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占领制高点]
徐水良文集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占领制高点

   

徐水良


   

2004-4-17日


   

   
   从文革起,我与驻江浙地区互相对立派别的几个解放军师、军老干部老军人有很好的私人关系。其中有的,到后来我坐牢,及至我到海外,都始终关心着我,给我不少帮助。有一次我请教一个同我一直保持很好私人关系的师领导干部,问他打仗怎么打。他很认真地告诉我,说打仗没有多大秘诀,带兵打仗,主要就是带兵去占制高点。这个回答给我很深的印象。虽然从现代战争的观点看,这似乎有点旧,但现代战争掌握制空权,其实也是占领制高点思想的发展。
   
   像前几天我在文章中说的那样,这同样也是政治上制胜战术的要诀。其中包括与政治相关的理论、思想、目标、路线、策略,战略布局,道德形象等等的制高点。
   
   这些年来,虽然我们没有明确提出这个要诀,但围绕这个问题,其实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例如异议人士是以大杂烩人多势众,所谓“大团结”第一,不怕藏污纳垢?还是道德形象、政治素质和奋斗目标第一,坚决与危害民主事业的地下势力和道德败坏的人划清界线?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争论。有的人,甚至民运整体,讲“大团结”十多年,结果越讲大团结人数越少,越讲团结越不团结,一直失败,自打耳光十多年,可就是不觉悟。
   
   大约以闹国会事件为界。在这之前,中共地下势力一直搞内斗。不断挑起冲突,败坏异议人士名声;而真诚的异议人士则一直呼吁团结。闹国会以后,异议人士中不少人终于认识到,大杂烩式的“大团结”是不可能的。如果继续搞这种不可能的“大团结”,其结果,只能是内斗愈来愈烈,异议人士的名声愈来愈被败坏。于是提出“摸清情况,清浊分流,重塑形象,重组队伍”,以及“先做小,后做大”的原则,要与混入异议人士中的污泥浊水划清界线,同时开始了揭露正义党的问题。结果初战获胜。据说这是十多年中,民运和地下势力作战中,首次获胜。从此以后,情况反过来了,一些地下势力开始拼命鼓吹“大团结”,真异议人士则力求划清界线。
   
   是道德形象和政治素质第一,还是人数众多第一,要不要把道德和政治素质制高点放在首位。这是很重要的分歧。前些年,西部有一个“民运”头面人物贪污事发,要不要解决这个问题,与这个人划清界线,就产生了激烈的分歧。私下里,他们说贪污是事实,但公开场合,有人拼命为他掩盖。我当时与西部朋友通电话时说:中共还要反腐败,民运居然可以不反腐败,这样的民运还有影响力?还有道德感召力吗?果然,他们的影响力,事实上从此基本完蛋。这中间,当然也有背后提供资金的台湾情治机构的问题,据说因为情治机构的一些人也有经济问题,不愿把事情闹大,闹上法庭,施加压力,迫使主张追究的人妥协。台湾方面对反对派的作用,往往负面作用大于正面。这之前,西部一直坚决否认拿台湾方面的钱,而这次一闹,内幕公开了,本身就是一个很负面的事情,再加上明显的腐败也不反,谁能再相信他们?据熟悉台湾情治机构的朋友说,因为情治机构的腐败,他们往往扶植一些名声不佳,甚至名声扫地的人,因为这些人易于控制,易于合伙作弊以牟利。而真正独立的异议人士,不听命于任何一方,不拿他们的钱,就只能倍受各方打压,不仅中共打压,台湾和其它方面也打压,夹缝中生存,真是特别艰难。
   
   王若望先生逝世,搞了一个一千多人的治丧委员会,不少人见了,都说,你们搞这么大委员会做什么?从中挑出三十个影响大,形象好的,效果和影响,要比这个一千多人的委员会大得多,好得多。30远大于30+1000,因为这中间,许多是负数,这道理,其实不少人也懂,但到实际中,往往会选择人数多。正像前一文中说的那样,占高山占要隘还是占城市一样,占城市吸引力实在太大,而且占高山还要化很大力气,在这里,如何选30人,矛盾就摆不平。
   
   宁要优秀的30人,或者几十人,不要大杂烩1000人,或者不要已经沦陷的整个民运圈,这种选择是非常艰难的,实际中,你往往无法说服别人。而异议圈要摆脱政府控制,却只有这种选择。但要作这种选择及其实际运作,都又是极度艰难,尤其是人们的思想阻力和矛盾都难以克服。其实,即使把整个民运圈搞到一起,名声搞得这么差,又能吸引多少中国人?我们的目标不是民运圈,而是大陆老百姓。也许10来个影响大形象好的集合在一起,就可能比整个民运圈的吸引力还要大。特殊情况下,一个大党的影响,也许还不如一个人的影响。国民党那么大的一个百年老党,上届大选,推出的候选人,得票还不如一个独立候选人宋楚瑜。
   
   至于那些名声差的人,来一个,有可能吓走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甚至更多,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个人?与那些贪污,犯罪,不守规矩,搅局搅屎的角色,一定要坚定不移地划清界线,最好把他们推到对立阵营去,坏对立阵营的名声,去搅乱对立阵营的阵脚。与其与他们为伍让他们伤害你,不如让他们反对你,这样,你才能甩掉包袱,轻装占领制高点,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先做小,后做大,招来千军万马。至少,把这些人搞在身边,就是为自己的敌人提供打击自己的炮弹。
   
   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先生把人分为四类:可以做朋友又可以合作的;可以做朋友不可以合作的;可以合作不可以做朋友的;不可以做朋友也不可以合作的。有的人就属于第四类,不能交朋友不能合作,甚至是不能的交往的,稍有不满,说翻脸就翻脸。我这一辈子到现在,只碰到四五个这种人,都是到海外后碰到的。不过最近一个在国内,是我介绍给海内外异议朋友的。原来他在国内受迫害,不为外界所知,他的东西我虽然非常不欣赏,觉得没有价值,但他既受迫害,我觉得有必要帮助他呼吁,加按语发了他的一部分东西,其它的,请洪哲胜先生发表,并把他的邮址告诉洪先生。以后为了帮助他冲破当局迫害,又照顾发了一些他的东西。后来有一次,他的东西实在水平太差,抗议的人太多,建议他修改。这一下得罪他了,接连不断地纠缠,说我压制他的声音,我只好不加评论和反驳地发了他的东西,以为这样他不好再攻击了吧?普通人总要想一想人之常情和你对他的帮助吧?但不料他仍然不断以思想、逻辑和文采都让人不敢恭维的东西来纠缠“批判”我的理论。如果你回答他,与这种人纠缠,实在有损自己形象,因此就根本不看,让大家自己判断,相信读者自有判断能力。有时,确实怀疑反思帮助这类受迫害的人是否值得,反正,这类人,离远点为好。
   
   当然,道德形象差的,也可以改正,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不损害民主事业,我们不要去干涉。但是,在他们确实改正以前,不要让他们坏了我们的队伍。
   
   至于理论,思想,目标,策略,路线,等等的制高点,道理也类似。但这里需要卓越的历史远见,深厚的学问功底,突出的思维能力,包括判定什么是制高点本身。但这方面我们已经对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有巨大的优势,本文暂不论述。
   
   (注:很久以来都不想谈这个问题。但近来考虑这个战术要诀对整个反对派有重要意义,所以决定认真谈谈。)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