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徐水良文集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徐水良


   

2004-4-11日


   

   

一、一般原则

   
   前几天,我在评论一个朋友论述秘密活动不可能一文时,曾经说,作者对公开活动和秘密活动问题的分析,有一点误解,把事情本身的性质风险问题,与公开秘密两种策略的选择问题,两个不同问题混淆起来。
   
   但我认为,作者提出的问题,非常值得大家重视。因为一般人不清楚共产党统治下秘密活动的艰难。由于共产党眼线遍布,检查一切信件、电子邮件和电话,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很难从事秘密活动。普通人组织那些共产党害怕的秘密组织,暴露危险随人数增加呈几何级数增加,例如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平均暴露的可能如果是20%,三十个人不暴露的可能就是(1-20%)的30次方即千分之一左右,(暴露的可能就是99.9%)。到二三十人,几乎没有不被共产党破获的。
   
   但一般说来,同样性质的、政府不喜欢的活动,公开活动的风险,比秘密活动大得多。例如,你在家里说共产党是土匪,现在即使当局知道了,也没有多大风险,但在公开场合讲共产党是土匪,那风险就要大很多很多。作者关于秘密活动不可能的理由,对公开活动同样适用。而且,除非秘密活动本身也被定为犯罪,否则,公开活动的风险总比秘密活动大。
   
   所以我觉得作者的有关论述,是一种误解。其实,你适合选择公开活动还是秘密活动,只是取决于你从事什么样的活动。如果你从事风险不大的事情,一般就没有必要选择秘密活动。风险大的秘密活动,在共产党统治下很难做大,你就必须使它保持分散的小规模。但如果全国人都来做分散的小规模的秘密活动,例如在家里和亲友圈子中宣传结束共产党专制,组织二三个人的读书组,等等,那对共产党的冲击就会非常大。
   
   但你要做大,就必须减低风险,就是选择合法,温和的活动。你要做得很大,你就要接受党的领导,与共产党保持一致,但这时你对共产党专制的冲击就会很小。所以,采用什么办法,做到什么程度,完全是一种采取好的策略和权衡利弊,争取达到最大效果的选择。
   
   我们既反对冒险,把风险很大的秘密活动做大,也反对机会主义,为了做大抛弃原则。
   
   不顾一切提倡合法公开正面,当作原则,本身是片面的。共产党搞四个坚持,不允许别人反对共产党,如果不讲条件,不管什么地方,即使在家里及亲友中,或者共产党要完蛋的时候,也要坚持合共产党的这种法,这合适吗?我想,我们只能坚持一个原则,这就是:按照客观情况和需要,尽可能减低风险,尽可能增大效果。
   
   以最小风险最小损失达到最大效果,这就是我们选择策略的基本原则。
   
   

二、中国历史上的秘密组织和活动

   
   在满清以前的社会,县衙是最下层政权,官民比例非常小,在几千分之一到几百分之一。(不像现在的中共,达到几十分之一,有的地方甚至到十几分之一。)国家政权对广大城乡地区的控制非常有限。国民党政权向下延伸程度及官民比例略大一点,但其控制力仍然有限。
   
   辛亥革命以后,由于自由民主的制约,保留了经济,言论,结社,新闻,迁徙等等基本自由,也给秘密组织留下了巨大的活动空间。这些基本自由,在中国两千多年历史上,只有中共几乎完全取消,其它朝代最多只有低程度的限制。
   
   因此,历史上,中国社会曾经有过大规模秘密组织,特别是以宗教或者帮会等形式或外衣掩盖存在的大规模秘密组织。而中共由于很早就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可以统一指挥国民党统治区的地下组织,而国民党专制与中国传统专制差别不大,又由于共产党组织严密,共产党地下组织极度扩大。最后,控制了国民党统治区的绝大多数媒体,国民党党政军也遭到共产党全面渗透。结果,国民党统治区的舆论,几乎全是反国民党的,国民党军队的作战计划,蒋介石还没有看到,就已经到达毛泽东周恩来桌子上。东北,原来杜聿明指挥,打得林彪四处逃窜。后来换上卫立煌,一家子都是共产党,他要求率几十万军队起义,毛泽东还不同意,说起义部队不好处理,结果卫立煌就设计把几十万军队奉送给共产党消灭。及到中共建政后很久,卫立煌表面上还是战犯。现在共产党还利用西方的自由民主,比渗透国民党更加轻松地渗透西方。
   
   

三、在中共极端专制条件下,大规模秘密活动不可能

   
   共产党建政以后,建立了既没有民主,又没有自由,并且对人民实行血腥统治的法西斯专制。中共又非常清楚地下力量地下活动的威力,因此极度加强对社会的控制,严控秘密活动和秘密组织。中共把其控制下伸到每一个生产班组和居民小组,甚至深入到许多家庭。在中共控制最严密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积极分子,甚至每个“革命群众”,都成了共产党的义务线民。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稍有规模的秘密组织和秘密活动都不可能存在。在这个期间,中共破获的秘密“反革命集团”,人数往往只有几个人,很少有五六个人以上的。其中大部分还不是真的“反革命集团”,而是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小组。
   
