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徐水良文集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徐水良


   

2004-12-17日


   

   
   (注:此文系12月19日新唐人电视台和民运组织发起的“评共产党”研讨会演讲稿,但演讲时离稿发言,内容有所差别)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前几天电视和报纸上的报道?曼哈顿有个大楼,上面有个鸟窝,前几年大楼管理层就想把鸟窝移走,结果邻居和鸟类爱好者群起抗议,说人家居住得好好的,你们为什么要把人家的家搬走?于是只好作罢。前些天大楼管理层偷偷把鸟窝移走,结果掀起轩然大波,人们还抗议到纽约市长彭博头上,管理层不得不表示将搬回原地。还有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曾经看到公路上的汽车排起千米长的队伍,大家停车耐心等候。原来,前面一个野母鸭,正领着一窝小鸭子,摇摇晃晃过马路。在美国的街头和公园里,松鼠、鸽子、各种动物与人类友好相处。在中国,这种情况大约是很难见到的。我见到一个刚从大陆出来的小朋友,很快爱上美国,却不大喜欢中国,理由之一,就是他喜欢这些小动物,而在中国,这些小动物早就被人吃掉了。这是在几十万上百万年漫长的进化和变迁中,人类养成的尊重生命,热爱生命的习惯,这就是普通美国人表现出来的人性之一。
   
   虽然初生的婴儿,很难说什么人性的善恶。但是,在漫长的自然和社会发展过程中,人类毕竟形成了一些基本的人性,形成了某些基本的人性共识。国际人权公约等等,就是这些基本共识的反映。
   
   其实,人之所以作为人,就是因为人的本质不同于其它东西的本质,不同于其它动物的本质。不仅是肉体本质的不同,而且是精神本质的不同,是人类拥有独特的人性。人与动物的差别,也不仅在于肉体的差别,而且在于人性和兽性的差别。
   
   可是,中共信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决否定人类长期形成的人性、人道、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等这些人类最珍贵的、得之不易的东西。说没有什么共同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只有阶级性,党性。他们自成立以后,就一直长期批判主张人性的观点,说这是“资产阶级人性论”。他们用他们没有人性的“阶级性”和“党性”,来排斥和取代人性。
   
   其实,人类存在共同的人性,这是显而易见的。在长期的自然进化中,许多高等动物都形成了一种共性,就是不屠杀同类、不吃同类的肉,热爱自己的子女,有对自己同类的友情和亲情。人类更加是这样,我想绝大多数父母,当自己和子女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把生的希望让给子女,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这是人的本性之一。
   
   中国是佛教盛行的国家,佛教积德行善的慈悲胸怀,众生平等的戒杀生习惯,给中国人很大影响。中国老百姓心地善良,热爱和平。一般人,想到吃人肉都会呕吐。
   
   但是,马列主义的根本特点,就是主张经济决定论,重经济,轻视人和人的发展。到了斯大林和毛泽东,进一步变成蔑视人,摧残人。轻视和蔑视人,否定人性,人道,人的自由和发展,主张人类之间残酷的厮杀和斗争。所谓大搞“阶级斗争”,是共产党,及他们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最重要本质。事实上,经济是人创造出来,为人服务的东西,是人和人的发展程度,决定和创造经济,而不是经济决定人和人的社会,不能以经济为中心,让人围坐经济金钱转。社会是由人的发展程度决定的,不是由经济决定的。人才是人类社会的根本。因此,我们主张新人本主义,主张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我们把人本、人道、人性、人的发展提到最重要的位置。这是与马列主义截然对立的理论体系。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必然要摧残人性和人的道德。在中共几十年统治之后,中国人的优秀传统,中国人的道德,甚至于人性,往往荡然无存。按当时国家统计局长薛暮桥的事后说法,在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风调雨顺的三年,中共人为制造了三年大饥荒,及后来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竟然大量出现“吃人肉”现象。前者是出于饥荒,后者则出于中共倡导的“阶级仇恨”。中国古代的饥荒,偶尔产生“易子而食”,三年大饥荒则不仅有易子而食,而且像九评披露的那样,有吃自己子女的。这就是中共引导和逼迫下,人性完全丧失的例子。不要以为这是天方夜谭,我本人,就曾经听到过好些安徽等地朋友介绍当时吃人肉的情况,并且说因为死人肉有毒,吃的人大都死亡。
   
   中共执政以前,就大量杀人,执政以后,更加是杀人如麻。土改,镇反,杀人无数。土改杀的,大部分是老实厚道,甚至有贡献的地主。举例说,我们家十公里范围,被杀的,一个是中国航空界元老,相信中共,在家乡“解放”前很早就把自己的土地分给农民,与周恩来一起留学法国,被杀后,连周恩来也顿足惋惜。一个是捐资,捐房屋土地创办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前些年据说中共准备为他平反。还有一个后来被中共称为国宝的中医骨伤科专家,因为医好解放军将领的病免于死刑。此外还有编为解放军,却又因军内倾轧,逃跑创建白军反对中共的原中共游击队员。中共公开宣判公开枪毙这些人,这种情况对人性和道德的破坏,可想而知。我们村的“贫下中农”,包括定为贫农的我的父亲,大家议论时,都同情被杀的地主。土改工作队动员贫农斗地主,后来我们下乡搞四清,动员贫雇农诉地主富农的苦,他们往往都不愿意。积极斗地主的,往往是地痞二流子。老百姓对此都很有意见,但后来往往是地痞二流子掌权。土改时的地主,不像现在共产党统治下“先富起来”的那些人,到处是黄世仁;当时的地主,大多是几代勤劳,积累一点家产,像黄世仁,收租院的刘文彩,现在大家都知道是假的。而且,当时的地主,受佛教和中国传统影响,大多讲究积德行善。而现在暴富起来的,却到处是没有人性的真的黄世仁。所以,还有一点良心的中共老干部不少都曾经对我说,我们打倒了一个黄世仁,换来现在千千万万黄世仁。打倒了富裕的创业能手,夺了他们和老百姓的财产,后来又用不公平手段再造富人,结果是人性、道德和良知的丧失。
   
