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我看五四]
徐沛文集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五四


     《黄花岗》编者按语:这是一篇有着许多真知灼见的好文章,大胆,泼辣,思路奇突,发人深省。它对后来被托名为“五四”的“中国新文化”,及其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作出了十分有价值的反思和探讨。它甚至干脆讴歌被打倒的旧文化,反对“打倒了旧文化”的所谓新文化,这就对那个在中共长期和全面坑杀我们民族文化之后,仍然不愿意批判否定马列文化,还要继续批判、否定、诬蔑和咒骂我们优秀民族文化的“当代文化异象”,无疑是一个直面的反击。而由它所揭穿的,这个“当代文化异象”之所以产生的原由——实际上就是不知、不解我们的民族文化,甚至仍然是在维护马列洋教文化的本相,则理应引起我们自身的惭愧和惶恐。而它对“五四运动”前后在中国提倡新文化、反对旧文化者所持的批评态度,特别是对鲁迅的明确批判立场;还有它对“五四运动”和中共及其革命的关系,“五四运动”和北大的关系,“五四”和“六四”的关系,以及“百年北大”在中国所起的很大负面作用,所表达的新颖、独到、甚至是尖锐的的见解,不仅值得深入思考,而且应该引起广泛讨论。
     至于历史上的“五四运动”,究竟与中共及其革命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是思想关系,还是实际关系,关系是深还是浅,我们也希望能够进一步地展开反思和辨识,以求彻底地走出中共的谎言体系和思想桎梏,以达成解放思想和解放历史的新发展和新境界。
     欢迎大家参加讨论。
   

   
   我
   
     我是谁?对这个问题存在不同的答案。在一篇文章中我曾说:我只不过是个有心与鲁迅这个只知恋母,不懂尊孔敬神的中华文化杀手背道而驰的女人,除了西化外,我别的都是东方的。我自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但却见识了好些神秘人物……与他们相比,我只能算个凡妇俗女。在东与西,人与神之间当个传媒似乎是我的命。
     我上大学前就相信人命天定,我只能顺着面前的路走下去。我没法不信神敬天,因为我从小就耳闻目睹神人奇事。比如一位陌生的农妇曾一眼看出家人和我的过去,她还断定我们家就我会远走高飞,果然父母五个孩子,只我一人出国,虽然我向往出家,而兄弟们全都留在故乡。
     上大学后的上下求索也一再证明我掌握不了自己的人生旅程。我从1983年考进四川外国语学院德语系后就如鱼得水,1988年底到德国半年便发表了德文处女作。用外文表达我的中国情思比使用母语简单易行。因为中共上台后已被简化的汉语更加政治化,我在这种语境中长大,古文底子薄,我会的现代汉语很难用来吟诗作词表达丰富的内涵。“作诗如作文”的胡适名言和他的一系列主张,比如号召不引经据典的“八不”,在我眼里都贻害无穷。
     然而夜有所梦,日有所思。我多梦也多思,但梦什么思什么都不由我作主。发现这一现象时我还很小。当时我一边在家里做数学作业,一边想,老师说上课要专心致志,否则就解答不了问题,我想专心听课却总是走神,为什么我还能解这些数学题?也因为我无法不思念故国,曾两次试图叶落归根,却目睹在江泽民当权下故国已沦为倍遭天谴乱象丛生的险恶之地。我只好继续旅居德国,但却不能见死不救。人都说难,你轻易做到,你想做的,即使容易,却做不了,这就是天命。
     天命也在于人不能自己选择儿女和父母。我曾希望生在别人家里,现在才意识到我有生在福中不知福之嫌。而父母则抱怨为什么会有我这样的女儿。生长在山西农村的父亲18岁时被红潮卷入刘邓大军,曾为中共夺取政权出生入死,苦劳比日本汉奸之子江泽民大,也因此他没有象江泽民那样在汉奸和苏共手下学会两面三刀欺世害人,更没有江泽民的权欲,而是在56岁时就自愿离休。因为有这样一个勤劳朴实的“大老粗”父亲,我既不象饥饿的儿女们一样饱尝苦难,一肚子苦水,也不象高官的儿女们一样至今生活在害人害己的父辈的阴影下,而是心灵没有受到扭曲的天然人:表里如一,心直口快,崇尚真善美。除此之外,我的个性很强,排斥异己的各种主义,只关心与己有关的种种问题,爱打破沙锅问到底,沈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我22岁来到欧洲目睹六四屠杀后才走向中共的对立面。六四撕下了中共的画皮,让我看见了它不真不善当然也不美。我在六四后发表的处女作中表示追求上进自由民主真理是我的人生目的。2004年是六四十五周年,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至今矢志不渝,只是思想境界有所提高。我信奉文人是良知的守护者和启示者,不能为权力和物欲所操纵。六四可谓我人生和思想上的一大飞跃。
   对汇聚在黄花岗周围的仁人志士们,我只想强调我从小信神热衷修炼,在大陆时我爱读《红楼梦》等古书,看《简爱》等外国电影,游离在马列意识之外,在我识破中共的骗局时,已身在德国,并步入了德国知识界。就是说我的思想意识几乎未受中国大陆知识界的影响,象在西方的中国古董,现在把我对五四的看法诉诸笔端,是想给大家提供另一种视角。
   
