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徐水良文集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徐水良


   
   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是前一段时间民运内部争论颇为激烈的问题。其实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
   

   一个多世纪以前,孙中山先生就组织了兴中会,后来又组织了同盟会。当时还存在其它不少组织。其中有的已经是政党或准政党。辛亥革命以后,又产生了更多的(多达数以千计)政党,并存在短时间的议会民主制。只是因为辛亥革命的不彻底,因为迄今仍然被当代改良派人士赞扬的换剧本、不换演员的错误,导致了袁世凯窃国,造成了后来的军阀混战。但无论如何,从那时以后,只要有社会需要,就社会条件说来,组织政党的条件原则上一直是成熟的。其中一些政党,在政府高压下,仍然能够存在,就是明证。这里的问题只是政府是否反对的问题。
   
   目前人们争论的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实质上是这样一个问题,即﹕政府是否允许反对党存在?是否会被迫允许反对党存在?或者它是否力量不足,无法镇压并取消反对党组织?反过来说,就是准备组织反对党的力量能否迫使政府允许其存在?或者它是否强大到政府难以镇压,无法取消其存在?也就是说,目前人们谈论的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实际上是反对党的组建和存在是否可能及现实的问题。这取决于政府的意愿,以及政府和反对势力力量的对比。
   
   不是准确地提出上述问题,却提出似是而非的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显然是很错误的。
   
   值得指出的是,即使反对党被镇压、被取消,组织反对党的尝试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在专制主义条件下,尤其在中共极端专制主义的条件下,反对党的合法存在,需要许多次努力组党的冲击,才能成功。只是在每一次冲击时,必须对反对党在这次冲击中和冲击之后能否存在下去的问题,有一个客观而准确的估计,才能采取正确的策略和对策,才能以最小的损失,取得最大的效果。
   
   就中国民主党说来,我个人认为,迄今为止,它的存在一直是艰难的,如果不小心,完全有可能被政府镇压取消。但是,只要策略得当,中国民主党又是能够存在下去的。看不到这种艰难性,像王有才释放和山东民主党筹委会成立以后那样,某些人盲目乐观、盲目冒进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但看不到其存在下去的可能性,大谈组党条件不成熟,提倡取消主义,同样也是非常错误的。(1999.1)

此文于2017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