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路文摘》告白]
徐水良文集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路文摘》告白

   
             
   

2004-11-27日


   

   
   《网路文摘》非常感谢本刊读者、作者和给本刊推荐文章、作品的朋友们的关爱。由于中共严密封锁,本刊影响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本刊不求造成很大影响,只争取在理论研究和引导未来前进方向中,引领潮流。
   
   为了维护有关各方权益,对有关编辑发表出刊事务、本刊特作以下说明和告白:
   
   1、版权
   
   《网路文摘》系网路刊物,没有经费来源,不付稿费,本刊所发表文章的基本版权,仍属于原所有者。本刊拥有作者、所有者或网路惯例所赋予的发表和推荐转载的权利。
   
   2、署名
   
   《网路文摘》以往发表文章,绝大部分由作者发来,小部分转自其它网站或其它出版物,或由朋友推荐。其署名绝大部分根据作者或文章出处署名。部分署名,或者出于对作者安全考虑,或者无法确定,采用化名或注“佚名”的办法处理。
   
   希望来稿朋友尽可能在文章上署名,不宜署名的请注明希望使用的化名或注明佚名。如来稿未署名,因各种原因本刊一时难以联系,为不影响刊发,即使本刊能够查证作者姓名,但无法确定使用作者姓名是否会给作者带来危险的,本刊有可能采用化名或注“佚名”。发表后,如来稿人要求署名,请来信,本刊在以后再另行注明。
   
   作者为本刊及本刊主编徐水良,所发表的文章作品,海内外朋友向国内转载上网时,可以跟据安全需要自行决定化名署名,(只要不是出于剽窃目的),我们放弃这种特定情况下的署名权。
   
   3、出处
   
   本刊转载自网路或其它出版物的作品,将尽可能按惯例注明出处。也希望推荐其它出版物作品给本刊的朋友尽可能注明出处。如无法注明出处,或因为安全原因不宜注明出处的,也请告知。本刊无法注明出处或者由于安全原因不宜注明出处时,请有关各方给与适当谅解。
   
   至于首发、二发、三发之类,因为难以查证,并且有可能侵犯他人权益,除非原作者要求,一般本刊将不予采用。
   
   转载本刊发表文章,请转载者,尤其在海外民主国家的转载者,按网路惯例考虑注明出处。
   
   但因为安全原因不便注明出处时,或者注明出处可能会被删除时,本刊授权转载者自行决定。
   
   4、转载
   
   本刊发表文章,来稿者如无特殊限制,本刊将视为赋予他人转载权。来稿者如不愿其它出版物转载的,请特别注明。
   
   凡本刊注明欢迎转载的文章,按网路惯例,欢迎转载转发。本刊没有注明欢迎转载的,请要求转载的朋友与本刊联系。
   
   5、刊物编辑,尤其是在目前极端困难条件下,疏忽和失误在所难免。本刊凡有失误处,烦各方尽快来信指正,并给与适当谅解。
   
   
   以上告白和规定,基本的精神,就是既保护作者和有关各方权益,又避免给有关人员,尤其国内处境艰难的朋友带来危险或麻烦。我们的工作,主要是为了国内,必须从国内需要出发,必须考虑国内朋友的安全。此次《网路文摘》特意放弃某些权利,给与有关朋友特别是国内朋友机动决定权,主要是出于这个目的,并为了适合于国内工作。
   
   我们也希望朋友们能够适当看淡小权利、小名利的争执。中国人、国内朋友正与强大的中共专制进行殊死抗争,尤其海外朋友,不应该为了小名利而妨碍国内这个大局。尤其是不影响稿费,版权,仅仅是颇难查证的首发、二发,三发之类的名利争执,实在应该看淡。

此文于201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