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徐水良文集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徐水良


            

1999年1月


   

   
              (一)
   
   现在有一种很浅薄的现象。一些人,成天讲着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或者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变种,什么经济基础,什么上层建筑,什么经济决定政治,什么社会发展取决于生产力,生产力发展了,经济发展了,才能实现民主,什么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什么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政治改革跟上经济改革,适应经济改革,等等等等。另外还有中产阶级理论,说民主取决于中产阶级,以及告别革命的理论等等。(其中中产阶级理论和告别革命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变种,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对马克思主义少数结论的修正。)可是一提到批判马克思主义,却立刻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认为马克思主义早已是死老虎,批判马克思主义完全是背时。他们牢牢地受着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教条的束缚和左右,却完全不自知。他们既不知道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东西恰恰是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的变种。
   
   马克思主义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是对文艺复兴以来,反对人的异化,崇尚和恢复人的本性,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提倡人权、自由和民主,这样一种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历史潮流的反动,是一种很反动的思想。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对这样一种曾经牢牢统治过东方广阔的欧亚大陆,并且使它的基本原理深入渗透、影响、左右、甚至统治过或者至今仍然统治着西方思想界的许多部分,给西方思想界以极其巨大影响的理论体系,对这样一种曾经以如此强大,如此史无前例的力量左右过全世界思想界,并且迄今仍然在影响甚至左右全世界思想界的理论体系,以为只要抛弃和否定了它的名称,就是消除了它的影响,从而对批判马克思主义显出不屑一顾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幼稚和浅薄。
   
   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马克思主义本身,都是人类历史的大教训。而教训,对人类说来,无疑是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在许多情况下,甚至比成功的经验更为宝贵。而要把教训变为财富,必须经过认真总结、反思和批判。那些不屑一顾的人,企图简单地抛掉教训,实际上就是抛掉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
   
   以上是从否定和反面的意义上看待马克思主义。事实上,马克思主义还有一种正面的意义。
   
   一种思想,就其对人类社会的作用而言,它的正确与否,当然具有决定意义。但是,从对人类思想史的作用说来,正确与否,却并不具有决定意义。起决定作用的是它的思想深度。一加一等于二,在其产生的那一刻,当然是人类的一种巨大进步,并且,迄今为止,仍然每日每时对人类的社会生活起着巨大作用;但是,如果现在有人每天只能重复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简单的思想,正确当然是很正确,但对人类思想史而言,却毫无意义。这里是借用数学思想的例子,本文讲的思想,一般没有包括自然科学和数学。
   
   在人类思想史上,南亚次大陆的佛教思想,中国的老庄思想,古希腊的哲学和政治等思想,德国的古典哲学,还有马克思主义,就思想的深刻性说来,都是人类思想史上深刻性的典范。在这个意义上说,他们都是人类思想史上的瑰宝。在中国曾经广泛普及,被抬得很高的儒家思想,其实却是相当浅薄的。不过,一种思想要得到普及,必须有某种程度的浅薄化和庸俗化,才能被思想深度较浅的老百姓所接受。马克思主义如果不被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等许多人浅薄化,就不可能普及到这样的广度。而正是林彪,把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毛泽东思想这种已经非常浅薄的思想,进一步浅薄化,简单化,才使之在中国大陆达到家喻户晓的地步。堪称世界上最博大精深的佛学,也只有变成简单化的因果报应,做善事等等思想,以及泥塑的菩萨和人体的活佛,才能变成广大老百姓的宗教。许多人崇尚当代许多西方思想,但就其思想的深刻性来说,几乎都难以与马克思主义相比,它们之所以被许多人崇拜,不是由于其深刻,而是由于其相对比较浅薄,当然也不是非常浅薄,否则,太直白,人们也不会崇拜。当然,就思想的正确性说来,这些思想中有些比马克思主义要正确。有些思想之所以赢得信徒,也是这样:思想不太深刻,太深刻无法普及;但也不能太简单,有一点深度,为了弥补深度的不足,加一些神秘主义,如中国大陆目前法轮功等各种功法那样的神秘主义,如弗洛伊德的潜意识、无意识神秘主义,甚至是毛泽东那样,讲一些荒唐的人们难以理解的理论,这就是那些骗人思想赢得信徒的秘诀之一。马克思主义不是被西方思想击败的,而是被人类实践、人类历史击败的。事实上,西方有不少思想,往往是自觉地,或不知不觉地接受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基本理论,然后,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结论进行修正,于是就产生一种新的思想。因此许多表面上非常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其实,不过是马克思主义的变种,例如上面提到的中产阶级理论,以及中国流亡者中的告别革命的理论等等。这些思想,不仅深度无法与马克思主义相比,而且有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假像,很容易使人上当,使人满足于对马克思主义的浅层批判,从而大大增加我们深入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使之变为人类财富这种努力的难度。
   
