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徐水良文集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这个签名信,搞的人是任畹町。这次连王希哲也发声明反对他。别理他。
   
   过去国内也有不少朋友,包括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给我打招呼,说这个人名声太臭,千万不要和他来往。我听从劝告,很少来往,但有多次仍然忍不住,劝他几句。这个人,你好意劝他一次,他可能恶意攻你几次。前一段时间,他多次发来攻击方觉,刘青等文章,我没有发表,写信劝他不能这样做,还告诉他根据我掌握的内部材料,方觉是政治犯,抓他经济问题,不过是借口。结果他很不高兴,接着矛头就指向我了。这段时间,也有其它朋友发来批评他的文章,我也没有发,一方面是这样的争论,很无聊;另一方面,也是给他一点改正时间,不料他却闹得更凶。
   


   民运的情况确实是异常复杂,早已经是沦陷区。通过这些年教训,我们最后才认识到,正确的方法,不是努力找出那些是对方的人,而是努力找出那些是自己人。因为是对方的人太多了,东欧是56%,57%,根据中共习惯采用人海战术等等办事特点,中国肯定更多。不要对整体民运,包括某些名声很大的人抱什么希望。当然,方励之,严家其,刘宾雁这些名气很大的老人,他们都是可靠的。不要相信你不是深度了解的人。有些名气大的,如果不是自己努力,打破海内外媒体封锁打出来的,而是媒体采访报道(包括以反面批判方式),或别人帮助树起来的,往往别有背景。现在的中文媒体,包括西方政府的中文媒体,全被不同程度渗透。海外中文网站,绝大多数也是对方建立控制,它们只是表面反对中共。中文媒体都为那些可疑人士造势,封杀打压真正的异议人士。我个人的名字和文章,海外中文媒体几乎一致封杀。而像鲍戈,谢XX,正义党这样的,海外中文媒体,包括世界日报等大报,美国之音,BBC等电台,这些年却大捧特捧,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我们缺乏自己的媒体,所以我才非常艰难地搞一个小网刊《网路文摘》,在中共打压下艰难生存。所幸过去发表的不少东西,例如最近在《网路文摘》首先发表的焦国标《讨伐中宣部》,过去的王静案,王威发案,反对教育医疗的所谓产业化,即全盘商业化,全盘私有化,以人为本,人本主义,以人为中心,人和社会全面均衡协调发展,批判马列及经济为中心等等,成为国内全国性的热门话题,甚至影响和改变中共决策,成为中共被迫接受的东西,也算略有安慰。
   
   这里再就中文网站说几句。一些中文论坛,表面上非常反共,像过去的北美自由论坛,汉奸论坛(现在改名罕见论坛),但他们究竟起什么作用,明眼人是不难了解的。对北美自由论坛,后来异议人士共同开新闻发布会揭发,大家也逐步清楚它是什么货色,(网上说FBI也查它),后来就垮了。接着出来一个汉奸论坛。以反共或者异议人士的面目,自认汉奸卖国贼,搬出马列主义阶级国家的理论,反对爱祖国,说祖国是中共的国家。你只要想想它起什么效果,就可以明白它是什么货色了。那时中共拼命攻击异议人士是汉奸卖国贼,但没有人相信,汉奸论坛的客观效果,当然是帮中共坐实民运反对祖国、甘当汉奸卖国贼的罪名,定成“铁案”。后来还在其它问题上拼命打压攻击异议人士,真正的异议人士后来终于忍不住,相约不上这个论坛,该坛接着垮台。不久又重开,人们以为它会有所改变,实际上却是变本加厉。
   
   此外,中共还把那些狱中竹筒倒豆子的,几乎全搞成他们的力量。他们还根据“做窝养鱼,筑巢引鸟”的方法,把异议人士引到他们的窝中,把异议人士掌控玩弄于股掌之上。不少80年以后产生的民运,很可能一开始就是中共筑巢掌控。看着异议朋友被中共地下势力掌控包围,玩弄于股掌之上,你却没有办法让他们摆脱,心里总是非常难受的。
   
   除了中共民运,还有流氓民运,结果正派民运人数就成为很少数,并且由于受他们包围,影响和挑拨,互相之间分歧和矛盾很大。
   
   所以,海外真正的异议人士,面临的压力是极其巨大的。原来在国内时,以为国内危险,压力大。到海外后,才知道,除非你放弃从事反对派活动,否则,你受到的压力更大。你得背负巨大的经济压力,异国环境及语言压力,家庭成员健康变故及其它种种压力,中共封锁打压的压力,谣言攻击的压力,甚至中共地下势力骚扰的压力。前些时碰到魏京生妹妹,她说想不到到海外后,全家和子女,还要受中共这么大的骚扰和压力。其实,这也是我们不少人的感觉。而为了坚持,为了做得好一点,打工之余,你可能往往得没日没夜干。别人忙、苦、累,也许还有个诉说的地方,而你可能连个诉说的地方也没有,一切辛酸苦辣,你都得自己默默吞下,有时还可能还要承受某些私心大的人以己度人的误解。但是,即使你化了九牛二虎之力,效果往往仍然有限。有的朋友写草根蝉鸣,但蝉在草根是不会叫的,只有成熟后飞上树梢才能鸣。所以我们这些现在身处草根的人,只能仿效蛐蛐,低声而吟。今后是否有机会飞上天空,学蝉,学鹤,学鹏,鸣于树梢,鸣于蓝天,鸣于九嗥,要看今后媒体的变化。当然还需要自己的素质,否则,即使鸣了,人们也会厌烦,不愿听。
   
   有些事情,国内很难做,例如帮助国内朋友进行思想交流,发行网刊,起个中转站的作用等等,必须由海外来做。即使像最近焦国标的《讨伐中宣部》,国内很难发,风险也大,由《网路文摘》首发,容易迅速造成影响,并且《网路文摘》多少能为国内朋友分担一点风险。所以我们海外的,应该勉力而为!
   
   我很同情那些不伤害反对派而淡出反对派的人,压力实在太大了!而淡出则轻松得多。不过,人有时总想为自己的理念和民主事业做点什么。这些年我总想发起一个自己人的小组织,避开民运沦陷圈干扰,大家共同做点什么事。但实在太难了!我是浙大红暴及其前身暴动总部的发起人,开头的那些重要会议,几乎全是我主持。那时,发起、组织和带领成千上万人的组织,一个号召,一个会议,布置下去,全市甚至全省都是我们的舆论。而现在,连几个人的一个组织也很难搞起来,比那时搞几万几十万人的组织还要难一百倍。
   
   顺便说,任畹町引用的刘国凯的文章等等,是几年前特务改造的假东西。大家都知道是说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冒充别人名字造了大量谣言。海外对这类东西,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任畹町连这样的东西都分辨不了,白痴一个。不过据说海外那个冒名造谣的人的家里人也说他有病,因为太臭,已经有近两年没有出来了。近两年网上这类冒名造谣的东西就少多了。
   
                  徐水良
   
   附:
   
   国内来信之一摘要:
   
   不知谁搞了一个针对刘青先生的信,说刘先生没资格担任中国人权的领导,这封信你可能已经看到了。这信的奇怪之处是除了联署签名人之外,还有潜在联署人,我不知道潜在联署是什么意思;而我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潜在联署人,当这信已经公开之后,我才发现其中竟然有我的名字,我被弄得如此尴尬,真是有口难辩,这种事不是被逼到万不得已,又不好公开声辩。
   
   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人的关系搞得如此复杂,这是怎么回事?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