   五四
   
   
     毫无疑问我也象所有在大陆上过学的中国人一样背过中共对五四的定义。不过我早忘了。我只记得上大学后,我们班为庆祝五四青年节曾去歌乐山野营,在篝火中星空下彻夜不归。同学们都兴致勃勃,而我则昏昏欲睡,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体验熬夜的滋味。连这样的五四都不合我意,就不难想象我离以爱国主义的名义去打人放火的五四精神有多遥远了。
     还好我有一本现代汉语词典,里面在“五四青年节”下如此解释“五四运动”:我国人民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在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革命知识份子领导下所进行的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的政治运动和文化运动。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游行示威,抗议巴黎和会承认日本接管德国侵占我国山东的各种特权的无理决定,运动很快扩大到全国。在五四运动中无产阶级作为觉悟了的独立政治力量登上了政治舞台,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全国广泛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做了准备。
     虽然这是典型的党八股:空洞不实,真假参半,但足以证明五四打着爱国的旗帜对共魔在中国的发展壮大起的巨大作用。谈及五四就得提到北大,因为那儿是共魔在中国的落脚点,以1918李大钊成立的马客士(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为标志。另几位五四旗手陈独秀鲁迅等都在北大任教。
     我得感谢鲁迅,是我上网后目睹的鲁迅崇拜让我把六四和五四联系起来,并认为六四是五四带来的必然恶果,同时也可谓物极必反。当王若望等因六四被捕入狱时,我和金尧如等从此走上反共的不归路,而后来人中则出现了清水君这样因获知六四真相而挑战中共的许多优秀才俊……
     我反感鲁迅就象我喜欢白云一样与生俱来,真谓冤家路窄。可喜的是辛灏年等已提出驱除马列邪教,清水君等开始质疑鲁迅。我则认为鲁迅作为中华文化(儒释道)的杀手,象他所推崇的尼采,这个声称“上帝死了”的狂人一样分别为纳粹和中共的暴政提供了思想基础,为其夺取和维持政权立了大功。就是说我不仅反共还进一步地对鲁迅和五四运动(鲁迅)以及所谓新文化运动(胡适)持否定态度。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称他统帅两支大军,一支以朱德为总司令,一支以鲁迅为总司令。此话就泄露了鲁迅对马列红朝的丰功伟绩。鲁迅堪称中共的头号笔杆子,也即五毛鼻祖!
     李慎之的“回归五四 学习民主”证明李慎之等中共笔杆子确实是在鲁迅的诱惑下背弃先贤成为马列子孙的。文中说:鲁迅的著作永远是对我心灵的启示与激励。甚至在被划为右派以后,我居然还荒唐到自以为是“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年青的一代去宽阔光明的地方。”在这样的心情支配下,我六十年来一直爱戴崇敬鲁迅。
     为了慎重我不得以去翻阅鲁迅作品。虽有“一件小事”说明鲁迅也会良心偶现,但总的来说:鲁迅惯于自以为是中伤他人诋毁先贤,可谓言行不一缺乏道德。仅以“雷峰塔的倒掉”和“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为证。
     修炼界的人都知道人心不正会招来阴间的妖魔鬼怪,这在中外的史书古籍中不乏例证。“白蛇传”讲的就是一个姓许的书生好色招来蛇妖,和他在即将被害死时为法师所救的故事。而雷峰塔据说就是法师用来镇妖的佛塔。
     鲁迅这种因色迷心窍而导致兄弟反目的无神论者当然不可能识别其中的真伪,理解其中的道理,然而他却胆敢妄加评论和指责。乡下人以为把佛塔的砖拿一块供在家里就能平安如意,导致雷峰塔倒掉,这确实愚昧无知,但拜佛避邪却非迷信。
     孔子敬神畏天,所以才“不肯对鬼神宣战”,鲁迅不解却对孔子的“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大放厥词,用歪才之心度圣人之腹。他就这样和李大钊等在“新青年”上误读孔子误导后人,以致造就出大批不知天高地厚的新青年。我很庆幸我也有一个象鲁迅的祖母一样的外婆,并信神疑鬼从而能抵抗鲁迅们之流毒。
     被恢复了历史原貌的“两地书”是鲁迅和其情妇的通信,其阴暗的心理和狭隘的心胸从中可见一斑。如把史料和经伪装后的“两地书”加以比较分析,更能看出鲁迅不是伟人而是伪人。这种缺少善心正念的两地书一版再版,把至真至善的郑板桥家书等排挤到了无人知晓的角落。一位公认的“鲁迅传人”研究鲁迅一辈子,离世时却没能完成中共交给的为鲁迅立传的“光荣任务”,就很说明问题。
     中华文化(儒释道)教人敬天畏神乐天知命,而鲁迅们则因狂妄自大无视道德蔑视传统,先贤要人心中有佛,要亲君子远小人,而鲁迅却偏要把心思用来编造狂人,阿Q和孔已己等小人。孔子说,言行,君子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五四旗手们因为留学日本欧美,鲁迅则更是邯郸学步,连学位都未得到就忘了祖训。他们要么认尼采的疯话(尼采确是疯子。)和马克思的邪说为真理,要么视欧美浪漫派诗人一百年前点燃的爱火为人生目的,而滥情纵欲败坏世风。与不管好自己,却老指责他人的鲁迅相比,胡适还知道要改造社会得先改造自己。然而被他们批判的旧思想、旧传统、旧道德教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岂不更加高明?
     当有人揭露陈独秀爱逛妓院时,另有人称这不妨碍他是共产主义理论家和革命家。而在我看来正因为陈是个情操低下的才子,他才会崇拜马克思,这就叫臭味相投。如果他敬天畏神品德高尚,就不难看出共产主义的邪恶本质,因为无论哪个神都教导大家要与人为善,含辛茹苦,而马克思则把人分成阶级,教穷人造反,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