正文及附件因查找困难暂时未恢复)
以下2004年文章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2001年1月

   
   (这是北春研讨会发言稿。考虑时间问题,在研讨会上没有按稿子念,现按发言情况做了修改。)
   革命、改良、和平、公开、合法等问题
   
   各位朋友:
   
   我反对洪哲胜先生刚才讲话中大力鼓吹和平、公开、合法的做法。经过前几年的辩论,目前的海外,知名一点的,主要剩下洪哲胜先生在鼓吹这些东西了。
   
   我从事民运快三十年了,一直从事的是和平、公开、合法的活动。今后,主要精力还要放在这方面。并且,我坚决反对挖祖坟,炸桥梁之类的恐怖活动,认为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我还反对目前情况下,三五个十来个人占县城,打游击之类的冒险主义。而且认为,在很多情况下,鼓吹这种恐怖主义和冒险主义,乃是中共特务诱捕冒险分子的阴谋。此外,我还反对在国内专制条件下,身份公开了的民运人士去从事秘密和地下工作,也反对从事秘密工作的人和公开的人搞到一起,因为这样做,违反秘密和公开严格分开的原则,将会严重破坏秘密和公开两方面的工作。但是,我坚决反对“告别革命”的荒谬谬论,坚决反对以我们自己的口,去帮助中共,制造反对革命、攻击革命的舆论及气氛,去取消《独立宣言》规定的人民进行革命,和武装反抗暴政的权利。《独立宣言》是世界民主的基石,连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也高度评价,称它是世界第一个人权宣言。否定《独立宣言》的重要原则,实际就是取消和否定民主道路及制度。
   
   是的,我们没有力量人为地组织一个革命,并且一般说来,通常情况下,也很难人为地组织一个革命。事实上,真正的革命,往往也不是由任何政党组织起来的,相反,由政党组织起来的革命,很多是共产党那样的假革命,真反动。中国人,包括民运人士,长期受中共影响,他们头脑中的革命往往就是这种假革命,以为革命是由政党组织起来的。但是,我们没有力量组织革命,并不等于人民没有力量。相反,一旦时机成熟,人民完全有力量进行革命,武装的军人也有力量进行革命。东欧,南斯拉夫,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都是例子。我们绝不应该以自己的口去做中共的帮凶,去制造舆论,去反对和扼杀革命。恰恰相反,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我们应该宣传革命权利,呼唤人民行使这种权利。国内的朋友很难做这个工作,海外的朋友应该义不容辞的担起这个任务。在北春过去的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可能性最大就是走基本上是和平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我们没有理由反对和拒绝这种革命。如果我们不作革命的舆论准备,相反,却用“告别革命”的谬论,去欺骗中国人民,并把一定条件下和平、公开、合法的策略说成是必遵守的原则,去迷惑人民,使人民在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来临时,例如另一场八九民运来临时,也按这些谬论拱手放弃革命,我们就将是民族的罪人。(当代社会还不可能取消军队,警察等等暴力,所以人们讲和平、公开、合法,都指的是实现民主的策略,而不是未来社会制度的目标原则。)
   
   事实上,中共从来不遵守他们自己制订的法律,以为可以用和平,公开,合法的方式,同中共斗争,可以期盼中共容忍合法方式,这纯粹是一种幻想。民运中有许多朋友像徐文立,秦永敏等,都是宣称拥护中共领导,反对革命的。相反,本人自1979年以后,一直是公开自称是持不同政见者或反对派,反对中共一党专制,主张革命,甚至为暴力革命辩护的。但判刑时,并不因为有这种差别而有所不同,并不因为你向中共献媚,宣称拥护中共,讲公开、合法、非暴力,中共就优待你。实际上可能还判得多一点。其实,这里有一个与普通人通常见解完全相反的秘密。这就是,中共在清除异己的时候,越是接近中共的人,中共使用的手段就越是残忍。这是1979年时,我与杭州大学的民运朋友一起讨论研究时,一个朋友发现的规律。红军时期,国民党俘虏可以优待,而大批红军干部却必须屠杀;延安时期,民主人士必须争取,而王实味等大批中共党员却必须无情斗争和处决;对国际上,反修必须重于反帝;文革期间,对“民主党派”人士,一再重申开恩保护,而对刘少奇林彪等一大批,却必须残酷折磨。这是因为越是接近中共及其权力核心的人,对中共及其独裁者的权力和精神领袖地位的威胁就越大。中共当权者一旦决心除去你这个异己,你越献媚,他有可能越认为你搞两面派。不过,事实上,在困难条件下,骨头越软,越是献媚的人,一到处境顺利时,他们往往比谁都激烈。这也是我几十年生涯中看到的普遍规律,很少有例外。我出国前,曾经嘱咐国内一些朋友,说目前国内那几个又要出风头,要做异议人士,又怕担风险,于是常常向中共讨好的人,今后情况一旦好转时,他们一定比谁都冒失,比谁都激进,我们要防着他们,不要让他们造成破坏。结果,没有几个月,出于我本人预料之外的快,在组党运动中,很快部分应验了,给组党运动造成相当的破坏和损失。所以中共独裁者出于他们自身政治经验的担忧,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我上面这样说,当然不是说不要注重策略,而是要大家丢掉幻想。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大问题。
   前途和困难
   
