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徐水良文集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作者按]这些问题原来在内部讨论,现在既然倪育贤先生公开讨论,我这里先发一篇:答吕京花十个问题。详细以后再发。被人揭露是中领馆写作组的正义党拿到倪育贤先生的文章,立刻发表,到处张贴。看来有必要再细述详情、并详细讨论。


   
   去年纽约纪念6·4委员会有个决议,还是刘青提议的,就是纽约纪念6·4,每年倪育先生都产生问题,并且因为他的形象问题,不少人(如民联阵—自民党的朋友)向我们表示拒绝参与纪念会,去年他的做法更引起大家公愤,刘青提议以后不与老倪一起搞,大家同意,没有反对意见。今年却未经任何程序,没有讨论,甚至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违背去年决议,五六个人小圈子筹备。这种做法,一是违背决议,不该请的请来,而筹委会不少成员该请的却排斥在外,太没有规矩,二是搞非政治化,反对提政治诉求,排斥法轮功参与等等都太离谱。
   
                 ——徐水良2005-6-29日
   
   
   京花及各位:
   
   京花的信我原以为是给我一个人的信,后来才知道已经广为散发。我不知道该给哪些人回信,给予回答。
   
   我这些天正在准备一些文章。虽与京花信件无关,但或许能看到其中有关问题。请有关朋友们稍安,等我写好后再发。
   
   我们本来有一个平台,就是6·4讨论组,好像京花已经恢复为成员。
   
   京花在邮件组之外讨论,我不知是什么范围,也许只能公开回答了。不过我还是先发给6·4邮件组朋友一个短信。详细的迟一点发。
   
   京花的十个问题,不是我有权回答或者应该回答的问题,似乎问错了地方,似乎应该去问伯桥。不过我这里就京花信件,以及信件提供的情况,谈一点我所知道的情况。
   
   1、纽约中领馆等露天6·4纪念会,每年都是晚上,不是下午。至少我出国7年多,都是晚上。而且也不一定就是6月4日。
   
   2、今年的申请,准备的也是晚上。
   
   3、根据相关各方包括本人参加会议了解的情况,以及京花信件提供的英文申请件。我事后了解的情况是:
   
   A、因为有朋友坚持6·4非政治化,不能提政治诉求,以及不太欢迎法轮功的情况下,所以有些朋友决定继续参加及筹备这个非政治化的纪念会,保持合作团结之外,另外申请一个政治化的纪念会。
   
   B、大规模流传的所谓唐伯桥申请,我事后了解,其实是一男一女申请,男的姓冯,我曾经有一面之缘。女的大约也不是唐伯桥,除非唐伯桥男扮女装。所以唐伯桥否认他自己到警察局登记,似乎也并无不妥,总不能没有去说去吧?我第一次在中国人权开筹备会听到这个事,唐伯桥说的是他没有去登记,但知道这个事。并且说申请时间,中领馆对面到下午三点。三点以后的时间留给纽约筹委会申请。
   
   C、那次会上让人惊奇的倒是京花,当她说纪念会非政治化,不要提政治诉求时,我和有的朋友问她:你不是每年都领呼“打倒共产党”口号吗?她竟然一口否认,说“我没有呼过这个口号”,我大为震惊,指指大家:“这里的朋友都在,都能证明!”京花改口说:“我没有呼英文口号。”
   
   D、根据京花提供的英文文件,冯先生他们的申请,没有申请晚上,而是1:00——3:00集会,三点以后离开中领馆游行。以旁证证明包括唐伯桥在内的几个人给我介绍的情况属实:即他们的计划是,把晚上留给纽约申请晚会,不互相干扰,等游行结束后,动员愿意参加晚会的人回来参加烛光晚会。对这个非政治化晚会也给与支持。我曾经一再嘱咐唐伯桥和其它朋友,不要互相干扰,不要互相拆台,要互相支持,他们一直答应,上面讲介绍的他们申请意图,就是他们回答和承诺之一。
   
   E、后来有人把唐伯桥等当作假想敌,大吵,更改申请时间,等等,这些,似乎不应该由唐伯桥和申请人负责。我们总不能学狼和小羊的故事中狼的逻辑,指责在下游喝水的小羊污染了上游喝水的狼的水源吧?而且当时还是有朋友主张不要改时间,还是6月4日,因此不存在什么人强迫改时间的问题,也不存在“遭到警察拒绝”的说法。
   
   F、而且要搞政治化集会的朋友,包括本人及大多数朋友,尽管搞非政治化的朋友一部分人开筹备工作会议时,不再通知我们参加。我本人仍然一再嘱咐主张搞政治化的这些朋友顾全大局,不要去拆台,相反继续支持6·3烛光会。本人和绝大多数朋友仍然参加了6月3日的烛光晚会。为了避免矛盾,后来这个政治化的6·4纪念会改到中央公园,这些朋友包括唐伯桥应该是主动做了很大让步的。
   
   G、世界日报过去把鲍戈十来个人的6·4纪念会说成是四五十人,把4·23游行四千人游行说成是1千人,这次故伎重演,这次故伎重演,一抬一贬,态度鲜明,例如把中央公园集会说成是几十人,事实上我到会议中期已经很多人离开后,数人数仍然有一百五十人左右。据我过去观察,非特殊情况,往往是世界日报抬谁,谁有问题,贬谁,谁是真朋友。望朋友们深思。
   
   4、其它一些重大事实和原则问题,等我今后文章说明。
   
   5、附:一个朋友发给我对京花信的批注(见后)
   
                     徐水良
   
                    2005-6-15日
   
   
   附:一个朋友发给我对京花信的批注:
   
   吕京花:十个问题向徐水良(略)

此文于2018年08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