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徐水良文集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徐水良


   

2004-2-18日


   

   
   自从七九民主墙中共采取“做窝养鱼,筑巢引鸟”的策略,主动组建民运窝点,控制民运,取得成功以后,中共在海内外,对民运和其它反对势力都采取这种策略,制敌先机,主动组建反对派,从而成功地把狭义民运民运圈等反对势力牢牢地控制在他们的掌中。使民运圈、使真正的异议人士处于极端艰难的困境之中。经济上的困境,就是这种艰难困境之一。
   
   中国国内和海外的异议人士,大多很穷。除了或明或暗投靠中共的人,或者本来就是中共的人,得到中共或明或暗照顾,此外还有在89民运大潮受到世界强力支持因而得益的极少数人,除了这两部分人以外,商业上成功的少。极少数生意曾经做得大的,为什么能做大,了解内情的人们心里有数。这些年来,不断有国内朋友希望得到海外经济上的支持。我从国内出来,非常清楚处于中共严厉打压下的国内人士经济上的困境,但是,海外的情况,也是非常地不妙。真正的异议人士,大都很穷,很难在经济上给国内多少帮助。
   
   异议人士穷,不是他们没有能力,平均说来,这些人的能力,要超过社会平均水平。只要中共不是有意打压,他们中不少人做生意,往往能成为富翁。但是,一当他们关心国是,批评中共,成为异议人士,他们就立刻面临一个强大的敌手,这就是中共及其掌握的国家机器。任何个人,都无法与强大的国家机器抗衡。
   
   如果你在国内,即使中共一个小行动,也足以使你经济上破产,失业。对中共在经济上的这种打压,笔者有很深的体会。1991年我刑满出狱,有许多同学朋友纷纷给我帮助。我老家的同学朋友在我出狱前就已经主动帮我筹备安排工作。我们厂供销处朋友也安排我到两个乡镇企业挂职,他们说这就足以保证生活无虞。同时准备将平常卖给别人的三废交给我,他们说仅仅废塑料桶一项,每月盈利五六千不成问题。厂里工人知道后都为供销处朋友做法叫好,说他们办了大好事。但事情刚开始安排,稍有眉目,公安部门及工厂党委书记却立刻出面,以政治原因阻止了。以后我到那里,公安跟到那里,什么事情都搅了。1995年公安局以我外出到家乡打工,处行政拘留15天。原来浙江体改委负责人是我在浙大的校友和朋友,很想调我去他们那里工作,但因公安国安压力,只好作罢。有一次我一个搞出版的同学收留我工作,而北京下令抓我,结果他被抄家,原来安排他在中共香港电视台担任高级职务的事情也被取消。跟踪到我家乡的公安向我家乡领导人解释,他们怕我赚了钱去支持民运。1974年我曾经完全义务帮助家乡办工厂,不久我因政治入狱,家乡工厂失去帮助,虽然没有亏本,但也没有办好。我们家乡人相信我的为人,以后每次回家,都有人来找我想我帮助办工厂,但处在这种政治条件下,我完全无能为力。
   
   一般的中国大陆人,到海外,人生地疏,要做生意,大致也只能背靠大陆,在大陆与所在国之间做生意。而异议人士不仅没有这个条件,不能与大陆做生意,而且必须面对大陆中共及其国家机器的强大敌手。即使纯粹做海外生意,也必须考虑中共地下势力的可能捣乱。你必须面对三重敌对力量:一是中共当局公开力量,包括其海外机构,二是中共在侨界的地下势力和亲共势力,包括大多数中文媒体和社团,三是异议圈中占据绝对优势的中共地下势力,必须面临这样的三重打压。我这里强调,即使在异议圈中,真正的异议人士也是被打压的。因此,你要作真正的异议人士,你就必须准备受穷,而且你必须耐得住外部和内部的攻击,打压,也要耐得住外部和内部封杀和冷落,耐得住寂寞和默默无闻。
   
   现在常常在网路文摘发表文章的孙丰先生,就是异议人士的一个例子。如果孙丰不从事民主事业,而是一心一意做生意,那他就会生活得很好,就会是一个富翁。早在民主墙时期,他们就销售青岛海产来支持自己的民刊《海浪花》和民主活动。81年被捕判刑,出狱后,办了个饭店,开得很好,在当局干扰下,仍然赚了不少钱。正当他生意蒸蒸日上时,89民运发生了,于是他就大笔捐款,奔走支持。结果再次被捕,被判刑11年。他出狱后,不甘在中共专制下被箝口沉寂,于是出走越南,到法国驻越大使馆寻求庇护,到巴黎定居,人生地疏,语言不通,生活穷困艰难,但仍然孜孜不倦,为民主事业奋斗,不停写文章,他的高产,让人震惊。这就是中国异议人士放弃优越生活甘愿受穷的例子。
   
   中国为民主事业奋斗的人们,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民主,就必须打破“打江山,坐江山”的旧观念,甘做铺路石。中国的民主人士,面临中国即将来临的无可避免的巨变,在处境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只是希望以自己的无私奉献,为中华民族平稳地渡过这个巨变,减少损失作一点努力。如果可能,就争取以渐进平稳的方式渡过巨变;如果不可能,就争取巨变中减少一点无序和混乱。异议人士的力量很小,而且在道义上,也面临中共及其地下势力通过不断制造丑闻,不断抹黑。中共甚至预先寻找民运可能占据的阵地,预先搞一些小丑占领这些阵地,把这些阵地搞臭。相反,他们还不断为他们在地下势力中的某些势力造势。(近些年来,我们不断看他们演戏,大有收获。)但是中共仍然无法把中国真正的民主的异议人士完全抹黑,完全搞臭,完全压住,真正的民主的异议人士,仍然享有道义上的相当优势。终有一天,他们的努力会结出灿烂的民主之果。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