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徐沛文集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共產難民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与后生笔谈
· 童心可鉴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共产难民与反共女士
·见证红祸- 难兄难妹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乐当中国大妈
·辅仁大学与马克思夫人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王光美等的遭遇
·谁能回避法轮功?-为余志坚惋惜
·冲击波中不迷航
·费翔遭统战后-故乡的云被赤化成有毒的霾
·青春已逝我心依然
· 横路敬二不可敬
· 抵制共产谎言
· 抵制红卫兵与郭卫兵
·谁不反共?
到臺灣後
·2016年台灣大選前致洪秀柱支持者的電郵
·中研院花香撲鼻
·愛不寂寞
·當心打著基督徒旗號的余傑
·在臺北出洋相
·臺北市長的底線何在?
·透过“谢雪红现象” 探讨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的异同
·向臺灣人講解劉曉波
·臺灣的出路
·臺灣共識之我見
· 兩岸關係的實
·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因「六四」反省「五四」及其影響
·「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六四」曝光紅色騙局
·共產黨對臺灣的滲透
·魯迅在臺灣的傳人
·李登輝的入黨介紹人吳克泰(1925-2004)
·加入中共的臺灣人周青(1920-)及其他
·臺北的紅色文藝活動
·陳儀(1883-1950)與地下共產黨員
·「二二八」與紅色滲透
·紅色宣傳與「白色恐怖」
·從禍閩到投共
·葛敬恩(1889-1979)撒謊與謝娥(1918-1995)遭殃
·「終身師爺」沈仲九(1887-1968)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聘用許壽裳(1883-1948)與台靜農(1902-1990)等
·庇護郁達夫(1896-1945)從事紅色宣傳
·反共防共保臺灣
·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戴口罩挺送終
·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1
   
   2003年以来,我借助互联网结识了不少同行,其中包括先后身陷囹圄的清水君和张林。他俩都认清了中共和鲁迅的邪恶,推崇中华文化,因而言行一致。为了鸿鹄之志,他们勇于直面当道的豺狼。
   


   张林被中共绑架后,我曾撰写《民运名人》以表达我对他的敬佩。此文顺便提到了同样遭绑架的民运先驱王炳章,但我还不曾着意去了解王炳章。当时,引起我关注的是民运堡垒中国人权的争端,因为我收到了不少指控其主席刘青的邮件。所以,此文末尾特意引用现在也身陷囹圄的大陆民运人士许万平的呼吁,希望民运各方保持冷静,防止中共坐收搞垮和搞臭中国人权的渔翁之利。
   
   这篇文章发表后,没有为倒刘的邮递员收录和投递,但被一署名智叟者修改和点评。标题中出现了王炳章的名字,文中则出现了一段为王炳章打抱不平的批刘文字。最后还加了如下“按”:此文章结尾完全莫名其妙,连和稀泥都算不上 ,完全是“不懂政治”,偏要装懂。
   
   就是说这位智叟支持倒刘,因为刘青曾对王炳章落井下石。其实刘青已遭了报应。作为鲁迅天敌我向来反对“痛打落水狗”,因而乐于“和稀泥”。我确实“不懂政治”,更没政治抱负,我之所以在中共“六四”屠杀后涉足民运,在获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上网活动,都是出于道德情操。也因此我更愿以愚公为榜样,把时间用来挖掘中共笔杆子和枪杆子堆在我们面前的“谎言、暴力和恐怖”三座大山,尽一个中华文人的义务。
   
   这就是当我在网上查看王炳章作品时,获知《中国之春》网络版停刊后,愿把这份王炳章创办的民运刊物主办下去的缘由。
   
   2
   
   王炳章是海外民运的第一人。当他1982年在北美获得医学博士后,弃医反共时,我还是生活在共产“党天下”的高中生。不过我虽看不到王炳章的《中国之春》,但我这代人毕竟不象王炳章一样在青少年时代必须用毛泽东和鲁迅思想武装自己,以与天地人斗为乐。再说我对中共说教、鲁迅作品本能地排斥,即使邓小平逼着我们为了考试死记硬背“四项基本原则”,但如此“假大空”的东西还是无法为我所吸收。好在我正好赶上中共被迫给人民松绑的所谓“改革开放”,可以不听邓小平的话,而听邓丽君的歌。
   
   简言之,王炳章和我分别属于因文革而觉醒的一代和因六四而反共的一代。文革一代是受中共毒害最深的一代,这就是导致海外民运争斗不断的一大原因。围绕《中国之春》也曾发生过各种斗争,王炳章多是失败者,而这在我看来正是他的可贵之处。二十三年来他宁可被共特包围,也不诋毁他人,为的是重建中华民国,堪称黄花岗精神的体现!我为他获得《黄花岗杂志》颁发的首届黄花岗精神奖而高兴。
   
   王炳章在1982年为《中国之春》写下的发刊词现在读来还不过时,虽然他还沿用了中共术语,比如“封建专制”。而这正是我愿意接过他点燃的火炬的动力。
   
   王炳章愿意“为在神州大地实现真正的民主与法治,自由与人权鸣锣呐喊”,愿意“在通向民主自由的大道上,起到铺路架桥的作用”,我还愿意进一步把被鲁迅和中共抹黑的传统文化(儒释道)介绍给读者,这是五四后出生的中国人尤其是大陆人多未接触的民族命脉和精神源泉。要重建中华民国必须复兴中华文化,以获得民主与法治的道德基础。
   
   与此同时,我还会努力让发表《六四新文化宣言》的张林和其中提到的清水君等各方仁人志士的思想在《中国之春》中开花结果。
   
   百花已在海外齐放,中国之春必然来临!
   
   
   2005年7月于莱茵河畔

此文于2016年07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