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共利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徐水良文集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利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徐水良


   

2005-7-5日


   

   

一、谍影处处

   
   
   陈用林等中共外交及情报人员脱离中共,揭露中共利用特务监控反对派的情况,中共特务活动引起了人们的普遍注意。
   
   其实,海外民运早已经是风声鹤唳,谍影处处。早在许多年前,江泽民访问美国,就有人在赴波士顿抗议的汽车中偷装窃听器。有的海外“民运”组织,一再被一些异议人士公开揭发为特务组织,“中领馆写作组”,“中领馆六处”等等。
   
   前些时间的王炳章案件,各方互指间谍,绑架诱捕说争论不休。周勇军等人的调查,似乎既否定绑架,又否定诱捕,说明绑架诱捕说的不合逻辑,虽然调查者宥于绑架诱捕成见无法摆脱,但却让明眼人怀疑这整个事件是不是什么人导演的一场戏,怀疑参与的各方演员究竟扮演什么角色。
   
   彭明及中发联事件,也是一样。彭明自吹没有几个人的中发联有一万多人,四年后要发展到二千万人,使得海外没有经验的人和媒体信以为真,名声大振。中共在中发联中安插了几个人,成为彭明心腹。后来中共发现彭明在严密跟监的情况下去嫖妓,于是设置圈套,预先埋伏,让安插的特务再次诱他去那里去嫖妓,当场抓获,送劳教。中发联迅即为特务控制,连个声明也不发,倒是民运人士进行了营救。彭出国后,又搞联邦政府,结果极其机密的几个人常委会议被窃听录音,中共把录音交给美国,通过外交途径由美国政府对彭施压。最后彭搞假币,在缅甸被中共抓走。
   
   与王炳章案有联系的,还有张宏堡指阎锦新为中共特务,负责对他监控等问题。也有点让人扑朔迷离。张宏堡出来以后的情况,以及为什么张宏堡竟然能够长期接受身为下级的阎锦新控制,都让人有诸多的想象空间。
   
   类似的例子很多。鉴于篇幅及其它种种原因,有的即使我们亲身经历的确实例子,也不再或不便多说。
   
   

二、人海战术

   
   实际上,中共用来对付反对派的特务,主要是一些低档次保密程度不太高的特务。与那些用于外国军事政治的高档专业特务相差甚远。因为反对派不是国家,没有办法抓特务,人们说反对派抓特务,其实并不确切,除所在国家的情报机构,反对派本身,并没有这个能力。并且由于幼稚和缺乏经验,中国的反对派,往往非常缺乏分辨共产党特务的能力,所以共产党不需要很多高档次特务。对付反对派,他们主要用低档次特务线人的人海战术。
   
   国内有人写文章说海外民运中,中共特务、以及为中共当线人的民运叛徒,占民运总人数的70%,国内则占80%。我们不知道这种说法的依据何在。但根据东欧一些国家共产党垮台以后揭露的情况,为共产党工作的异议人士,占异议人士总数的56-57%,其中包括异议人士中一些最著名的及占据最高层领导的人。这些国家有关档案的解密,共产党对反对派及社会的监控和渗透,让人们普遍感到震惊。据说有的人为此发疯了,因为发现其很信任的亲属,朋友,邻居,妻子,丈夫,家里亲人,原来却是监视其活动的共产党线人。
   
   中共习惯于搞群众运动及人海战术,在夺取政权以前,中共的特务活动与地下党领导的群众运动及统一战线完全合而为一,成为一种广泛的人海战术。中共建政以后,不仅有专门的情治系统,而且各级党政系统,也全面特务化,普遍承担起搜集情报和监控统治老百姓的任务。中共以靠拢组织,争取进步,检举揭发,汇报思想之类的名义,企图把全体人民,尤其是幼稚的青少年,变为他们特务统治的线人和工具。我们都经历那种全民检举揭发的恐怖时代。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不小心,你就被“积极分子”检举了,成为“反革命”。文革后,尤其是六四以后,这一套愈来愈不灵,于是他们就大大加强特务线人队伍,人数十倍十几倍成长。中共公安国安线人到处钻,连十来个人的单位,往往也安插线人。国内各城市,尤其是深圳等城市,到处是中共情报机构设立、控制的企业,如商店、饭店、旅馆等等。港澳许多公司,也为中共情报机构设立。
   
   中共对反对派控制的力度,远大于东欧。中共在反对派中间安插的人数,应该高于东欧。虽然其比例,不一定达到上面国内有人说的占反对派总人数70%、80%,但应该达到东欧水平即60%左右,或者更高。
   