   不过,我很赞同洪哲胜先生对前途和困难问题的看法。我认为,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任何悲观的地方。我并不担心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中国的民主制度的建立,也不会拖到几十年以后,五代人十代人以后,甚至更长时间以后。我担心的是中国人的素质,担心在实现民主的过程中,会有过分的大规模的报复,这种过分报复会给我们民族带来巨大损失。担心的是民主制度建立以后,像洪哲胜先生讲的那样,腐败,黑道,贿选等等来败坏民主事业。中共搞了一个村级选举做做样子,就到处是某某大款出多少钱买选票选村长的情况。
   关于反对派运动
   
   中国目前的反对派,形形色色,有民主运动,有法轮功、中功等功法组织,有非官方的基督教及其它宗教组织,也有共产党内或明或暗的反对专制、倾向民主的一些党员。此外,也有坚持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式的极端专制,反对改革,主张恢复毛式专制的毛式反对派。性质完全不同。因此,严格说来,笼统称为反对派运动,并不确切。而且,在目前的中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士兵,甚至绝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共产党的潜在的反对派。我出国前几年,到工厂,到宿舍及附近街道上,往往有不少人围上来与我聊天,其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和党员干部,他们都说,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顺便说一句,我们不要把毛式反对派一律看作我们的敌人。其实,他们中不少人,是因为反对中共目前的腐败,错误地认为毛式专制比目前清廉、平等,要回到毛式专政。我们要告诉他们,清廉、平等,必须以人权、自由、民主为基础,暴君面前的人人平等,不过是人人是粪土,人人等于零。
   
   我原本想讲的题目是反对派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但这个题目实在太大,所以我改为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并且只讲讲我们的有关民主运动对策问题的几个结论,除了上面已经讲过的以外,再讲讲下面几个结论。
   一、要搞多元化,不搞一元化思想专制
   
   这是我在研究民运对策时得到的一个结论。也是这些年中,我与朋友们争论得非常多的问题。
   
   我们的民运朋友是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的,但实际上,由于长期生活在中共的一党专制中,他们的思想,不知不觉中却往往是中共的,马列主义的。因此讲到民运存在的问题时,他们往往把民运没有统一的思想,把所谓缺乏理念放到第一位。他们企图按中共和马列的模式,建立一种一元化指导思想。
   
   其实,没有统一的指导思想,思想的多元化,不是民运的缺点,而恰恰是一种优点。我对他们说,历史上成功的革命或改良,往往是没有统一指导思想的,英国革命,美国革命,苏联东欧的变化,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革命,等等,都是没有统一指导思想的。相反,有统一指导思想的,如马列主义的革命,希特勒的改良,建立的却是专制制度。为什么呢?因为民主的根本基础是人权、自由,但民主的直接基础,是建立在自由和人权基础上的平等,是人人生而平等。所有公民,无论是公民的个人,公民的组织,公民的意识形态,无论是宗教,主义,还是思想,都一律平等。规定任何个人的特殊地位,就是搞个人独裁,规定任何政党,社会团体的特殊地位,就是一党专制,规定任何宗教,主义,思想的特殊地位,就是思想专制。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世界上,我还没有看到能与我的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相比的思想,但谁要规定人本主义作统一思想,我就第一个坚决反对。因为这是思想专制。
   
   我们不能搞信仰治国,意识形态治国,这是很可怕的。中世纪的基督教专制,共产主义的专制制度,以及目前阿富汗的神学政权,都是例子。而达赖喇嘛主动搞政教分离,我就佩服他的伟大人格。
   
   当然,一个政党,一个组织,甚至一个政府,也可以有自己的指导思想,但这必须严格限定在他们自己内部,不得强加给社会。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从政党开始,就搞多元化,美国的政党,民主国家的大部分政党,有什么统一的指导思想?对那些有统一指导思想的政党,无论是马列主义,三民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还是其它什么主义,全体人民必须对他们充分提高警惕。防止他们搞思想专制。对那些有固定领袖的政党或组织,全体人民当然也必须提高警惕,防止他们的专制独裁。很可惜,除了一些宗教,准宗教组织以外,这些年来,号称以民主为己任的民运人士,也热衷于搞固定的终身领导人,甚至大家都知道这个终身领导人是扶不起的阿斗,这种做法明显失败的时候,仍然有人坚持要搞,他们把民主原则丢到九霄云外。另外,也有人千方百计要把他自己那个陈旧不堪的东西,变成中国的统一指导思想。这些现象,都说明,许多民运人士,挂着民主的招牌,其内心深处,却是根深蒂固的中共专制思想和习惯。
   
   一个政党,一个运动,当然也希望统一,否则就没有力量。但这种统一,不是理论的统一,思想的统一;而是策略的统一,也就是目标、方向的统一,道路、路线的统一,政策、方针的统一,方法、步骤的统一。例如革命和改良或其它方面策略的统一。
   二、民运不是改朝换代,打天下坐天下,民运人士要有铺路石精神
   
   根据民运目前的状况及苏联东欧的历史经验,民运人士要接掌政权的可能性不大。刚才已经有人说了,接掌政权的可能是其它人。很可能是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所以一定要有甘做铺路石的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