   其实,这种公判大会,批判大会本身,就是对人,尤其是儿童人性的摧残。土改时父母不让去看这些大会,后来合作化,在村子开批斗会,儿童也参加。村里没有地主富农,就找中农,伪保长,有历史问题的上台跪在板凳上批斗,打耳光,用粗大棍子打,有的当场打到吐血。对于年龄幼小的我,其恐怖气氛,一辈子也忘不了。如果没有农民的善良淳朴及对此的反对态度,抵消中共的残暴,这种残暴教育下成长的儿童,其人性不问可知。
   
   到后来,到文革,到前些年中共官僚太子党对国家和人民财产的大抢劫大掠夺,中国人人的人性,遭到一次又一次越来越大的摧残和破坏。记得文革时,我在火车上听几个北京保守派高干子弟红卫兵眉飞色舞地谈论他们用皮带打人致死的许多经历,听了让人毛骨悚然。我们一般人,看到别人出血了,立刻会害怕、同情、产生恻隐之心。“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孟子说:“无恻隐者,非人也。”但这些人竟然将杀人当娱乐!
   
   你如果与官僚太子党及某些年轻人接触,你大概更加会大吃一惊。这些人,经过中共对国家和人民财产肆无忌惮的大抢劫大掠夺,及遍地贪污腐败,黑白颠倒的社会风气的熏陶,经过这些年中共纳粹即国家或民族社会主义,也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西斯熏陶,经过纳粹社会主义式权贵资本主义的熏陶,变得没有是非,没有黑白,他们以追随中共黑帮、实现腐败发财,升官搞特权为荣,他们的口里,动不动就是杀,镇压,杀一大批,甚至杀一个地区,杀一个民族,用机枪坦克大炮杀,用原子弹杀,没有一点中国人传统的人性和良知。
   
   中共对中国的最大破坏,不是经济,而是对人性,人的素质和道德的破坏,以及对环境的破坏。对经济的破坏,一代人的时间就可以挽回。对人性和人的素质的破坏,几代人也难以消除。对环境的破坏,也是这样。
   
   中共领导人及御用学者以马列洋文化来否定中国传统文化,有些人虽然表面上反对中共,但把中共罪责推给民族文化,全盘否定民族文化,搞民族虚无主义。实际上,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非常重视人和人性的文化,儒家的民本主义,虽然仍然没有摆脱专制主义,但总要比西方的宗教专制神本文化好。中国文明曾经领先世界两千年,西方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曾经把中国当作学习的榜样。西方的文官制度,公务员制度,反对封建贵族血统继承制度的官员考核和选拔思想,反对中世纪宗教专制的政教分离思想,权力分立和监督的思想,监察制度,反对农奴制度、农奴经济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等等,都学习、吸收或参考了当时的中国及其长处。中国文明对西方近代资本主义及其自由民主的产生,起了很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只是后来,满族入侵和共产党专制,造成了中国的文明的大倒退,人性的大倒退。并且及到满清末年和民国,中国虽然已经落后于列强,但在亚洲和全世界,仍然位居中上,没有太大差距。。当代中国的问题,尤其是人性、道德和良知的堕落,主要是共产党造成的。
   
   总之,半个多世纪中,中共先搞“以阶级斗争为中心”,提倡“年年斗,月月斗,天天斗”,提倡“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以后,又搞“以经济为中心”围着金钱转,一切向钱看,搞得全民族道德崩溃,人性沦丧。为了维护中共统治,中共企图以高薪和腐败来收买知识精英,以腐败风气来毒害全民族,企图造成全民族的腐败,来延长自己的统治。你看,几百人看着歹徒杀人,却没有人去制止,几百人看着落水者挣扎死去,却没有人去救助,一汽车人看到歹徒强奸妇女,却没有人出面去斥责。全国到处是毒酒,假药,毒米,毒油,毒盐、毒粉丝,毒奶粉,为了自己的小利,不惜毫无人性地毒害和杀死他人,包括毒害和杀死我们的后代——小孩。计划生育人员则毫无人性地摧残母亲,杀死婴儿。所有这一切,正是人性丧尽,天良丧尽!这样下去,如果让中共引导全民腐败的阴谋得逞,中华民族还能立足于世界吗?
   
   中共正在毁灭我们的民族,毁灭我们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为了挽救我们的民族,为了中华民族的新生、复兴和振兴,必须推翻中共,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
   
   中国人,不能再等待了!

此文于201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