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废除“专政”]
徐水良文集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废除“专政”

   

――也谈修宪


   

徐水良


   

2004-3-13日


   
   
   中共制定的中国宪法,不伦不类,滑稽可笑,像个小丑。中共也不尊重宪法,想用时用用,不想用时丢在一边,宪法形同废纸。因此,笔者不认为修宪有多大实质意义。但是,有时借修宪讨论,也可以澄清一些理论问题。例如,批判和否定阶级专政、阶级国家的理论,也就一举端掉了共产党,台独,和反对爱国,甘当汉奸的小丑们共同的理论基础。
   
   日前,听曹思源先生说,现在世界上的宪法,只有中国和北朝鲜,规定实行专政。中国与最臭的北朝鲜统治者站到了一起。
   
   在当代世界民主大潮冲击下,中国的宪法,一方面标榜民主,另一方面又规定实行专政(即专制);一方面不得不接受当代“主权在民”的民主理论,接受国家政权属于全体人民的全民政权、全民国家观点,规定中国国家权力属于全体人民,另一方面,又规定实行阶级专政、即“人民民主专政”,也即“无产阶级专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制定宪法的,不知是不是饭桶一群?
   
   主张民主,就是否定专政。因此,笔者曾经长期批判中共的专政理论。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两次入狱写的文章中,例如1981年狱中写的二万多字阐明观点、并上书胡耀邦等的文章《批判四个坚持》中,就是着重批判“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同时兼及批判其它三个“坚持”。
   
   这里,我再次从以下几个方面简单谈谈废除专政的问题:
   
   1、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中共坚持专政也是荒谬的
   
   即使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共产主义社会,包括低级阶段社会主义和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社会,是非阶级社会,在非阶级社会实行阶级专政,完全是荒谬的自相矛盾的逻辑。把共产主义社会的组成部分社会主义社会,说成不是共产主义社会,而是过渡时期,也只有毛泽东这样满脑袋浆糊的人,以及脑袋中比毛泽东浆糊更多的人,才闹得出来,在其它国家的,尤其是老牌共产党中是没有的。
   
   2、从专政的概念上分析
   
   理论上满脑袋浆糊的毛泽东,往往习惯于把许多许多概念和理论搅成一锅粥,一锅浆糊。例如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民主,专制,集中,分散,国体,政体,教育,镇压,言论自由,听取不同意见等等等等,不同的东西混在一起,同一的东西则说成不同的东西。
   
   专政这个概念,在英语,德语,俄语等等印欧语中,在马克思和列宁那里,都是明明白白的,就是专制、独裁的意思。列宁甚至把专政说成是不依据任何法律,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赤裸裸的暴力。在汉语中,专政这个概念,本来也是明明白白的,也就是专制独裁的意思。无论在中国历史上的应用,还是普通语言中,都是这样。可是,中国受了毛泽东影响的人们,却把专政和专制这两个同义词说成不同的意思。民主和专制本来是完全相反完全对立的东西,可是他们却非要混在一起,甚至混为一谈,杜撰“人民民主专政”的概念。这个“民主专政”也即“民主专制”,究竟是什么怪物,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3、从基本理论国家学说分析
   
   从基本理论即国家学说分析,国家本质上具有全地域全居民性质,国家政权也是为了全地域全居民而设立。少数人霸占国家政权的情况,只是对国家本质及设立国家政权目的的背叛和异化。当代民主理论主张主权在民,国家政权属于全体人民。可是专政论者反对当代民主理论,把国家政权甚至国家本身,都说成阶级政权,阶级国家,甚至把这种异化提升为国家的本质,反对国家本质上的全民性。
   
   4、镇压是国家职能,不是国家形式,不属民主或专政范畴
   
   毛泽东由于满脑袋浆糊,又把专政即专制与镇压混为一谈,说专政就是镇压,从而把国家与国家职能混为一谈,把事物和事物功能混为一谈。中国人受毛泽东影响很深,也常常把专政等同于镇压,甚至主张废除专制的曹思源先生,也认为专政就是镇压。事实上,镇压是国家政权的职能即功能之一。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镇压都是它们的必要职能之一。民主国家废除专政即专制,却仍然不可能废除镇压职能。只不过对于民主国家,镇压只是辅助功能,而对于专制国家,镇压却是主要功能之一。民主和专制,是国家政权的组织、构成和运作形式;而镇压却不是国家的形式,而是它的功能之一,也就是它的运作内容之一。
   
   因此,镇压是国家的运作内容,不是运作形式,更不是构成形式。一般民主国家的组织、构成形式,都是民主形式;它的运作形式,对于立法机构,一般也是民主形式,即多数决定,但行政机构的运作形式,为了保证效率,一般不采用民主形式,而是从上到下的命令形式。行政机构的民主民意保证,一是采用民主形式组织产生来保证,二是采用民主监督来保证。共产党在该采用民主的地方,搞专制;在不该使用民主形式的地方,却采用表面上的民主形式委员会制,结果效率低下,甚至无人负责。至于国家政权的职能,如镇压,如教育,都是国家的功能,是国家的行动内容,运作内容,不属于民主或专政的范畴。
   
   设立国家政权的目的,也即国家政权的基本职能,就是协调、管理社会,保障全体居民的生活秩序和利益,这本质上是一种服务功能。为了保证实行这种基本职能,进一步设立了从属于基本职能的附属职能,包括信息传递和宣传职能,教育职能,对骚乱和其它反社会的、或侵犯他人的行为实行镇压的镇压职能,对外武装保卫国家的职能,指挥交通、消防、救灾、人口等社会管理的各种服务职能,财政税收等国家财政(经济)职能,协调社会经济和金融的一般经济管理职能,协调文化事务,教育事务,医疗事务、体育事务等等文化,教育,医疗服务和管理职能,等等。
   
   正是由于民主国家的国家,及国家政权的全民性质,和国家职能的服务性质,当代的民主理论,往往把人民称为国家“主人”,把国家公职人员称为“公仆”,而不是像满清那样,把君主称为主子,属下满人(一般不包括汉人)自称奴才。
   
   国家以军队,警察等国家暴力为后盾的镇压和保卫职能,只是为了实现基本职能和其它职能的保证手段,它本身不是目的,它保护的其它职能,才是目的。所有这些职能,都只是国家的运作内容,而不是形式,不属民主和专制。把教育说成民主,把镇压说成专制,是把根本不同的事物混淆起来。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