   

三、“筑巢引鸟,做窝养鱼”

   
   
   专制统治者主动组建、领导和控制反对派,并非中共创造。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这样做。在西方,有一本书,叫《1984》,那里边的独裁者老大哥就是这样做的。相信中共的高层情治人员,有可能读过这本书,仿效老大哥的做法。并且中共往往做的出神入化。
   
   早在中共建政以后,50年代,浙江公安系统就主动组建反共救国军浙南纵队,欺骗台湾,以及大陆反共分子,取得很大成功。
   
   对民运,早在1979年民主墙时期,中共就采用了主动组建民运窝点的办法,控制民运。后来这个办法被称为“筑巢引鸟,做窝养鱼”,取得了很大成功。接着就普遍采用这个办法对付反对派,包括后来的法轮功。中共从镇压法轮功以开始,就采用这种办法。有时还曾调动海外特情,以记者名义,刺探和控制国内法轮功。
   
   中国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之所以一败涂地,原因就在于1980年以后往往一开始就落入圈套。很多人迄今往往迷信这种圈套的历史,有的“元老”被大家普遍揭发了,但中共一个欺骗行动,例如逮捕判刑,很多人马上就又迷糊了,原因就是不了解中共的这种伎俩。
   
   中共把他们79年应用很成功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推广到海外,主动组建反对派队伍。同时,还把他们过去控制国统区媒体和群众团体的办法,搬到海外,利用国家力量、商业利益等等进行渗透、拉拢、收买,控制了海外侨界及媒体的绝大部分,甚至严重渗透西方政府设立的中文电台。西方政府往往明知渗透情况,但由于法律上制度上的诸多限制,大多也无能为力。这些亲共势力与反对派内部地下势力配合,使真正的反对派处于孤立艰难的境地。
   
   由于中共的极端残暴专制,往往迫使反对派中的多数向中共屈服,中共往往把其中的一部或大部变成他们不同程度的线人。其中,在中共监狱中竹筒倒豆子的那些人,绝大多数成为中共线人。此外,中共还用各种方式,在海外大搞招安活动,过去中共领导人来访,今年赵紫阳去世,中共极度紧张,都曾经进行招安活动,并且都有个别的或者相当数量的异议人士甚至反对派组织,出卖反对派和民主事业的利益,接受招安合作。至于中共利用有的人亲属去世、经商及其它原因,必须回国的机会,迫使异议人士接受招安合作的情况,更加普遍。
   
   

四、“控制民运,领导民运”

   
   
   通过这种种方式,中共从总体上控制了狭义民运圈,并且正在努力控制法轮功等其它反对派力量。
   
   笔者刚到海外时,听到中共对民运的工作方针是“控制民运,领导民运”,“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等,还感到有点震惊。但随着时间的深入,才发现,其实中共早已经非常有效地实现了这个方针。牢牢地控制和领导着民运。民运的不少组织,由他们建立或控制,民运的许多活动,由他们发起。他们在暗处,有统一指挥,大陆、港、澳、台,侨界、媒体紧密配合,打击谁,抹黑谁,捧抬谁,孤立谁、冷冻谁,统一作战,很容易把真正的反对派异议人士贬低压制得喘不过气来,把他们想捧抬的人抬到天上。
   
   无论是动用媒体还是动用地下力量,如果用大陆身份的人不行,就动用台湾身份的人,往往效果就奇佳。中共在台湾的地下势力很强。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很多部门,包括一些情治部门,往往由共产党控制。国民党不少白色恐怖的案子,其实是共产党搞的。有的地方白色恐怖不是国民党清除共产党,而是共产党清除国民党。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解放”前父亲是军统少将,败退台湾,后来长期做台湾的港澳情报负责人,实际是共产党港澳情报负责人。文革后被共产党押回浙江关押,当局说他是叛徒,其实是浙江文革泄密,导致中共在台地下人员被捕。他关押到1974年才平反释放。中共动用台湾地下势力,往往有很好的掩护和欺骗作用。因此,中共最早派到美国的间谍和侨界的地下势力,往往来自台湾。
   
   当然中共建立的民运组织,有的已经暴露。但他们有的是人,一批不行再来一批,凡是有可能被民运占领的阵地,创建的组织,他们都要抢先去占领,去创建。所以笔者一直努力,希望真正的异议人士撤离这个沦陷区。
   
   (注:本文应《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约稿而写,载《动向》2005年8月号,该刊发表时有少量修改。)

此文于2018年08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