   由于马克思主义是近代思想深度最深的一种理论体系,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必须经过马克思主义,并且批判马克思主义,才能达到人类当代思想的前沿。笔者正是长期研究马克思主义,先是不自觉地,后来是自觉地批判马克思主义,才重新回到人文主义者所开创的道路,得到一个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新人文主义,或新人本主义(本来意义上的人本主义)理论体系,这是一个全新的理论体系。
   
   如果我们使马克思主义失去其对社会的坏作用,并且全面批判,搞清马克思主义,从根本上加以否定,建立一个比马克思主义更全面更深刻,更庞大,而且内容上是正确的思想体系,那时,马克思主义将退出社会,但将以其思想深度,占据人类思想史的一个阶梯,成为人类的精神财富之一。
   
   
                (二)
   
   马克思主义仍然是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官方思想。不仅中国官方天天在讲马克思主义,中国的学校天天在教马克思主义,而且许多老百姓,包括许多自认为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老百姓和知识分子,也天天在自觉不自觉地讲着马克思主义。因此,在中国,对批判马克思主义持不屑一顾的态度,更是荒谬的。事实上,在目前的中国,批判马克思主义,仍然需要勇气,有时也需要技巧。因为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仍然被官方认为是犯罪。中共对私下的批判,有时对笔者这样横下一条心的异议人士的公开批判,不得不抱一种无可奈何的态度。但是,这只是客观形势所迫,他们没有办法而已。而且他们仍然时时想予以镇压,平时也不时对我们进行警告。强制人们信仰任何思想,主义,宗教,学说,理论,或赋予他它们在社会生活中的特殊地位,这样的政府,都是实行思想专制的政府。无论是马克思主义,还是三民主义,是基督教,还是其它宗教,都不能由政府强制规定其特殊地位。甚至我们崇尚的民主思想,也不能由政府,由法律规定其特殊地位。法律只能规定并强制保证民主制度,民主政体。信仰民主思想还是信仰专制思想,这完全是每个人的私事,除非当他成为公众人物,担任公职,影响公共生活的时候,才能得到社会的关注。把浅薄的毛泽东思想,甚至把根本没有理论的“理论”,即“邓小平理论”(只有猫论和摸论,即白猫黑猫和摸石头过河等中国特色的特别庸俗的实用主义),写进宪法,是非常荒谬的。目前的中国政府,仍然没有放弃思想专制和政治专制的迹象。相反,近一段时间来,这种专制是在加强。同时,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大陆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最广,影响最深,为祸最烈的地方,清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任务,也就更加艰巨。由于我们反对像中共那样实行思想专制,无论现在和将来,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都不能成为强制行为,这个任务也就更加复杂,艰巨,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多的时间。
   
   
              (三)
   
   中共建政以后,尤其是五七年反右以后,对马克思主义的任何反对声音,都被压下去了。而当代民运人士,我们这一代民运人士的主体,恰恰正是在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宗教式的崇拜中,包括文化革命中极其狂热的崇拜中,成长起来的。在我们的身上,曾经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大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毒素,这些毒素,甚至深入许多人的骨髓。这是我们这一代民运人士的“先天”的弱点。要清除这些毒素,决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以笔者本人而言,不算中共学校及社会的宣传和灌输,即以自觉学习算起。笔者是从五九年开始读毛泽东的书的,不久以后又开始读马列的书。可谓受马列主义影响极深。林彪垮台前后,在学习中开始批评毛泽东的一些错误。一九七三年写成长文《反对特权》,一九七四年三月二日贴出大字报,文章和大字报批判走资派理论,接班人理论等毛泽东理论,指出“存在一个唯心主义的理论体系”,(实际上指毛泽东的理论体系,)指出中国的问题不在其它,而在于反对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实现民主制度。但这种批判,恰恰是在马列主义的旗帜下进行的,甚至还不得不打着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在我之后,南京又有两个朋友,铅印三千分小报,谈上述问题及民主和法制,权力制衡等问题。他们也只能私下议论毛的问题。在这之后,有广州李一哲大字报,据王希哲先生的讲法,他们当时甚至还虔诚地相信毛泽东思想。我是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才开始从理论上系统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的。而后来进入民运的大多数人,对马列主义的认识,甚至还不如我们。事实上,民运人士恰恰是国内受马列主义影响比较深的人群。我曾经说过,中国民运人士的大多数,是处于多数老百姓和中共之间的中间派,或者是老百姓中对中共抱有幻想的温和派。之所以会这样,有多种原因,马列主义的影响,则是原因之一。因此,对民运人士而言,批判马克思主义,清除自己身上的马列主义毒素,依然是一个艰巨任务。
   
   中国的社会的腐败专制等问题,责任当然在中共。但是,如果我们停留在这个认识水平上,那么,这不过是浅薄的民主思想。中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从总体上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真理。同样,民运的问题,也不能全怪浊流,每一个民运人士,都有责任。为了解决中国的问题,为了改造我们的国民性,为了提高民族素质,为了中国的为未来,首先必须改造我们自己,包括清除马克思主义对自己的影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