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徐水良文集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读周永军阶段性调查报告笔记


   

徐水良


   

2004-2-18日


   
   
   【按】此文原是随手写下的笔记,记下一些难解的疑问。现修改发表,希望得到了解情况的朋友指教。
   
              ――徐水良2004-2-19日
   
   
   海外民运的情况之复杂,扑朔迷离,有时难以言表。我在国内时怎么也想象不到情况会如此复杂。
   
   我个人出国前后的亲身体验,真是让人惊心动魄。中共地下势力的强大,及其玩弄阴谋诡计,把海外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大力造势,哄抬地下势力想抬的人,把真正的异议人士打压到令人窒息的地步,指鹿为马,所有这些情况,细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就我出国的经历而言,在国内时,我是力挺魏京生的一个,虽然我听说他的不少缺点,但觉得从大局出发,应该维护他,他毕竟是一个勇士。1979年魏第一次判刑时,各地朋友虽然对他有损大局的做法有意见,仍然为他呼吁。我本人就曾经亲自上街张贴有关呼吁材料。魏先生一再对媒体说没有人为他呼吁,不符事实。他第二次判刑时,因为他的言行得罪了不少人,没有人为他呼吁,我只好动员浙江等地朋友组织呼吁。为此北京下令抓人,抄了我工作地方的办公室和仓库,牵连收留我的同学,他原被安排中共在香港组建电视台任职的事情,也被取消。我连夜逃走,结果中共逼我同学交人,并抓了王东海、陈龙德等人。陈龙德为此被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被公安殴打,跳楼跌断双腿,成为残废。(迄今生活艰难。没见到魏先生给他关心。)后来任畹町先生写文章反对魏,我为此还和他激烈争吵。出国前,许良英先生嘱我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对正义党几个负责人有所了解,所以很爽快地同意了。到纽约前,我一直与刘青联系,请他接机,但不巧,我出国那些天,他要去欧洲,其它人我又不熟,只好请正义党的人接机,没有料到后来招来大麻烦。
   
   到海外后,与魏京生联系,四个月连一个面也见不到。相反傅申奇天天来动员,为了朋友面子,再加上国内组党,急需支持,所以明知正义党复杂,也在参加民联之后,再勉强同意加入正义党。但很快,我主持正义党一次核心会议,对组建海外民主党问题作出一个决议,大约第二三天,傅申奇邀我到王炳章家吃饭,席上几个人突然围攻,说我要把海外已经死了的民运组织拉起来,说其它民运组织都应该瓦解。我大惊,说王和傅,你们当时在场,决议一起作出,为什么会上你们不提?而且有意见你们也可以在内部或者下次会议提出。参加会议的就我们几个人,决定绝对保密。你们会后却找这些没有参加会议的人来围攻,什么道理?你们要我去瓦解海外民运组织,这办不到,第一不道德,第二不可能,我不会做。
   
   这种分歧无法调和,于是在波士顿由王希哲、杨建利等安排的一次会议上,我退出正义党。前后仅仅一个月。更让我惊奇的还在后面,王炳章和傅申奇后来两次嘱咐我,说你退出正义党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大陆知道,否则我们也保不了你。我真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原来这个总部设在纽约的正义党,决策权不在纽约却在大陆!我没有照他们的要求做,果然受到特大规模的围攻,海外网站上铺天盖地全是围攻我的东西!攻击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接机留我住宿两天,对我有所帮助,我退出正义党就是忘恩负义。
   
   后来揭出的事实和从其它方面了解的情况,我才进一步搞清了许多情况。例如胡安宁反戈一击,公开揭发了上海公安再三要求胡帮助,指导和支持傅申奇等情况(当时上海公安把胡当作自己人)。正义党的性质逐步明朗化。
   
   周永军先生的阶段性报告,与我们过去掌握的不少情况,基本吻合。我祝愿他们弄清真相,营救王炳章出来的愿望尽快实现。但是,我与周永军先生不熟悉,他的名字,我第一次还是从王炳章口中知道,王炳章对他的斩钉截铁的结论,想来周先生是不愿意听到的。对高光俊先生,我有很深的切身经历和体会。一般情况下,我不大可能相信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的做法,对我说来,现在还是一个天大的谜。
   
   就报告内容及整个事件说来,有很多问题,扑朔迷离。例如:
   
   1、如果周永军的报告成立,如果确实发生过绑架或者诱捕事件,那么,岳武、张琪就用不了任意编造,闹得矛盾和漏洞百出。他们只要修改一点细节就可以了,至多细节有出入,不可能闹那么大的漏洞。因此,也不能排除绑架诱捕不存在,这是有人导演的一场规模很大的戏这样一种可能。
   
   2、如果这是一场戏,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卷入其中的正反各方面演员又扮演什么角色?
   
   3、王炳章先生身患重病,(最早新闻发布会说是癌症,后来有人改口),不去医病,却不顾可能是危及生命的重病,奋不顾身去越南。这与他一贯的行事逻辑和风格颇为不同。使他这样做的重大目的和动机究竟是什么?
   
   4、据王炳章先生自己说法和其它消息,美国FBI对他有怀疑而严格监控。我刚来纽约时,他曾再三说过他的电话受FBI监控,打电话要小心。有时据说还牵涉到其它国家。此外过去有过大量材料,还有一些奇怪现象,(我个人就碰到过一些怪现象,)都有待澄清。其中有些问题,牵涉到总体布局。希望营救王炳章先生的朋友们尽快实现愿望,营救他出狱,除了维护人权,对今后搞清问题也有意义。
   
   其实,很多事情,如果真的深入钻进去研究,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解决这些问题,很难,我们力不能及。所以我后来就干脆抛开这些问题,干脆尽可能与海外是非圈保持一点距离,做一点自己力能所及的事情。
   
   以上这些话,仅仅是作为读者和观众,写下一点感想,没有任何结论,也不想去深究。我只想做一个观众。这几年,都往往是中共地下势力演戏,头脑清醒的异议人士看戏。
   
   真正从事民主事业的人们,既然没有办法把中共地下势力从民运圈中赶出去,那么,为过分艰难的事情多化力气,还不如从早已成为沦陷区的这个小圈子撤出去,重新聚集,重建根据地,这样也许更好些。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