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异域杂记(一):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徐水良文集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异域杂记(一):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异域杂记(一)


   

徐水良


   


杂文: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2004-3-28日于纽约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现代流氓的能量,不仅没有减少,相反却几乎与文明势力同步增长,甚至使人怀疑未来世界有没有可能成为流氓统治,流氓横行的天下,真让人丧气!
   
   近来听到很多人评论台湾选举,说是笨蛋碰到流氓。看到阿扁讲话,说你连宋如果敢挨一枪,他就把总统职位让给连战。这让人想起过去上海滩黑帮抢码头,把刀子插进大腿,或者下油锅抓秤砣,说:“你敢吗?你敢就把码头让给你!”那样一种优秀历史传统。阿扁和台独朋友虽然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并且如果有人把他们说成中国人,往往被他们认为是侮辱。但看来仍然是华人这种优秀传统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只是阿扁多变,说话往往不算数,否则,今后总统选举就简单了,只要几个候选人比狠就行了,不要化大力化金钱打选战,省事省钱,多方便!
   
   六四以后,海外民运的情况,似乎也是流氓大得风流。华盛顿合并大会,闹国会,演出临时政府儿戏,自命汉奸卖国贼,大骂“爱国贼”,种种闹剧,中共民运和流氓民运,也把流氓手段运用得出神入化,淋漓尽致。正派人士只好退避三舍,旁观演出。最后只好眼睁睁看着狭义民运圈这个“码头”成为沦陷区。
   
   中国的社会,也是越来越流氓化。以文化圈说来,文革中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之类的文痞棍子得势,以致现在的民运圈,也有类似文痞棍子,余脉不绝。大陆文艺圈当然不用说,文学艺术,痞子化潮流势不可挡,连诺奖得主、文豪高先生,也不能幸免。即使海峡对岸的台湾,也是李敖这样的流氓文痞大出风头。不过,李敖毕竟还有点本事,而且痞得还算上路子,所以还多少给人留点敬意。到了政界,无论大陆还是台湾,痞子化,而且痞得不上路子,就更加没谱。大陆当然比台湾厉害无数倍,其伟大成就,大概可以说是创造历史之最。
   
   毛泽东是个大痞子,大流氓。自称无法无天,超过秦始皇一百倍,一万倍。他依靠一批流氓无产阶级痞子打江山。结果,共产党内痞得不如毛泽东的,如陈独秀,张闻天等等,都不是他的对手。蒋介石流氓帮派出身,但他要遵守帮派规矩,还要充仁义道德。结果被毛泽东打得落花流水,逃到台湾。如果不是毛泽东打韩战,得罪美国,美国舰队出兵台湾海峡,则小命休矣!
   
   苏俄布尔什维克和中共,都是痞子打江山,所以胜利后,打江山坐江山,一片流氓气氛。杀人不眨眼,财产都充公。苏俄一些城市女子也充公,让建立功勋的布尔什维克随意享用。中共打下江山,开头还有所抑制,让一些中国人以为是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仁义之师。但不久,就愈来愈暴露其本质。杀人如麻,剥夺百姓自由,天下禁口,任意胡闹,人为制造“自然灾害”,虐死饿死数千万,发动痞子文革,屠杀异己,为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机枪坦克,血洗首都。到现在,警匪、兵匪、官匪一家,贪污腐败,洪水滔天,淹没神州大地。全国老百姓不得不称之为土匪,黑社会,有组织犯罪集团,畏之如恶魔妖怪。
   
   不独东方人怕流氓,西方人也怕流氓。宗教极端分子要消灭异教徒,大搞人肉炸弹,炸得西方一片恐慌。于是西方那些历来怕流氓的国家,怕这些人肉炸弹炸到他们国土,时不时就与美国划清界线。
   
   不过,连美国也怕流氓,民主党左翼,尤其是那些自由派,自由主义者,当然不用说,即使是布什政府,虽然气壮如牛,声称不怕流氓国家,但实际上仍然还是怕的。他们敢把阿富汗,伊朗,北朝鲜定为流氓国家,邪恶轴心,却不敢把流氓老大中共政权定为流氓。敢打没有核弹的阿富汗,伊拉克,不敢打流氓老大庇护下、拥有核弹的北朝鲜。
   
   二战前,希特勒特别流氓,什么规矩包括流氓帮规全都不遵守,讲过的话,订过的条约,都随时可以不算数,所以他特别牛。法国,英国这些堂堂大国,只有退让的份。最后,希特勒逼得他们连退让的份也没有,只有送死的份,他们才不得不开始反抗。结果,一个法国,竟然顶不到一个半月就灭亡了。到这次反恐战争,法国又进一步发挥他们这种光荣传统,惹得美国老百姓牢骚满天,到处嘲笑法国人。二次大战,如果不是希特勒流氓流过头,与一起勾结瓜分波兰,发动二战的另一个流氓头子斯大林闹翻,去抢斯大林的码头,那么,全世界很可能一起并入他们两人流氓黑帮的码头。
   
   中国人的流氓传统,比西方人更强,因为中国没有英国和西方那样反乞丐流民的传统,历朝历代,流民众多,流氓无产阶级势力特别强。刘邦和项羽争天下,项羽耍无赖,撕毁先入关中为王的条约,自命霸王。但他又要装正人君子,不杀刘邦。而刘邦比项羽更流氓,后来搞得项羽没办法,只好搞恐怖主义,抓住刘邦老父做人质,威胁刘邦要烹刘邦父亲。这刘邦,痞子痞得惊天动地,说,必欲烹而父,幸分我一杯羹。说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你一定要煮你的父亲,请分一杯羹给我吃。项羽没辙,只好到乌江自杀。
   
   现在的中共,流氓流得很有创造性。抓住几个自己的国人,像异议人士之类的人做人质,逼文明得有些慈悲之心的西方人让步。西方人没法,只好让步。然后中共就流放几个看不顺眼的,或者私下里对他们有些用处的出来,于是西方人大欢喜,称赞中共人权进步。如果有一天中共原子弹准备到足够多,可以制造核冬天,然后拉全体中国人做人质,让西方人服从自己,说:“你们如果不答应,我就炸死全部中国人,反正核弹之后,核冬天到来,你们美国人和全世界都活不了。”美国佬就一定没辙,中共就必然所向无敌。这就是中共的创造性。到那时,拥有大量核弹的美国人解决不了的,比中共更流氓的宗教极端分子,中共轻易就解决了,放几颗原子弹就可以了,按毛泽东的说法,“大不了死几亿人”么!这就是流氓的威力。以色列和美国,如果能够学中共和宗教极端分子的流氓,问题早就解决了,可惜他们要讲人道,学不了流氓。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