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徐水良文集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徐水良


   

2005-3-1日


   

   
   [注:这是40多天前,中国人权事件产生后不久写的一个短文,供参考。2005-4-14日]
   
   [3月11日按]前些日子,我为刘青讲了几句公道话,结果招来海内外朋友一片批评声。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我之所以做这种被朋友们认为对自己“有伤害”的事情,这是因为:
   
   根据本人三个民运划分的理论,中国人权双方理事的争论,应该属于正派民运内部的争论。尽管双方也许都不同意这个判断,但到目前为止的材料,都不能证明与之相反的观点。正派民运的力量已经小得可怜,还要再来一次大分裂,总是让人非常难过的事情。因此,在没有充分确凿的材料否定这个判断以前,不宜扩大矛盾。
   
   刘青毕竟与王希哲、谢万军、徐邦泰、王炳章等人不同,毕竟不是下三烂或者乱七八糟的人物。而且,到目前为止的材料,不能证明刘青是坏人。
   
   刘青等中国人权在职理事,虽然在掌握中国人权及控制程序上,是强者一方,但在道义上和海内外舆论上,却是弱势或某种程度上落败一方,处于四面被攻处境,在其受攻困难时,不应落井下石,相反,为他讲几句公道话,缓个颊,使他有一定转圜余地,才是做人的厚道本分。
   
   双方理事是我们朋友,方励之那一边德高望重,而刘青,迄今为止的材料,也不能说是坏人,不宜在这个时候去攻击任何一方。
   
   因此,对我说来,无论于公于私,采取这种态度乃是做人本分。别人怎么看,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则不是考虑问题的决定因素。有人说我政治觉悟低,低就低一点吧,总比丢掉为人本分好!
   
   下面是前些时间写的《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文,供双方及其它朋友参考。
   
                徐水良2005-3-10日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2005-3-1日
   
   
   1993年华盛顿合并大会时,我还在国内。当我听到美国之音广播,徐邦泰声称“在道义和责任之间,我选择责任”时,我当即对朋友说:这个人完了!虽然我并不赞成当时王若望先生等一些朋友的做法,但我认为:一个人,竟然可以公开把道义和责任对立起来,公开抛弃道义,用违反道义的手段去赢得程序胜利,那么,这个人虽然目前赢了程序,但这个人的无耻,以及今后的惨败,就是不可改变的了。这个未来结局的兑现,只是时间问题。
   
   人们常常无条件地肯定程序正义先于、高于或者大于实质正义。这完全是颠倒了两者关系。说程序正义先于或大于实质正义,这是有严格条件的,也就是在操作层面,并且仅仅是在大家约定一个操作程序以后,正在按这个程序进行操作,以便作出决定时说的。相反,程序正义只是实现实质正义的一种保证手段,实质正义才是目的。在程序操作以外,在无条件意义上,程序正义永远服从实质正义。
   
   程序正义,属于正义的一种形式。而道义等等,则属于正义的内容,属于实质正义。实质正义永远是最根本、最基础的东西。程序正义这种形式正义,只是为了保证和实现正义的内容,即保证和实现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基础和前提是实质正义,目的和结果也是实质正义。仅仅因为对实质正义的认识,人言人殊,无法操作,所以要订出一套程序,一种形式,以判定和实现实质正义。人们能够操作的是程序正义,所以,从便于实际操作来说,程序正义优先于实质正义。但如果离开操作层面,这个说法就不能成立。
   
   徐邦泰(当时他的副手是杨建利,此外还有汪岷等)的例子,是赢得程序,丢掉道义的例子。徐邦泰的讲话,也是程序正义背离实质正义的例子。民主制度,多数决定等等制度的重点,不是保证永远正确,而在于允许纠错。在于相信虽然根据程序可能产生错误,但随着时间进程和实践证明,多数人会抛掉和纠正错误,走向正确。因此,人们允许特定情况下根据程序正义让违背实质正义的多数一方取胜,但相信程序正义迟早会导致实质正义,符合道义的一方迟早会胜利,丢掉道义的一方迟早会失败。
   
   当然,有时程序本身可能不合适,不正确,不切实际,不完全符合甚至违背正义原则,例如专制制度的程序,就是这样。这时,从历史的角度看,人们迟早会修改程序,使之符合正义原则,服从实质正义;而不是相反,永久损害实质正义,去迁就程序。
   
   政治家的最大忌讳,就是丢掉实质正义,丢掉道义。而不管是不是赢得程序。因此,当出现可能赢得程序,丢掉道义的情况时,明智的政治家,为了赢得道义和道义形象,一般总是宁可输掉程序。只有像徐邦泰那样无耻而又愚蠢的家伙,才竟然会公开宣称丢掉道义。当然,他们这类人,往往也根本不知道需要防止丢掉道义这个根本问题。因此,当他们欢欢喜喜、津津乐地道庆贺自己取得胜利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上失败的道路,有的人甚至明摆着已经失败,自己却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取得了胜利——因为他们在某个程序上取得胜利。
   
   也正是华盛顿合并大会以后,许多人把操作层面上程序优先,程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的规则,无限夸大,变成一切场合都是程序优先,都是程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完全颠倒了两者关系。
   
