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短评]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贵州朋友寄来林老4年前写的这封信,希望发表。这封信主要讲了妥协问题及公民维权等公民运动问题。


   
   什么时候需要妥协,什么时候不能妥协,需要有一定的原则,并且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不该妥协的时候妥协,和该妥协的时候不妥协,都是错误的。林老讲到1998年组党王有才放出来需要妥协的时候,却被某些人破坏了,这是一个重大教训。当时我是民主党海外发言人,王有才放出来后,我在海外曾经开过一个会议,大家问我下一步怎么办?我说:“下一步暂时停一下,巩固一下,其它省暂时不要搞,让共产党也有个适应该过程,千万不要急,不要急于铺开。过去有些人表现畏缩,不敢支持组党,但下面主要防止的倾向恰恰相反,要防止急躁冒进。”当时自由中国运动负责人连胜德,正义党负责人王炳章傅申奇等都在,都同意我的意见。后来我还写了声明和文章,指出要预防急躁冒进。我对不少朋友,如胡平先生等都详细讲过上述意见。但不久正义党却突然违背这个方针和当时约定,鼓动国内普遍推开组党。他们首先搞了山东筹委会,谢万军发声明欢呼“党禁冲破了,自由万岁!”我立即发了一个措词严厉的声明,批评他们“被还没有到手的胜利冲昏头脑”,指出“党禁还远远没有冲破”,“今后的路还很长”。但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这些人的冒进了。再加上正义党勾结国内中共线人对我发起大规模围攻,我显然不能为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负责,因此辞去海外发言人一职,以海外后援会召集人名义继续工作。
   
   不久,又有人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从不结社跳到抢班夺权,并且突然自任负责人,宣布负责筹备全国代表大会。说不需要登记,不需要共产党批准,不必搞筹委会,立即搞正规党部。而这一两个人,正是我离开国内以前,对国内朋友特别留下嘱咐的那几个人,我说,“这两三个人现在非常胆怯,吵吵闹闹要体谅共产党,与共产党合作,声称坚决反对一切革命,有的出狱后四五年不敢活动,只是与魏京生争名才跳出来,经济上他们是死命要钱,但今后一旦形势顺利,这两三个人将会比任何人都激进,将会起很大的破坏作用,你们一定要防止他们的破坏作用。”想不到不过半年多,我的预言就成了真!当然,他们以为形势大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赶快抢班夺权,结果后来自己也进了监狱,但这个教训不能不讲。
   
   在目前中共政策趋向倒退、反对派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特别是中共不惜一切、不择手段地全力孤立和打压真反对派,扶植他们自己领导的假反对派,把真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压缩到极点的时候,真反对派已经没有后退妥协的余地和资本,千万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徐水良2005-3-16日
   
   附:
   
         林牧老人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全林志、曾宁、廖双元、孙光全、吴郁诸君:你们好!
   
   贵州朋友不愧是民主墙和民主社团的开拓者,现在还保留着一支强大严整的队伍,令人振奋!我主张联名呼吁的活动,各地轮流牵头,下一次就要贵州牵头了。
   
   妥协,是推进民主进程中的必要因素,在处理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时都需要应有的妥协,但是弱势对强势的妥协应该以得到良性回应为前提,目前状况下尚无此可能。1998年8月,当包括王有才在内的浙江参与组党的所有成员都被释放以后,是我们作出妥协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可惜,一些急功近利的人就是听不进劝告,在全国范围大搞组党活动,使宽松的局面和形势逆转。现在,江泽民在三月初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坚持寸步不让的立场,我们怎么能够单方面妥协呢?以照顾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不追究他们的责任,来换取他们不阻碍政治民主改革,其实这些都有人做过了,想实行这种妥协的人现在差不多都在监狱里,如徐文立、秦永敏等。现在是我们退一尺,他们进半丈。关键是我们要对中共的主要领导人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正确的估计。
   
   诸君提出的从间接民选起步,恐怕很难。我们战略和策略都还是要从人权起步。现在当局不是批准了第一个人权公约吗?紧接着我们就要敦促人大批准第二个更为重要的人权公约,并依据两个公约和宪法修改现在的具体的法律,首先是刑法。下一步恐怕就要从修宪着手。开放党禁和民主选举大约是在第三步。
   
   我认为我们现在考虑的重点,不是建立民主政治体制,而是以人权为基点,通过广泛的公民运动进行公民教育。发动和帮助公民们维护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来建立自由而公正的公民社会。这是因为,一、对于政治改革问题上,我们很难使上力气;二、不建立公民社会,就不可能真正建立民主制度,既使发生变革还会乱上若干年。
   
   至于带头,现在需要扶持中年人带头,老年人当然应该起铺路搭桥的作用。不过,铺路搭桥,一个老人也不行,三人成众,至少需要三个,我们正在做争取其它老人的工作。
   
   问候大家!
   
                     林牧
                   2001年3月16日

此文于2018年08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