   到后来,尤其是六四以后,老百姓和中共党员开始反对共产党,为其当义务线民的人数急剧减少。中共就以大大扩大官民比例,大大扩大其地下特情耳目的办法,来加强控制。我当浙大革委会常委的时候,浙大保卫部门不相信当时的革委会主任,特意找我汇报工作。中共对“敌情”的监控和线民的安排,使我大为震惊。但据我所知,与现在中共的安排控制相比,几乎是微不足道。中共目前的规模,是那时的许多倍。我工作的工厂,文革前一千五六百人,据说公安机关只安插了几个专门的线人。而现在,公安,国安,甚至还有总参及其它机构,纷纷安插特情、线民。据说几乎每个单位,甚至十几个人的单位,都有他们的人。大量商店,旅馆,企业,公司,往往都由这些情报机构建立。据说有的地方,如深圳,大量单位由他们控制,有人甚至说占一半。
   
   在中共对社会极度控制的情况下,大规模的地下组织和地下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公开的但中共不太喜欢的组织,中共渗透的人,往往也占多数。其实,一个国家政权,如果法律允许,并且政府愿意,一般总是能够控制反对派组织。苏联东欧中国不用说,即使在民主的美国,FBI对共产党的渗透有时也达到共产党总人数60%。在这种情况下,反对派组织形象上往往也就小丑化。并且,像萨达姆这样的独裁政权,及到垮台前,也是非常有效的控制了伊拉克国内和海外的反对派组织,连在美国和西方的伊拉克反对派侨民,及到萨达姆垮台,才敢上街庆祝。
   
   

四、用概率说明大规模秘密活动不可能

   
   因为没有书写数学公式的软件,本部分只好用文字表述。
   
   中共对“反革命案件”的破案率,在一半以上。对“反革命集团”的破获率,则更是异常高,凡是被中共发现的,几乎没有不破获的。我们这里以中共破获能力和一般民众暴露可能的下限计算。假定中共对“反革命案件”的破获能力为50%,每个“反革命案件”的作案次数,一般很少超过4次,以上限平均4次计算,50%的开4次方,84%,每次活动暴露可能大约16%。实际高于此数。一个组织如果达到5个人的规模,每人平均作案活动6次,5×6=30,(1-16%)的30次方,不暴露可能只有5.5‰,暴露可能99.45%。如果活动次数或者人数再增加一倍,5人乘12次,或者10人乘6次,达到60人次,则不暴露的可能只有10万分之3,暴露的可能为99.997%。
   
   一个秘密组织,即使不从事公开“反革命活动”,由于成员活动及通信,联络,暴露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由于国内老百姓不知道中共大规模检查几乎所有邮件,电子邮件,监听所有电话,过去的秘密组织和秘密活动,大量是由于通讯联系暴露。更何况这些组织还要从事“反革命活动”,它暴露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当然,秘密组织或秘密活动,其成员和每次活动的暴露可能性也各各不同。但不暴露可能性就是所有因数的乘积。例如,五个人的一个组织,一段时间或几次活动的暴露可能分别是10%,20%,30%,20%,30%,则不暴露或秘密性的总可能性为(1-10%)(1-20%)(1-30%)(1-20%)(1-30%)的乘积,大约是28%,暴露的可能性为72%。随着时间的延长,活动次数的增加,成员增加,暴露可能性不断增加。如果其中混入一个线人,告密的可能接近100%,则上述因数中一个因数接近0,总乘积也就接近0。
   
   因此,在中共专制条件下,单个组织的大规模秘密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
   
   

五、分散的或特殊情况下秘密活动的可能性和意义

   
   但是,我们并不能据此完全否定中共专制条件下一切秘密活动的意义。如前所述,同样性质的活动,秘密活动的风险,毕竟比公开活动要小得多。如果全国老百姓都开展分散的小规模的秘密活动,尤其像私下传递中共不让发表的消息和文章之类的事情,那中共防不胜防,又没有合法,合理和符合道义的理由,来加以限制,那对中共的冲击,仍然是极其巨大的。三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的松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种活动的结果。尤其下一代普遍的反中共情绪,主要是私下里全国家庭及日常生活不知不觉影响和教育的结果。
   
   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在海外存在一个强大组织,通过适当方法,来领导,指导,和指挥国内分散的,小规模的,但是大范围大量存在的秘密组织和秘密活动,那么,这种分散的小规模的活动,在客观上就将是统一而大规模的强大活动。这种情况及到目前还没有产生,但是,我们没有必要以反对一切秘密活动的方式,来反对这种可能。相反,我们可以通过舆论,通过宣传,使全国人民以读书组,研究组,沙龙,诗社,聊天室等等各种中共难以阻止的办法,促进公民社会和反对派势力的组织化。这也是迫使中共实行结社自由,开放党禁,报禁,把反对活动纳入和平、公开、合法轨道的重要压力手段。
   
   至于行之有效的基本是公开的和小部分活动秘密的公民维权行动,我们更应该大力推广。
   
   

六、大规模政治组织和政治活动的和平、公开、合法策略

   
   由于组党等政治活动,是大规模的政治活动,在中共统治下,不可能以秘密方式存在。凡以秘密方式存在的所谓“政党”,都不过是密谋小组。这些年,我所知道的这类密谋小组织,最大的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大概有十几人,分布于多个省市,但及到被破获,甚至到现在,对外界没有什么影响。
   
   在中共专制条件下,要使公开的大规模的反对派组织能够存在,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