   事情有大道理,有小道理,实质正义是大道理,程序正义是小道理。一般情况下,两者是一致的,但当两者产生矛盾时,明智的政治家总是选择实质正义,选择道义,让小道理服从大道理。只有在操作层面,并且对实质正义看法分歧时,或者虽然大家对实质正义看法一致,但来不及修改程序时,才采取程序正义优先,程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的规则。即使在操作层面,当大家看法一致,认为现程序有违实质正义,分歧不大,又来得及修改程序时,有时也往往是修改程序,使之符合实质正义,从而使程序正义与实质正义一致。许多法律,尤其是程序法的修改,往往是出于这个原因。
   
   程序、程序正义是大家约定实现实质正义的规则,实质正义却是人类社会客观存在的原则。
   
   有时,当坚持原程序会产生大问题,却又不便,或者来不及修改程序时,人们也会采取一些特殊办法来加以处理,既不违反程序,又使矛盾得到解决。例如,一个国家,一个组织,当按原程序产生的领导人成为矛盾焦点,按原程序又难以顺利更换领导人,有可能导致国家或组织分裂,甚至导致动乱或内战时,明智的领导人往往采取辞职方式,以解决矛盾,并且以此挽回自己的大部分或一部分德道义形象。一般比较完备的程序,也往往会包含辞职程序。但如果某些具体法律、章程等等程序不包括辞职程序,则人们根据习惯或者比较一般的法律,来处理辞职问题。
   
   当然,辞职这个手段,往往不违背程序,但运用也需要恰当。例如还不需要,不应该采用辞职手段的时候辞职,甚至倒过来了,处于矛盾焦点该辞职的人不辞职,不是焦点不该辞职的人却辞职了,虽然都没有违反程序,却可能会使事情更加棘手,更难得到解决。
   
   在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问题上,海外反对派的教训可以说是非常深刻。其中一个重要教训,就是上面说的徐邦泰之类丢掉道义,赢得程序的例子。另一个教训,就是相反的,另一部分朋友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坚持程序,往往一遇困难,就采用认输退出,甚至采用分裂的办法。
   
   其中,采用退出办法,当然是当事人的自由,并没有违背民主程序。有人说这违背民主程序,这种说法是不对的。美国是自由社会,美国法律就赋予人们这种自由。这里不是黑社会,不是共产党,当人们不认同某个组织时,连退出的自由也没有,这不对。说退出某个组织就是违反程序的说法,是共产党的习惯思维。人们也许可以批评这些人缺乏风度,却不能说他们违反程序。行动是否违反程序与行动是否恰当,是有一定联系的两回事。但是,如果一个组织,它的前途还没有绝望时,就轻易认输,退出、丢掉、甚至破坏这个组织,那就太可惜了。当然,如果你的退出是为了避免矛盾、避免争论,在那种情况下退出,有可能是合理的。尤其是当被提名任命的政治官员,如内阁阁员,当他的根本执政理念与提名任命他的上级相矛盾时,习惯上和道德上,总是采取辞职方法,而不是像海外民运一些人那样,采用与提名上级对抗分裂的办法。
   
   而如果采用分裂方式,采用非程序方式进行分裂活动,那就不是合法的了。例如,海外有的人,被一个组织合法开除,却不承认,纠集一批人,霸占或另立同一(名称)组织,就是非法的。如果诉上美国法庭,往往要受到取缔。不过,海外反对派有时往往不愿花力气打官司。
   
   民联、民阵合并,有人不承认,继续坚持或重组原来名称的组织,这可以认为没有违法,但你不能强行坚持你是原组织法律上的继承者,因为在法律上,这些组织已经合并。你至多只能认为新组织是原组织道义上的继承者。笔者担任民联主席,就不认为新民联是原民联法律上的继承者,仅仅认为是某种道义的延续。
   
   至于国家政府,你如果采用非程序即法律外的分裂活动,国家就会以暴力来取缔你,除非你用非程序手段——革命,推翻原政府或其决议,否则,你就可能坐牢。革命,就是承认实质正义高于程序,程序必须服从实质正义;当实质正义无法采用原程序(法律)手段来解决时,就采用非程序方法即革命来解决。
   
   此外,对产生矛盾的双方,矛盾的一方对另一方,都应该有一个基本的评价。这是最重要的前提之一。如果你认为对方是敌人,你可能就会往死里打。但如果认为双方是内部矛盾,那就会手下留情,不能朝死里打。肯定双方是内部矛盾时,旁观者应该讲公道话,尤其对弱势一方,出于做人厚道,应该适当为其缓颊,强势一方也应该对弱势一方有所宽容,不宜采用“痛打落水狗”的态度。
   
   下面以这次中国人权事件为例,就上述原则,谈一点不成熟的粗浅看法。
   
   这次中国人权事件,不仅是中国人权的一次失败,而且是整个反对派的又一次失败,更是人权领导人自己的一次失败和受伤。它使中国人权公信力产生重大损失甚至某种程度的丧失,使人权领导人的道义,品格,胸怀,处人处事能力及危机处理能力受到重大质疑。不能调和解决矛盾,就是不能扭转失败。但双方朋友似乎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指导思想上产生重大失误,运用中国人习惯的斗争哲学来处理问题,把对方当作敌对的,需要打击的一方。甚至把打击排除对方当作自己的“胜利”,而不是当作自己的失败,拼命争取怎样的“胜利”,包括在程序问题上做手脚,来赢得这种“胜利”。以后又进一步贬低丑化对方来巩固这种“胜利”。不知道这实际上恰恰是争取自己的失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