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徐水良文集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
   
   

目录: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附一:答洪哲胜先生
   附二:关于今年六四纪念筹办过程中的几点事实
   附三:给某人的回答:揭点密吧!
   附四:洪哲胜:我作证:倪育贤、张菁、吕金花绝对不是反对在64纪念活动当中提出政治诉求。
   
   

[按]今年纽约64的问题具有全局意义,牵涉一系列重大问题,有必要进行认真的讨论。

   
                 ——徐水良2005-7-5日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答洪哲胜先生


   

徐水良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洪哲胜先生有本事为他根本没有参加的64筹备会议、和筹备工作作证,这是匪夷所思。)
   
   洪先生,你参加了几次会议?就来作证?你参加过一次双方大吵的会议吗?没有参加会议,对情况根本不了解,就有作证的本事和权利,我对你真是佩服!
   
   要单纯化,不要政治化,不提政治诉求政治口号这些说过多少遍,引起二个多月激烈吵架争论的问题,那么多人,包括纽约之外不少朋友,以及我们都亲耳听到的这些东西,并且把全球64筹备会吵得无法达成共识的东西,你一个作证就可以抹杀了?
   
   又如倪育贤说的排斥法轮功的那些话,后来吵架时唐伯桥再次提出,倪育贤也只好承认的,你也要反过来说我们破坏合作,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何况是一本正经的洪先生,我真是想不通。
   
   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是否理解,无论你是否认为它符合逻辑,它存在,你就得承认。你不去查清事实,却只听一面之词,就通过理论论证说这不存在。我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当然也不奇怪,从你一开始参与大陆民运,从较早的正义党到现在,凡产生这类争论,你几乎毫无例外不顾一切地站到哪一边。这背后问题究竟是什么?
   
   (顺便对国内朋友说一句,希望国内的朋友与海外打交道时存个心眼,避免过去某些朋友如师涛的教训。)
   
   一般人能做肯定证明,因为你知道一次,就可以作证“有”。但要作否定证明,作证“无”,你得日夜跟在后面,并且不能疏忽。听说洪先生参加过一次他们排斥不同意见后单独召集的筹备会,于是就了解了一切,可作否定证明了。真有本事!
   
   下面是我上次的回答,(见附一)。
   
   再附上参与64筹备的朋友整理的关于筹备工作纪要(见附二)
   
   既然洪先生有权、有本事为他没有参与的筹备工作作证,那么也请没有参加这些会议的洪哲胜先生根据他的习惯来作证、说明这个纪要的内容是假的!
   
   我参加过其中二次会议,听费良勇先生及其它朋友谈过一些会议情况。我没有洪先生的本事,我只能作证我参加的二次,纪要内容基本属实,以及我听到费良勇及其它朋友讲的内容,与纪要内容一致。
   
   再加上附三供参考。
   
   

附一:答洪哲胜先生


   

徐水良


   
   
   [按]洪哲胜先生违背筹委会邮件组规定,未经相关各方同意,公开邮件组内部讨论内容。以下有关内容已经在网上公开,所以我这里也公开对他的回答。
   
                  ——徐水良
   
   
   鉴于洪先生这些时间来对我的人格攻击,我这封信的语气也许不太客气,请洪先生谅解。
   
   自从洪哲胜先生参与中国民运以来,在此类问题上,历来都是站在那些人一边。尤其在关键时刻,都是他积极站出来帮助那些人。在正义党问题上,我们的朋友们曾经与他力战,他是捍卫正义党主力,事后虽有所认识,但从来没有反省。似乎“非常糊涂、非常不健康、而且非常危险”的都是别人而不是他,非常奇怪。所以我历来对洪先生多一个心眼,也许洪先生也认为这是“非常糊涂、非常不健康、而且非常危险”,可是我们在非常艰难的处境下,没有办法像洪先生那样,非要相信他和他大力支持的那些人不可。
   
   洪先生不久前在网上故意把我文章中没有的东西加给我。然后对我进行人格攻击。那一次,我说大陆异议人士中现在倾向泛绿的异议人士,大多过去受中共影响较深,或者心存幻想的人士。根本没有讲台湾台独人士。不知他是出于故意,还是连我的文章也没有认真看,就在后面加帖子说:“又是说谎不打草稿!请问首脑阿扁、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是如何受到中共的影响的???洪哲胜”,而我那篇文章,根本没有提到这些人的名字(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以及任何他们受到中共影响之类的话。(见附件2,略)。不知究竟是谁当众说谎?
   
   我尽管与洪哲胜先生有多次非常激烈的争论,但我从来没有对洪先生进行过人格攻击。但洪先生却几次进行这种人格攻击。所以当时我非常生气,就加了一个带点意气的帖子。当时对洪哲胜先生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他自己说谎不打草稿,我的文章明摆着,他公开捏造我的话,却反过来说我说谎。后来想想,有可能他根本没有认真读我的文章,所以又写了一个帖子,(见附件1,略),但因为时间过了,就没有上贴。
   
   这一次,洪先生又首先把我这封信中根本没有提到的具体口号“退倒中共”争论强加给我,然后进行批判,意思是我故意歪曲了争论问题。
   
   (洪先生说这个口号是法轮功口号,事实上,这个口号在64筹备会上,是费良勇先生提的,而不是参加会议的法轮功学员提的。退党及类似提法,最早是唐伯桥中国和平提出的,也不是法轮功最早提出。)不过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他多费口舌。
   
