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徐水良文集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读周永军阶段性调查报告笔记


   

徐水良


   

2004-2-18日


   
   
   【按】此文原是随手写下的笔记,记下一些难解的疑问。现修改发表,希望得到了解情况的朋友指教。
   
              ――徐水良2004-2-19日
   
   
   海外民运的情况之复杂,扑朔迷离,有时难以言表。我在国内时怎么也想象不到情况会如此复杂。
   
   我个人出国前后的亲身体验,真是让人惊心动魄。中共地下势力的强大,及其玩弄阴谋诡计,把海外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大力造势,哄抬地下势力想抬的人,把真正的异议人士打压到令人窒息的地步,指鹿为马,所有这些情况,细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就我出国的经历而言,在国内时,我是力挺魏京生的一个,虽然我听说他的不少缺点,但觉得从大局出发,应该维护他,他毕竟是一个勇士。1979年魏第一次判刑时,各地朋友虽然对他有损大局的做法有意见,仍然为他呼吁。我本人就曾经亲自上街张贴有关呼吁材料。魏先生一再对媒体说没有人为他呼吁,不符事实。他第二次判刑时,因为他的言行得罪了不少人,没有人为他呼吁,我只好动员浙江等地朋友组织呼吁。为此北京下令抓人,抄了我工作地方的办公室和仓库,牵连收留我的同学,他原被安排中共在香港组建电视台任职的事情,也被取消。我连夜逃走,结果中共逼我同学交人,并抓了王东海、陈龙德等人。陈龙德为此被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被公安殴打,跳楼跌断双腿,成为残废。(迄今生活艰难。没见到魏先生给他关心。)后来任畹町先生写文章反对魏,我为此还和他激烈争吵。出国前,许良英先生嘱我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对正义党几个负责人有所了解,所以很爽快地同意了。到纽约前,我一直与刘青联系,请他接机,但不巧,我出国那些天,他要去欧洲,其它人我又不熟,只好请正义党的人接机,没有料到后来招来大麻烦。
   
   到海外后,与魏京生联系,四个月连一个面也见不到。相反傅申奇天天来动员,为了朋友面子,再加上国内组党,急需支持,所以明知正义党复杂,也在参加民联之后,再勉强同意加入正义党。但很快,我主持正义党一次核心会议,对组建海外民主党问题作出一个决议,大约第二三天,傅申奇邀我到王炳章家吃饭,席上几个人突然围攻,说我要把海外已经死了的民运组织拉起来,说其它民运组织都应该瓦解。我大惊,说王和傅,你们当时在场,决议一起作出,为什么会上你们不提?而且有意见你们也可以在内部或者下次会议提出。参加会议的就我们几个人,决定绝对保密。你们会后却找这些没有参加会议的人来围攻,什么道理?你们要我去瓦解海外民运组织,这办不到,第一不道德,第二不可能,我不会做。
   
   这种分歧无法调和,于是在波士顿由王希哲、杨建利等安排的一次会议上,我退出正义党。前后仅仅一个月。更让我惊奇的还在后面,王炳章和傅申奇后来两次嘱咐我,说你退出正义党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大陆知道,否则我们也保不了你。我真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原来这个总部设在纽约的正义党,决策权不在纽约却在大陆!我没有照他们的要求做,果然受到特大规模的围攻,海外网站上铺天盖地全是围攻我的东西!攻击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接机留我住宿两天,对我有所帮助,我退出正义党就是忘恩负义。
   
   后来揭出的事实和从其它方面了解的情况,我才进一步搞清了许多情况。例如胡安宁反戈一击,公开揭发了上海公安再三要求胡帮助,指导和支持傅申奇等情况(当时上海公安把胡当作自己人)。正义党的性质逐步明朗化。
   
   周永军先生的阶段性报告,与我们过去掌握的不少情况,基本吻合。我祝愿他们弄清真相,营救王炳章出来的愿望尽快实现。但是,我与周永军先生不熟悉,他的名字,我第一次还是从王炳章口中知道,王炳章对他的斩钉截铁的结论,想来周先生是不愿意听到的。对高光俊先生,我有很深的切身经历和体会。一般情况下,我不大可能相信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的做法,对我说来,现在还是一个天大的谜。
   
   就报告内容及整个事件说来,有很多问题,扑朔迷离。例如:
   
   1、如果周永军的报告成立,如果确实发生过绑架或者诱捕事件,那么,岳武、张琪就用不了任意编造,闹得矛盾和漏洞百出。他们只要修改一点细节就可以了,至多细节有出入,不可能闹那么大的漏洞。因此,也不能排除绑架诱捕不存在,这是有人导演的一场规模很大的戏这样一种可能。
   
   2、如果这是一场戏,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卷入其中的正反各方面演员又扮演什么角色?
   
   3、王炳章先生身患重病,(最早新闻发布会说是癌症,后来有人改口),不去医病,却不顾可能是危及生命的重病,奋不顾身去越南。这与他一贯的行事逻辑和风格颇为不同。使他这样做的重大目的和动机究竟是什么?
   
   4、据王炳章先生自己说法和其它消息,美国FBI对他有怀疑而严格监控。我刚来纽约时,他曾再三说过他的电话受FBI监控,打电话要小心。有时据说还牵涉到其它国家。此外过去有过大量材料,还有一些奇怪现象,(我个人就碰到过一些怪现象,)都有待澄清。其中有些问题,牵涉到总体布局。希望营救王炳章先生的朋友们尽快实现愿望,营救他出狱,除了维护人权,对今后搞清问题也有意义。
   
   其实,很多事情,如果真的深入钻进去研究,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解决这些问题,很难,我们力不能及。所以我后来就干脆抛开这些问题,干脆尽可能与海外是非圈保持一点距离,做一点自己力能所及的事情。
   
   以上这些话,仅仅是作为读者和观众,写下一点感想,没有任何结论,也不想去深究。我只想做一个观众。这几年,都往往是中共地下势力演戏,头脑清醒的异议人士看戏。
   
   真正从事民主事业的人们,既然没有办法把中共地下势力从民运圈中赶出去,那么,为过分艰难的事情多化力气,还不如从早已成为沦陷区的这个小圈子撤出去,重新聚集,重建根据地,这样也许更好些。

此文于2018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