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左派”和“右派”]
徐水良文集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2009年
2009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左派”和“右派”

   

徐水良


   

2004-11-12日


   

   
   中国理论界正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不久前还被许多人捧上天的伪自由主义的展开批评,看起来是一个重大的理论战役,但实际上,只是这种翻天覆地变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谈及本题以前,我们先来解释名词。
   
   由于毛泽东不学无术的低级错误,把马列主义所称的共产主义社会的低级阶段,误认为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在中国,人们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概念,存在很大的误解。
   
   “社会主义阵营”的共产主义,被误称为社会主义,起自斯大林。其实,马克思恩格斯甚至列宁,都不太赞成使用社会主义的名称。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就排斥社会主义,并化很大篇幅对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进行批判,而自称共产主义。列宁在社会民主党改名共产党的时候及其它许多地方,不赞成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名称,主张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名称。社会主义是马列主义所反对的欧洲社会主义,包括空想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等派别的传统。当然,马克思以后的社会民主派,及到社会主义阵营崩溃,曾经在长期内,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及到后来才脱离马克思主义。斯大林“社会主义阵营”把他们的共产主义称为社会主义,也正是由于欧洲社会主义的传统。这种传统在其它地方是没有的。因此,社会民主主义在西欧是一种很强的势力,但在其它地方,却都很弱小。即使在俄罗斯,以戈尔巴乔夫的名气,组织社会民主党,也只得到不到百分之一(0.5%)的选票。有人说未来中国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天下,纯粹是不了解世界实情和中国国情的梦话呓语。
   
   所谓共产主义制度,它的本义,它的字面意义,就是实行公有制的制度。因此,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都是实行公有制的国家,也就是共产主义国家,当然是马克思和列宁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毛泽东由于理论上的无知,误解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的提法,把整个初级阶段本身,称为初级阶段之前,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初级阶段)之间的“过渡时期”,并在这个小小的误解支点上,建立起一个相当大的理论系统。而中国那些大理论家大教授,几乎全部不假思索地接受下来,变为全国老百姓的“常识”。但其实,列宁《国家与革命》等文章排列非常清楚,就是:资本主义——过渡时期——共产主义(初级阶段——高级阶段)。
   
   但是,一旦被大大吹嘘的共产主义天堂在人间实现,尤其是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的共产主义天堂,却成为当代世界无与伦比的地狱。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最凶恶的制度之一,成为人类历史的巨大无比的大恶梦。这种共产“社会主义”,还不如希特勒的纳粹,即国家社会主义。所以他们为继续维护他们的共产主义天堂,就必须大大炮制和吹嘘高级阶段乌托邦天堂和画饼,来欺骗人民,并把初级阶段从这个天堂中分离出来,以免骗术穿帮。
   
   而当代欧洲的社会主义,则与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及后来的共产主义不同。它的侧重点,不是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是实行一定程度的社会化,尤其是分配制度的社会化。其重点,往往放在医疗、教育、社会救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等等社会公共产品和服务方面的社会化或公有化。当然,其中也包括部分财产和生产资料的一定社会化、公有化,但决不像“社会主义阵营”的共产社会主义那样,搞全盘公有化。这种社会主义,目前以北欧为典型代表,整个西欧,都在一定程度上实行,美国则受到一定的影响。
   
   共产主义的中国,以及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恰恰在这些方面,即在一定程度符合历史趋势、历史需要的社会化方面,倒是远远不如西方。所以难怪中国党内的一些老人,包括异议人士中的老共产党员,来到美国后,纷纷说美国和西方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甚至说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而中国的社会主义则是假的,远远不如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天堂国家中的老百姓,才是真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中国从毛式共产主义,转变为权贵资本主义式的纳粹主义(国家、或民族社会主义,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或者纳粹式的权贵资本主义,也就是过去讲的官僚资本主义。从最坏的共产主义转变成最坏的社会主义和最坏的资本主义,远不如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不容讳言,这种权贵资本主义式的纳粹主义,对毛式共产主义,一方面,是经济财富生产上对毛式反动大倒退的部分纠正,因而有进步意义,但同时,另一方面,又是社会公平上的大倒退。应该说,它总体上比毛式共产主义有所进步,但仍然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和最坏的资本主义,远比不上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没有中共那种非常猖獗的、贫富差距悬殊的权贵资本主义或官僚资本主义,没有中共这样无与伦比的腐败现象,与中共权贵资本主义式的民族社会主义相比,希特勒民族社会主义非常廉洁,纳粹党员充满理想主义,虽然这种理想主义,像毛式共产主义时期的毛式理想主义一样,为毛泽东欺骗,他们也是受希特勒欺骗,两者异常相似,但绝不像目前的中共那样无耻。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与毛泽东、斯大林,波尔布特的共产社会主义一样没有人性,但却没有中共社会主义的腐败。目前中共及亲共人士一再吹嘘他们的经济成就,实际上,他们的经济成就,也远远比不上国家社会主义的纳粹德国创造的经济奇迹。
   