   具体口号当然可以商量,我也提出过好些不同口号,也提出过折中口号企图调解。
   
   但这里我讨论的问题是:一是六四纪念要不要非政治化,单纯化,二是要不要垄断64纪念活动,排斥法轮功,(例如有人说民运只留下这块地盘,不能让法轮功来搞,不能让法轮功抢这个地盘。)这些天争论异常激烈的就是这些问题。尤其是纽约,常常激烈争吵到翻脸。我夹在中间,开始时提些折中建议企图调解,后来不得不表态。
   
   如果洪哲胜先生认为我提出的问题是歪曲事实,甚至撒谎,那么,洪哲胜先生就应该证明,这些天根本没有争论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是我徐水良杜撰出来的,可惜洪哲胜先生没有证明,就马上断言,“这里的问题不是……而是……”
   
   此外还应该证明他攻击我时所涉及的我讲的其它东西也是假的。
   
   我想,熟悉情况的朋友,如参加会议的朋友,包括曾经在纽约参加过会议的费良勇先生,他们能够证明是我徐水良讲了假话,还是洪哲胜先生讲了假话。
   
   徐水良2005-5-30
   
   

附二:关于今年六四纪念筹办过程中的几点事实


   

[按]这是参与64筹备的朋友整理的关于筹备工作纪要。

   
              ——网路文摘 2005-7-4日
   
   第一次会议争议焦点:倪育贤和吕金花提出法轮功现在在搞政治,要防止法轮功争夺民运领导权,而六四是民运的最后一个阵地,因此绝不能被其它力量主导。吕金花进一步提出非政治化主张,她的理由是我们不能利用六四死难者来搞政治。唐柏桥提出不必担心法轮功搞政治会强了他们的民运领导权,理由是:一,法轮功是修炼团体,不是为争利益而来参与民运的活动的,二,我们应该乐见更多的人参与民运活动,包括六四纪念,三,法轮功的朋友希望参与包括六四纪念活动在内对揭露中共邪恶有利的活动是一个现实,我们不能像驼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子里自欺欺人。唐元隽也表示应该大力与法轮功朋友合作,他说:人家可以动员三千人搞活动,你们最多可以动员三十人,还争什么领导权(大意)?此外,在唐柏桥没有到会之前,会议通过了纽约地区纪念活动与全球六四纪念委员会无关,他表示了异议,理由是刘青和他及多数在场的筹备人员都是全球六四纪念委员会成员,这样做会令外界感到费解。本次会议由倪育贤召集,他只通知了六四筹委会的六名成员与会:刘青、薛伟、唐柏桥、吕京花,倪育贤、唐元隽,及另外两名非筹委会成员张菁、陈明(据说真名叫乔健)与会(张菁当年因为在亲共的明报工作,根据她自己的说法,不方便作为六四筹委会成员),另外四名成员徐水良,洪哲胜,魏玲,王涵万没有被通知与会。
   
   第二次会议争论焦点:唐柏桥提出邀请一名法轮功朋友李大勇前来参加筹备会议,遭到主持会议的中国人权执行主任反对而作罢;关于政治性问题,吕京花和其它部分人士再次强调非政治性,有人还提出这次活动的主要筹办单位之一是中国人权,要照顾到到中国人权的非政治性性质。唐柏桥表示,理解这一考虑,但是我们应该以这样的态度处理,好比一个人被恶棍杀了,他的母亲因年事已高,同时出于身份的考虑,只能在家里点柱香来悼念,而他的一般兄弟觉得咽不下这口气,要用正当的方式为他们死去的兄弟讨还公道。我们既不要指责母亲的做法,也不要反对这般兄弟的义举。否则世上就永远没有公道了。具体到六四活动上,今天的情况就好比中国人权是母亲,民运人士和其它力量如法轮功朋友是这般兄弟,如果大家在这一活动中有不同诉求和各自的组织利益考虑,大家无法就主题达成一致意见,各自可以举办不同性质的纪念活动,大家可以相互配合和支持。与会者对于这一提议没有异议。这次会议上谭竞娥提出不要再在纽约中领馆前举行六四纪念活动,而是改在联合广场公园或其它地方,吕金花首先响应这一提议,会议最后通过了谭的这一提议(事后吕京花在谈到其它问题时,不小心说出了64那天中领馆外没有抗议,“中领馆因此松了口气”,这一前一后的举动,很难自圆其说)。参与会议的除第一次会议成员外,增加了北春的小蔡,民联阵的苏阳,自民党的钱能达,中途从外地来纽约的费良勇和盛雪也参与了会议。费良勇针对当时有人提出六四纪念活动非政治化问题,发表了“六四纪念活动不谈政治简直荒谬”的看法。唐柏桥因另有约会提前离会。
   
   期间全球六四纪念委员会举行了一次电话会议,共有十五人与会。电话会议上,有人提出“纪念六四,退垮中共,惩办凶手,重建中华”的口号,绝大多数成员表示同意,刘青表示反对,理由是我们不能利用六四搞政治,六四纪念活动不能有政治性口号。刘青还认为全球六四委员会应该求最大公约数,只要有一个人反对就不能通过任何决议,费良勇发表反对刘青的意见后中途离会,刘青紧接着表示辞去召集人职务。最后会议搁置了这一议题。
   
   第三次会议,在有关朋友强烈坚持和法轮功与其它人士主动沟通后,会议邀请了法轮功朋友梁裕蜂、李继光、李大勇与会。大家主要讨论的问题焦点仍然是关于会议主题问题和政治化问题,大家最后仍然无法达成共识。最后法轮功朋友不再发表意见。会议没有通过活动主题。会议期间谭向大家介绍了无法申请到联合广场公园和其它地方的集会许可,因此只好再改回在中领馆前举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