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1
   
   2003年以来,我借助互联网结识了不少同行,其中包括先后身陷囹圄的清水君和张林。他俩都认清了中共和鲁迅的邪恶,推崇中华文化,因而言行一致。为了鸿鹄之志,他们勇于直面当道的豺狼。
   


   张林被中共绑架后,我曾撰写《民运名人》以表达我对他的敬佩。此文顺便提到了同样遭绑架的民运先驱王炳章,但我还不曾着意去了解王炳章。当时,引起我关注的是民运堡垒中国人权的争端,因为我收到了不少指控其主席刘青的邮件。所以,此文末尾特意引用现在也身陷囹圄的大陆民运人士许万平的呼吁,希望民运各方保持冷静,防止中共坐收搞垮和搞臭中国人权的渔翁之利。
   
   这篇文章发表后,没有为倒刘的邮递员收录和投递,但被一署名智叟者修改和点评。标题中出现了王炳章的名字,文中则出现了一段为王炳章打抱不平的批刘文字。最后还加了如下“按”:此文章结尾完全莫名其妙,连和稀泥都算不上 ,完全是“不懂政治”,偏要装懂。
   
   就是说这位智叟支持倒刘,因为刘青曾对王炳章落井下石。其实刘青已遭了报应。作为鲁迅天敌我向来反对“痛打落水狗”,因而乐于“和稀泥”。我确实“不懂政治”,更没政治抱负,我之所以在中共“六四”屠杀后涉足民运,在获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上网活动,都是出于道德情操。也因此我更愿以愚公为榜样,把时间用来挖掘中共笔杆子和枪杆子堆在我们面前的“谎言、暴力和恐怖”三座大山,尽一个中华文人的义务。
   
   这就是当我在网上查看王炳章作品时,获知《中国之春》网络版停刊后,愿把这份王炳章创办的民运刊物主办下去的缘由。
   
   2
   
   王炳章是海外民运的第一人。当他1982年在北美获得医学博士后,弃医反共时,我还是生活在共产“党天下”的高中生。不过我虽看不到王炳章的《中国之春》,但我这代人毕竟不象王炳章一样在青少年时代必须用毛泽东和鲁迅思想武装自己,以与天地人斗为乐。再说我对中共说教、鲁迅作品本能地排斥,即使邓小平逼着我们为了考试死记硬背“四项基本原则”,但如此“假大空”的东西还是无法为我所吸收。好在我正好赶上中共被迫给人民松绑的所谓“改革开放”,可以不听邓小平的话,而听邓丽君的歌。
   
   简言之,王炳章和我分别属于因文革而觉醒的一代和因六四而反共的一代。文革一代是受中共毒害最深的一代,这就是导致海外民运争斗不断的一大原因。围绕《中国之春》也曾发生过各种斗争,王炳章多是失败者,而这在我看来正是他的可贵之处。二十三年来他宁可被共特包围,也不诋毁他人,为的是重建中华民国,堪称黄花岗精神的体现!我为他获得《黄花岗杂志》颁发的首届黄花岗精神奖而高兴。
   
   王炳章在1982年为《中国之春》写下的发刊词现在读来还不过时,虽然他还沿用了中共术语,比如“封建专制”。而这正是我愿意接过他点燃的火炬的动力。
   
   王炳章愿意“为在神州大地实现真正的民主与法治,自由与人权鸣锣呐喊”,愿意“在通向民主自由的大道上,起到铺路架桥的作用”,我还愿意进一步把被鲁迅和中共抹黑的传统文化(儒释道)介绍给读者,这是五四后出生的中国人尤其是大陆人多未接触的民族命脉和精神源泉。要重建中华民国必须复兴中华文化,以获得民主与法治的道德基础。
   
   与此同时,我还会努力让发表《六四新文化宣言》的张林和其中提到的清水君等各方仁人志士的思想在《中国之春》中开花结果。
   
   百花已在海外齐放,中国之春必然来临!
   
   
   2005年7月于莱茵河畔

此文于2016年07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