   中国之所以没有走上自由民主的人性人本社会,却走上权贵资本主义式的纳粹社会主义,或纳粹式的权贵资本主义,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与左派马列顽固派一起,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的左派,马列顽固派,与一般意义上的左派即激进派不同,他们是保守派。我们把他们与右派,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放在一起,作为中共以官僚太子党为主干的权贵资本主义式纳粹社会主义、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一体两面。但实际上,左派,马列顽固派,更多地是代表毛式共产主义,他们主要是官僚太子党表面上冠冕堂皇装面子,以及坚持专制政治的需要;真正所代表权贵资本主义式纳粹社会主义和官僚太子党实际利益,代表他们大抢劫、大掠夺,以及帮助他们缓解民怨,解除革命压力需要的,是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
   
   我们把伪自由主义和伪改良主义并提,因为两者是一体。在目前中国的特定条件下,他们的理论往往以伪自由主义的面目出现,伪自由主义的策略实际上则往往以伪改良主义面目出现。
   
   伪自由主义号称自由主义,他们有的人有的时候也激烈反对马克思主义。但实际上,他们仅仅是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以简单极端的方式,改变马列主义的几个结论;他们的理论基础,仍然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等理论,恰恰与马克思主义及他们激烈反对的“左派”一样,重经济,蔑视人、蔑视人的自由和发展,蔑视人性和人的自由的作用。他们与左派马列顽固派一样,都是马列余孽。所以我们称他们为伪自由主义。
   
   这个自称“右派”,自称“自由主义”,提倡“告别革命”策略的伪自由主义派别,他们的理论就是冒充为“自由主义”的伪自由主义。这种理论,也就是经济决定论等等马列余毒,认为经济和所有制起决定作用。但他们修改马列具体结论,主张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全盘“产业化”,他们蔑视社会公平和正义,主张不顾一切,无条件私有化,为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鸣锣开道。这之后,他们又大力推动“私产入宪”,“非法私产除罪化”,为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合法化、取得法律保护开路。他们表面上与主张全盘公有化的马列顽固派极端对立,实际上却同样是站在蔑视人,蔑视人性,否定人本的同一种立场上,一样没有人性。在策略上,他们捏造历史,丑化和攻击革命,甚至闭眼抹煞美国、英国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历史事实,和苏联东欧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当代现实,自大狂地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统治者,鼓吹他们决定走唯一的改良道路,为官僚太子党解除革命压力,得以放肆抢劫和掠夺。他们凭空杜撰“中产阶级”理论,鼓吹制造中产阶级,依靠中产阶级才能实现民主。他们蔑视工农,尤其是继承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放肆歧视农民的传统,把民主的阻力推到农民和小农经济头上。他们提倡伪精英理论,颠倒民主事业的对象和动力,并肆意无视这种理论完全违反苏联东欧民主革命的事实。实际上中国走向民主的阻力,恰恰是统治者官僚太子党和伪精英们自己。他们鼓吹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欺骗老百姓,说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从而使权贵资本主义、纳粹社会主义和腐败势力越来越壮大,使政治改革的阻力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远。
   
   当然,并非所有自称“自由主义”的人们都是伪自由主义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是受伪自由主义的影响和欺骗,或者只是赶时髦。这些朋友中不乏自由民主人权的真正斗士。
   
   我们的基础理论,包括社会科学中的新人本主义理论,反对目前中国这左右两派的基本理论,批评两派蔑视人文、人性、人道、人本的野蛮理论。我们主张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提倡人性、人本、人文精神,提倡人的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坚决反对夸大经济和所有制的作用,既反对全盘公有化,也反对全盘私有化、商业化、“产业化”,主张搞适合实际需要的所有制,搞切合实际需要的私有化、或社会化。在策略上,我们主张理性激进主义,既反对革命唯一,也反对改良唯一,主张革命和改良都是人类的必需,并主张以革命压力,以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压力,推进民主事业,包括推动一定条件下可能的革命,和迫使统治者实行可能的改良。我们主张以政治变革为先导,带动或促进经济及社会、文化变革。我们主张所有人一律平等,既反对官僚太子党及伪精英蔑视工农大众,也反对共产党伪精英摧残中国真正的精英和真正的知识分子。我们强烈谴责中共歧视普通工人,尤其谴责中共歧视农民,把农民当作贱民的一切措施。我们认为工农大众是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主力,中国真正的精英,应该依靠工农大众,到工农大众中去,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

此文于201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