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
徐水良文集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

   

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徐水良


   

2003-12-4日


   
   
   追求真理,追求正确思想,抛弃错误思想,这是全人类的理想,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理想。但是,最后,人们才认识到,为了追求真理,抛弃错误思想,却必须保证人们的思想自由,保护人们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也就是说,既要保护人们批评错误思想,持有及发表正确思想的自由,也要保证相反的,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批评正确思想的自由(即权利)。按辩证哲学的说法,这是历史的辩证法。事实上,因为错误的东西是大量的,而真理,虽然伴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不同而不同,但在特定条件,特定选择或假设下,往往只有一个。所以,错误的东西和正确的东西相比,数量大得不可比拟。而且,因为保护持有及发表正确思想的自由,人们可以理解,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因为表面上与人们追求真理的理想相违背,人们往往不容易理解。所以,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就特别重要,特别需要大作宣传。
   
   那么,保护这种自由,禁止在法律上规定特殊意识形态,无论是宗教还是主义的特殊地位,既禁止规定法定的国教或指导思想,也禁止制定思想罪,禁止歧视特定的意识形态。追求真理和抛弃错误思想的理想不是要落空了吗?否!追求真理和抛弃错误思想,只能诉诸于人们的理性,而不能依靠法律强制。也就是只能依靠人们的思想自由,依靠自由讨论,依靠对于追求真理,追求科学,勇于抛弃错误思想的道德精神。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有权选择自己的指导思想,包括信仰,有权宣传和推广他们的思想,有权批评其它任何思想,但不得动用国家权力,强制人们接受他们的思想,也不得动用国家权力,强行禁止对他们的思想的批评,这就是思想和信仰自由。有些流氓国家甚至动用国家力量到国外追杀批评他们的外国人,这是对人类文明的公然挑战,是对人类不可剥夺的人权的公开挑战。可惜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没有奋起迎接这种挑战,没有履行自己维护人类文明和人权的神圣职责,没有动用强有力的国际力量,坚决制止和制裁这种国家恐怖主义的流氓行为,这是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严重失职。国际社会对9-11以后国际恐怖主义的泛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人类思想史上,理性和信仰曾经经历过长期的斗争。真的东西,理性和科学的东西,有时被当作谬误,遭到打击和镇压。而与理性对立的信仰,却往往被视为真理,以专制手段长期统治社会。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和当代的马列主义,都曾经是实行思想专制的信仰。但理性和科学,是可以证实或者证伪的东西,它们不怕进行理性的自由讨论,只有非理性的东西,如信仰,或者是错误的理性却又不愿承认错误的,才害怕批评和讨论。马克思主义就是本来应该属于错误理性的范畴,但不幸被专制主义者变成信仰,变成不准批评的东西。
   
   中国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的习惯下生活得久了,考虑政治问题,往往习惯于规定一种法定的指导思想,甚至要重新把三民主义之类早已陈旧的思想,再一次规定为指导思想,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再一次搞思想专制。中共当局更是习惯于搞“四个坚持”、“三个代表”入宪之类的吵吵闹闹的闹剧。我在八十年代及其以后的文章中,一再强调,规定任何特定的个人,特定组织,特定的意识形态(宗教,主义等)的特殊法律地位,都是违反人人平等的原则的,必然分别导致个人独裁,一党专制和思想专制。所有个人,人的组织,人的意识,应该一律平等。禁止信仰治国,禁止特定意识形态的专制,这应该成为人们的法律常识。
   
   事实上,无论是历史上欧洲的宗教专制,还是当代的马列主义专制,用信仰或思想专制治国,他们的危害,有目共睹。我们绝不能再搞信仰治国,思想专制治国。我们一定要实行政教分离,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分离。当然,任何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指导思想,任何一届政府,都应该有自己的理念和指导思想,没有理念的政府和个人,很难受人尊重。但他们的理念,仅仅是每个个人和每届政府自己的事情,不应该强加给人民,更不应该法定为国家思想。人民选举有特殊理念的每届政府,只是人民经过比较的临时选择,不是像共产党自诩的那样,是历史的即永久的选择。人民有权根据民主程序更改他们的选择,这是民主制度的特点。
   
   在这一方面,达赖喇嘛是一个好的榜样。我在国内时,曾经含蓄地批评达赖喇嘛也没有实行政教分离。但我出国后不久,就听到他宣布实行政教分离和民主选举。有的人,往往处处神化自己;而他,被人们视为神,却处处努力在人们的印象中恢复为人。他不顾人们的不解,坚持在宪法上写上达赖喇嘛也可以弹劾,就是例子。他不愧是佛教和人类和平,开明,宽容,慈善和普渡众生的一个象征。
   
   政治领域保护思想自由,和思想领域追求科学真理,批评错误思想,是属于不同领域的性质不同的两回事,两者并不矛盾。可惜马克思主义者往往限于思想水平,分不清两者的差别,尤其从大陆出来的,动不动就要搞思想专制,容不得不同意见,动不动就是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斗争,很难相处;相反,当别人批评他们的错误思想时,就反过来说你搞思想专制,甚至搞文字狱,很难听取别人意见。
   
   我们一定要搞思想自由,在政治上,保护错误思想、包括错误信仰的持有和发表的权利。但在纯思想的范围内,我们一定要提倡科学和真理,批评错误思想,或者引导人们克服错误思想。五四运动的口号,科学和民主,涵盖了两个领域,两者不可或缺,不可偏废。有些朋友认为既然要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就不能批评错误思想,那完全是一种误解。

此文于2018年08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