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女性与女权]
徐沛文集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性与女权

   身为女子在中共国会被性侵犯不说,还会因性别生下来便被杀害,被抛弃或被虐待。中共的政策还导致无数女子被强行流产和结扎以及被迫卖淫。六百万之多的女子以淫为业。同在娱乐圈,刘晓庆靠自我奋斗,便会因税务受尽折磨,如果宋祖英没红色保护伞,怎能连续十几年上中共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献媚?要知神州大地,媚女层出不穷!我记住的有由玉女沦为欲女的巩俐,还有以演红色的“小花”出名后出国,但即使在美国嫁了两个丈夫后,还会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时充当马前卒的陈冲……

   好在象陈冲这样在中共70年代末被迫打开国门后,投奔自由嫁给洋人的几十万女同胞中不缺有良知的人才。中国科大少年班毕业的黄慈萍是其中之一。她曾就中国女权受到的侵犯在联合国做过专题报告。她在洋人中不曾经历而在华人中屡见不鲜的性骚扰让我想起清朝的一首《小学诗》:“淫乱奸邪事,原非人所为。守身白如玉,一点勿轻亏。” 如果中华儿女不是受的马列毒害,而是传统教育,怎么会出这么多流氓?

   在我找到足够的证据说明中共没有解放妇女,而是让妇女失去了更多的权利后,左想右想,却难以按预订计划为女权撰文,因为我觉得做个男人更难。更何况他们在中共国也会受到性骚扰。

   我的一位德国男友97年曾被一家公司派往北京,但只呆了半年就狼狈逃亡。除了他感觉公司的电邮受到监控外,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几乎每个月他都被骚扰,有一次竟然是深夜2点。他被敲门声惊醒,睡眼朦胧地看见一个媚女正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前。高大魁梧的他吓得一声不吭,赶紧闭门。要是换了我,肯定会怒斥骚扰者,但这好象是女性的权利。真庆幸我享有女权。

   我很小就喜欢用指甲花给自己染指甲之类的事项,满足于带发卡、穿裙子等女权。我妈让我报考外语学院也因我是女孩。这是我今生最关键的一步。外语象把钥匙,开启了我通向世界的大门。在“六四屠城”前我虽然本能地反感中共教材,但不知中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所以既不痛苦也不害怕。

   已40多岁的关之琳近日在回答记者时说“我是头猪,一头爱睡觉的猪”,这何尝不是女人的特权?也只有象猪一样,才可能在中共统治下安稳度日。20多岁的我也是一头爱睡觉的猪。

   但“六四屠城”唤醒了我,促使我攻读哲学,以攀登思想高峰。八年(89—96)工夫换来一句话:马列主义邪恶无比,中国文化博大精深。96年,我试图回国,不是有心报国,而是我申请签证时,曾签名保证学成归国。我人到了北大才体会到,我受不了北京的环境污染,也难以重新接受“党的领导”,就是说,我已不再是头猪,但还是没有男博士比如杨建利的雄心壮志。一见北大不合意,我扭头就走。

   如果我是男人,肯定不能如此简单行事,因为男人即使没有远大抱负,也得考虑养家糊口。再说在而立之年没有如愿以偿就职,对一个男人来说肯定是一大痛苦。我却因为是个女人乐得不当上班族,也不在乎挣多少钱。不愿回国当猪的好几位文友就得为养家而在德国开中餐馆。另一位文友,曾是社科院的研究生,现在白天当仓库工,业余搞翻译。如果他是女的,即使不能象我一样进入德国文化界,也肯定会为德国男人追求,进入德国社会。可惜中国男人在西方则少有女问津。同样流亡,性别不同,待遇不同。

   如果我不是东方女人,肯定也不太可能请动四位西洋画家专门为我的德文诗集插图。同时我也相信如果他们遇到“上海宝贝”,或许会倾倒在她的大腿下,但绝不可能会专为她劳心费力地刻钢板。我出第一本诗集时,最初想选一张美化我的照片附在书后,可第一位画家的助手表示这样有碍诗集的艺术价值。从此我学会避嫌。既然我只想弘扬中国文化,当个中国文人,就不能授人把柄,被看成“美女作家”,确切地说女“性”作家,所以,我照过无数美人相,但从不公开。

   总之,多亏我是女人,才能自由自在地在德国当中国文人。也因此我有条件在02年第二次归国不成后一改过去拒绝落网的态度,涉足中文网。并且从03年起开始无偿为网络供稿。

   我作为女人“反党反社会主义”,是为了爱中国,爱清水君、李祥春、师涛、张林、郑贻春和郭国汀等中国人,他们才算得上中华民族的精英。

   我曾专门给师涛妻子打电话,想安慰她,让她不要难过,没想到她不怨中共非法逮捕了自己的丈夫,却说和她结婚一年的丈夫骗了她。

   我自己也曾是中共制造的猪,现在成了德国人,无法再与共产猪交流。

   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同胞已不再当共产猪。大纪元网站的退党声明每天都在增加,有20多万同胞已公开表示自己是个中国人!

   作为女人我还有一个特权:生命之轻。我即使反抗迫害,也喜欢游戏,想来安琪也一样,她主持的看中国网站推出的踩江游戏深得我心。在此借来《踩江之歌》献给读者:

   踩江鬼,踩啊踩,行将就木不下台,揽权谋私成祸害,人民巨足踩下来。 踩啊踩啊踩江鬼,敛财卖国大独裁,民脂民膏踩出来,解决温饱心欢快。 踩啊踩啊踩江鬼,谎言祸国心太坏,踏上千脚否极泰,中华民族有未来。

   

   2005年3月12日 于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